第32章:冲击中期(四) - 最强妖孽

第32章:冲击中期(四)

齐副舵主闭上眼,心中简直是瞬间天堂瞬间地狱。 做? 不做? 时间,仿佛是磨盘,碾磨着他的良心和心脏,作为刚刚筑基,他还没有太多筹码和这种华夏政府次巅峰席位的真正高官拒绝。尤其是那颗次级品灵石……在他口袋中仿佛火焰一样燃烧着他为数不多的良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 四分钟……第六分钟,他猛然睁开眼,快步走到了监视屏前,面沉如水地摁下了一个按钮。 楚天一坐了下去。 右手端过一只细瓷茶杯,徐徐抿了一口:“好茶。” 石室内,徐阳逸所有心绪,全部都放在了气海之上! 他明显感受到……灵气的敏锐,气海正在渐渐扩大,体质也随之增强,就算现在没有感觉,他仿佛也能察觉到,自己突破之后,将完全不同!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修士冲击境界,天地灵气会产生反馈,出现一种叫做“灵气灌体”的现象,他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灵气灌体,很快就要结束了。 身体中的力量越来越大,他忽然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层膜。 一层无形的膜,就树立在气海周围,仿佛一个倒扣的碗。好似恒古至今就立在这里,不过他刚刚发现而已。 他知道,这就是“体障。” 阻碍自己进入下一个境界的障壁! 轰破它! 他现在,有绝对的信心!整个世界仿佛都与他形成呼应,他只需要调动源源不断的灵力,轰破这层看不到的屏障即可! 那时候,就是他踏入下一个小境界的时候! 那时候,才是他敢说这次十三位第一名狮王争霸,他万无一失的时候! 灵识,凝聚成他本人的模样,毫不犹豫,他一声大喝,用尽全力,带着无比的兴奋,破天一击! 没有名字的招数。只是本能的拳脚。 却汇聚了他所有精气神!此刻,三者合一! “咚!”一声闷响。空气中泛起一大圈涟漪,整片气海的天地都仿佛抖了抖,徐阳逸灵识凝聚成的小人,却忽然变了脸色。 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灵力,从外界汇聚过来的灵力,好像忽然虚弱了一下? 用出的是十层力,打到那层膜上的时候,却只有六层! 他根本没有功夫考虑是不是错觉,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冲! 冲过这道天堑! 握拳,收腹,拧腰,浑身每一滴灵识都凝聚到了那个拳头之中,用尽全力,再次一拳挥出! 就在这一瞬间,他拳头刚挥出去的一瞬间……世界仿佛都缓慢了。 他死死抿着嘴唇,仿佛慢动作一样,看着自己被灵气包裹的灵识,轰出去的拳头上,一颗白色灵光,悠然飘起,从何处来,回何处去,带着烟雾状的尾巴,“嗖”一声倒冲回了气海的镜头。 紧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之前蜂拥而至的灵光,现在如同潮水一般,水银泻地,疯狂地从他全身撤离! 气海上方,他灵识凝聚成的小人身上的灵气,如同蒸发一般,拼命离他而去! 那是灵气灌体,天地助新晋修士打破体障的灵气。因为,练气初期根本无法依靠自身打破体障。 他,同样不可能。 外界,徐阳逸紧闭的眼皮动了动,却没有睁开。 他不甘心,他在做最后的尝试。 气海内,灵识化身如同利箭一般,根本没有多一句话,争分夺秒,轰然撞上了那层膜,双拳雨点一般打出。 他死死咬着嘴唇,身体中那种充盈的力感迅速消散,气海中浮现出巨大的空虚感,为了强压下这种不适应,他毫不迟疑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一丝鲜血溢出,气海之内,灵识化生发出一声震天怒吼,鼓足最后一口气,用尽全力轰到了屏障上! 没有呼喊,只有憋足的一口气,带着无比的期望和决心! “咚……”一声闷响,这一次,一圈圈小小的涟漪,在“天空”中徐徐飘散。 灵识化身,他本人的脸上,一丝隐忍地极好的痛苦,迅速划过他的脸庞。 有人断了整个天下独步和天地的联系…… 有人不想自己晋级。 气海,无风,此刻,却弥漫着一股如同实质的汹涌杀意! 就在这扇门前……就在这扇门之前……只差一步!他就可以踏入练气中期! 然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静,死寂的静。仿佛能听到脚下迷蒙气海,灵气翻涌的“呼呼”声。 他闭上眼睛,胸口起伏地有些厉害,握着拳头放到嘴边,目光冰寒的如同万年玄冰,猛地,用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气,猛然朝气海砸下! 没有海潮翻涌,没有碧海潮生,只有虚不受力的灵气陡然如同亿万长蛇狂舞。 他站在这一片翻涌的气海中,如同海潮中走出的杀神。 外界,没有一句话,他静静睁开了眼。不过此刻如果有熟悉他的人,不,就算熟不熟悉他,现在都不敢接近。 杀意外泄。 那种平静的压抑,第一次冲关被生生打断,明明自己身体告诉自己可以,却被硬生生切断了天地联系的感觉,让他半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静静地从内视中抽离出来。 半小时,一小时。他一句话没说,也没嘶吼,更没有愤怒地砸东西。而是掏出一根烟,点燃之后吸了起来。一口一口的,很慢,仿佛在享受,却并没有吐烟。 “还是太过了啊……”同一时间,齐副舵主收回手,轻轻舒了一口气:“第一次冲击小境界,是信心的树立。心理建设对于修士来说,尤其重要,没有一颗坚强的心脏,根本无法熬过漫长的修行时间……” “毁了也就毁了。”楚天一轻抚茶杯盖,淡淡说道:“华夏别的不多,唯人多而已。不过……” 他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齐副舵主,略带讥讽:“齐副舵主一边拒绝,一边行动地干脆利落。实在让我叹为观止哪……” 齐副舵主躺在靠椅上,看着天花板,许久才笑了笑:“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 独步天下中,灵气的纷乱已经完全停止。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屋外所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 他们也感觉到了,灵气,对于修士和呼吸没什么区别,忽然之间空气没有了,谁都能感觉得出来。 灵气稀薄,或者之前没有那么浓郁很常见,但是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忽然稀薄……不,是没有了。谁心里都明镜也似。 “啧……”一位同学摇了摇头:“这人是不是性格怪啊?谁和他一个分校毕业的?得罪谁了这是?” 没人回答。 “他是精神有病吧?这都不开门?”一位矮个子青年嗤笑者看着门口:“怎么?怕了?不好意思了?咱们又不取笑他,呵呵……不就是晋级失败了吗?” 人就是这么奇怪,同一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呼天抢地,发生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一个之前看上去比自己优秀的人身上,看笑话的心态远超将心比心。 尤其是事主不在自己面前,那叫人云亦云。 就算不知道排位赛,他们也知道,肯定会有别的方式排名的。现代社会什么时候没有排名?就连发奖金都有业绩排名。何况修行界? 他们只是绝对没想到,会真刀真/枪地用拳头论第一。 能在排名之前,让一个大家都忌惮的人因为晋级失败少了十分之一的灵气,大多数人,心中乐都来不及,什么时候还顾得上体会徐阳逸的想法?他算老几? 石门没有再打开,仿佛徐阳逸打算把自己锁在里面那样。 “这闹的什么事啊……算喽,走了走了。没啥好看。”一位青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朝自己房间走去。 “我还说能看到他面红耳赤地走出来,杀向分舵问个究竟,然后被一巴掌拍死呢,怎么这么没种?”矮个子青年啐了一声,耸了耸肩:“走呗,说不定是天道自带机制呢?独步天下不允许冲级?哈哈!” 人群,纷纷散去。十分钟后,只有楚昭南留在这里。 双手抱胸,冷冷看着石门。或许别人会相信那个人会颓废下去,但是他绝不相信。 飞机上,自己让对方滚,对方只是笑着放下包,二话不说一脚踢了过来。 这是一个对自己极度自信的人,和自己一样…… 自己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做? 会杀人……但绝不会颓废! 这三个字第一时间跳上了自己的脑海。他目光闪了闪,好像忽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对方……不是不敢出来,而是怕把自己心里的猛兽放出来,这个擂台……恐怕会被血染红! “在安抚心中的野兽吗……”他没有恐惧,反而兴奋地舔了舔嘴唇,目光如火:“是了……咱们都是一样的人,显然是有人在针对你。你在等着……排位赛的时候吗?” “真正可以大开杀戒的时候……”他狠狠磨了磨牙,仿佛触摸到了徐阳逸的思维! 对方不知道谁针对他,既然不知道,那就干脆一个个杀过去! 不能私斗……所以,对方在等……如同捕食的狮子一般,等待着十几个小时之后,能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地大开杀戒的机会! 暗中针对? 不要紧。 不管是谁,针对他的人绝对在这个擂台上!只要一双拳头挨着揍过去,揍得对方皮开肉绽,揍得他永远不敢这么做!揍得他以后看到自己就跑!揍得他哪怕日后到了金丹期都记得这个练气期的徐阳逸。 那就念头通达了。 “强大得如同长城一般坚挺的自信啊……”楚昭南狠狠握了握拳头,咔咔作响:“那么,我就等着你发威的时候!”

下一篇   第33章:毕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