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封神结(三十四) - 最强妖孽

第324章:封神结(三十四)

他站了起来,抬眼望去,满地洞的符箓,依旧闪耀,让这里无比静谧,静谧地如同墓穴。 没有任何痕迹! 这个凶手……竟然半点灵气波动都没留下来! “但是,师兄没有……”他闭上眼睛,坐在方程的尸体前,过了足足十几分钟,他睁开眼,肯定地说:“来的,不是东西,而是人!” “一个师兄认识的人!” “师兄绝对没有想到对方会杀他!所以……”他抿着嘴抚上方程的眼睛:“他的表情才会如此震惊。” “而这个人,师兄完全不想我为他报仇。更不想让我知道他是谁……没错……没错!只有这样,这里才可能是这种情况!他才会不告诉我!” “突然死去,若是更便捷的方法,对方绝不会留他全尸,身上绝对会有伤口。然而,现在都没有。就好像……对方,也不愿意杀他那样!”他苦笑了一声,看向死不瞑目的方程:“师兄……你真笨……你以为什么都没告诉我……其实……什么都说了……” “但是……尽管你再笨……”他喉咙有些哽咽,咬了咬牙,站了起来。面沉如水,脑海中回忆着一切。 过目不忘的丹灵发挥作用。他记起和方程第一次加入刑天军团的谈话,对方告诉过他,他没有亲人。而从小被古松真人抚养大的他,接触的全都是修行界。 “是修士……不,是他认识的修士。而师兄这么单纯的人,认识的……大部分是擎天宫里的修士……” “师祖有十几位弟子……不过,这一次没听说有一个进来的。” 他的头,霍然抬头看向半空。 这个推论,让他都震撼不已。 古松真人?! 他?难道是他? 只有他,能让方程心甘情愿地去死! 只有他,能让方程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也只有他……能在三位金丹的注视之下,派出化身来到这里! 他低下头,眼光明灭不定,他想起了进入隆肃省之前,那一瞬间的记忆切断。也想起了无数修士半夜升空,进入擎天宫! “所以,你刻下了走字……也是想告诉我,杀死你的人,不会在乎我们是谁,干扰了他的,一定会死么?”他将方程的尸体抱起,看了一眼四周:“就是因为这片法阵?”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强压下悲痛的心情,抱着方程的尸体走向传送阵:“不过……无论他们要做什么,也告诉我了一件事……” “他们,拿妖心种魔没有任何办法!” 他眼中一寒:“否则,他刚才就取走了妖心种魔!而不是想着灭杀能启动它的修士!” “师兄……等着,我会准备一场盛大的烟火来陪你。那个人……永远想不到妖心种魔是谁的东西……这个世界上,除了丹霞宫底那两只老妖怪,没人能破的开它!” 是的,他压根就没有走的想法! 这样离开,太懦夫。既然你拿妖心种魔没办法,那么……师兄的仇,我一定会亲自去报! 我倒要看看,当烟花炸开的一刹那,你还出不出来。 如果真的是你……他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那么……我徐阳逸,绝不为你的弟子! 两万米的高空中,古松真人苍老的脸上,一滴眼泪无声滑下。悄无声息地落在手上。 “古松道友?”暗香真人疑惑地看着古松真人,对于他们这种境界,心魔虽在,却绝不如刚刚闭关出来那么痛苦。伤春悲秋,这是不大可能的。 “无事。”古松真人微微一笑:“我也是老人了啊……想起我最珍爱的子孙辈还在这个战场上,就由不得心中一酸,悲从中来。” 巨灵真人目光一闪,笑道:“你这个低劣的笑话,太过拙劣,罚酒一杯!” “好好好。”转瞬的失态,古松真人已经笑着拈起一杯酒,一口喝下。 只不过……这杯酒,苦如中药。 “老头子……你真动手了?”灵识中,巨灵真人挪揄地笑道。 “你可知……下方已经成了什么模样?”古松真人放下酒杯,一边和暗香真人笑谈,一边寒声道:“本真人若晚去一步……还有,刑天军团手里有一个东西,本真人怀疑为古修遗物,境界……至少在半步元婴之上!” “什么?!” “你还可知道……那个东西……在吸收周围的灵气,灵力!那一片的法阵,看似平和,只要一天,就会处于崩溃的边缘!” 巨灵真人彻底愣了,许久才回到:“那怎么办?” 古松真人面无表情地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眉头皱了皱眉:“提前动手……” “明日,夜,此时。” “虽然四方天绝阵达不到完美效果……然……两位金丹坐镇,它,逃不走。” 巨灵真人叹了一声:“可惜此地修士了啊……”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古松真人狠声道:“若我们的猜测真的发生,谁担得起这个责任!我等身为金丹,有义务为修行界负责!” “本真人在看到下方那个古修遗物的时候……是本真人最珍爱的子孙值守!本真人都下得去手!你!还在为本地修士可惜?!” 他的声音明显带着盛怒,或者说,带着一抹痛苦,一抹愧疚,一抹不得已而为之的深深无奈。许久,才说:“明日……夜,无论如何……本真人,必须发动!” “国家……有国才有家,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而已。你可懂?” “我不懂。”巨灵真人嗤笑道:“竟然你没有被选入修行法院,你这种政府死忠,本真人,也只会合作这一次了。” 下方,当徐阳逸抱着方程的尸体走上来的时候,楚昭南已经站在外面了。看到他面沉如水地走上来,再感受了一下方程的气息,不禁神色动了动。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最后,用力拍了拍徐阳逸的肩膀。 “我朋友不多。”徐阳逸抬头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最好好好活着。” 楚昭南愣了愣,随即嘴角微微一翘:“我还以为朋友两个字你永远不会说出来呢。” “徐道友。”话音刚落,赵老爷子也走了过来,看着方程的尸体一愣,随即道:“节哀顺变。” “赵老爷子,正好有件事要麻烦你。”徐阳逸说道,赵老爷子只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他手轻轻一挥,一具散发着一股奇异香味的棺木出现在徐阳逸面前。 “老夫曾听说,金丹以后,有些能死而复活的神通秘术。”他宽慰道:“或许,方道友能复活也说不一定。” “这具棺木,名为养魂棺。只要灵识还有一丝,就能慢慢凝聚。为赵家至宝……可惜用处太少而已。看祖上的记载,养魂千年,人可复生。也不知真假。” “谢了。”徐阳逸没有推辞,将棺木放进了储物戒中。 他沉默地打坐起来。 妖心种魔……这次,他一定要发动! 即便……他的猜测是真,他也一定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方程? 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还没有冷血到为数不多的朋友横死面前,却无动于衷的时候。 如他所说,修行,并不是修心如止水,也不是修无情无欲。他要修的是血肉之躯,修的是心中一腔热血!绝非修成顽石一块! “这是我的道……”他闭上了眼睛,强压下波动的心绪:“我,必定秉承本心。” 就在他要闭上眼的时候,忽然一个贼兮兮的声音在他灵识中响起。 “洋芋。” “我现在心情很差。”徐阳逸闭目道:“不想开玩笑,所以你有话直说。” 猫八二愣了愣,沉默了三秒,轻咳了一声:“有点不对劲。” “从转生傀儡倒下,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你有没有看过外面?”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这才看向了外面。 方程死了……他心中是愤怒,是疑惑,是暴虐,没有功夫看一眼天空,现在一眼看去,却愣了好几秒。 在距离他们上万米处……已经不止一个白虎虚影。在它身旁,一只同样数千米大小的蜘蛛虚影,咆哮着,浑身裹在碧绿的灵气当中,身边的灵气,随着它每一次震荡,都化为一道道网状,将一片天幕都染做绿色,星辰都黯淡无光。 一只仙鹤虚影,出现在白虎殿上方,双翅震荡之间,云层层层粉碎,一道道羽毛状的白光,闪烁着从它双翅中飞下,将下方的白虎殿笼罩在一片暴雨般的灵光之中。 一名大约只有一两百米大小的古装女子金色虚影,手抱一盏琵琶,手指拨弄之间,周围天空都仿佛碎裂。无数黑色的痕迹在她周围崩溃,重组。三个虚影之间,她最小,然而,威力却是最大!随着她每一次拨动琵琶,白虎殿的光幕便如同水幕一般震荡不已。 而白虎殿……此刻,竟然已经断了一爪一尾!冲天光幕仍在,但是全身都露出多个硕大的洞孔,一道道灵光从孔洞中直冲天际,甚至能模糊看到冲天而起的黑烟。 “白虎殿坠落在即……”徐阳逸目光闪亮,自己先进来一步,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变化,战场上的风谲云诡,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