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封神结(三十五) - 最强妖孽

第325章:封神结(三十五)

猫八二凝重地说:“这叫器灵,浮空要塞,也是一座绝大的法器。当器灵出战,这场战斗,基本就到了尾声。” “根据本少的观察,四个小时之前,白虎殿的所有修士全部龟缩主殿。这不能说错,不过……刚才,本少正在和一只没有带走的博美玩耍,它却跑了。” 徐阳逸有些烦躁:“这和白虎殿有什么关系?” “不!”猫八二肯定地说:“你不知道,在这里,有太多没来得及带走的宠物,野猫,野狗,它们对于本少这种青年才俊仰慕的很。本少一直试图收服这股势力,创造属于本少的火影村,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第一代犬影!前缀宇智波。真是想起来都有些小羞涩呢!” “猫八二。” “咳……”猫八二意识到自己的习惯性跑题,干咳一声:“我的意思是……就在刚才,有更远的一批猫狗跑了过来,并且所有和我玩耍的暗部和上忍全都逃走了。” 不等徐阳逸开口,它接着说:“我怀疑……它们是被人吓过来的。” “只有为数众多的大军过境,他们才会被吓过来。” “谁?”徐阳逸沉吟着说完,猛然眼睛一亮站了起来,和猫八二异口同声地说:“令狐家!” 这个念头,只是闪电般闪过,却随即在他脑海中扎下根来! “没错……就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他几乎没有犹豫地肯定:“令狐家……他们坠落在即,令牌即将丢失。如果想继续这个游戏,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抢走我们的犬影村!”猫八二紧接着说:“本初代犬影决不允许这种做法!” 徐阳逸根本没空吐糟猫八二,脑海中几条线马上拉到了一起。 之前,白虎殿收缩修士,可能是最后一搏集中力量。更有可能……是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地面有没有震动?” “没有。” “有没有敌人的痕迹?” “没有。” 徐阳逸点了点头,越是如此,他越是肯定,令狐家的真正精锐,不下百名精英修士!啸风军所有队长,以及令狐家真正的天才,正披星戴月,带着你死我活的杀意直奔刑天军团! 毕竟,换做他是令狐家族长,这,是现在最好的一条路! 刑天军团知不知道,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其他家族知不知道。 “真是胆大果决。”他深吸了一口气,从开始,令狐家敢派出百名精英修士吞下他,再到他们引来转生傀儡不走反攻,他就知道,这个家族,极富冒险精神,这种精神甚至已经蔓延到下方修士的骨子里,从他们的行事就可见一斑。 他快步离开了房间,来到大厅后,看到楚昭南和赵老爷子第一句话,就是:“立刻,召集所有人,进入战备状态。” “怎么?”楚昭南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确定你的情报没问题?我分布在外面藏龙军团的五位斥候,没有半点反馈。” “我不敢肯定。”徐阳逸舔着嘴唇:“但是可能性极大!” 楚昭南没有再问为什么,他拿出一份玉简,展开之时,上面五个名字赫然发亮。 “没有陨落。”楚昭南沉声道:“我叫他们先回来。” 他手中打了个奇异的法诀。过了五秒,皱起眉头,再打了一次。 又过了三秒,他已经满脸慎重。 “他们没死……”他咬牙道:“却无法回应我!” 他们不知道……此刻,就在距离羽林卫外围五百米处,五位穿着迷彩服的修士,被一束灵光钉在墙上。灵光慢慢吸取着他们的生命力,让他们叫不出来,灵识灵力根本不能动。却绝不会死! 他们的眼睛,惊恐地看着前方。 那里,本来是一条柏油路,此刻,上面无数近乎透明的影子,正如同冥界的大军一样,追星赶月地从上面冲过! 随着每一次冲过,地面就在微微颤抖。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分钟! 不下千人的大队! 月色迷蒙,这些影子全部都是透明,即便从他们面前过,他们都只能看到空间微微的模糊。地面上,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更别说感觉到灵气! 十几分钟后,虚影离开,而地面……竟然生生矮了一公分! 有东西来了……一位藏龙军团的修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而且……是人数众多!装备顶尖的正规军! 他凄然抬头,看了一眼摇摇欲坠,却仍然死撑着的白虎殿,心中,已经一片雪亮。 这……是令狐家剩下的全部练气精锐! 外面,抵抗三家合攻是假,暗度陈仓才是真! 他们不会知道,就在他们风驰电掣地冲向刑天军团之时。羽林卫已经一片繁忙! “所有阵桩必须全力保护!”楚昭南和赵老爷子,指挥着手下的每一个人,将一张张奇形怪状的符箓,一件件黑色的法器,埋在羽林卫个个地方。 徐阳逸没有指挥,他此刻,正全力掐诀,他的面前,一张巨大的卷轴在夜风中缓缓波动。足足有十余米长,上面一个个红色的符箓不停闪现,中央,竟然是一个诡异的黑色灵气漩涡。 随着他的掐诀,一道道黑色灵气,如同触手一般,从黑色漩涡中飞出中蔓延。它们在空中搭建,凝实,赫然成为一道道黑色的锁链。而锁链中央,令人眼花缭乱的符箓,法器,随着锁链的蔓延衍生到各个地方。 每一道符箓,每一件法器,带着令练气后期修士都心中一顿的磅礴灵气。而随着一件件宝物的飞出,卷轴之上,红色符文正渐渐变少!此刻若从半空中看去,羽林卫锁链的形状,竟然形成了一个圆形太极! 铁索围城! “还有多久。”他凝重地看了看天空。 一片黑暗,他却从中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道。 黑云如旗,月光如洗,黑与白的肃杀,笼罩这片空间。 “快了。”李宗元凑到身边来说道:“主人……确实不对,或许别人没有注意到,我们妖族的听觉,视觉,都是寻常修士的数倍以上。我刚才注意听了听,远处……空中的厮杀声,和灵光的亮度,都在变小,模糊。” 卷轴上,再没有一个符箓,徐阳逸慎重地双手一合。顿时,一片弱不可见的黑芒,瞬间笼罩整个羽林卫。只有一瞬间,下一秒,立刻恢复原样。 “这便是护山大阵?”赵五爷惊讶地看着四周,没有任何变化。除了…… 那枚卷轴,赫然变成了一个八卦盘,若隐若现地浮现在徐阳逸周围。 徐阳逸一边看,一边沉声问道:“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李宗元舔了舔嘴唇,声音有些紧张:“一个……超大型的阵法……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笼罩过来,它非常小心,不仔细看,根本感受不到。有人……想把我们关在里面。” 徐阳逸的手放上了八卦中心的太极,冷冷道:“角斗场。” “啊?” 用力一按,忽然之间,八卦泛出一阵白光,八卦的卦象淡了起来,反而成为一片光幕。而刹那之间,光幕上……霍然出现了密密麻麻……根本看不到头的红点! “这是!敌……”李宗元刚要说话,徐阳逸一把摁住了他的嘴。 李宗元满头冷汗地仔细看了看,心都乱跳起来! 上千……这,这绝不止一百!这是上千的灵气光点! 并且……灵气光点之后,是一道红色的圆圈,随着灵气光点的靠近,正在飞速往羽林卫收拢! “这就是他们的阵法。他们,没给自己留一丝后路。”徐阳逸看了看极远处,已经模糊的打战场:“他们,也留不起后路了。” 他眯了眯眼,神秘地笑了起来:“可惜……他们绝对没有活着出去的机会。” “主人……”李宗元倒抽了一口凉气,徐阳逸靠在他耳边说了两个字。他差点尖叫起来。 “您,这……不……”他语无伦次地说了几个字,震惊地看着徐阳逸:“您……也,太舍得了……” “没有舍不舍得,只有值不值得。”徐阳逸静静看着光幕,光幕上,那些光点,距离羽林卫只有两百米!然而,抬头看去,周围一切如常。 “咦?”一位房顶上,负责侦查的修士,疑惑地伸出手感觉了一下。 “风停了?” 这一刻,羽林卫中,所有精锐的修士,全都抬起了头来。 风,停了。天上的黑云,一片片地掩盖了过来。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令人心脏加速的莫名气氛,瞬间笼罩羽林卫。 这是战争的味道。 “刷!”就在此刻,羽林卫头顶的夜空,忽然裂开,一只巨大的红色眼睛出现! “刷,刷刷!”紧接着,羽林卫周围,呈半圆形,无数的红色眼睛凭空出现!足足千米范围!下一秒,所有眼睛之间,一道道灵气光束倏然蔓延!将所有眼睛都连在了一起!接下来,连线的空间凭空凝实!仿佛一个玻璃大碗死死扣在了地面上! 随之而来的,是这一片天地的声音,灵气,全部和外界隔绝! “绝阵?”赵五爷忍不住惊呼出声:“竟然是绝阵?” “何谓绝阵?”李宗元疑惑问道。 赵老爷子眼睛都有些泛红:“绝阵……是指起阵者立下条件,只有达到,才能解开!你记不记得……丹霞宫,我挡住雀五的那个阵法,就是绝阵!” “只要条件达不到,或者阵眼不死,除非高出一个大境界,否则绝对无法破开!” “令狐家……是打算和我们拼命啊!” 刺刀见红! 没有废话,开始,就直接达到了白热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