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封神结(三十六) - 最强妖孽

第326章:封神结(三十六)

李宗元有些微微色变。 他记得,赵五爷那个阵法,可是挡住了半步筑基! 当初,是那么小的一个阵法,现在……却足足上千米! 每一只作为节点的眼睛,都仿佛死神的瞳孔,在凝视着下面的人。 “准备……”徐阳逸同样屏住呼吸,一只手抬起。随着他的手抬起。羽林卫中,所有建筑中的炮口,破魔弩,齐齐发出刺眼的光芒! 羽林卫,已经严阵以待! “沙沙沙……”如同踩着死神的鼓点,在光和影的交错处,无数虚影潮水一般,已经满布羽林卫周围。 近了……更近了,然而,当他们来到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羽林卫灯火通明!弩炮上膛!外面,一圈金色光幕若隐若现! 同样,里面没有声音,只有一片经历过数场战斗剩下的肃杀! 一位修士,正死死抓着聚灵炮。那种大战前的紧张,杀意,如同实质地弥漫在所有人胸口。忽然之间,外面一片黑暗中,两点绿色的光芒亮起。 “终于来了么……”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更加抓紧了聚灵炮。 但是……紧接着,是第二点,第三点……第五十点!第一百点!两百点!直到…… 三千点! “啪嗒……”他的手,震撼之下,松开了炮手。就是数秒,外面,已经是一片幽绿色的海洋! 幽绿色之下,映照出一片雪白,那种白和绿,竟然组成了一片如潮的黑暗。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修士,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这是……”他咕咚一声,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唾沫:“眼睛……” “三千双眼睛……” “道祖在上……”玄诚子愕然地站了起来,一把拔出了手中的剑,轻轻“呵”了一声:“这是……令狐家……全军出动!” 破釜沉舟! “他们疯了吧……”本来心中还只是紧张的高野,一下子就从房顶上跳了下来,看着外面连绵不绝的绿潮,愕然道:“有这么玩的吗!” “妖形……”赵老爷子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无比凝重:“他们……全都显出了妖形!” 这是……贴身肉搏,血肉围城的打算! 然而……对方,并没有立刻动手。 “刷……”绿点摇曳,一只三米高大,浑身雪白,穿着一套符箓闪亮的盔甲的妖修走了出来。 他已经完全妖化,虎头,人身,身上一层厚密的白毛,不掺半点杂质。 “令狐家,少族长。令狐朝凤。”他拱了拱手,没人觉得一只白虎半人拱手会喜剧,随着他的出现,身后几十点绿色光点陡然变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吼!!” 声震四野,地面上都掀起一股小旋风! “我身后,是令狐家本家所有精锐啸风军。” 他说完,一名没有妖化的女子走了上来:“令狐家长女,令狐谦。” 说完,她长袖一挥。紧接着…… 那片绿点中,隆起一个高大的身影,足足两百米高,形态诡异,如同小山一般站立。两只巨大的金色眼球霍然睁开,一把巨大的,看不清楚的武器,抗在对方肩上,强烈的压迫感,毫无预兆地升起。 “令狐家刃牙部。”“令狐家惊天部。”“令狐家凝血部。”“令狐家碎骨部。” 一道道声音响起,随着每一道声音,必定有一件让人心颤的东西升起。有的,是同样巨大的巨兽。有的,是一门数十米高大的傀儡。有的,是一件灵光四溢的法器……仅仅不到三分钟,羽林卫门口,已经林立起一片连绵不绝的山丘般的黑影! 巨大的压迫力,随着夜风传入每一个人的胸腔。 “他们主巢里只留下了可以驱动白虎殿的修士!”楚昭南点了根烟,因为兴奋,手指有些微微发抖:“妈的……真够大胆的,三千人……这应该是令狐家最后的有生力量!他们竟敢不用在正面战场!” “器灵出现,正面战场你看看可还有修士?”赵老爷子脸色阴沉:“他们时机把握地确实极佳。” “然后呢?”羽林卫中,万籁俱寂。徐阳逸的声音忽然响起,波澜不兴:“你是来我面前显摆的?还是告诉我,令狐家被打得多惨?” 外面,一片令人心颤的死寂,两秒后,令狐朝凤开口道:“开门,投降。献出令牌。令狐家,饶你们不死。” “你们脆弱的防御,绝非我们的对手。家主可以大度地不计较你们杀掉一百多啸风军的事情。也不计较因为你……令狐家陷入如此窘境的事情。只要你献出令牌。”他咬着牙,朝前走了一步:“一切……既往不咎。甚至我们可以允许你们。在令狐家的庇护下,度过最后两天。” “这是建议?” “不!”令狐谦冷声道:“是通牒。” “对你们,最弱小的刑天军团的通牒。”她名字有个谦字,说话却绝非谦谦有礼:“即便我们令狐家到了现在的地步,也绝非你一个刑天军团可比!” “若非你是金丹弟子。现在,就是你横尸当场的时候!” 徐阳逸冷冷地看着所有人,平静地开口:“那你们还等什么?” “来,杀进来。”他此刻,坐在最高的阁楼上,环顾众人,傲然招了招手:“看看最后是谁死在这里!” “怎么?怕了?你们是担心打光令狐家最后一股力量。打下洞天福地却守不住?” “我也给你们一个劝告。”他目光冰冷如刀:“别做愚蠢的选择,后果你们负担不起。” 赵老爷子愕然看着徐阳逸,令狐家不想打,想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情理之中。打光最后的力量,他们就不再是什么准顶尖世家。即便这三天站住脚也是!但是……徐阳逸真的以为凭借一个护山大阵就能抗住对方? “没有攻不破的坚城。他不是这么蠢的人。”楚昭南朝着他摇了摇头:“他既然这么有自信,必定有一招我们想不到的后手。” “那他之前面对转生傀儡怎么不用?”赵老爷子急道。 “只有一个可能。”楚昭南毫不犹豫的说:“那是……一次性物品。而转生傀儡……这个诱饵,不够大。” 转生傀儡都不够大? 赵老爷子想说什么,看了看羽林卫外连绵不绝的黑山,数千双碧绿的眼睛。 对比起三千修士,确实不够大。 真的有这种一次性灭杀数千修士的东西?他咬了咬牙,再不开口。 “很好。”令狐朝凤舒了一口气,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和我们想的一样。你又臭又硬,软硬不吃。你知道吗……我生怕你刚才答应。如果是那样……” “怎么能平息因为你!令狐家走到现在这一步的怒气?”他狠狠朝地面啐了一口:“狗杂碎。” “令狐家……”他如同一杆标枪一样站在前方,左手举起,随后猛然下压! “全军出击!!!” “杀光这帮不知好歹的野狗!!” “用他们的贱命,祭奠四千死在白虎殿之战的修士!!然后……用他们的人头堆起京观!永生永世镇压在这个狗窝!!” “吼!!”没有半点耽搁,随着第一声咆哮,黑暗之中,潮水一般的半人半虎的身影,如同一道黑白交杂的洪流!疯狂冲击向羽林卫! “隆隆隆……”地面都在轻轻颤抖,一颗颗碎石被震上半空,天空中的云层,随着数千修士的咆哮被震荡,月光不敢照射,下方的杀气,让月亮都为之惨然! 三千人的集体冲锋! 没有任何阵型,只有最只有最单纯,也最精纯的灵力。 没有花招,换做最直白的硬碰硬! 就在此刻,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手掐了一个法诀,一片灵光构筑的八卦盘,忽然出现。 近了……更近了……那一片汹涌的杀戮之潮,飞速冲向羽林卫。就在两者即将接触的瞬间。他猛然朝着八卦盘中央的太极狠狠一按! “给我起!!” 随着“刷拉”一声,无穷黑色光幕,从四面八方亮起! “喀拉拉……”一条条横跨刑天军团的锁链,猛然爆发出冲天黑光!“嗡嗡嗡!”一道道玄奥的符箓交杂空中,构筑成一片片令人胆寒的灵气。所有埋下的法器,所有贴上的符箓,这一刻,化零碎为整体!无数的黑色灵气顷刻间迷雾一般弥漫羽林卫,万道黑光平地而升! 太乙无极阵!发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