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封神结(三十七) - 最强妖孽

第327章:封神结(三十七)

“沙沙沙!”一道道黑气弥漫,无穷黑光从羽林卫中透出,刹那之间,羽林卫便成为了一个光芒的楼阁。和羽林卫本身自带的廉价法阵不同,这一刻……刑天军团仿佛成为了一个长满倒刺的要塞!死死卡在令狐家冲锋的中央! 里面的一切,从此隐没于黑暗,而外面,从里面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护山大阵!”外面,令狐朝凤脸上的冷笑瞬间凝固,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护山大阵的威力了,白虎殿本身就具有一个超大的护山大阵!任何看似脆弱得不堪一击的要塞,一旦有了护山大阵的加持……立刻会成为一个血肉磨盘! 三千令狐家妖修,恐怕会在这里折损惨重! 好……很好!非常好! 竟然还有护山大阵?你莫非以为缩在这个龟壳里就能苟延残喘? 没错……护山大阵,确实能将这里变成一片血肉地狱,但是……你同时也放过了自己最后一条生路! 让令狐家所剩不多的战斗力死在这里……万死难辞其咎! 但是……开工没有回头箭!就在这一瞬间,潮水一般的令狐家军团,全力朝着羽林卫冲锋了过去! “嗡……”他们面前,一排数百米的黑色光幕迅速展开,一枚枚诡异的符箓明灭不定,在光幕中缓缓沉浮。如同黑夜中的巨兽,冷酷无情地凝视着他们。 黑白相间的潮水,疯狂冲向中央。最前排的妖修,手指骨之间“突突突”生出三根骨刺!月光之下,第一排数百人已经一跃而起,虎啸惊天,带着无穷的杀意,直扑面前深邃而神秘的要塞! “让开!!”令狐谦一声仰天长啸,竟然以练气的境界诡异地漂浮在半空中,右臂,已经化为一只一米多长的妖兽之手,猛然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吼!!”随即,她全身化为一道流光,随着“刷拉拉”的声音,地面所有在她前进道路上的修士尽数被推开!如同水面分开,只剩中央一根白剑!无穷的碎石在她身后崩起,白色右臂,在天空中带出五道雪白的痕迹! “破风诀……虎霸天下!” 后发而先至,她,第一个冲击到了太乙无极阵,五道白芒仿佛五柄天刀降世! 毫无保留,全力施为!周围的空气都为之模糊! “咚!!”内部,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那是数百人纯粹用肉体撞击上大阵的声音。数百符箓闪耀,随后归于寂静。但是,不到一秒,第二声,震天巨响!“轰隆”的一声!整片围绕羽林卫的光幕都颤了颤! 轰隆不绝,那是……数不尽的令狐家修士,前仆后继地,如同海浪一样冲击过来的声音! 但是,仅仅是晃了晃,并且,里面的符箓越来越真实,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没有任何人说话,所有修士全部抓紧了手中的武器,严阵以待。经历过数次战争,他们早非吴下阿蒙,即便有的人脸色已经发白,额头布满冷汗,这一次,却没有人逃窜。 “徐道友?”赵老爷子神色平静,近百年的生命中,他见过数次攻城战,他很清楚,现在远不到危急的时刻。但是,对于仅仅五百米方圆的护山法阵,他仍然忍不住开口询问。 徐阳逸面沉如水,手中数十条黑光萦绕之间,面前的太极,越来越闪亮。沉声道:“无事。” “想靠着人多堆下来护山法阵?”他的手猛然往太极上一按,冷笑道:“做梦!” 话音刚落,太极轰然爆发出一片黑白交错的光芒,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八卦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乾,坤,巽,震,坎,离,艮,兑! 每一个八卦上,都浮动着只有作为阵法操纵着的他才能看到的无数印诀。 “太乙无极阵总纲上写到……护山大阵,有的防御力极强。有的看重攻击。有的迷幻能力出众。还有的折中……”徐阳逸目光从近乎十米大的金色灵气八卦上看过,冷声道:“但是,无论再低级的护山大阵,都有反击的功能。” “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咬破手指,一滴鲜血飞出,落到一个卦象之上。 “太乙无极阵的反击,有多强。” “刷!”一道金光,一个卦象飘然飞出,紧接着,立刻化作万千光点没入锁链,顿时,所有锁链齐齐震动!偏殿两侧的修士,目光一亮,灵石不要钱地填充进面前的盘龙柱,十几位修士围坐在两边,打着同一个法诀,整齐划一。 坤卦! 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 乾,震,离,兑,四大杀卦,坤,巽,坎,艮,四大守卦。太乙无极阵……正是一个攻守兼备的阵法! 一股诡异的波动,从黑色光幕中微不可查地传递出来。此刻,令狐谦的巨爪刚刚从光幕中抽出,一阵波动。光幕完好无损。她并没有丝毫气馁,反而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面对护山大阵,她的经验太丰富了,首先,要摸出这个阵法的强度几何。但是,通过刚才的接触,她很清楚…… 不强! 它的防御绝对不强! “墨雀化影……”她左手飞快掐诀,右手,竟然开始虚化,变成一只仿佛水墨铸成的虎爪,看似轻盈了许多,那股强大的灵压,竟然节节攀升! 就在此刻……她的脸色忽然一变! 离得如此之近,她清晰地感觉到……里面,一股轻微的波动正在传出来。 很轻,非常轻,却极其致命! “轰隆隆……”外面的地面,毫无预兆地震颤起来。她愕然看着脚下,突如其来的危险让她全身一震,毫无犹豫地,尖叫都没有来得及,仅仅凭着本能一个后空翻,直接后跃十几米! 与此同时,大军后方,令狐朝凤一声怒吼的:“退!!”刚刚爆发出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卡卡卡!”话音刚落,羽林卫旁边的一块地面,闪电一般的隆起。 它上方的妖修,正在全力撞击着太乙无极阵,没有任何反应,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是一根尖锐无比的石菱。 “卡卡卡……”声音不绝于耳,就在刹那之间,第二根尖锐的石菱从地面轰然冒出!紧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第……四百根!! “扑!”“啊!!!”“怎么会……” 突如其来,没有一丝预兆!羽林卫旁边,立刻变成一片尖刺地狱!无情地收割着附近妖修的生命。黑色灵光翻滚,将那里形成一个生命的禁区!勾勒为一道黑色的天堑! “这是……”令狐谦双目尽赤,仅剩下的战力,瞬间,羽林卫周围就死出一片空白!无数十几米高的石菱,上面穿刺着数不清的妖修尸体! “是攻守兼备的法阵!”令狐朝凤拳头握得死紧,一道道青筋迸现。 被阴了。 没人想到五百米的羽林卫竟然有护山大阵!冲击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喊退! 他心如刀绞地看着羽林卫外面的尖刺石林,甚至还有重伤未死的妖修,正在其中惨叫连连。他没有再看下去,而是吃人一样看着黑光之中,如同魔神的羽林卫。 “徐阳逸……”他从牙缝中吐出这几个字:“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从现在起,你没有求饶这两个字……即便你跪下来求我,亲吻我脚下的泥土,我也要活活吊死你……吊在悬崖之上,让妖兽啄食你的身体七七四十九天!” 他猛然转头,怒吼道:“谦儿!” “在。”令狐谦同样眼中几欲喷血,咬牙回答。 “攻破它。”令狐朝凤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给你半个小时。” 没有问能不能做到。 是必须做到! 他们心中的暴怒,只能用刑天军团的鲜血来弥补! “是!”令狐谦娇小的身体里,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她的身体如同风筝一般倒退,稳稳落在地面上,随后,深吸一口气,猛虎一般咆哮道:“退后!” 面前黑白相间的潮水,即便是被刚才一次坤卦灭杀起码三四百,却仍然密密麻麻。听到她的命令,所有人一字型展开,潮起潮落,黑色洪流缓缓褪去,在前方空出一大片空地来。 风,在这一刻静止了,就连月亮都躲到了云层之后,一股名为肃杀的气氛,突然而不突兀地出现在羽林卫前。 令狐谦脸色如同寒冰,一个人走到了前方。两只素手,莹莹抬起,神色凝重地掐出一个轻轻的法诀。 “嗡……”这一个法诀落下,这片空间,仿佛和她有了一种奇异的共鸣。整个地面,泛起一片微弱的霞光。 紧接着,她的手越来越快,豆粒大的汗珠从头上滑落,红唇紧抿。而随着她的动作,地面上……出现了十五个数十米大小的法阵!呈圆形围住了羽林卫! “启……妖尊傀儡!”她目光赤红,死死盯着羽林卫:“就让你们看看,你自以为是的鸡蛋壳,有多么脆弱。” “刷刷刷!”白光在法阵上闪耀,开始还很微弱,数秒后,直通天际! “哗啦啦……”地面徐徐隆起,一块块随时纷飞,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咔咔”声,十五具巨大的棺材,足足几十米大小,轰然从地底冲出! 两只玉手捏出最后一个发觉,令狐谦长长舒了一口气,青葱玉指戟指羽林卫,声音嘶哑地开口:“屠城器……” “给妾身杀光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