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封神结(三十八) - 最强妖孽

第328章:封神结(三十八)

死寂,羽林卫外,一片死寂。 “咔……”一只苍白的手,随着令狐谦的法诀结束,僵硬地掀开了一丝棺材板,不多时,“轰”的一声,十五个庞然大物,迎着惨白的月色,从棺材中走出。 那……是一尊尊足足接近七十米的双头巨人! 一个头,是老妪,一个头,是老者,浑身皮肤如同鳄鱼皮一般皱到一起。它苍老的手摁在地上,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如同小山丘一般站在羽林卫之前。 十五尊,一模一样。 “这是……”就在数百米的双头怪人刚刚站起的一瞬间,赵老爷子陡然浑身抖了抖,咬牙道:“屠城器!” “屠城器?”徐阳逸左手已经摁上了太极,沉声问道。 赵老爷子脸上首次露出一丝紧张之色:“攻城武器……对于修士军团,护山大阵就是一座坚城。长久的互相侵蚀之中,自然诞生了攻城武器。比如……之前的转生傀儡。也比如,现在你看到的东西?” 徐阳逸手顿了顿:“它和转生傀儡一样强?” “不,绝对没有!”赵老爷子肯定地说:“整个修行界,也就纳兰家有二十尊转生傀儡而已。这一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品级绝对不如转生傀儡!不……这,这是……” 他话音未落,羽林卫中,所有修士齐齐站起,愕然看着他们外围。 外面……所有巨人,全部张开了黑洞洞如同深渊的巨口,齐齐对准了羽林卫! “这是……屠神炮!”赵老爷子愕然看着十五张巨口中,倏然亮起的巨大而浓郁的灵气光球,颤声道:“屠神主炮……这是屠神主炮!!” 话音未落……那十五个双头怪人,四肢齐齐趴在了地面上。摆出一个诡异的姿势,关节反向弯曲,不像人,更像一只趴伏的蜘蛛。 随着它们的趴下,它们干瘪的肚子,吹气一般膨胀起来!全身皱巴巴的皮肤,竟然随着膨胀,被一丝丝撑开。一个数米大的符文闪烁在它们头顶,随着口中光球越凝越大……其中一个头竟然枯萎了下去。只剩那一个黑洞洞的巨口,正瞄准刑天军团! “嗡嗡嗡……”一秒不到,外面的地面,石块,泥土,好似脱离了重力一般,全部浮上了半空!地面都在嗡嗡作响!而那十五个光球,越凝越大!屠城器的身体越缩越小。那种恐怖的灵气凝结程度,引而不发,却让羽林卫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 徐阳逸目光一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双目凝视着眼前的八卦:“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乾!” “刷!”一片金光闪烁,铁链再次嗡鸣,紧接着,羽林卫外,天空中……一片乌云迅速凝结了起来! “轰隆!”一道惊雷响起,羽林卫外……一千米方圆,天空仿佛被煮开的开水!青白色的雷龙没有半点预兆游走在厚密的云层之间,将下方映照成一片青白色。 “咔擦!”闪电游走,映照出下方如同苍白海洋一般的令狐军,并且…… 一团团云层,朝着中央迅速汇聚,正中央,一个雪白如同太阳的百米雷球,正在云层中若隐若现! 雷霆随神兵,硼磕动穹苍! “这是……”令狐朝凤死死盯着天空,心中,再一次传来刀绞一般的剧痛。 好强的护山大阵……想差了……自己想差了!这个护山大阵,现在已经表现出来的两道威能,比他预料中的还强! 这一战……是刑天军团第一次和一个大家族的有生力量面对面的硬碰硬!这一战,同样是决定谁才能站到最后的关键性一战! 和之前的突袭不同,这……是家族战!势力战! “保护屠城器……”他对周围所有人说道:“还有三十秒……不惜一切代价!” “是!” 然而,话音未落,云层中的雷球已经凝聚到极致,忽然之间,“轰隆”一声巨响!劈下来的竟然不是雷霆,而是一只雷光萦绕,足足上百米粗细的雷电之手! “我艹!”罗三丰正叼着一根烟,猛然吐了出来,随后看看天空,再看看徐阳逸:“徐哥……这是什么法阵?” “练气期中竟然有这种法阵?”一位修士呆滞地看着天空,雷光如海,照耀世界一片通明!他颤声道:“这,这恐怕是刚刚踏在筑基的边上吧?” 是的……太乙无极阵,古松真人开的后门,自然是掐住了那一丝。 超过了? 没有啊,这还是练气期。 不超过? 放屁!练气期哪个护山大阵能引动这么强的天地异象!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什么阵法?”“徐舵主从哪里来的阵法?恐怕我们赵家的护山阵法也比不过它吧!” 一片嘈杂,但是他们心中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妈的……”此刻,令狐朝凤眼中,尽是天空中惨白的雷芒!如同仙威临世! 雷光未到,雷威先到!地面上,无数的石块,翻开的柏油路,喀拉拉一阵乱响!密密麻麻如同小蛇的电弧在地面跳跃着,嘶吼着。 怎么会这样? 这个阵法……怎么这么强? 但是,不容他多想,间不容发之间,他猛然大喝道:“刃牙部!!!!” 几乎就在他喊出第一个字的同时,令狐家大军中,轰然爆发出一片通天白光! 周围的人,哗啦啦全部散开,显出中央一位并未妖化的老者,和周围数十名修士,他们彼此灵气连同,道道白光弥漫其间。而在他们中央……一只枯瘦的断臂,正在光芒中沉沉浮浮。 “令狐家旗下,刃牙部……”老者白眉白须迎风飘荡,大喝道,就在雷霆巨手击中顶部的一刹那,和周围数十人一起双手往上全力一抬,怒吼道:“镇族法宝……天魔第一指!!” “啪!!!”一声脆响,那只枯瘦的手臂,霍然通灵!眨眼间通天彻地!上半只手,乃是实物,下半只手,却仿佛虚影,从刃牙部所有修士身上,拼命抽取着灵气! 手,赤红,足足几十米大小!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间,一根指头猛然顶住了那只雷霆巨手! “滋啦啦!”数不尽的雷蛇在上空瞬间沸腾!成为一片修士才可看到的人间奇景! 然而……在雷霆巨手之下,那一根指头,竟然隐隐有崩溃之相! “天魔……”不等令狐朝凤开口,老者目光一寒,怒喝道:“第二指!” “刷拉拉!”从刃牙部所有人身上吸取灵力的灵光通道,赫然更加闪耀!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拿出符箓贴在身上。 但是…… 还不够!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法阵!!”令狐朝凤差点都跳了起来:“天魔之指……刃牙部的镇族法宝,两指竟然抗不过去这一只手?!” “第三指!!” 刃牙部所有人,齐齐脸色一青,这一次,一大片人,掏出丹液,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轰隆隆!”雷霆巨手的速度,并未减慢太多!仍然以一点一点的速度压下来!这一幕,像极了当初刑天军团力抗啸风军引来的转生傀儡那一幕!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四指!!”“第五指!!”老者近乎声嘶力竭,刃牙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令狐朝凤,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一刻,所有令狐家都看到,一道道鲜血,从灵光通道中涌出!通道……已经通的不是灵光,而是刃牙部的血肉! 但是……若他们扛不住,接下来令狐家起码上千修士会被轰成飞灰! “喀拉拉!”巨手忽然豪光四射!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一咬牙,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天魔……手!”风吹散老者的发髻,他恍若疯狂,惨笑道:“我以我血祭天魔!!” 这一刻,刃牙部,起码数十人,血液被顿时抽空!惨叫着成为了干尸!而剩下的人,瞳孔都险些涣散!脸色骤然苍白! “嗡嗡嗡……”灵光通道中的红色,骤然暴增!紧接着,那只手陡然爆发出一片红芒,五指诡异地合拢,和上方的雷霆巨手十指相交!一阵诡异的响声之后,白光,如同创世一般在交接处闪耀,双方尽皆化作虚无! “扑扑扑!”刃牙部所有人,全部喷血跌坐在地,再无一战之力! 一卦,灭一部! 就在同时,一阵诡异的安静传来。 令狐朝凤愣了愣,紧接着,立刻看向屠城器! 十五具屠城器,此刻,他们嘴中的光球不再闪耀,而是成为了……一颗凝结到极致,密度大到极致的黑色光球! “杂种……”他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死死看向羽林卫:“受死吧!” 他的手,和脸色苍白的令狐谦的手,同一时刻举了起来。 “屠城器……” 令狐谦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屠神主炮……” “放!!!!!!!” “轰!!!!”天地间,只剩下这一声! 十五道黑潮,弥漫所有人的眼睛! 比死寂更恐怖,比黑暗更深邃,它们喷出的,不是灵光柱,而是……一片片黑色的符文! 它们竟然如同活物,尖叫着,咆哮着,闪电一般冲向羽林卫! 羽林卫中,响起一阵微不可闻的惋惜之声。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凝视着外面。甚至能看到中央数十人拱卫中,令狐朝凤铁青的脸色。忽然微微一笑。 “你们千里奔袭我的老巢。确实够大胆。” “但是,同时的你们,离开了自己护山大阵的保护……” 他没有说下去,心中,一个从开始就有的想法,再也无法按捺住。 强压心中的野望,他抿了抿嘴,手一挥:“兑!” “哗!”羽林卫外,石菱瞬间崩溃。但是……它们并未消失,反而……外面一百米的土地,刹那间波涛汹涌,根本看不出是柏油路!反而如同沼泽! 兑为泽! 令狐家倾巢出动,那么……就试试和金丹真人御赐的法器,孰优孰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