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封神结(三十九) - 最强妖孽

第329章:封神结(三十九)

“刷!”无穷的黑色符箓如纱幔一般冲了过来,然而……就在接触刑天军团前的一秒,竟然全部慢了一倍有余! 那些沼泽,似乎有无穷的重力,连灵力这种“力量”都可以吸附! “艹!”令狐朝凤猛然一锤地面,轰然跃起。看向了天的那一边。 那边……白虎殿,已经浑身硝烟!说下一秒陨落都不为过! 但是,它没有陨落。他知道,主家在等!等这里的捷报!令狐家所有宝都压在了这一注上!他不能败!败不起! 咬了咬牙,他张口吐出一方小印,顷刻间,一片纯白色的光幕闪耀半空。0.1秒之后,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吼!!!”一只巨大的白虎虚影,足足一千米长!将整个令狐家护在下方! 灵气,从白虎身上蒸腾而起,它似虚幻,似真实。仿佛神灵一般盘伏半空。一双金色的眼眸,轰然射出两道金光! “嗡嗡嗡……”地面上的沼泽,竟然在金光之中渐渐蒸发,那些黑色符箓,再无阻拦,疯狂地沾上了羽林卫的护山大阵! “卡卡卡!”顿时,一阵令人牙酸的咀嚼之声,传到了内部所有人耳中。赵老爷子愣了愣,忽然跳了起来,嘶声道:“器灵……子器灵……这是子器灵! “子器灵?” “一个浮空要塞,只可能有一只真正的器灵。”赵老爷子看着被隔绝之外模糊的远方,天空中那只巨大的白虎虚影:“但是,它可以有数个子器灵!这些都是在器灵的争夺中败下来的器灵!真没想到……令狐家竟然舍得拿出这种东西来!” 这,就是数百年世家的底蕴! “舵主!应急系统损毁2%!”就在此刻,偏殿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一位修士,满头大汗地冲了出来喊道:“这些鬼东西,在吞噬我们的护山大阵!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舵主!攻击系统损毁1.7%!”同时,另一个偏殿一位修士奔出,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喊道。 玄诚子飘然而出,一言不发,手中长剑灵光一闪,就要斩过去。却忽然被一只手拉住了。 “徐道友。”玄诚子回过头,目露疑惑地看着徐阳逸,对方,却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楚昭南,赵老爷子几乎不约而同地问道。 身边的李宗元,沉默了数秒,以他对徐阳逸的了解,再加上两人灵识想通,之前徐阳逸对他说的那两个字……忽然之间,他目光一闪,腿一软跪了下来! “不要!!!”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大喊着,爬都不敢爬起来,两腿都在发软,几乎是爬到了徐阳逸身边,拉住他的手:“不!!主人!不要这样!这,这太冒险了!!一定,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 所有人,更加惊愕了,莫名其妙地看着李宗元。楚昭南上前两步,拉起他,对方身子抖得厉害。 “为什……” 他还没有问完,李宗元已经疯了一样跑到徐阳逸身边,想去摇对方的肩膀,但是又不敢,眼睛发红地哀求道:“主人,不要……千万不要!!这,这太危险了!” 徐阳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中平静,对他无比熟悉的李宗元,却看到了对方眼底深藏不露的一抹疯狂! “主人……”他声音都嘶哑了。 “既然知道我是主人。就得听我的。”徐阳逸强压住心中沸腾的热血,平静说道:“下去。” “主……” “我说……”徐阳逸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时,眼中已经带着一抹不容置疑:“下去。” 李宗元张了好几次嘴,最终,颤抖着离开。 他知道,劝没用了……或许,对方从对他说那两个字开始,对方就在计划着现在! 不……或许……还更早!明白了徐阳逸想做的一切,他这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刑天军团一只示敌以弱!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心中只剩一片浓浓的敬畏,那主人的思虑……真的太可怕了……主人的心,也太大了……这,是菩提子的威力?还是主人本来的构思? 分不清……他,也不想分了。 没有人开口,徐阳逸显然有什么事情瞒着所有人。但是,对方更显然不会说。 徐阳逸双手离开了太乙无极阵,是的……这是他的局!谁说最弱的一方,就不能做棋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如果……顺利,这个他从一开始就设下的圈套,在这里,将会绽放出最耀眼的火花! 只等一个机会……也只要一个机会! 他轻声地,喃喃地看着远处的战场:“你们……自诩为高高在上,也绝对想不到,我会有这一手……” “哪一手?”赵老爷子问道,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徐阳逸现在很危险。就像一个赌徒,赌他人生中最大的一场赌局! 徐阳逸转过头,深深看着赵老爷子,忽然笑了:“毕其功于一役。” “这是我们面对家族真正的宣战。也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但是……”他看着天空:“我,要让这成为终结的一战。” “看着吧……真正的高潮,很快就会到了。” “吼!!”外界,白虎器灵爆发出震天怒吼,紧接着,它微微抬起前爪,看似轻微,却用尽全力朝着羽林卫一弹! 没有光芒,只有声音,天空都仿佛被撕碎的声音!黑夜中,一道看不到的风箭,对着刑天军团激射而来! “轰!”太乙无极阵巨震!令狐朝凤眼中目光爆闪!立刻下令:“谦儿!调集屠城器!紧跟子器灵的攻击!” 不需要他说,令狐谦法诀操纵之下,十五具屠城器,正面的六具,嘴里再次凝聚起一团黑色光芒。与此同时,空中的白虎虚影,金色竖瞳微微闪烁,仿佛是在吃惊,这一次,双爪抬起。 “嗖嗖嗖!!”数道破空之声,从子器灵的双爪间爆发! 这一次,比刚才更狂野!更刚猛!白虎主金,即便后裔血脉淡薄,也有一丝真灵之血尚存,而金……杀伐之力,五行之中首屈一指! “咚咚咚!”太乙无极阵剧烈晃动!即便是内部,都感觉如同经历一场小型地震!黑色光罩之中,顷刻间熄灭上百符文! “团长!”“舵主!!”“徐哥!”秦雪銮,君蛮,全部神色凝重地喊道。楚昭南,罗三丰等人,也一齐看向徐阳逸。 徐阳逸沉默地摇了摇头。 不到时候…… 不让令狐家竭尽全力破开太乙无极阵,这一切,就没有半点意义。 兑卦,在他使用之后,已经灰暗了下去,正一点点地恢复光亮。外界的震动越来越剧烈!没有卦象保护,仅仅七八分钟,黑色光幕上的符箓,竟然熄灭了一小半! “这,这是怎么回事?!”现场的精锐不说,焦急的是那些在要塞之中的普通修士。一位赵家修士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笼罩天际的黑色光幕上,不时熄灭一个符文,颤声道:“难,难道守不住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但是,所有人全都忧心忡忡地看着天空。 外面,是数千修士! 刚才,那一道雷手,让所有刑天军团一方的修士欢呼雀跃,现在,形式急转直下! 那道雷手杀了多少人? 一旦城破,他们还有生路? “十分钟了。”徐阳逸没有回答任何人,他的计划太过疯狂,没有人会赞同他,就连李宗元都竭力反对。但是,他已经铁了心要做下去! 他做人,从来痛痛快快,无拘无束,从不畏首畏尾,首鼠两端。 意气凌霄不知愁,愿上玉京十二楼。挥剑破云迎星落,举酒高歌引凤游! 我心至处,即我道临。 “坎。”他的手,再次摁下了太极,黑色锁链齐齐震动,坎卦金光大放,飘然而出! “十分钟!”外界,令狐谦眼睛倏然一亮,她感觉到了……在子器灵,与屠城器的联合攻击下,羽林卫要塞只不过勉力支持而已!现在,再一次传出了灵力波动。时间,正好十分钟! “十分钟一次的循环……这不是什么太过高明的法阵。挺过这一波,再下一波……就是我令狐家拿下羽林卫之时!” “无需半小时……二十分钟,便让你人头落地!” “御!!”她抬头,朝着四周厉声大喝! “刷!”这一次,令狐家的防御比之前更快!就在灵气波动刚刚被察觉的时候,一位老妪,拄着一根拐杖,已经目呲欲裂地祭起了一柄拂尘。 拂尘上,万道白光闪烁,一枚枚玄奥的符箓如潮涌出,将令狐家三千人,全部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下。 但是……没有任何神通冲出! 反而……一片蔚蓝色的水幕,毫无预兆地从黑雾中涌出,将羽林卫团团包裹。如同黑夜中的蓝宝石! 令狐谦,令狐朝凤,几乎同时眼睛一亮!相隔数百米的一眼对视,却仿佛看懂了对方心中所想。 这个阵法……极可能不能同时进行攻击和防御! 回想开始,地面的石菱,之后是雷霆巨手。接着,是接连两次防御,地面化为泥沼,这次,灵水包裹全身…… 令狐朝凤竖起两根指头,令狐谦轻轻点了点头。 二进制的循环…… 而两次进攻之后的两次防御,有长达十分钟的喘息!这些个中的细微之处,只有令狐家这种传世世家才能体会。 “寄希望于不算太强的护山大阵……”令狐朝凤再次看了一眼远方,心急如焚,却强压着焦急咬牙道:“城破之时,便是屠城之日!” “屠城器……全力攻击!!” ¥¥¥¥¥¥¥¥¥¥ 题外话个……最近订阅增加得还不错,喜欢有更多朋友喜欢这本书 订阅,是每个读者继续写书的本钱,订阅关系着所有作者的全部福利,就等同于作者的工资,写作就是作者的工作。所以,我很希望各位,喜欢它的,请在纵横中文网订阅正版。 没有人会不为自己的工作着想,我也是,不管这本书好看与否,我已经用了全力在写,第一次转型写玄幻,虽然这个类型我非常爱,虽然自己已经不是新人,仍然拼尽了全力。如果各位读者能认可这本书,认可我,请为它每个月贡献一点微薄的订阅数量。纵横充值相当方便,支付宝微信都没有问题…… 这是一本重度玄幻(都市?)这是我给它的定义,它并非是直白地让人爽或者直白地叙述剧情,它会铺垫,会酝酿,这也是我一贯的写法吧,从天皇巨星,到娱乐王朝,到这本,每个读者有他自己的风格 还是那句话,能否让各位读者认可我的风格,希望能在订阅上看到。没人会希望自己努力了一个月,却所有人免费用着自己的东西,虽然有更多人看,会很高兴,不过……咳咳……还请大家为一个小作者的生活考虑,您看的或许是免费的一章9分钱(正版订阅的数量,只要九分,不是998,也不是9998!)但是一人贡献一个订阅,就是作者写下去的保证 再次,感谢!最后,期待大家能够认可正版,盗版是免费,却也在践踏作者的心血。没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的心血主站数据却一文不名,将心比心,希望各位读者,能来一发订阅!!一张只要9分!9分!v2只要6分!6分!三千字的大章节9分钱,我要码几个小时,贵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