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封神结(四十) - 最强妖孽

第330章:封神结(四十)

随着令狐谦一声令下,十五尊屠城器,空中的白虎虚影,这一次,齐齐瞄准了一个地方! “轰!”灵光闪耀,黑色光幕上,竟然被轰开了一个小洞!但是瞬间就被水幕遮挡。 “嗡嗡嗡!”太乙无极阵黑色光幕急剧晃动,从里面都可以感觉得到……外面的攻势倏然加大! “呵……”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睁开了眼睛。 “咬钩了!” 令狐家,三千人突袭羽林卫。自己,同样也在引诱对方一步步深入! “传令所有人!接下来,没有我的命令,一个人都不准出动!”他转过身,凝重地朝着所有人下令。 “徐道友!”赵老爷子没有立刻接令,而是急促地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太乙无极阵明明有长时间防御住令狐家的能力!为什么不用?他们拖不起,我们拖得起啊!” “一个小时……不,五十分钟!每一分钟白虎殿都危在旦夕!为什么你不启动阵法?” 徐阳逸没有回答,许久,才平静开口:“我有我的理由。” 赵老爷子愣了愣,死死盯着震荡的黑色光幕,这是在破城啊……再坚固的堡垒,也只有五百米大小!令狐家全军出动,他们竟然还不还击? “给我个保证。”三秒后,他仿佛下定了决心,嘶哑着声音,眼睛泛红地说道:“保我……赵家不会血流成河!” “好!”徐阳逸没有任何犹豫,直视着赵老爷子:“我徐阳逸,不随便承诺。但是一旦承诺,必定做到。” “我保证,如无意外,现场所有修士,毫发无伤!” 赵老爷子直勾勾地看了他数秒,狠狠搓了搓牙床,什么都不说,转头就走。 楚昭南没有让他保证,只是点了点头,也离开了现场。 “舵主令!没有舵主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徐舵主下令,禁止一切私下行动!” “舵主……”偏殿中,一位修士看着护山大阵轰然震荡,紧接着,露出一个能看到外面天穹的小孔,又瞬间消失,心中大急! 怎么会这样? 护山大阵都挡不住令狐家的脚步? 心跳如鼓,无数张年轻的面孔,满是紧张之色,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岗位。 “请战吧。”许久,身边一位修士哑声道:“这么下去,是慢性死亡!只有冲出去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不会吧……”这个房间之中,一共十二门聚灵炮,全部对准正门,一位修士咬牙道:“我看……开始的攻击很猛烈啊?怎么,怎么可能守不住呢?” “舵主令!”就在此刻,一只纸鹤飞来,赵老爷子的声音威严响起:“没有徐道友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违者,斩。” 沉默,每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这是什么奇怪的命令? 所有修士的想法,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心中的野望,越来越剧烈。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徐阳逸呼吸略微急促,自己制造出的这个“规则,”护山大阵的“规律,”对方能否注意到? 只有注意到了,这个真正的血肉磨盘,才会完全发挥效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羽林卫中,地面轰隆作响,如同小型地震。寂静无声中,所有人都握紧了手中武器,死死盯着震荡不已的光幕。 一片符文暗淡了……另一片符文暗淡了……徐阳逸没有再调集任何防御符文,闭上眼,心中默默数着数字。 “599……600!”十分钟后,他再次睁开了眼睛,根本不管护山大阵的防御法阵,同时点出两枚卦象。 离卦!震卦! 震为雷,离为火! 两大杀卦!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既然要演,就得演到极处。”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目光深沉:“最后的一枚钩子……如果接下来十分钟,你们一旦全力攻击,隆肃省,我会让你们看到绝望的一幕……” 外面的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所探查的规律,完全是作为枢纽的徐阳逸人为的。因为……从来没有过被三千人包围一百人,还敢故意露出破绽的先例! “没错!”外界,令狐谦,令狐朝凤,眼中再次闪亮! 没错了…… 二进制的规则,两次攻击,两次防御,中间间隔十分钟,上两个十分钟,他们全都在探查,而这个十分钟…… 就是彻底击毁羽林卫要塞的时候! “御!!!”这一声,并非充满紧张,而是满带杀气!期望! 抗住这一波,接下来的十分钟,就要刑天军团灰飞烟灭! “碎骨部……”人群之中,不知何时,堆建起了一座高台,一位老者,披头散发站在高台之上,嘶哑着举起双手:“祭镇族法器!昊天旗!” “全力开启!不留任何余力!打下这一城!我碎骨部的名字,将永远刻在令狐家丰碑之上!” “白虎,不灭!” “白虎!不灭!!”随着他仿佛疯狂的咆哮,台子下方数百修士,齐齐怒吼,声震长空。 与此同时,台子下方,一道冲天绿芒升起!绿芒之中,仿佛有天女散花,仿佛有老子骑牛,千百画面层层叠叠,最终化为一面灰蒙蒙的旗帜。 看似普通,然而,随着旗帜出现,一股令人心寒的杀伐之气横扫全场! “碎骨部准备拼命了……”令狐朝凤心中滴血,朝着老者深深一躬。 无法不拼命。 没有理由不全力以赴。 天边,白虎殿摇摇欲坠,而他们面前……随着刚才灵力的澎湃……无穷的雷芒已经笼罩整个羽林卫! 震卦! 不止如此……就在羽林卫外面,一圈紫色火焰轰然冒起!将羽林卫和令狐家隔成两段! 紫色……七千度以上!足以将一个人瞬间内化为飞灰! “给我……”令狐谦深吸了一口气,丰满的胸口鼓起,随后,以一种妖兽的声音咆哮道:“挡住它!!” “凝血部。”另一方,一位中年修士,手中捧着一把残破的弯刀,听到这一声,在手上一抹,弯刀上赫然睁开一只诡异的眼睛,看着中年男子:“妖刀三斩,此乃最后一次。” “望前辈成全!”中年修士,以及附近数百人,齐齐跪下。 “可。” 一声诡异的尖啸,妖刀直冲半空! 这一刹那,天空,无月。 妖刀升空,一片血红的月光洒满禁制之内,让天空中的月亮都为之淡然。 “轰!”就在同时,笼罩羽林卫全身的雷电,竟然化作一条紫色的雷龙,无数电弧跳动其上,咆哮着,朝着三千令狐军疯狂冲来!甚至路上的道路,都化为一片焦炭! “刷!”它的面前,一面灰蒙蒙的旗帜陡然展开,迎风飘荡,竟然半秒内涨大到一百余米!朝着雷龙狠狠一卷! 血红色的空间中,无声地裂开一条空间裂缝,黑沉,深邃,仿佛空中的黑洞,将雷龙完全卷了进去! “扑!!”与此同时,碎骨部所有修士,齐齐一颤,数百修士,起码一半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从他们的七窍中,亿万电蛇跳跃,将碎骨部化为一片雷电地狱! 人,无声的死去,这就是修士的战争,没有原子/弹的威力,却更加诡异,更加血腥直白。 徐阳逸不会去管这些修士,就像令狐家……从来不会考虑刑天军团若失败,他会不会被五马分尸一样。 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 另一侧,天空中的妖刀,一刀斩下! “刷……” 天地间,一条白线,如此醒目,仿佛……天和地都被隔开! 这件法宝,赫然同样是极为逼近筑基的法宝! 那一片火海,竟然随着这一斩,悉数湮灭! 令狐谦仰天长啸,二进制……十分钟,这一次的攻击,结束,下面,就是令狐家将你们撕成碎片的时候! “令狐家!”令狐朝凤一步朝前,一言喊出,四周皆默。他沉声道:“各位,成败在此一举!” “我们带来的底蕴,足以将它撕个粉碎!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他霍然指向身后:“我们的族地,正在被其他三家侵占!告诉我,我们应该怎么做?” 没有回答,一秒后,一个充满杀意的声音咆哮而起:“杀!杀光他们!将拦在我们面前的一切都杀个干净!” “没错!杀光他们!”“吼!!”“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如潮的咆哮,声震四野,三千人的怒吼,让天上的云都为之退避。 令狐朝凤深深点了点头,手朝前戟指,声音平静地如同爆发前的海面:“所以……冲进去。” “踏平他们!!” “吼!!!”回答他的,是数不尽的咆哮!一道道身影,如同黑夜中的鬼魅,直冲刑天军团! “嗡……”一具巨大的傀儡,从令狐谦身后缓缓站起,它是一只两百米高的半虎巨人,然而,有一半都腐蚀得只剩下骨头,它扛着一柄巨大的,刻满符文的巨斧。在震天喊杀声中,仿佛移动的堡垒,朝着羽林卫冲去。 “令狐家惊天部!给我上!!”一面令旗招展,三百名半虎妖修,沉默地冲锋在人群中,紧跟惊天部的旗帜之后。 他们身上,都带着百战沙场的惨烈味道。就连甲胄都是破损,但是,没有人小看他们。他们眼中,也只有杀意! 这,是灭族之战! 这,是势力对势力的战争! 经过刚才,他们已经无法不将刑天军团提升到一个正规势力来看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