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封神结(四十一) - 最强妖孽

第331章:封神结(四十一)

“令狐家附庸家族,李家!乾坤借法!”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数十位女修升空,她们……在半空中衣服一件件脱落,肉身化为一只只数米大的杜鹃,齐齐从衣服中钻出! 随着她们的鸣叫,令狐家下方如潮修士,身上赫然亮起一片血红的光芒,冲势更盛! “令狐家暗堂!”“令狐家执法部!杀!!”“令狐家附庸家族,叶家!跟我冲!!” “呜……呜……”低沉的号角吹动,数千骑的冲锋,仿佛震动的潮水,那个场面,看一眼,便让人永生难忘!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天哪……”羽林卫中,所有修士,看着面前这一幕,全都呆住了。 天真。 以前的自己,太过天真。 连破啸风军两次,就连纳兰家的转生傀儡都倒在自己脚下。听说,一位纳兰什么的圣女,也被徐舵主杀掉……然而,他们现在才知道,真正的修士战争,是什么样子的。 抖抖索索的手,抓紧聚灵炮,反而镇定了下来。 现在,没有退路!令狐家如同潮水四面八方包围,退一步,就是死! 聚灵炮,凝聚起点点白光,然而,这位修士忽然醒悟过来。 没有号令! 到了现在……徐舵主还没有下令防守! 他好像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有特别命令。 天边,白虎殿,四周火光已经映红主殿。但是,主殿中,十余人,没有一个说话。 居中的老者,令狐族长,颤抖地捏着一块符箓:“诸君……等……” “再支撑片刻……” “朝凤儿已经传讯,十分钟后,必定攻破羽林卫……到时候……”他死死捏着符箓:“我们立刻可以用群体传送法阵瞬移过去。我们白虎殿,还有最后一招!绝对可以坚守羽林卫!” “舵主……”羽林卫中,墨夜雨眼睛已经赤红,眼前的一切,让他永生难忘。那一眼看不到头的妖修群体,那千奇百怪的攻城道具,那一道道横跨天际的灵气。但是,为什么徐阳逸还不进攻! 所有人都看向徐阳逸,徐阳逸却没有开口。事已至此,来到了他的最后一步,他的眼睛,同样发红。 他灵识全面张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不多时,太乙无极阵上,一角轰然爆裂!! 那,是一个足足一米大小的孔洞,紧接着……“啪啪啪!”无数声响,黑光飞溅!整个太乙无极阵,顷刻间爆裂出无数孔洞! “刷……”一只巨大的眼睛,凑在孔洞之上看了一眼,随即,“吼!”整天怒吼,直直对着他们咆哮! “吼……”密封的空间中,怒吼在回荡,掀起无数人的衣袂。太乙无极阵,岌岌可危! 而徐阳逸手中,还捏着生死八门! 他没有惊慌,反而,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咬钩了……” “你们……终于咬钩了!” “这,是刑天军团势力对势力的第一战,也很可能……是洞天福地终结的一战!” “传令!”他猛然转过头,目光如火:“让所有修士,全部下到地下!” 所有人都愣了。 为什么? 到下面,是能躲过这一劫,但是……之前的一切防御,打击,又有什么意义? 躲,是最理智的选择,然而,这个火辣辣的屈辱,让他们无法承受! “没听到我的话?”徐阳逸死死盯着众人:“我没工夫给你们解释,立刻,现在!” 没人动。徐阳逸闭上眼,睁开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我再说一次。”他手中,如潮蓝芒,仿佛花朵盛开:“再不走,就死在这里。” 李宗元不知何时,面如土色地走了出来,看着那个东西,嘴唇都在发颤。 而其他人,看着那个东西的时候,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这,这,这是……”赵老爷子声音都在漫天乱飘,这一刻,他忘记了攻城,忘记了徐阳逸的命令,只是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东西。 “我……艹……”楚昭南也没有开口,只是直截了当地表明了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我的天……”罗三丰,秦雪銮,墨夜雨,君蛮,玄诚子,泉凝月,高野,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 只有玄诚子稍微镇定一些,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个东西:“这是……金丹妖丹……” 是的,这……是碧波内丹!! 这一刻,现场所有人都明白了徐阳逸的想法! 他,要炸毁碧波内丹,一丹覆灭三千人! 羽林卫内外……势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赵老爷子,玄诚子,想的更深一层。如果仅仅这样,那么,在这一片天地被令狐家封禁的时候就可以这么做。为什么现在这个时机才拿出来? “时机……时机……”赵老爷子目光闪烁,随后,他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嘴唇都在哆嗦,比李宗元好不了多少。 五秒后,楚昭南猛然一抖,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是的……时机! 就是这个时机! “令狐家,和白虎殿,必定有联系。”徐阳逸看着所有人,淡淡开口:“我要让白虎殿看到,刑天军团是尽全力之后,才被击破。” 为什么? 不让对方投鼠忌器!告诉所有人,这是刑天军团最后一招! 这一招之后……刑天军团的令牌唾手可得! 示敌以弱,用到了极致。 然而……楚昭南,和赵老爷子都知道,就在刑天军团下方……还藏着一个恶魔! 一个真正的恶魔! 妖心种魔! 一块唾手可得的令牌,白虎殿必定会不顾一切赶来……这是他们继续这个游戏的本钱。它来了……其他三家,必定全部赶来! 近在眼前的白虎殿,近在眼前的羽林卫,两块令牌,洞天福地的诱惑!他们无法不来! 然后…… 烟花…… “扑通……”赵老爷子,终于腿一软坐了下来。 无法说话。 他看向徐阳逸的目光,第一次,完全是敬畏。 太疯狂了…… 但是……真的行得通! 这是要怎样的思绪才能想出这个放手豪赌的计划? 不……从开始,刑天军团就在示敌以弱,那不是说…… “你……你从开始……”楚昭南喉咙都有些发痛,圆睁着眼睛看着徐阳逸:“就……就在计划这一切?” 徐阳逸看向灵光护罩之外,目光一寒,随即笑了笑:“也不尽然……这是战争。能走到哪一步,只有一个大体的计划,中间发生了很多意外。直到现在,才算差不多完工。” 唯一知情的三个人,赵老爷子沉默不语,楚昭南死死盯着徐阳逸。这还是不是人?完美地利用了手中一切资源!如果他的计划真的成功……三家全部来临,那么…… 烟花盛开之日,王者登临之时。 到时候……最完美的设想……是洞天福地只有一个势力! 整个隆肃省都归于徐阳逸手下! “老了……老了……”赵老爷子数秒后,喟然长叹:“廉颇老矣……真想不到……不仅仅太乙无极阵是诱饵……就连一丹炸死外面三千人,都还是诱饵……目的,是给天边的那四家看,告诉他们我们再无一战之力……将我们的令牌放在他们眼皮底下……等着他们来拿。他们,才是你的目标……” “层层深入,层层诱饵……厉害,实在厉害……老夫甘拜下风。” “厉害。”楚昭南第一次对徐阳逸由衷叹服,竖起大拇指:“你的心太大,胆也太大,太狠,我比不了。” “那,就赶快走。”徐阳逸对着面前的人说道:“大楚,你留下来。” 没有再说什么,楚昭南舔了舔嘴唇,心中同样为这个甚至称得上伟大的计划折服。 他差不多能猜到对方需要他做什么了……碧波内丹,只差一个可以将它发射出去的人,而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一旦想到能参加如此令人热血沸腾的计划,他就感觉手都在发痒。 外界,黑色光幕已经摇摇欲坠,但就是不散。 “还有多久!”令狐朝凤朝着令狐谦吼道。 “三分钟!”令狐谦此刻同样满头大汗,咬牙道:“三分钟后,这个大阵的下一次防御就会来到!” 三分钟…… 令狐朝凤眼睛通红,他目光,掠过远处空中的白虎殿,白虎虚影,在三尊器灵的攻击下,已经伤痕累累。他知道,令狐家全族,生死都在他身上!里面的人,比他们更加度日如年! 眼前……这个无名大阵同样摇摇欲坠!已经千疮百孔,无数的白色灵气从黑色光罩下喷涌出来,直射出数十米,那是大阵的阵基受到损伤,正在缓缓消散。 但是……他等不起这个“缓缓!” “以我令狐朝凤之名。”他胸口急剧起伏之后,猛地蹲了下来,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掌,甚至咬得稀烂,鲜血直流,拼命在地上画着一个诡异的法阵:“以精为祭,以血为引……灵融我身……” “少族长!”“少族长不可!”顿时,有人立刻惊呼出来! “滚!!!”令狐朝凤一下甩开拉住他的人,双目尽赤:“每一秒钟,都是生命……你攻得破这个护山大阵?!” “融灵!!” 随着他一声怒吼,天空中的子器灵,朝下方看了一眼,紧接着……令狐朝凤的胳膊冲天飞起!切口光滑如镜。白虎一口将胳膊吞了下去!在半空中咬地鲜血四溅! “吼!!!”随着一口吞下,它的体积,吹气一般膨胀!开始,还是一两百米,现在,已经膨胀到了四五百米! 一声咆哮,紧接着……它第一次张开了嘴。 “枉仙炮……”令狐朝凤带血的眼睛看向羽林卫:“这,就是压死你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