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封神结(四十三) - 最强妖孽

第333章:封神结(四十三)

它不强……这是令狐朝凤的第一个意识。但是,下一秒,他全身汗毛倒竖! “这是!!这是!!”令狐谦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空中,忽然传来一股磅礴无匹的威压!如山岳崩溃,如江河倒卷!如星辰坠落! 无形,却有形!三千令狐妖修,这一刻,情不自禁地,完完全全地“扑通扑通”一片响,尽数跪在地上! 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天威! 金丹天威! 这一刻,没有语言,令狐朝凤的心,顷刻间跌倒了谷底,冰凉一片。 所有人……都明白徐阳逸要做什么了…… 他竟然有一颗金丹妖丹! 而他……要炸掉这颗妖丹!换取数十年后的洞天福地! 孰优孰劣? 短期来看,绝对妖丹占优。但长期来看……却根本无法相比! 一个洞天福地,可以造出一位金丹,就可出第二位!第三位! 然而……他没有空想这些了,因为,金丹妖丹瞄准的,正是白虎殿! “不……”他双目皆赤,自己拼了这么久,结果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三千人,徐阳逸从没看在眼中,他要的是白虎殿!要的是令狐家的令牌! 自己……竟然就这么顺着他的意,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不!!!!”他勉力支撑起身体,朝着天空中怒吼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 如果……没有如果。 时间,仿佛停止了,两秒后,天空中,没有爆炸声,只是一片诡异的蓝色,迅速铺满整个天际! 它,如同海潮,如同碧波,一层层叠加,一圈圈旋转,竟然……在天空中凝聚为一朵直径数百米的花朵! “我……罪该万死……”令狐谦绝望地看着空中,她清楚……就算没见过,也听人说起过无数次…… 彼岸花开,震慑天下! 一花,代表一位金丹陨落……而她,如今终于看到了这朵传说中的花。但是,却开在自己的老巢下方。 “我该死……我该死!!!”她拼命地用头触地,声嘶力竭地尖叫。 “卡卡卡……”周围,那些形成禁制的眼睛,轰然崩塌。就在这一刻,碧霞回廊,柴桑城,天宇宫中,所有筑基修士,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 一层层蓝色……正在天空中飞快凝聚!其中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灵气,让他们的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 “扑通,扑通……”无数的练气修士,这一刻,被那种神魔一般的威压,压得根本透不过气来。全部汗出如雨地跪在地上。 “这是!!”天空中,莲花之上,古松真人,巨灵真人,暗香真人,两大裁决,一位真人,同时起立,他们……远比其他人更震撼,不敢相信地看着下方! “开!!”古松真人毫不犹豫,一掌劈下,暗香真人脸色无比凝重地打了个法诀,莲花迅速飘下。刹那间,出现在战场之中! 三大真人联袂出现,彼时,应该引起山呼拜见,但是此刻,鸦雀无声。 暗香真人一步向前,凝视着下方,脸色罕见的凝重。 “熟悉的味道……”她目光直视着下方的传送法阵,仿佛要透过它看到地底:“就在那下面……是什么呢?好像……本宫多年以前,曾经非常憎恨一般?” “彼岸花……彼岸花开……”她身后,巨灵真人愕然看着那一片已经凝聚到数百米的蓝色漩涡:“他竟然……” “这……竟然是练气修士弄出来的……竟然是两个区区的练气后辈……”他感慨地看着古松:“你都收了个什么妖孽?” “轰!!!”就在此刻,下方一片蓝芒,带着无比狂猛的灵气!在天与地之间,轰然炸裂! “呼!!”飓风,吹走所有云层!层层叠叠的蓝色冲击波,从天空中轰然炸起!仿佛天都被煮开了一般,亿万道灵气的白光,随着蓝色冲击波肆虐着整片大地! 白虎殿上,令狐家的老者愕然看着下方轰然暴起的灵气漩涡,那种让他都感觉顶礼膜拜的灵力风暴……他的手颤抖着,终于,再也无法站住,扑通一声,跌坐到了地上。 这一刻,白虎殿,尽数沉默。下一秒,无穷蓝光从下方爆涌上来!将天与地都染做一片蓝芒! “我令狐家……”老者的身影,没有丝毫的停顿,在无穷光芒中刹那间化为飞灰:“怎……可能……在这里……” 一位老妪,茫然地看着下方,思维都仿佛停顿,就在蓝光吞噬她的瞬间,她声嘶力竭地振臂高呼:“刑天军团……我诅咒你!!永恒地诅……” “刷刷刷……”数千米大的白虎殿,在这片金丹爆炸的浪潮中,如同遇上山火的蚊虫,根本没有一丝抵抗之力。 “卡卡卡……”南州市,虽然人员全部撤离,但是,作为一省省会,它有着众多的高楼大厦,而此刻,那些平日代表现代化,代表繁华的大楼,如同被一只无形巨掌击中,开始层层瓦解。一层层恐怖的冲击波,带着无穷的蓝色,肆虐整个南州地面! “轰!!”地面上,一层地皮直接被吹飞!露出下面黄褐色的基石。天空中,一层层爆炸的冲击波层层堆叠,最后,形成一朵瑰丽的蓝色花朵! 层层叠叠,光华四射,在黑夜中绽放出独属于死亡的灿烂! 彼岸花开,震慑天下! 二十分钟,如同一个世纪一般漫长。天边,一万五千多米之外,天宇宫,柴桑城,碧霞回廊,这三个同床异梦的夫妻,此刻,竟然同时结成了一道金光四溢的防御壁。 上面,无数符箓翻腾。然而,在这片上万米的符箓之壁后方,没有一个人的脸色称得上好看。 赵知秋站在那面古镜的下方,他周围,同样满头冷汗地站着赵家所有长老,赵家八子,此刻全部在他身侧。 碧霞回廊,赤罗刹的鬼骨骷髅上,赤罗刹,纳兰错,以及另外五位修士,腮部的咬合肌不时挫动。神色凝重地看着天的一边。 天宇宫,楼家五老星,无一落下,在巨鹤头顶,凝视远方。 那一片蓝色的浪潮,渐渐褪去。赵知秋仰天长长舒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啊……” “幸好去的是令狐家!” 其他人没有说话,十余道筑基灵识,此刻疯狂射了过去,他们要看看,令狐家……剩下的精锐,白虎殿,到底还在不在。 然而……灵识所至,一片空白。 干干净净。寸草不生。 就像这里,从未有过什么东西一般……羽林卫,围住的三千修士,什么都没有。这片空白,直到一万米外,才渐渐有了建筑物。 “令狐家……完了。彻底的完了……以后,可能只能在史书上找到他们的名字了……”看着前方五千米处,才逐渐有了建筑,树木,泥土的模样,一位五老星喉结抖动了一下,嘶哑着声音开口:“万米爆炸……若当时……我们在场……” 他打了个冷颤。 这个结果,根本不敢想! “这个军团……太疯狂了……”赤罗刹死死咬着牙,灵识进一步进入爆炸中心:“本宫一直以为……本宫是个疯子……他……比本宫更疯狂!”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他欠缺一个机会……不,不是机会。他欠缺的是时间!” “一旦冲上筑基,前途不可限量!”她抿了抿嘴:“不如……卖他一个好?这块令牌,给他……买他的前程!” “本宫有预感……此子,日后名字必定响彻修行界!” 赵知秋脸色阴沉,此刻,他也完全想通了。 示敌以弱,一步步引诱三大势力进入!而对方,从开始就藏着这张底牌!谁进……谁死! “心思缜密……无懈可击……为何,我赵家就出不了这样的人才!若他在赵家,本座此刻就敢指定下一届人选!” “先是丹霞宫,再是洞天福地……他,没有宣传团队的包装,名字,却刻在了我等心头……不对!他还是丹道的代理人!兹……”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诡异的,赵家,纳兰家,此刻没有一个人趁火打劫。没有一座行宫开启传送法阵。 人才,很多。天才,各大家族都有。但是……有的人,不需要宣传,甚至让对手都生出了爱才之心! 天宇宫,楼家,巨鹤头顶,黑云之上。一位筑基修士目露寒光,朝着羽林卫的方向咬牙道:“五老,这,必定是刑天军团最后一招。他手握两块令牌。要不……” 他做了一个砍头的姿势。 五老星,没有开口,也没有拒绝,更没有回答。 “你听说过一个故事吗?”许久,一位五老星才咬牙道:“曹操……看到赵云七进七出,下令不准伤他,不要尸体,只要活人……你莫非以为……本座连一介作古的凡人都不如?” 赵云? 羽林卫? 这位长老看了看羽林卫的方向,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不要过去……”五老星中,最年长的一位终于开了口:“派出使者。” “五老,使者……可是对正规势力派遣的啊!” 一个区区十几个人的势力,也能叫做正规势力? “能抹灭令狐家,他就有和我等平等对话的资格!”老者仿佛下定了决心,目光无比幽深:“问他一句……他愿不愿来楼家,条件,他选。令牌,他要来,楼家,不要。他若不来,我们只要令狐家的令牌。只有一个条件,他若来楼家,必须进入楼家的候选少族长序列。” 徐阳逸绝对不会想到,这一炸,会炸出一个新的乾坤! 本以为这三家会看到他没有一战之力,立刻扑过来,那么……还有一道更加璀璨的烟花会炸开! 但是……世事无绝对,这三家……竟然一家都没有过来!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他不了解世家。任何家族,对于传承才是第一要务!而传承,接班人能力强弱,是第一考量! 杀出丹霞宫,一丹灭令狐,丹道代理人,这一刻,战场的心态,竟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