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毕业典礼 - 最强妖孽

第33章:毕业典礼

徐阳逸在睡觉。 练气期还不能像筑基期一样不吃不眠,他也是要休息的。 这一觉,他睡得很沉。 第二天早上,手机把他叫了起来,手机自带的闹铃声,他没有挑选任何乐曲,因为很麻烦。 吹着口哨洗漱完毕,他不会吹其他乐曲,却在三水市执行毕业考试任务的时候,不知不觉看大妈广场舞学会了小苹果。现在,吹的就是这首。 用梳子梳了梳头,抽了根烟,也没出去吃饭,拿了几个包里的面包就着牛奶就算早餐。 看他的行动,仿佛心情非常好,但是如果有人在他面前,就会发现,他的笑容,并不是早上起来神清气爽,一日之计在于晨的蓬勃。而是一种淡淡的,平静的,嗜血的笑容。 这种笑容会让人不寒而栗。 是的,他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楚昭南昨天也没猜错,他就是打算一路打过去! 针对我? 喜欢看热闹? 风言风语? 没关系,让你永远记住这一次! 既然别人对他不讲道理了,他也不想将什么道理。直到找出那个人来为止。 既然害怕狮子,就记清楚一点狮子长什么样! “刷拉……”石门徐徐拉开,一道喧哗的声浪陡然冲了进来。 “爷爷,这里太壮观了!”同时,一位穿着t恤牛仔裤的少女,挽着一位满脸老年斑,戴着一副老花镜,声音和表情却无比矍铄的老人,带着兴奋看着已经人声鼎沸的天下独步,眼睛都差点冒出火来。 头顶上独步天下几个字,让下方的人看起来宛若蝼蚁,但是,这种蝼蚁,却反衬了擂台的巍峨。而这种巍峨,仿佛天苍苍野茫茫,让下方的人群更加渺小。 和几天前不同,今天,巨大的擂台上,座位后方,竖起了一百二十一条巨大的石碑! 布满青苔,有的石碑甚至带上了裂痕。但是,每一块石碑上,都有一个银钩铁划的名字!其中,有一半都已经成为黑色,另外一半,却鲜红如血。 石碑,宽五米,高十五米,衬托的上面三米高大的名字,竟然显出一种赫赫之威来。 石碑无锋,大巧不工。 “第两千三百八十届,魁首:渔阳市宋子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三届,魁首:天风市赵醇。” “第两千三百八十七届,魁首:昭平市吴春来。” “第两千四百十二届,魁首:丰邑市余玲儿。” 这些字,仿佛一部部历史,一块块丰碑,提醒着所有人,这是哪里! 巨大的石碑,如同擎天柱一般,静默地耸立在天下独步四个字之下。而石碑前的擂台座位上,此刻,已经坐了上万人! 大部分西装革履,80%膝盖上都放着一台电脑,带着无比期待的神色看着擂台。看似杂乱,却自行地分成了几十个人上百个人一堆的小组。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叠资料,正在轻声讨论。 虽然很轻,但是上万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已经形成了一股能让人入场立刻热血沸腾的人流! 站在擂台中央,天下独步之下,那就是真正的万众瞩目! “这是什么?这是墓碑吗?”阶梯座位的一个角落,十余人聚集的地方,一位显然是第一次来的少年,激动地脸都在泛红,兴奋地指着那一百多条高十余米的巨碑说道。 话音未落,身边一位老年妇女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吓得满头冷汗:“乖孙……你胡说什么?!这可是历届第一名!当年毕业的时候谁不是天纵之资?只有那些名字黑色的才是陨落的前辈。活着的,起码有一半是筑基前辈!” 听到筑基前辈这几个字,少年吓了一大跳,却立刻闭上了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拉了拉老妇的袖子:“奶奶……那个空白的碑是不是刻上今年魁首的名字?但怎么会有两个呢?魁首不是只有一个吗?” 老妇看向那两块碑,神色无比凝重,点了点头,柔声道:“乖孙……你记好……其中一块碑,一定是刻今年魁首的名字,但是另一块碑,不用刻。” “为什么?” “因为那是灭日的碑!” 这一句话,说的无比斩钉截铁,说的无比与有荣焉,同时,眼中也冒出了火一样的炙热。 “灭日?!三十年筑基的那个灭日?他是我们南通省的人?”少年倒抽了一口凉气,听到这个名字,一抹按捺不住的狂热立刻爬上了他的脸。 筑基,何其艰难?华夏有没有两万筑基修士? 号称百年筑基,平均年份七十多年,在这种平静中,却有那么一个人,从南通省起,一飞冲天!夺魁首,斩状元,一路飞奔,让其他人根本望尘莫及!最终…… 三十筑基! 他的筑基法号,就叫灭日! 这块碑,为灭日所刻,不需要名字,因为这块碑,高三十米,宽八米!凌驾于一切碑文之上! 如同神祗一般傲视群雄。 坐在这里,一省修士云集,碑文如林,如同天才环顾,所有人背后,就是当代英才!然,灭日的碑文如同擎天巨擘!让其他碑文全部黯然失色! 少年极其努力才将视线从无字碑上挪开,脸色发红地问:“奶奶,那我们就是来看的?” “什么看!”老妇瞪了他一眼:“一来,带你长长见识,让你看看真正的修士是什么样子的。二来,每个省,除了羽林卫,多宝阁,csib,天道四大势力之外,还有几十上百的修行家族。咱们姚家就是其中之一。天道毕业,那就是本届最出挑的苗子群英汇聚的时候,哪一家的团队不来?这种时候不招人什么时候招?” “但是……怎么知道谁厉害啊?第一名,不,前三十名咱们姚家也招不到啊。” 老妇笑了笑,指了指那些碑文:“看清楚了……上面不仅仅有名字……还有什么?” “上面不仅仅有名字……还有什么?”另一边,那位老花镜老者,正对着孙女说着同样的话。 清一色的西装革履,胸口上一个古朴的龙爪纹章,上面一个丁字,代表着他们所属的修行家族。 他随行有大约三十个人,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不等他们回答,老者就幽幽道:“裂痕。” “我们虽然带有自己测试的工具和电脑,但是我们是具体数值。而大方向,就得靠这些金丹真人灵力加持过的碑文!” “一旦谁的潜力在这些碑文中的谁之上,那么,当他全力爆发的时候,被他所超越的所有魁首石碑,全部都会有裂痕!如果超越太多,那块石碑……”他深吸了一口气:“会崩碎。” “以后再立一块?”少女愕然地问。 “怎么可能。”老者笑道:“这可是世界巅峰的金丹真人所立!等下一年毕业,不需要任何人修补,自行会生成新的石碑,只是裂痕仍在。也不愧是金丹真人哪……这些英才的数据,羽林卫这三大势力会有,但是我们这些小家族怎么可能有?现在,起码,我们当场就能知道谁更有潜力。” “如果……”少女看了看那块最高的,灭日的石碑:“有人让这块石碑裂痕了呢……” 那块石碑,光洁无瑕,如同羊脂白玉,全身没有一丝裂痕。不像有的石碑,布满蜘蛛网。 老者笑了笑,摸了摸少女的头:“你知道……灭日现在什么境界了么?” 少女摇了摇头。 “筑基大圆满。”老者脸上泛起一抹火热的羡慕,声音中却带着无力的苦涩:“只差临门一脚……就是金丹真人……和你在凯德广场看到那只老狐狸一样……” “但是,朱红雪两百七十多岁……灭日……只有一百二十岁。”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言下之意,已经太过明显,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超得过? 少女倒抽了一口凉气,抿了抿嘴,不再开口。 “哦?丁老?不是闭死关了么?说不冲击到筑基不出来,现在怎么出来了?”就在这时,一位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男子,却根本没有二十岁冒头的冲动,而是平静如湖,拱了拱手笑道。 他的胸口上,一枚花瓣模样的徽章,上面一个白字,赫然在目。 身后,五十多人的队伍,不说大,但同样不小。 “这不是筑基无望么,呵呵。”丁老笑着拱手:“老朽今年已经九十二岁,大约再过个五六年也就该入土了。天道毕业这等五年一度的大事,也得为丁家寻寻机缘。前二十名不敢想,若有一位三十名内的看得上咱们落日丁家,也就不虚此行了。” “不如我们共同落座?” “当然,请。”“请。” 徐阳逸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上万人悉数到齐,而随着石门打开忽然爆发的音浪,让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十号门,调集他的信息!”随着他的出现,本来人声鼎沸的天下独步,不少人都发出了这个声音。再度掀起了一股小小的高潮。 在这里……每一位学员,他们都是潜力股! 在这里,天下熙熙,皆为其而来。天下攘攘,皆为其而往! “体力:a,灵力:a,速度:a,反应力:a,坚韧力……”一位胸口上带着一只虫,上面有个“李”字的西服女子,立刻将电脑旁的一个摄像头对准徐阳逸,不到一秒,电脑上就出现了他的档案。只扫了一眼,她的眼睛骤然亮了,声音都跳了一度:“还是a!” “五a学员!” 她惊讶得立刻站了起来,朝着后方强压激动说道:“老祖宗……五a学员!这个人是五a学员!渔阳市分校给出的五项评价全部是a!” 她周围,还有二十多人,全部都是西装革履,听到这句话,感觉心都跳了跳,全数望向后方。 “跟踪调查!”后方,一位大约十岁的男孩,本来在舔着棒棒糖,听到这句话,立刻“各吃”一声嚼碎了糖球,兴奋地沉声道:“a和a之间,波动非常大!顶级重量拳手的拳力能达到两百公斤左右!一千六百公斤是a,两千公斤还是a!我要他的详细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