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封神结(四十四) - 最强妖孽

第334章:封神结(四十四)

“为何?”这位筑基修士愣了愣,楼家少族长序列……开什么玩笑!多少修士都愿意冲破头进来!尤其……这一次楼家必定会有一块令牌!更不要说,现在的羽林卫,经得起三家的再次冲击?那可是有两块令牌! “这,这是他做出来的?” 五老星之一,回过头,幽幽看着他,许久才笑了笑:“许老,这便是你没有进入五老星候选序列的理由。” “这,必定是刑天军团团长,徐阳逸的手笔。” “一个区区练气……他只是一个区区练气啊……”他深吸了一口气:“对转生傀儡的战争,对我们的亮剑,全都是他一力主持,这说明,他对他这股三方合一的势力,有绝对的掌控权。他不开口,没人敢这么做!” “你再想想,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示敌以弱,更是选择了绝妙的进场时间,此子……多智近妖!从一开始他就在谋划这一步!所幸,所幸是令狐家上了他的套!” 十分钟后,三家,行宫没有动,反而,三家全部派出了使者,一骑独行,前往羽林卫的方向。 “世事难测……”赤罗刹仰天长叹,这一炸,不仅仅炸掉的是令狐家,更将三家炙热的战意,炸了个粉碎。 他们同样需要时间重新凝聚战意,能在金丹爆炸的威力之下还继续作战的修士,有,但绝对不多。不多到连对方浮空要塞的门都进不去。 她幽幽叹完,灵识继续弥漫过去。就在这一瞬间,她的眉头猛然一跳! 不仅是她,剩余几大家族的族长,精锐,筑基前辈,这一刻,目光全都看向了爆炸中央! “这是!”赤罗刹刚刚放下的心,倏然提了起来,如果说,刚才金丹爆炸带给她的,是震惊,那么这一刻,就是震撼! 无与伦比的震撼! “这是什么东西?”赵知秋呆滞地看着羽林卫上空:“这……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他们没有看到,羽林卫地面上残破的传送法阵微微闪烁出一道微弱的亮光。徐阳逸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从光芒中出现。 传送阵,发出第二道光华,在如此恐怖的大爆炸中,它没有被直接炸废已经是万幸。但美中不足的是,每一次,只能出来一个人。 “咳,咳咳……”赵老爷子刚出现,立刻咳嗽了几声,随即马上环视四周,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老天……” “这……便是金丹炸裂之威么……”他睁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围。 没有残肢。 没有白虎殿的残骸。 周围,一片荒凉。荒凉到没有一点东西。 不……并不是没有东西。就在此刻,天空中,一道红光倏然闪现。紧接着,一枚红色令牌,从空中缓缓飘落,降落到众人面前。 徐阳逸伸手接过,喟然长叹。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 最先获得第二面令牌的,不是任何一个家族!而是最弱的刑天军团! 从开始,隐匿身形,到中间,示敌以弱,最后,终于以最弱的实力获得了第一枚令牌!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徐阳逸握着那面温热的令牌,微微一笑,进入隆肃省之后一切谋划,终于在这里修成正果。 这一笑,道尽一切。 “是啊……谁能想到……是我们这样的‘寻常百姓’……”赵老爷子失神地看着那方令牌,心中已经一片叹服。 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一丹,炸灭三千修士!连白虎殿都无法避免! 一个传世家族,在金丹妖丹的自爆下,化为灰烬!一点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上方,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沙沙”声。同时,无数的木,石,天才地宝残渣……正在如同细雪一般飘落。 赵老爷子有些呆滞地伸出双手接住,这是风的讯号,告诉他们,刚才,就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惊天大爆炸。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完全炸碎之后留下的痕迹,此刻,随风飘荡。 “你到底是人……还是妖孽?”他深吸了一口气,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顺着那些细屑看向天空。 这一眼望去,他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徐道友……”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这……这是什么……” 徐阳逸愣了愣,抬头看去,却看到一副绝不在自己预想中的画面! 黑暗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伤痕。 它五彩缤纷,却无比突兀。如果说天空是一张脸,那么,此刻,这道裂痕就是在这张脸上划了一道长长的伤疤! “这是……空间裂缝!”他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虽然颜色不同,但是,和自己当年被传送时,一模一样! 空间裂缝,并不足以让他慎重。真正让他慎重的是,这一条足足有上千米,几乎横贯天空的空间裂缝中,有东西。 那是……白虎殿的残骸! 已经成为焦黑的身躯,昔日美轮美奂,雕梁画栋的符箓法阵,上千米的巨大残骸,此刻,正缓缓从巨口一样的裂缝中吐出! “卡拉……卡拉……”现场一片死寂,只有千米残骸被吐出时,那种令人心颤的咔咔声,那些落下的木头,石块,甚至天才地宝的碎屑,根本不是随风飘荡,而是就在他们头顶! 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头。 没有任何事情不存在变数。 有一点,不仅徐阳逸没有想到……就是令狐家自己,都没有想到! 那就是……正在传送中的白虎殿,遭此重击,会如何? 当时出现了一半,那一半,已经化为齑粉。但是! 它的另一半,正在传送中。传送,属于独特的空间,它并不受到外界影响。然而,金丹爆炸威力实在太大!却直接震塌了通道的出口!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关键的是……扭曲……空间在扭曲! 天空中,那巨大的白虎殿残骸,竟然开始诡异的扭曲,它的全身,如同咖啡中牛奶和咖啡那样,开始迅速旋转,残破的楼阁,各式各样的符箓,诡异地扭曲成一股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如此大的体积,尖端却凝聚到不到一米!并且,迅速朝着刑天军团冲来! “闪开!”徐阳逸猛然推开赵老爷子,自己同时往左边一闪! “轰!!”随着一声巨响,那一股无法言说之物,猛然扎进了传送阵!紧接着……好像钻孔机一样,疯狂地对着下方冲击! 就像……它要冲入下方,下方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这一股难言的东西,却被泥土挡住一样。 “这是……”徐阳逸看了一眼,脸色终于完全凝重了起来。 妖心种魔…… 原本,白素贞的妖心,绝不可能因为这种情况爆发,然而,它并不是当初的妖心,到现在已经过了数百年!它的“需求”是多少,没人知道。 现在……它竟然在金丹的爆炸之下,开始了自行启动! 而且……吸取的阵势,竟然如此之大! “不好!”刹那之间,他心中一紧。目光倏然看向了天空! 一个可见的大孔,在地面上缓缓成型,现在……泥流一样的白虎殿涌入其中,那么……涌完之后呢? 那下面,有一个巨大的法阵!还有妖心种魔! 他的师兄,方程,因为这个,被人杀死在了下面! 是你们么……他的目光,看向那一朵旋转的青莲。如果这下面的东西完全暴露……你们……是不是要将这里杀得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杂色的巨龙,全力冲开泥土。而天空中,青莲之上,古松真人,巨灵真人,霍然站起! “两位道友?”他们的情绪忽然失控,却将一直在莲花畔沉吟不语的暗香真人惊醒,疑惑地看着他们:“你们这是……” “无事……”古松真人顺势走了过去,微笑道:“如此大的时空裂缝,太久不见,本真人有些失态了。” 口中如此,他的目光,却若有若无地一直扫向下方的徐阳逸。 “你收的好徒弟!!!”灵识中,巨灵真人的怒喝响彻他整个识海,他抿了抿嘴回答:“我又如何得知?我怎会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那……你就亲自去收底。”巨灵真人咬牙切齿地说道:“谋划如此之久,四位金丹真人加入,在你这里出了岔子!你如何对得起其他道友!” “你杀了一个,还怕杀第二个?!方老头子的独苗你都下得去手,何况这个外人!” 古松真人脸色阴晴不定,手在暗香真人看不见的地方绞得咔咔作响,许久才说:“现在,不是杀不杀的问题……” “哼!” “不到五分钟……这里最后的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本真人早就说过,下面有一个本真人都畏其三分的东西,除了它,我想不什么东西能将堂堂白虎殿拉扯成这样!准备吧……巨灵道友。” “五分钟后……开启四方天绝阵。” 巨灵真人没有开口。许久,才寒声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好徒弟弄出来的……若此次他不死,就让本真人给你管教吧。” “不死么……”古松真人灵识一动,身子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明月:“五分钟后……此地能活下来的……还有几人?” “当所有人发现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这一场大幕的华彩……还有多少人会信金丹之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