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封神结(四十八) - 最强妖孽

第338章:封神结(四十八)

他双手迅速掐诀,紧接着,无数彩色云霞,倏然从地面涌出,将整个大地数千米都染做一片五彩!人走在其上,仿佛行走于云颠仙境! 无穷彩云,层层叠叠!让这里变成了一个云雾的世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彩云之中,忽然,传出了一声轻响。 “咚……” 木鱼声! 声音虽轻,却清晰无比地传到没一个人耳中。就在此刻,暗香真人霍然抬起了头! 来了! 有什么东西……极其厉害的东西,在这些云雾中,朝着自己来了! “刷刷刷!”她的头顶,天空之中,层层彩云破开,一个巨大无比的东西,正对自己拍下! “轰轰轰!”云层层层破开!不到半秒,那个巨无霸一样的东西,已经覆盖她的头顶!所有头顶的五色祥云,片片消散! 那是一只手。 一只巨大的手! 真实的人手!根本不是灵气所化!遮盖了天,遮盖了月。她甚至连手的纹路都看的一清二楚! 万道霞光,在五指之上流转不已,随着它的摁下,暗香真人忽然感觉,自己周围“轰”的一声!! “刷!”一圈仿佛冲击波一样的烟尘,在她周围陡然冒起。她的头发齐齐往下一压,正面……如同巨山降临! 那是……巨手尚未落下,在地面上印出的一个巨大掌印! “丝!!”暗香真人仰天长啸,眼中,竟然长出了三道纹路。 三刀纹路,迅速汇聚,变为一朵三条蛇缠绕在一起的花朵纹路。 “静影沉璧,暗香浮动!”一声咆哮,长在蛇信上,半身赤裸的暗香真人,嘴中赫然吐出十余条蛇。然而……这些蛇越来越大!见风就长!不到半秒,竟然已经涨到了半米粗细!紧接着,蛇头再次张开,这一次,十余位和暗香真人一模一样的半裸女子,闭着眼睛,带着神秘的笑容,从每一条蛇嘴中娇笑冲出! “轰!”天地间,一片剧烈的震动。肉眼可见,方圆数千米,根本看不进去的五彩云雾,齐齐朝下一沉。紧接着,四面八方疯狂散开!如同在中心刮起了一阵剧烈的台风! “刷!”来的突然,去得诡异,两秒后,天空中的云层轰然散开。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但是,徐阳逸看清了。 “咳……咳……”他吐出一口鲜血,胸口火辣辣地痛,他知道,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整个气海都因为刚才撞上那面灵气墙壁而嗡鸣不已。但是,他根本没有停顿,而是死死咬着牙,朝着传送法阵跑去。 所幸……他们的斗法,都在数百米之上的高空,传送法阵并未被摧毁……只要自己去了那里,就有一条生路! 那下面,是妖心种魔所在,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他已经不敢往上空看了,他处在最中心,已经赫然看到…… 五彩祥云之中,巨灵真人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赤裸上身,腿挂金甲,三头六臂,身披七彩,手握法器,每一只眼睛中都喷出数米长灵光的怒目金刚! 真身显化! 他足足有三百多米高,而他的一只手,已经全力拍下,手上带着的金轮都在嗡嗡作响。而和手的交接处,赫然是数十位下半身是蛇,上半身赤裸的女子,娇笑着抱住了他的每一根手指,根本落不下去! 徐阳逸看的很清楚,地面上……已经足足下陷了二十米! 那是刚才一掌之威!而且,这手掌还没有落到地面! 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他摸了摸嘴角的血,泛红的眼睛辨别着方向。这里的余波……现在是没有刮到自己,一旦刮到,自己有死无生! “艹……”他看了看四周,心中大急,四周一片五彩,根本分不清这里是哪里。 身后,朦胧中,一条黑影通天彻地,前方,前路茫茫,唯一的生存机会根本找不到! 然而……根本不等他想完,一种让他汗毛倒竖的危机感,猛然冲向他的大脑! “这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朝天上看去。 天空中,五彩的云层,在静静分开,但是……分开的不是天空,而是……一片墨黑! 并非天空的墨黑,而是一种影子一般的黑暗,深邃。它代替了云层,代替了夜空,成为一片浓地化不开的黑色! 黑色,如潮旋转,中央……同样形成了一个云洞,云洞之中……一柄巨大的……足足上百米的黑色巨剑,正带着阵阵轰鸣从中缓缓落下! “这是……”徐阳逸死死咬牙,这像是万影天诛,又不完全像,但是……这柄古朴的,浑身都散发着恐怖灵气的巨剑,每落下一寸,让地面上的他,感觉灵气都压抑一分! “妈的!”他眼睛都红了,再也不顾体内撕裂的疼痛,全力朝着一个地方猛冲! 他无法分辨那里是不是传送法阵入口,他现在只知道,离开这里……三大金丹已经全力出手!巨灵真人法相显化!那柄巨剑落下之时,如果他仍然在这里,恐怕……就不是断几根肋骨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咔……”他刚抬腿,全身都猛然往下一压!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凝固!头顶……宛若泰山降临! “极阴影煞剑!!”就在同时,天空中,古松真人的声音响起,手轻轻一挥,云层之中,竟然响起了一声利剑出鞘的轻鸣。 “呛!!”声音清脆,响彻天地。 紧接着,那把百米巨剑,轰然落下! 宛若天劫! “艹!!”徐阳逸脑海中此刻近乎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而身体也完美地履行。那就是…… 猛然一个前扑,全身匍匐在地,头死死地贴近地面。 半秒,仿佛一个世纪,紧接下来,他只感觉双耳一片嗡鸣!他没有听到声音,又仿佛听到了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大声响,“轰!”之后,他的耳朵根本听不到别的。 紧接着……一片从未见过的巨浪,从身后恶魔一般掀起! 天边,仅剩的两大家族,纳兰家,楼家,赤罗刹,五老星,以及所有修士,在上万米外表情几乎呆滞地看着场中。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此刻,他们仿佛什么都没听到,只能看到…… 一片……宛若海潮的尘土冲击波!足足三四十米高!从整个南州中心,轰然炸开! 那是海,又不是海。带着死寂的惨白,如同帝都放大几百倍的沙尘暴!交织了云,携带了风,数吨重的尘土被狂猛地掀起空中,再被死寂的风吹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带着冲天黑芒,仿佛小型核弹爆炸!疯狂席卷整个南州! “金丹之威……”赤罗刹嘴唇都在颤抖,心中,羡慕,激动,恐惧,忐忑,四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但是,她颤抖的身子还没说出下半句话,身边,已经有人死死拉着她,声嘶力竭地尖叫道:“族长!!!趴下!!!” 下一秒…… “轰!!!”无穷黑光炸裂!碧霞回廊,天宇宫,所有孔洞之中,那股恐怖的冲击波,无声而死寂的冲击波,瞬间穿透两大家族老巢!让这两栋建筑,仿佛置身无边地狱。 “天……”一位天宇宫动力系统的修士,通过窗口,呆滞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冲击波,随后,面前数十面经过符箓强化的玻璃全部炸裂!他仿佛断线风筝一样,轰隆一声被吞没与黑烟与冲击的海潮。 “救命!!!”“老天爷……”“天啊!这,这就是金丹吗!”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刹那之间,天宇宫,碧霞回廊,主控制大殿,几乎所有应急设备的灵石,全部闪亮! “扑!!”然而,最惨的,根本不是他们。徐阳逸此刻死死咬着牙,背上,火辣辣的痛都无法说明,而是一千把刀,在一寸寸刮着自己的肉。 痛,痛彻心扉!即便是他,忍耐力如此之强,现在,都是满脸苍白,汗如雨下。 想站起来,刚支撑起上身,背就像断了那样,一声惨叫根本压抑不住,立刻趴了下去! 要死了吗…… 他的目光,看着周围的土地,指尖忽然感觉一丝温暖。他看了看,那是自己的血。 背上已经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但是血已经淌到了自己面前。 这就是修行。 这便是修士。 从来没有十拿九稳的造化,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 天才如何? 天骄怎样? 不用命去拼,不用胆去撞,再天才,再天骄,都走不出一条生路。 止于练气,终于黄土。 “但是……”他的手,死死抠着一块石头,本来雪白的咬在一起的牙齿,此刻一片鲜红。 “我不甘心啊!” 那是一块尖锐的石头,仿佛一块刀片,他感觉都在溃散的灵识,硬是逼着自己一点点重新打起精神来。 “我还有大仇没报……我徐阳逸,来这个世界……绝不为黄土!” “努力这么多年……筑基在望……怎可以死在这里?” 他的目光,一点一点清明起来,下一秒,猛然手一握,那片尖锐的石头,瞬间贯穿了他的手掌! “哼!”一声闷哼,从他口鼻间发出,随之带出的,还有无数鲜血。 没空去看身体的状况了……经脉不知道断了多少,但是,他很清楚,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必死无疑! 五彩云霞,并未消散,一剑落下,巨蛇全部溃散!然而,那股暗香真人的灵气,丝毫没有减弱! 她……还没死……甚至伤都没有受多少。 而她……目标,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