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封神结(五十) - 最强妖孽

第340章:封神结(五十)

“噗嗤!!”鲜血猛然飞溅!徐阳逸的瞳孔在抖了一下之后,轻轻开始涣散。 “呃……”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抽气声,其他的,再也发不出来。 “主人?!”就在此刻,地下,李宗元陡然站起,眼睛都直了。 怎么会?! 主人的灵识……在消散! 没有反抗,被人一击必杀!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洋芋!!”外界,猫八二的眼睛都红了,发足狂奔。然而,徐阳逸已经听不到了。 他眼前,已经慢慢地黑了起来。 眼皮好重……好重…… 疼痛都不翼而飞……整个人如同踩在棉花上,眼中的视野,只剩下一丝了…… “汪!汪汪!嗷呜!!”猫八二猛然大叫了起来,就算是它都感觉到了,徐阳逸的生命正在消散。它心中焦急无比,却也感到一阵阵无力。 怎么做? 有什么办法? 自己能做什么? 它什么都做不了。 背上的,是一位金丹真人,虽然现在神通无比诡异,却是货真价实的金丹! 它仿佛能看到,徐阳逸的目光,看了它一眼,嘴唇用尽最后的力量说了一句话。 无声,它却看懂了。 “变强。” “自己的强大,才是根基。” “聒噪。”暗香真人松开口,尖锐的牙齿上,满是鲜血,她抹了抹嘴,轻轻一笑,在猫八二背上轻轻一拍。 “咚!”猫八二近乎五十米长的妖形,只听一声“各嚓”骨头断裂的声音,毫无悬念地到下。 它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腿不由自主地一软,根本不受控制,巨大的身体“轰隆”一声砸在地上。 这一瞬间,仿佛时间放慢。他眼中瞳孔都变大了,看到自己背上,那个孤寂沉默,时而嚣张的身影被抛起,在半空中洒出一条鲜血的抛物线。然后……暗香真人脖子猛然伸长,如同觅食的蛇一样,在半空中叼住了徐阳逸。 “咔擦……”骨头碎裂的声响。 “洋芋……”狗是不会流泪的,猫八二此刻却涌出了泪水:“我,我无能……我对不住你……汪汪呜……” 还有十米…… 还有十米就能看到传送阵! 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此刻,黑暗中,另一个巨大的身影陡然出现! 一只巨大的独角蟾蜍,双眼通红,随着“呱”一声,疯了一样朝着暗香真人伸长到十几米的脖子咬来! “渣滓。”暗香真人目光一凛,眼神一暗,眨眼间,李宗元如同被炮弹击中,“呱”一声惨叫,半空中翻滚了数个跟头!倒飞出去,生死不知。 “汪!!”猫八二拼尽全力,用最后的力气朝着暗香真人咬去! 它爱钱,但是,它也有感情。这么多年相处,看着那个爱哭的男孩走到这一步,他心中,此刻同样充满杀意! 然而,杀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如同白纸。 “找死?”暗香真人目光扫了一眼下面:“那么……本宫成全你们。” 他们不会知道,此刻,丹霞宫下,小青,法海,全部站起。 “启动了……”法海的声音无比凝重,直视上方:“生死之交……封神结……终于完全启动……不知道封印着哪一位妖王,竟然逼迫这个后辈显出妖形……” 小青没有开口,神色平静中,带着一丝谨慎。 只有他们能感觉到……一片……无可形容的冲天妖气,正在南州极速凝聚! 然而……在这股妖气之中,还藏着另一股妖气! 强大,两者几乎是同样的强大!但是,却互相纠结,缠绕,一股,从徐阳逸体内冲出,另一股,却隐藏在体内更深的地方! “这股妖气……”她霍然抬头看着上方洞顶:“这股妖气……不比鲲鹏弱。这小子……到底是何等妖身?这种妖物……本宫都不知到底为何!” 她的灵识,感觉着另一股妖气,这股妖气被包裹在徐阳逸体内释放的磅礴妖气之中,如果不是她的境界,根本感觉不到。 “好熟悉的妖气……看样子,是位老熟人。藏得如此之深……封神结没有破开之前,不可能有人感觉到。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咔……”忽然,一块石头掉落到了地上。小青和法海,目光倏然一凛,惊讶地看向四周。 “咔……咔咔……”丹霞宫底……五行封神阵……竟然开始了轻微的震动! “这是……”法海倒抽了一口凉气:“五行封神阵……共鸣?” “此阵……除了封禁本宫,更可封禁举世大妖!”小青这一次,脸色终于完全郑重了起来,猛地看向上方:“数千年来……本宫从未见过它震动……这……是能被四世姜子牙认可的大妖!究竟是什么?竟然能让五行封神阵震动!” “哗啦啦!”话音未落,无穷的紫色符箓,齐齐闪耀!不到三秒,一株巨大的草型符箓,出现在整个天空! “这是……”小青仔细看了一眼,直接站了起来,失声道:“狼毒?!” “狼毒?”法海却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疑惑道。 小青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那株植物,许久才恢复平静:“狼毒……这是狼毒!” “后辈……”她看向法海:“你或许没有听过狼毒,但是你一定听过它流传千古的故事。” “昔日,三大人皇之一,神农尝百草,最后死于……” “断肠草?!”法海终于惊呼了出声:“你是说!那个后辈的本体是断肠草?!狼毒?!” “就是它!”小青抿着嘴道:“能毒死三皇之一的人皇……难怪……难怪本宫看不出来……难怪姜子牙的五行封神阵会共鸣……” 这句话说完,两人齐齐目光一亮,都沉默了下去。 如此恐怖的妖体……谁在他体内种了封神结? 有人……在逼迫着他现妖形,而且生生造出了这个封神结vs狼毒的局面! 而且……这股妖气被狼毒的妖气包裹,竟然还没被抹灭。即便不如狼毒,恐怕也极为恐怖! 数秒后,小青轻轻笑了起来:“封神结绝对想不到,它逼出来的是这等妖身。呵呵呵……现在,谁吞噬谁,结果可难以预料了。” 地面,暗香真人的杀招,并没有拍下去。 因为,在她身后,一股恐怖如死神的灵气,疯狂靠近! 古松真人从后面,携漫天黑影,已然杀到!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空中被伸长了脖子的暗香老祖叼住的徐阳逸。 “徒儿……”他的手顿了顿,随后长叹一声:“莫怪为师……” 下一秒,一道几乎可以割裂天际的剑光,陡然亮气! 义无反顾,没有丝毫犹豫!更没有看徐阳逸是否还活着! 一丝雪白,仿佛天与地都能为之分割。这一线白色,停留在天地之间,数秒不散。近乎凝固。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能看到一丝白线,仿佛它从建立南州之初,就存在于这里一般。 暗香真人瞳孔倏然收紧,别人看不到……她看到了,一道极细,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剑气,正以一种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朝着她斩来! 不……不是斩来,而是……近乎空间移动!上一秒远在天边,下一秒,却已经靠近自己的颈脖! “丝丝丝!”大惊之下,声震四野的惊呼,间不容发之间,她脖子一缩,居然躲过了这必杀的一剑! 然而……她松口,缩回脖子,徐阳逸的尸体应声落下,正对那一抹璀璨的剑芒! 古松真人目光一凛,手捏紧了又松开,却一动不动。 “徒儿……”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为师对不起你……” 但是……就在这一刻,他闭上的眼睛猛然张开,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这是!” 一圈绿色的光芒,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个血色的夜。 是……从徐阳逸身上绽放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 他已经死了! 是的……徐阳逸理应死了,然而,现在的他,尸体却悬浮于半空,不曾落下。 “哗啦!”那一线剑光,迎上这片绿芒,竟然轰然碎裂! “呵……”慢了一步的巨灵真人,看到这一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后退! 不仅是他,古松真人二话不说,立刻飞身倒退数百米! 一道道柔和的绿芒,如潮水,从他身上缓缓蔓延,波动。一圈一圈扩散,它轻柔地就像女子的纱幔,然而,没有任何人想得到,古松真人全力斩出的一剑,迎上这一片看不到任何危险的绿潮,居然是这种结果。 绿潮之中,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冲天而起!将徐阳逸静立不动的身体,吹得衣袂乱飞! “这是……”古松真人品味半晌,忽然之间,咬牙道:“妖气……” “好强的妖气。”巨灵真人深吸了一口气,凝神看着四周,忽然一把抓住古松真人,瞬息再退数百米。 古松真人还没有开口,对面,暗香真人已经倒抽了一口凉气,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地面……从空中徐阳逸悬浮的地方……已经开始一寸寸……一缕缕地变黑,变黑……再变黑! 仿佛一点墨,洒入水中,从这里开始,墨渍,浸染整个南州! “滋滋滋!”不知道多少老鼠,从地下居然全部跑了出来,小巧的头部无比警惕的闻着周围,好似本能地在恐惧什么,紧张什么。然而……就在它们踏上黑色地面的一瞬间,齐齐死亡! 巨灵真人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中的徐阳逸:“剧毒……他……是妖?” “不……”古松真人面沉似水:“这个妖气……有点不对劲……” “怎么?” “本真人说不出来……”他的眉头越皱越深:“总给我一种诡异的感觉。好像……这里面不单单是它而已……” 在距离这里不知多少万公里之外,一座残破的古刹之中,一个男子,霍然睁开了眼睛。 “终于……” “终于醒了……” “我徐家的血脉……呵呵呵……也只剩你这一条……不枉老夫在你身上数十年如一日地花费功夫……” “这是什么……”远处,赤罗刹,五老星,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亲眼看到徐阳逸是怎么死的,可谓死得不能再死,现在这个情况是? “这股绿芒……并没有危险之感……”一位筑基修士,凝神看着眼前的一切。绿芒已经快要波及到它们这边,他站了起来,用手轻轻在风中一抓,在鼻下闻了闻。 “并无……”话音未落,他的脸色,整个紫黑!瞳孔倏然缩紧,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舌头都伸了出来! “前辈!”“前辈你怎么了?!”“快!快禀报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