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封神结(五十二) - 最强妖孽

第342章:封神结(五十二)

“刷!”灵识世界,徐阳逸四周,涌起一团白雾,周围,尽皆一片苍白。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拳紧握。尽管第一次来到,脑海中也异常清楚,这,就是他的灵识,周围这片雾海,全部都是。 这就像一种法则,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中。他尝试了一下,十方红莲,偃月等等,只要和灵气有关,全部无效。 而在他对面,庄周,或者说封神结,已经双翼抖动,小巧的复眼中,射出冲天凶芒。 这是一场彼此吞噬的战争。 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灵识之战,就是这么血腥而直白。 “来吧。”徐阳逸的灵识,招了招手:“我早想把你碎尸万段。” “丝!!!”蝴蝶仰天鸣叫,声震四野,下一秒,悍不畏死,漫天云雾皆为所动。疯狂地朝着徐阳逸冲来! 徐阳逸根本没有后退,带着十几年的怒火,如同猛虎一般冲了上去! “刷!”两片云一样的人和妖,猛然撞在一起,四方的云层,发出轰然嗡鸣! “嗡……”嗡鸣声中,徐阳逸没有一点顾虑,双手立刻撕向庄周的翅膀!而庄周一声嘶鸣,尾部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气,里面满是尖锐的圈圈利齿,毫不犹豫咬向徐阳逸的胸腹! “啪!啪!”双方几乎是同时抓住对方的要害,同时用力,也是同时……一股尖锐到可怕的撕裂感,轰然传遍徐阳逸整个身体! 那……是灵识被撕扯的感觉。 如同身体中插进一千万把刀,一寸寸刮着他的血肉,就算是他的韧性,也忍不住仰天怒吼! 对面的庄周,同样发出疯狂的嘶鸣。吞噬,是相互的,彼此伤害。它的痛苦,同样不轻! “啪!”双方一个交手,全部退回原地,徐阳逸死死咬着牙,捂着胸口。那里,已经被啃出了一个缺口,如果是血肉之躯,早已鲜血淋漓。而庄周的翅膀,同样被撕裂了一大片。它甚至痛的在地上翻滚!两只复眼带着嗜血的凶光死死盯着徐阳逸。 “呵……呵……”徐阳逸咬牙喘气,随后,颤抖着站了起来。大喝一声,毫无顾虑地第二次冲了上去! 这里,不能使用任何灵气。能使用的,只有体术!以及最原始的搏斗。 “丝!”庄周同样爆发出惊天嘶吼,双翼舞动,毫不犹豫地迎了上来! “咚……”外界,第九十九声心跳跳动,这之后,那股风,终于搅动漫天风云!将四面八方的黑云,全部凝聚到了一起! 此刻,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启明星初升,然而,再璀璨的星光,都透不过这片黑云。 黑云在天空中旋转,形成一个墨色的巨大漏斗,方圆数万米的天空,一片漆黑。如同阳光都无法照射进去的地狱。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那种窒息的大恐惧,如同看不见的魔爪,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刷……”忽然,黑云,露出了一个孔,随后……一缕血红色的光芒洒了下来! “这是……”巨灵真人愕然看着这一束光芒,整个人的神色,即便他贵为金丹,此刻也呆了! 随即,他立刻回头道:“老头,你的感觉确定没问题?” “本真人的探影大法绝无问题!一个东西,它再怎么消失,只有影子不会消失!”古松真人沉声道:“它的影子告诉我……这股妖气……还混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但是……现在出现的是血月,纯血……纯血之中怎么可能夹杂其他?本真人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 贵为金丹真人,世界巅峰,他们知道地要比其他人多得多。这一刻……一个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传说……仅仅流传于最顶尖的人族修士和上层妖修家族之中的传说,同时出现在两人心中。 “血月?”赤罗刹伸出双手,愣住了,看着如同黑色漏斗一般的天空下,那一缕红宝石一般的光芒直射徐阳逸的身体。脸上的表情是震愕,是难以置信,颤抖的双手对着天空:“血月传说?这,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族长……这是什么?”身边,纳兰嫣然沉声道。话音未落,就听到了赤罗刹激动到颤抖的声音:“跪下!!” 纳兰嫣然抿了抿嘴,朝着所有人点了点头,纳兰家,全部无声跪下。 赤罗刹声音嘶哑,老泪纵横,竟然哈哈大笑,疯狂地,如同最虔诚的信徒,猛然磕了三个响头! “族长?”纳兰嫣然都愣了,这是为什么?这轮月亮有什么秘密? 赤罗刹呆滞地看着天空,声音好似癫狂,哈哈笑道:“血月出世……血月出世!哈哈哈,孩儿们……我告诉你们一个传说……一个只有妖族,和金丹真人才知道的传说!” “古籍记载……”她目光痴迷地看着天空,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月分五色,月若变色,将有灾殃。青为饥而忧,赤为争与兵,黄为德与喜,白为旱与丧……而赤月的争与兵,指的就是纯血妖族降世!天下大争之世!” “纯血妖族?!”纳兰嫣然脑海中嗡的一声,仿佛被针刺了一样!立刻跳了起来,赤罗刹毫不犹豫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跪下!!毫无尊卑!!在纯血妖族面前,纳兰家的天蛛血脉算什么?任何纯血妖族,它在古修时代,都可谓独霸一方的擎天巨擘!华夏……已经五百年没有出过纯血!” 纳兰嫣然,好似女子的脸上,没有一丝不满,倒抽了一口凉气,虔诚地跪了下去。 作为妖修,如何不知道纯血妖族这几个字的含义? 纯血妖族……那是妖修的传说!每一个纯血妖族,带着上千年的记忆,带着强悍到极致的肉身!只要给它时间,金丹几乎不存在任何问题!即便这是末法时代!就算金丹之后……机会也远超常人! 它们……是真正的远古巨擘!任何一个,都是历史长河中留下鼎鼎大名的真正魔头!或善,或邪,只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实力根本无法想象的强大! “纯血……”纳兰嫣然火热的目光看着天空中徐阳逸的身体,隐藏着一抹从心底生出的敬畏:“妖族……终于有纯血降临了?” 就在这时,天上的黑云仿佛一片破了洞的黑布,第二道血红色的月光,无声洒下。 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不到一分钟,所有黑云,尽数消散。 天空中,星辰之上,血月无双! 一轮……比之前大了太多的月亮!就像下一秒就会撞上地球一般,稳稳悬挂半空!但是,这轮月亮,乃是血色!赤红的血色!不是任何星辰透射!而是它的本体! “刷……刷……刷……”整个南州,入目之处,血海涛天!天地之间都笼罩上了一层猩红的血色。仿佛天地垂泪! 古松真人,巨灵真人对视了一眼。双手,情不自禁地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妖气…… 好浓的妖气!简直铺天盖地! “本真人……”巨灵真人双手一对金环嗡鸣:“修行数百年……还从未遇到这种让老夫寒毛倒竖的妖气……” “你可听过这种毒?”过了数秒,古松看着地面上死了一片的动物,昆虫,凝重地开口:“如此猛烈……就连天宇宫,碧霞回廊都撑不下来……” “不曾。”巨灵真人脸色同样难看:“如此剧烈的毒性……本真人从未听说过!老夫怀疑,即便是我们,也得栽在这片毒海中。这不是你徒弟能用的出来的东西,这是他的血脉天赋!真不愧是纯血妖族……还未苏醒,血脉天赋已经启动。等等……老头!你看!” 话音未落,天空中,徐阳逸仿佛沉睡,他的手,却毫无知觉地抬了起来。 “血月之夜,铸就丹鼎元气……他……他……”赤罗刹仰天狂笑:“五百年后第一位纯血妖族,他……他要现形了!!” 这一瞬间,风仿佛停止,空气都仿佛凝固。 世界好似抹去了这一秒。 下一秒……徐阳逸抬起的左手,忽然之间!崩溃成无数碧绿的树叶!每一片,足足有数百米大小!根本看不到尽头! 接下来,是他的全身!无数绿色叶子从他身上长出!晶莹透明,美轮美奂!却铺天盖地,笼罩整个南州! “刷刷刷!”他的身体,早就淹没于无穷绿叶之中!根本看不到,只有漫天绿叶遮天蔽日地疯狂生长!挡住了月,遮住了星,让人间身处黑暗。 “这是……”暗香真人眉目倒竖,紧接着,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看到了……有一条枯瘦的树枝,上面夹杂七八片绿叶,呼啸着朝她冲来! “呵……”她深吸了一口气,纯血妖族? 看似平淡的树枝,她却能从上面闻出死亡的味道! 没有任何废话,她身形一闪,立刻化为成千上万条蛇,闪电一般爬向其他地方,但是,她快……那只看似缓慢的树枝却更快!准确无比地卷中了其中一条小蛇! “怎么可能!”小蛇口吐人言,蛇信拟人化地吐了吐,下一秒,她陡然发现…… 她被卷中的地方,竟然一阵剧痛疯狂袭向她的神经! 这种疼痛,从未感受过,比她受伤更痛一千倍!一万倍! “这是……”她愕然转头,三角形的脑袋直直对准身躯,赫然发现……身躯上,任何被树枝卷中的地方,已经一片漆黑!全部烂开! “这到底是什么妖体?!”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竖瞳都缩小了几公分。 这根本不可能!徐阳逸已经确认为妖!妖体再强,顶多硬抗筑基!但是…… 现在居然对金丹之体的她造成了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