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封神结(五十四) - 最强妖孽

第344章:封神结(五十四)

“这怎么可能……”巨灵真人同样不敢相信:“汉末……所有高阶修士,齐齐消失……距今已经一千四百余年,从那时开始,修行界灵气日益稀薄,最后,到了如今的末法时代。却仍然有些……让古修都惊悚的东西,传了下来。” “封神结……它不知是哪位先贤前辈所创,至今起码两千年以上。内藏……一只惊天动地的大妖孽!如同红脚隼鸠占鹊巢,以宿主的身体为原料,种下十年内,觉醒第一次,第二次……也就是现在,最终觉醒。然,封神结一旦破碎,第一要做的,便是夺舍。” “它有千般变化,根本无法知道它的真身……真正觉醒之日,若宿主在灵识战中吞没封神结,将会出现真正的纯血妖族,当代修士。若封神结吞没宿主,则出现的……就是古修巨妖!乃是养蛊的圣品。” 他清理思绪,越想越明亮,沉声道:“莫非……你的弟子并非妖族?而是被封神结占据身体?这……是封神结中的巨妖!” “没那么简单……若单单是封神结,任何封神结中都绝对是纯血妖族,这可以解释血月为何出现,但是……本真人的探影大法却一再提醒老夫,这里面……不止封神结!”古松真人咬了咬牙,凝视着巨灵真人,沉声道:“任何一枚封神结,战略价值,研究价值无可估量,华夏一共只有三枚,全部用在了三尊最终杀戮兵器之上。怎么可能多出来一枚?若本真人徒儿被人种了封神结……” 两人目光交错,古松真人眼角一动。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却都读懂了对方的目光。 杀! 抹灭灵识……让他成为第四尊华夏修行界的至宝! “本真人……”古松真人收回目光,对着巨型植物长叹一声:“对不起你……” “然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你今日虽人格不在,却能让华夏修士永久传颂……你应该去做。” 巨灵真人没有开口,同样凝视着巨型植物,许久才说:“你记不记得,你的徒弟,父母凶手到现在都未找到!本真人还记得,你都亲自找过。” “然也。”古松真人沉默半秒,霍然抬头:“你是说!” “没错……”巨灵真人眼中精光四射:“之前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有这个可能……万万没想到,世上除了华夏政府,竟然还有其他人手里握着封神结!他的父母凶手不是找不到,而是……就是他!他本人!” “他……一直在追着自己的影子。” “他八岁,对么?你记不记得,所有封神结的封禁者,十岁前必定觉醒一次!而这一次,他被选进了天道……这次觉醒,他的父母,因他而死!凶手,则一直在他体内!不……”巨灵真人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是凶手……那个给他种下封神结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即便本真人,都做不出给一个婴儿种封神结的事情来。即便他是妖修!” “而他一直追寻的特征,竟然是封神印----每一枚封神结独有的印记,这,才是本真人根本没有想到的事。“ 古松真人长叹一声:“确实如此……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解释他的父母仇人为什么永远找不到……好狠……为他种下封神结的人……心之歹毒,简直令人发指。” “这等真相,想必……他知道了,也是痛心不已。古松道友,本真人知你心中不愿,但是,这是大局,不是留给我等儿女情长的时候。身为金丹,享受最高规格的待遇,自然要背负最高规格的骂名。有些事,我们不做,也无人去做。” 古松真人闭上眼,睁开时,已经一片清明。 徐阳逸灵识复苏之时,妖形收敛,这,便是他们动手的时刻。 “沙……沙……”就在这时,一朵朵白色灵光,江河入海,一阵轻柔的沙沙声,从狼毒头顶传来。 “这是……”赤罗刹疑惑而震惊地看了过去,她看到,随着暗香真人的灵气,如同江河一般运行进入巨型植物的顶部,上方的叶子,仿佛……正在被什么东西越拱越高? “沙沙沙……”声音越来越大,波动越来越强!暗香真人的惨叫也越来越剧烈!整株植物都是无穷的白光如同流萤环绕!好似植物头顶的东西,正在疯狂吸收着这些养分!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刷……”古松真人无声地提起了剑,巨灵真人同样严阵以待。不到一分钟……月夜之下……血月之下……从植物顶端,一株像蚕,又不像蚕,像植物,又不像植物的东西,缓缓生长了出来。 它不大,起码对比整株植物不大,但是同样有百米粗细!高却有千米之高! 看起来,它仿佛是毛虫,或者蚕一样的东西,实际上……它全身都是植物的皮质,甚至有的地方,已经长出了绿叶! 非动物,非植物,保持着一种诡异的状态,在数万米的狼毒之上,悠然长出。 一动不动。直指天空。 随之……一片浓郁到让人恐怖的妖气,轰然爆发! 但是……和他们眼中巨型植物的妖气,完全不同! 果然有第二股! “就是它!”两位真人对视了一眼,古松真人深吸了一口气,无比郑重地掐出一段法诀,紧接着,一柄尺长桃木剑,出现在他面前。 剑身,萦绕数十张符箓,将本体都几乎遮盖。古松真人深深对着它鞠了一躬,枯瘦的手掌抓住这把剑的时候,猛然间,一片金色赤霞,轰然在天空炸开!甚至连血月的光芒,都黯淡三分! “这是……”赤罗刹死死咬着牙,心中,无穷的恐惧:“古松老祖……本命法宝……问道剑……” “一百二十年前,斩东山大妖……七十年前……斩天池水妖……死在这把剑下的妖族和修士……数不胜数……” 巨灵真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有拿出任何法器,而是在嘴边吹了声口哨。三秒后……他脚下,竟然升腾起无穷火焰! 火焰,如同漩涡,让他此刻仿佛火焰的神祗,神圣不可侵犯。 而火焰漩涡的中心,一只奇形怪状,仿佛天牛的昆虫,正静静趴在其中。 “呵……”五老星,和楼家,全部跪拜了下去,为首的五老星颤声道:“sss级妖兽……冲天虫……不将对方吃尽,决不罢休……并且斩一为二,斩二为四……” 没有人看得到两位真人脸上的凝重。 巨灵真人慎重开口:“果然……还有第二股妖气。但是,这怎么可能?纯血妖族,血脉如此纯净,一股气息代表一名妖物,纯血之中怎么可能夹杂别的气息?” 这股气息,正是他之前若有若无地感觉到,隐藏在巨型植物中的妖气! 更晦涩……更深沉,仿佛地狱中的怨灵,永远看不清它的真面目! 古松真人没有开口,而是紧紧握住手中长剑。眼前的局势,即便他们贵为金丹真人,也完全扑朔迷离!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到底是不是纯血妖族!” 就在同时,丹霞宫下,小青,法海,霍然站了起来! “冬虫夏草?!一体双生?!修行界唯一可修成正道,也是唯一的双生妖体!是她!一定是她!”即便是小青,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此刻,脸色也微微有些失态。 “不……只是她的一抹残魂,这一抹残魂,只是为了逼迫狼毒显出真身……好狠,心狠毒辣,下手无情……对自己的血亲都如此做派,本宫,倒还真有些好奇了。” 法海没有开口,许久,忽然幽幽道:“不止如此。” “你的见闻莫非还能超越本宫?”小青嗤笑。 “当然不能和前辈比,不过,佛门可是传承数千年的三大超级宗门,晚辈身为圣君,有些消息,前辈恐怕当真不知。”法海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前辈可知……为何,这修行界从未见到过草木成精的妖修。” 小青冷笑:“本宫还当是何等秘闻。草木成精,本身就是最大的天才地宝,任何天才地宝化形,他本身就是个不幸。” 法海深吸了一口气,笑容更加古怪:“当年,贫僧曾去过报国寺一趟,和当代方丈对禅七日。偶然听过一则佛宗秘闻,至毒之花,至补之虫,天造地设,乃为……飞仙丹主材之一。” “飞仙丹!”小青霍然站起,终于凝重了起来:“可是……当年后羿……” 两人目光交接,法海无声点头。 “竟然是西王母所赐不死药----飞仙丹……这药……竟然真的存在……”小青目光炙热,沉吟不语。 法海目光如火,沉声道:“为了它……这个人不惜给自己的后辈种下封神结。无论是谁活下来都不要紧,因为……任何植物成精的修士,本身就是最大的药材!” “数千年的狼毒……再加上‘她’的残魂……又一个一千四百年,真是什么魑魅魍魉都出来了。”小青目光闪烁,法海微微一笑:“现在……前辈打算怎么做?” 小青,这一次并未开口。 “有趣。”许久,她微微一笑:“本宫寿元,还有一千余年,飞仙丹……法海,你的话虽然不够完全可信,然,你成功了,本宫愿意赌这一把。” 说完,她不再开口,竟然打坐起来。而她闭上的眼睛之中,一个个世界仿佛在眼中游荡。 “‘里面’如何?”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甚妙。”法海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