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封神结(五十五) - 最强妖孽

第345章:封神结(五十五)

灵识之中,徐阳逸和蝴蝶的厮杀,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就在同时,灵识之中,徐阳逸和庄周的灵识之战,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地步! 徐阳逸,只剩一只手,头颅,一小半身躯,而蝴蝶,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翅膀缺失,另一只只剩下了下半部分,甚至眼睛都少了一只。 然而……没有退让,两方,仍然狼一样看着对方,无人退却一步。 忽然,徐阳逸的脑海中,猛地跳了一跳。而就在同时,庄周也倏然抬起了头,死死盯着徐阳逸。 一人一妖,语言不通,但是,此刻,竟然都看出了对方的意思。 有什么……对他们都非常重要的东西,出生了…… 就在外面……在灵识之外!这个东西,在呼喊着他们,谁一旦胜出,就可以完全得到它! “来吧……”徐阳逸朝旁边啐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唾沫,那种呼唤感很难形容,每一次呼唤,都勾动他的心弦,他根本无法拒绝。 仅剩的手,朝着庄周招了招:“庄哲人,我想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心急如焚?” “过来,杀了我。你就能去外面。否则……” 他舔了舔嘴唇:“老子的身体,老子说了算!” “丝丝丝!!”庄周剩下的一只翅膀,猛然颤抖,随即……利箭一般朝着徐阳逸射来! “刷!”整个云海周围的云雾,全部被它吹散到两边,只剩下尖头一点银剑! 它看不懂的是,面前的徐阳逸,嘴角忽然翘了翘。 “还剩五分之一。”他看着面前一点寒星一般的庄周,冷声道:“我的灵识,也只剩下五分之一。” “轰!”庄周全部灵识,距离他不足十米,这一次的力量,远超之前!就连徐阳逸的灵识,都被吹得一丝丝如雾升腾。 随后,庄周的复眼中,看到徐阳逸一只手,开始飞快地掐诀起来。 “刷……”时间仿佛凝固,庄周的复眼,对上了徐阳逸的眼睛,它看到,对方的嘴,轻轻动了动。 它不能说话,却看懂了这句话。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 “这,是灵识。” “从开始,我就在等,等一个可以一举将你歼灭的机会。”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它的心头,它几乎没有考虑,抽身便走! 但是……晚了。 “丹鼎筑灵法。”徐阳逸长长舒了一口气,随着最后一个法诀捏下。他只剩一个头,小半身子,一只手的云雾身躯,猛然间,爆发出万道金光! “刷刷刷!”白云都染上一片金霞。与此同时,他已经消失的地方,竟然诡异地重新弥漫出雾形躯体! 是的,这里不能使用灵力相关的所有东西。但是……丹鼎筑灵法,从来不属于任何灵力! 它,是灵识!但是,它能用,灵力调动的震灵破却不能用。徐阳逸已经暗中尝试过几次,所以,他在等,等一个能一举撕碎对方的机会! 周围如此大的雾,他不能赌对方是否能够藏起来。也所以……他一直强忍着如同千刀临身的灵识痛苦,只博这一招! “丝丝丝!”身后,徐阳逸灵识近乎完整,庄周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呼,单翼拼命地朝后飞去!同时,全身都开始虚幻起来! 它,赫然也有针对灵识的招数。但是,仿佛只是隐藏,躲避,对方……也准备如同徐阳逸一般,在最后,一招毙敌! “刷!”就在它身体没有完全虚幻的时候,徐阳逸的手,已至眼前! “还想跑!!!”他陡然一声怒喝,心中的杀意轰然爆发。就在眼看要抓到庄周翅膀的一瞬间,一只无声无息的手,抓住了庄周的翅膀。 “咚……”此刻,他几乎听到了心脏冰冷跳动的声音。 还有人…… 怎么可能! 这是自己的灵识!怎么可能有其他人! “可还记得我?” 熟悉的声音,徐阳逸猛然回头,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 “小青?”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警惕地盯着她:“前辈。”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必担心。你还没有让本宫出手的兴趣。”小青淡然看了他一眼,忽然说了句没有没脑的话:“你可知道捕食区?” 徐阳逸点了点头,捕食区,换言之,就是妖修的地盘。 但是,小青下一句话,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八大绝地之下,封印着八尊远古巨擘。本宫,便是其中之一。” “这,便是本宫的捕食区。”她冷冷看着蝴蝶,从未退却的蝴蝶,此刻,却极其恐惧地尖叫起来。 “原来是你……”小青仿佛在说这一件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庄周……庄哲人。不过,一缕残魂而已……” 她声音忽然冰冷了下来:“在本宫的捕食区闹事,你可问过本宫?” “你虽为亚圣,但是比起人皇来,却不知差了多远。”她冷笑道:“以你的灵识想吞噬对方,真的是想一步登天。就算本宫本体尚在时,都没你这么大的胃口。” 蝴蝶颤抖了起来,转瞬之间,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翅膀都在颤抖! 小青仍然带着那抹随意的微笑,然后随手一搓,当手掌展开之时。一个晶莹的光球,上面若隐若现地浮动着一个金色的眼睛符文。 “为何如此看着本宫。”小青把玩着光球,淡淡道:“你可知,若在数百年前,仅此一项,你便该下十八层地狱。” 徐阳逸直勾勾地看着小青,没有说话,但是眼中根本没有感谢,而是恨,深不见底的恨! 这是他的仇。 他要自己去报! 或许,这只蝴蝶,只是个开始,但是,只要他赢,他就能从中找到线索!关于这个诡异的眼睛的线索! 即便,小青可以将这个光球给他,然而,这一战,胜之不武,他绝不愿意如此! “你太弱了。”小青转过头,轻轻看着他:“弱者,是没有平等的。这个修行界,从来未变,修行文明,只不过是多了一层遮羞布而已。” “为了这一次出来,本宫耗费了上百年寿元。你没有拒绝听的资格,你必须给本宫听下去。” 随后,她展颜一笑:“本宫,有一炷香的时间,来告诉你这一切。” 徐阳逸咬了咬牙,一声不吭地看着小青。 “想要给我一巴掌?”小青嗤笑者看着他:“说我多管闲事?用你无聊的男人尊严?” “所谓尊严,在实力面前,狗屁不如。若你哪天修为超过本宫,就算让本宫上你的床,和你夜夜笙歌,也由不得本宫不答应。”小青淡然说着这句话,根本不像在谈自己:“所以,你现在只有听的资格。想让本宫听你的,可以,比我更强。” 她直视着徐阳逸的眼睛,没想到,徐阳逸并没有发怒,而是点了点头:“没错。” “很好,朽木可雕。”小青微笑着招了招手,周围的云层涌来,她惬意地靠座在上面,沉声道:“你可知你手里的东西叫什么?” 徐阳逸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小青。 尽管小青说的没错,但是太过一针见血,让他心中,按捺下去的热血,再度沸腾。 比你强么? 可以…… 给我三千年,我会让你跪着上我的床! 这种狠话,说着没用,只有自己去做。不是为了让小青上他的床,而是真正的为了自己。 变强,否则,连报仇的资格都没有! 小青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许久,忽然笑了笑,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它叫做封神结。” 她的神色,难得地凝重了一分,沉吟片刻,深深看着徐阳逸:“它……来自武王伐纣,每一枚封神结,都封印了一只近乎不死不灭的大妖。任何一位,都是当时的擎天巨擘。它们的来历,甚至可以超越王朝时代,来到更早的三皇五帝部族时代。” “它一生,会觉醒两次。第一次,是十年之内。第二次,是完全苏醒。当第二次觉醒的时候,它会彻底吸干它寄居的宿主。听清楚……” 她身子微微往前探了探,近乎一字一句地说, “封神结,只封妖王,一尊妖王要觉醒的力量,太过巨大,若宿主是人族,根本无法提供觉醒所需的灵力。所以,它在觉醒之时,会强制让宿主血脉中的妖形同时觉醒。恢复到它巅峰的时刻。这才能供一尊妖神近乎黑洞一般的吸取。” “从古至今,毫无例外!” 徐阳逸嘴唇颤抖了一下,心中如同被爪子死死握住。拳头都握紧,许久,才缓缓放开。 “我……” “你是妖。”小青斩钉截铁地说:“你的妖身,隐藏得太深,它……也太强。强到你上次来的时候,本宫都没有发现。它本不该觉醒。若不是你被种封神结,可能它一辈子都会不会觉醒。记住你的另一个名字:狼毒。” 徐阳逸闭上眼,他想反驳,但是,否认毫无意义。 即便他在灵识空间,都能在和庄周的灵识之战中感觉外面那个和他心心相印的东西。甚至他在这里都能感知到对方如同血脉流淌的体液。 小青的一句句话,在他脑海中浮现。忽然,他脑海猛地一亮! 不……不对! 小青这句话里,还有别的含义! 封神结,在觉醒之时强制觉醒宿主妖体……那么说…… “不止一个!”他霍然睁开眼,看着小青说道:“外面,不止一个妖体!” “一个,是我自己的妖体。另一个……是封神结的妖体!” “外面……从一开始,就有两具生长在一起的妖体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