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玉盒(二) - 最强妖孽

第35章:玉盒(二)

“今日,为修行界大喜之日。”大典是由火云主持的,他的目光带着一丝隐藏得极好的倨傲,一丝高高在上,淡淡地开口,声音却仿佛响起在每个人耳边:“修行界,时间珍贵异常,本座并不愿耽误在座各位视若生命的时间,所以,一切流程从简。” “按照规矩,大典共分三步,排位赛,潜力测试,现场签约仪式。”他话音刚落,影杀的声音如同排演好了一般响起:“一刻钟后,排位赛正式开始。击出场外,主动认输皆判负。各位嘉宾,可有异议?” 没人说话,没人敢说话。 现场上万人鸦雀无声,但是,擂台中央,万众瞩目的南通省本届六十名学员,却齐齐在眼底闪过一抹光芒。 排位赛,他们没听过,但是这个直白到不能再直白的名字。只要脑袋动一动,就能想到为什么。 但,他们,同样无一丝异议。 十三位第一名,谁都不肯雌伏别人之下! 在分校,他们已经是第一,在这里,他们更期待在万人瞩目之中登顶! 没人回答他,大约十秒后,影杀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各位同学长期住校,大约不知排位赛的由来。此乃天道五年一度的惯例。” “修士不仅是与天争命,与世争命,更是与人争命。”火云平静地说道,如同君临万人之上的王者:“各位踏出天道,进入修行界之后,大家既是战友,亦为对手。万人争锋,一人独渡。这才是修行本色。” “妖拦我,斩之。人拦我,克之。天阻我,破之。” “只有一往无前,才能登临金丹彼岸。” “告诉我。”他笑着开口,看向已经被这几句话带动地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淡笑道:“你们,可有这个信心?” “有!” 全场的年轻人,无论是不是学员,几乎一起开口怒吼,声震四野! “很好。”火云手微微一挥,下一秒,一个精巧的玉盒子,大约五十厘米长,十厘米宽,陡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盒子是淡青色的玉做成,通体无一丝瑕疵。这种美玉,放在世界上绝对能被那些玉石爱好者拍出高价,但是现在,只是一件盛物道具而已。 没有缝隙,就像这是一块天然生成的整块玉石。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忽视,就在盒子出现的一刹那,自己的心跳近乎停摆的压抑! 金丹灵压! 如海潮,如云动。无声无息,却在刹那之间,铺满整个天下独步的每一处! 和筑基不同……如果说,筑基期是灵力外放,攻如火神燎天,静如秋风竹林。那么,金丹期,就是一种真正的大恐怖,大威严。 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那种内敛如海的威势,足以让现场无一人敢于正视那个盒子。 “每一次排位赛,都有一份来自金丹真人的大礼,这就是本届的彩头……”上万人中,一位垂垂老朽激动地手都在发颤:“老夫观礼无数次,每次金丹真人的彩头拿出来,总是让老夫震撼不已……” “奶奶……你,你说这是金丹修士的威压?”另一边,一位少年激动地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盒子里装着的,真的是……” “当然是金丹修士赏赐的好东西!”他的奶奶比孙子更加激动,眼睛都有些发红:“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但是每一样,任何一次,都是让人根本难以想象的真正宝贝!” “你确定?”另一边,齐副舵主,目光贪婪地看着那个盒子,紧紧抿着嘴唇:“确实是那个东西?” “百分之百。”楚天一声音带着一丝压抑的嘶哑,深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盯着那个盒子:“除了我,现场没人知道,这次他们竟然舍得拿出那个东西……” 火云坐在盒子面前,看似神色自若,但,他和影杀的灵力已经运转到了极致!这才忍住没有后退数丈的想法。 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盒子经过天道总舵放到自己面前,早已不是第一次。 但是,每一次看,他们都感觉,这一次的彩头……恐怕是不得了的宝贝! 连玄玄造化液这样的东西都比不上的宝贝! 他们早就研究过,盒子上刻满了看不见的禁制,不知道是哪位金丹真人留下来的,只要想强行打开,将会受到足以让他们养伤几十年的灵力攻击! 所以,就连他们都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只能感觉……感觉到里面那股浩瀚如烟的气息,那种虽不知何物,却让人如饥似渴的最原始渴望!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火云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喉结微微动了动,右手一抹,那只玉盒凭空消失。 “呵……”现场,无数声轻轻松气的声音,汇聚成一道轻声的小溪。就连筑基修士都感觉被这一只小小盒子压抑得想远离的东西,即便隔着几百米远,他们仍然感觉呼吸不畅。 “这,便是今年的彩头。”火云也暗中舒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都不愿意面对这种未知的威压:“和往年略微不同。并没有告诉本座是哪位金丹真人下赐。也没有说是何物。” “只有一点和往常一样。”他站了起来,目光从擂台中央六十人上扫过,一字一句地说:“排位赛,魁首,当斩获此宝。” 声音不算大,却让六十人的目光,瞬间火上浇油! 排位赛,甚至不需要解释,他们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没人反对。尤其是十三位第一名,谁都不承认对方比自己强。但是…… 这只是刚才的想法。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于排位赛还只是自行意会。但是,火云告诉他们魁首夺宝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 金丹真人的宝物,刚才那种寂静无声,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仿佛沉浸在威压海洋中的敬畏感,这一瞬间,让他们的好胜心达到了极致!攀到了顶峰! 里面是什么? 一枚神药?一只宝兵?或者……极品灵石? 没人知道,但就是因为这种不知道,给惊鸿一瞥的神秘盒子,带上了更神秘的气氛! 无论是什么,绝对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机缘!来至世界巅峰修士的机缘!他们振翅腾飞的第一步! “前辈,排位赛,是我们毕业学员的排位方式吗?这样来定出第一名?”一位学员,声音因为过度的激动和期待显得有些沙哑,抱拳拱手道:“晚辈可不可以理解为,排位战斗,站到最后的,才有资格夺取这份宝物?” “然也。”影杀平静回答,没有人看到,直到盒子收起来,他刚才紧握的双拳才缓缓放松。 徐阳逸没有开口。楚昭南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即便他灵力下跌,即便他冲级不成,但是…… 这件未知的宝物,舍我其谁! 轻轻舒了一口气,他开始运转全身灵力,一种猛虎出笼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一种嗜血的冲动,在全身疯狂滋长。 “狮子,可是要吃人的……”他的目光不动声色从所有第一名脸上掠过,再次垂下眼帘:“谁设计我……没关系,我会马上一个一个问出来……” “第一名和第一名排位,其他人和其他人排位。”火云笑道:“时不我待,即刻开始。” 这句话,终于让所有人从刚才那种无声的狂热中解放了出来。 每一位修行家族的凡人,都死死盯住了电脑。手指放在熟悉的键位上,准备随时调查。而家族的首脑,已经眼睛放光地看向擂台中心! 前排,丁香,芙蓉,秃鹫,长长舒了一口气,丁香端起杯子抿了口茶,三个人死死盯着场中。 另一边,楚天一神色自若,眼睛半闭,只不过脸色雪白得如同纸巾一般。胸口一道若有若无的黄光闪烁,他的脸色却一点没有变。 “还好?”齐副舵主皱眉问道:“这可是金丹威压……哪怕只有一丝,也不是凡人能承受得了的。” “那是普通凡人。”楚天一数秒没开口,许久,才闭着眼吩咐他带来的两位练气修士:“定光,定远,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两位练气修士微微弯腰,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自己的戒指上。 “这个东西……如果它不姓楚。就没有别的家族配得上。” 现场,安静了下去。如同暴风即将来到的洋面。影杀轻轻打了个响指,“刷拉”一声脆响,他的面前,十三个白蒙蒙的灵气光球骤然出现,他随意地拈起两块,轻轻捏碎。 瞬间,里面的灵气云烟雾缭,如同万道白蛇狂舞!一左一右,在半空中形成了左右两列大字! 左!昭平市第一名,罗三丰。 右!渔阳市第一名,徐阳逸。 “两位出列。” “嘘……”同一时间,徐阳逸的眼睛,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 拳头握了握,咔吧作响,压了压腿,韧带非常好…… 手一撑,跳上了足足两米高的擂台。 一条条青石,在自己脚下蔓延开去。在另一边,一位大约一米七八的偏分发的青年,几乎在同一时间跳上擂台。 不需要太多解释,也根本没人问为什么有排位赛。那只盒子,就是最好的解释。 没有月圆之夜,没有紫禁之巅,只有天外独步的天外飞仙! 数十位修行世家的家主,已经站了起来,目光如火,有的年轻,有的年老。有的是丑男,有的是美女。有的握着扶手,有的身子前倾。全场,都鸦雀无声地看着两人。 第一场……就是五a学员对三a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