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灵师肖佐恩(二) - 最强妖孽

第359章:灵师肖佐恩(二)

徐阳逸眉头微皱,他感觉到了一丝不自然,但具体是什么,却一时无法想到。 在他沉思之时,飞机已经嗡嗡嗡地降落到了一片山谷中央,诡异的是,这片山谷之中,竟然并非晶化!而是真正的青山绿水! 面积大约五千米左右。群山中的盆地,绿草如茵,碧树如剪。空中飞行着一台台大约半人高的机械,如同长了竹蜻蜓的陀螺,一个个绿色,黄色小灯闪现在精密的仪器之间。周围,却是如同水晶一般,整整齐齐的巍峨山壁,将这一片繁忙的倒映映照得一片浮夸。 盆地中央,有一个大约数百米的湖,湖水清澈透明,一眼就能看到底部。甚至几颗钙化的树木倒在水中,让徐阳逸想起地球上著名的景区,西川省的九寨沟。 湖边,有一栋占地百米的别墅,而此刻,别墅的游泳池旁,一个肥胖的男子,带着墨镜,左拥右抱一位比基尼女郎,听到空中的螺旋桨声,皱了皱眉:“怎么又来了?烦不烦?” “乖。”他肥厚的手掌,在一位美女挺翘的臀部上轻轻拍了拍,站了起来,拿起旁边的睡衣披上,优雅地抽出一根剪好的雪茄,虽然肥胖,却走出了一股文质彬彬的味道。 “田师。”飞机降落的风压将他的睡衣吹得乱飞,露出苍白肥腻却长满黑毛的小腿,他大笑着迎了上去,好友一般握着田大师的手:“这么久不见,今天怎么想起有功夫过来了?” “哪里哪里,这毕竟也是李家产业,偶尔也得过来看看。”田大师笑眯眯地回答,话里藏针地讽刺了对方将这里当做他的私人产业,随后立刻跳过:“肖师还不错?代我向祖国师问好。来,肖师,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新加入李家的灵师,徐大师。徐师。” 肖佐恩这才发现,田大师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仔细看了看,根本没有丝毫印象,但是,却非常年轻。 “新加入的?”他不动声色地开口,话是对着徐阳逸说,目光却看向田大师:“田师你是李家的老人,来视察情有可原。不过他来……” 他微微一笑,再不开口。 这么年轻的灵师……少见,非常少见,但是……真的是灵师? 对方……身上一丝灵气都感受不到?这也叫灵师? 哪个灵师不是摸索几十年才踏进门槛,这么年轻,恐怕只是“摸到了门槛”吧?就敢说是灵师?这难道是李家准备下重注的人? 他轻轻哼了一声,螺旋桨的风压仿佛近不到他身边,睡衣下摆立刻消停了下去。正在四周打量的徐阳逸收回目光,淡淡看了他一眼。 “还不错。” 练气初期顶峰,差一步就能迈入练气中期,别看肥胖,底子却相当扎实。看样子,这个世界的护国法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也仅此而以。 “见过肖师。”他微笑着拱了拱手。 肖佐恩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带着一丝戏谑说道:“徐先生,现在可不兴古礼了。这一套,在我这里行不通。说吧,你们来有什么事?我是李老头下的聘礼,可不是李明方下的聘礼。虽然封地在李明方这里,不过,我签约对象是李家,而不是他个人。要想徇私什么的,劝你们还是别想这么多。” 对于他的无礼,徐阳逸只是笑了笑:“我想跟肖师谈笔生意。” 肖佐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嘿了一声:“小子,虽然不知道你师承是谁,不过灵师还没这么好当。你想和我谈生意?请你师傅出来还差不多。” “如果你从这里搬出去,并且三十年内不踏足这里,我送你一招神通,可从防御,攻击,速度三者中挑选。”根本不理他,徐阳逸淡淡开口。 话音说出,现场一片寂静。 肖佐恩,田大师,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三秒后,肖佐恩毫不掩饰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 “哈哈哈!就你?” “小子,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神通?灵气套在手上乱轰一阵?别逗我笑了,所谓神通,上陈国都只有三十招!就你?哈哈哈!” 田大师没有笑,而是用一种见了鬼的目光看着徐阳逸。 “答应,还是不答应?”徐阳逸目光依旧平静:“我耐心不多。这一式神通,可以作为你的传家法宝,我不限制你让他流传,就是卖给别人也没关系。” 简直就像地摊货一样! “噗嗤……”肖佐恩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肥大的肚子,笑声几乎响彻盆地,一只手夸张地擦着眼泪:“笑死我了……简直太可笑了……不过……” 他轻咳了一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我这人,不太喜欢笑话。” 笑声未落,白驹过隙,一道雪亮的光芒轰然闪过! 同时,一声龙吟之声,响彻谷中!肖佐恩面前,一道十米长,一米多深的沟壑,突兀的随着一声剑鸣,一片半月形的白色光芒。刹那之间就出现在他面前! “啪……”一颗小石子弹上了肖佐恩的面部,他忘记了去擦,而是愕然地看着面前的沟壑。 下半句笑声,被死死掐在了喉咙里,他喉咙里的气上不来也下不去,数秒后,抬起头,无比慎重地看着徐阳逸。 旁边的田大师,也完全呆了。 神通……这是一个传说。国师不到生死关头都不会用出来,他们更是没看过,甚至没听说过。 但是,有的东西,根本不用看,不用听说,就知道它的威力! 比如在学生面前放上一道奥数题,谁都知道这有多猛! 徐阳逸轻轻吹了吹手掌:“此招,名曰断龙台。如何?” 沉默,三秒后,肖佐恩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阴森的笑意。 “你知不知道……” “开云界法律:一旦发现偷师,甚至偷学神通的人,只要是灵师,都可以就地处决?”他目光中,闪过一抹浓郁的贪婪:“现在,我怀疑你偷窃国宝,罪该万死。” 话音未落,他穿着拖鞋的脚,忽然扬起了一阵风,整个肥胖的身影,陀螺一样旋转起来,如同一个钻头,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徐阳逸面前! 田大师目光一闪,手动了动,却最终放了下来,退到了一边。 他,同样很好奇徐阳逸的境界! 肖佐恩大约是觉得对方看起来二十多岁,想黑吃黑了对方,但是……他绝对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实力强悍得根本不能以常人度之! “刷!”地面上,随着肖佐恩旋风一样冲来,一道浅浅的鸿沟出现在地面。而徐阳逸就这么静静看着他,甚至都没有躲。 肖佐恩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这个人,他早已收起了轻视的看法,这是他成名绝技“龙鹤双分”的起手式。他尽管已经收起轻视,但是他绝不认为徐阳逸会是他的对手。 下界的惯性思维,这种年纪,就算强,能有多强? “抓住他……他的神通,就归我了!”想到这里,他眼中贪婪一闪而过。对于神通,他作为祖怀恩的弟子,比旁人了解的更加透彻!就在徐阳逸一出手,他就肯定,这一式神通,绝对没在国典上出现过! 自己记下修行法门,然后再呈给祖国师……自己的前途,必定更上一层楼! “龙分云……”他的手,暗地里已经形成了龙拱背,徐阳逸根本没有一丝躲闪,他刹那间就已经进入对方一米范围,陡然一声怒喝:“看招!!!” “轰!”他的手上,陡然冒起一片金色光芒!但是,这些光芒没有任何形状,更不要说如同徐阳逸刚才那样形成凝固的半月形,只是纯粹的,单纯的笼罩在手上而已,看似金光四射,实则根本不凝练。 “徐师!”田大师忍不住喊了出来,下一秒,一声闷响,那一记拱手,准确地击中徐阳逸胸口。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凝固。肖佐恩已经喜上心头,他都没料到,这么容易就击中了对方! “就这样?”徐阳逸淡定的声音从肖佐恩头上传来,他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怎么可能! 他清楚地感到,徐阳逸没有任何防御,这是实打实地击中了对方!就算高阶灵师,无防御硬吃这一招也受不了!这个年轻人…… 有古怪! 他猛地一声长啸,肥胖的身体竟然在半空中车轮一样倒翻,间不容发之间,已经后退数米,并且诡异地越翻越高,随后,半空中,双臂展开,形成一个鹤形! “鹤随风!” 他穿着拖鞋的脚上,瞬间凝聚起一片耀目的青光!同样,声势看似浩大,却散而不凝,只是最粗劣的打击手法。 “波……”一声轻响,肖佐恩怪叫一声,忽然“咚”的一声,倒飞出去,毫无任何形象的摔倒在地! 田大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心脏乱跳。 怪物! 他根本没看到对方怎么出手的!肖大师就这么倒飞了出去! 这可是祖怀恩的得意弟子!虽然人品不行,但是五十不到就达到了准高阶,天赋惊人! “徐师……”他的声音都在颤抖,看了看徐阳逸,看了看肖佐恩,不知道说什么好。 “散而不凝,打击无力。体术也差的可以。”徐阳逸淡淡地开口:“就算是体术,也该是这样的。” “嗖!”下一秒,飞星,风舞痕,双重叠加,他的身体,甚至在空中拉出了残影!眨眼……不,是眼睛都没眨!已经在肖佐恩还没落地的时候,追上了对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我的老天!!!”田大师惊呼一声,倒退三步。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 当日盘山道上,他们是何等幸运!

下一篇   第360: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