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十年(二) - 最强妖孽

第362章:十年(二)

他不知道徐师对自己讲的是什么功法,现在,已经是他进入这里的几个月后,第二年的三月,距离里对方来到,也过去了将近一年。这一年中,因为这部无名功法,他觉得自己精力越来越旺盛,甚至……他在半个月前,正式地,再一次踏足了中阶灵师的大门! “这简直是奇迹……”现在,他根本不觉得这里只有两个人难熬,反而无比期望徐师在这里永远住下去!以致这一天,他一大早就结束了修行,亲自打扫了一遍别墅,更是亲自斟茶,等待徐师闭关出来。 以灵师之尊为另一个灵师斟茶,这在外面是不敢想象的。 “这才不到一年,我感觉……以前学习的都是什么啊……”他幽幽开口:“简直是井底之蛙…然而,这还只是徐师随手拿出来的东西……” “我简直不敢想,徐师自己的主修功法,会是什么样子的……是了,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功法这个字,脑子里只有张氏修行法。现在……” 他苦笑,曾经奉若神明的东西,现在看来,也不过仅此而已。 这个幽静的山谷,就是他现在的一切,所有的期望。 “刷……”一阵轻轻的风声,他立刻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 没人要求他这么做,一切,完全都是他自发,从几个月前就这样,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股深邃的灵气散发出来,他目光微微一亮。还不等他多想,徐阳逸的身形,就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每一次看到徐师,他都觉得……一个月,比上一个月更可怕……如果说,他以前看到徐阳逸,是威势外露,现在,却是含而不露。 而且,他说不清,徐师身体里,灵气……仿佛正在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一个……他感觉到都害怕的境界! 现在,虽然他能感到徐阳逸身体里,这股特别的灵气,或者说威压还不够多,但是每一天都在增强。 “辛苦了。”徐阳逸看了看面前的茶水,欣慰地端起来喝了一口,每一次闭关一个月,出来之后喝一杯茶,这是他独特的享受方式。 “应该的。”田国涛恭敬地给徐阳逸斟满:“徐师,我感觉……您越来越不一样了。” 徐阳逸放下茶杯笑了笑,这是当然的。 这几个月,他只在研究一个东西,那就是虚灵仙体,让它完整地融入到自己体内。但是不研究不知道,慢慢捕捉体内每一个改变,他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十大仙体之一,竟然在他经脉之中,烙印上了一个个细小的符箓! 这些符箓,非常古老,他甚至一个都不认识。这几个月,他都在慢慢研究每一个符箓,观察它运作的方式,和自己的经脉容纳的程度。不知不觉,已经将近一年。 天启六蚀,无根九曲水,茧,全部放到了后面。要筑基,必须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体变化。所以,第一步必定是虚灵仙体,随后就是血脉传承的几大天赋。 一个月,比上一个月了解的更多,对身体的把控更强,朝着筑基更多迈进一步。怎能还和以前一样? “你的感觉是对的。”他笑道:“安静观察吧,十年之内,你会看到对你修行道路具有启示录的一件事。” 观摩筑基,这是任何修士一生都难以遇到的机缘! 田国涛没有问为什么,他现在对徐阳逸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只是恭敬地鞠躬:“谢徐师提点。” “不用说那么多。我徐阳逸不是刻薄的人。好了,继续,我来看看你这个月的收获。” 田国涛提问,徐阳逸回答,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深夜,田国涛心满意足地告退。 徐阳逸并没有离开,而是再一次回味他的讲解。 并不是心血来潮才收田国涛为管家。筑基,绝非灵力到了就水到渠成。而是对身体掌控,对自己以往理解的通透。量变形成质变,这才能一步登天,成为修行中人人仰慕的筑基前辈! 那时候,才敢自称本座。 对田国涛的讲解,也是他重温,寻找自己理解错误的过程。对他,对田国涛,都是两利。有些思索无法想到的东西,凭借另一个人的嘴,却能找出问题。这几个月,在这种形势下,他同样有所收获。 十几分钟后,他睁开眼睛,没有任何迟疑,再次走向修炼室。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修行无岁月,转瞬之间,已经到了第二年的八月。 “嗡嗡嗡……”两架飞机飞行在晶化山谷之中,一架上面,李家老二,和李明方,同床异梦地坐在后座上。而另一架,则单独坐着一位带着面具的男子。 两个人全程几乎没有一句话,当那片山谷出现在眼中的时候,李家老二终于开口了。 “老四,做哥哥的不是不帮,而是没法帮。这一年,你的财务季度报表越来越难看。a-31没法开发,哪里都说不过去。以前肖师至少还让我们进去,现在这个徐师……” “呵呵……”李明方冷笑两声,并不开口。 今年开始,他的财务报表确实不容乐观,少了a-31这块肥肉,每季度的收支都在不断创造新低,然而,他却没有一次去打搅过徐阳逸。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在徐阳逸身上压这一注,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相信田师。 没有看过那条火龙的人,是无法理解他的相信的。他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嗡……”螺旋桨在地面的草地上掀起一阵风浪,让青草低头下去。田国涛已经等在了门口。 刚打开飞机门,二叔猛然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这是……” 话音未落,带着面具的男子已经一步冲了下去! 李明方同样倒抽了一口气,一下子就从飞机上跳了下来,不敢相信地环顾,他几乎认不出这个山谷! 还是那座山,还是那片谷,还是那栋别墅……但是,这中间,弥漫着让他们这种凡人都心惊的灵气! 面具男子没有说一句话,而是俯下身来,他并没有穿着西服,而是诡异地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袍,破破烂烂,上面刺绣着一只金色的乌鸦。他的面具,也是仿佛乌鸦的形状。如果在黑夜中出现,不像人,反而更像个恶鬼。 他的手指,一寸一寸地从地面上摸索过去,指头都有些颤抖,面具下的眼睛,迅速地泛起了一抹红色。 “这是……仙境吗?”二叔三步并作两步,巨大的震惊之下,他都忘记了田国涛这位灵师正等待在门口,见了鬼一样看着四周:“这,这是a-31?!这足够评上最顶级的灵地了吧!” 极品灵石一年的改造,田国涛身在其中,潜移默化或许还不觉得,但是其他人突然来到,只感觉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 “你在这里做了什么?”他愕然回头看着李明方。 李明方摇了摇头,见了鬼了!他什么都没做! “两位。”就在这时,田国涛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事?” 二叔正要说话,面具男子终于站了起来,根本没有看田国涛一眼,冷声道:“请徐师出来。” 田国涛微微点了点头:“如果是来找徐师,徐师说了,不见客,有事情可以告诉我。” 二叔微笑着正要开口,面具男抬起了手,直勾勾地看着田国涛,许久,忽然冷笑一声:“你?” “是,我。”田国涛淡淡地说。 “呵呵……”面具下方发出难听的干笑:“身为灵师,竟然屈居人下,给其他灵师做管家,你丢不丢人?” “田师?”李明方以为自己听错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田国涛:“您……您怎么……不会吧?” 这是怎么回事? 一位尊贵的灵师……即便田师因为年纪原因,退化到了灵师初阶,但是走出去照样可以拿到上千万的年薪!同时还有无数的灵力供应!开云界小家族绝不在少数!但是灵师一共只有一千多位! 如今……对方居然放弃了一切,在这里,做一个管家? 还是另一个灵师的管家? “我是徐师的管家。”田国涛有些不耐烦了,声音微冷:“如果没事,请回。” “田大师。”二叔也有些愣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话音未落,一只干枯的手,从如同羽翼一般的破烂黑袍中伸了出来,制止了他说下去,干巴巴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没这个资格赶我走。”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田国涛:“或许,你看看这个东西,会改变主意?” 一分金色的请帖被他拿了出来,本来是白色,但是洒满了金粉,雍容华贵,上面没有别的字,只有一个龙凤凤舞的毛笔字:请! 看到这份请帖的瞬间,田国涛神色终于郑重了起来,恭敬地鞠了一躬:“原来是国师代表,我失礼了。” 面具之下,男子惬意地舔了舔嘴唇。 是的……这是祖国师的请帖! 普天之下,还没有人能拒绝一国国师的请帖!哪怕不写他的名字也一样! “现在,可以请徐师出来了吧?”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