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十年(三) - 最强妖孽

第363章:十年(三)

不行! 两个字如同石头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田国涛直起身来:“非常抱歉,徐师说过,五年内不出关,一切由我代劳。” 沉默,李明方直觉田国涛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二叔见了鬼一样看着他,他们根本没想到田国涛敢于拒绝国师的邀请。 面具男子眼睛眯了眯,闪过一抹狠色,随后平静下来,冷声道:“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份请帖邀请徐师去干嘛吧?” “知不知道,没有什么关系。邀请,也讲究你情我愿,国师阁下可以邀请,徐师也有不去的选择。” “丝……”李明方深吸了一口气,和二叔一起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不再开口。 “啪啪啪……”面具男子轻轻鼓掌:“我还真是好多年没听到有人敢说这句话了……好,你不知道,我就说给你听。” “李家,申请和水家争取帝都外一万平方米地皮。老君山。” “李家指定的……是徐师。而水家指定的……”他干笑了两声:“是子鼠阁下!” 他静静地看着田国涛的表情,却发现他没有一丝变化,他冷哼一声:“徐师……传闻是高阶灵师,上陈国一共只有十二位高阶灵师,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位?不过,这也算了,但是规矩你知道。任何高阶灵师的争斗,说是天翻地覆都不为过。所以……每一次高阶灵师的比拼,都会由国师主持。” “也所以,只要你和李家签了合同,这次和水家的争斗,由不得你说不去。除非……”他目光燃火地扫了一眼山谷:“徐师愿意放弃李家的待遇!” 田国涛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接过了请帖:“我去告诉徐师。” 他离开了,面具男子猛然回过头看着李明方:“李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任何s级的灵地,不允许私人拥有!这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今天我亲自过来,你还打算瞒多久?!” “我真的不知道!”李明方愕然看着山谷:“这……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外面发生的一切,徐阳逸并不想理会。十分钟后,他皱眉看着外面的木门:“国师相邀?” “是,是这样的……”田国涛仔细地对徐阳逸说明了规则:“按照国际的规矩,您没法推脱。” 徐阳逸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还有多久?” “十月十二日。” “两个月十二天么……”他思索了数秒,忽然笑了:“我不会去。” “徐师……”田国涛正要说什么,徐阳逸摇了摇头,直视着他:“你替我去。” “徐师!”田国涛这次是真的跳了起来,对手可是子鼠啊!十二位高阶灵师之一!他肯定不是对手!他输了没什么,但是,这件事让徐阳逸的声誉受损,他不希望这样。 “不急。”徐阳逸的声音从门内飘出来:“我现在没法出关,放心,如果我不愿意,没人进的来这里。而且,你一定认为你会输?” 一个没有传承的下界,神通都是不传之秘。护国法师不超筑基,半步筑基都达不到。高阶灵师是什么境界? 不会超过练气后期! 田国涛本身就是练气初期,他或许没有感觉到,但是徐阳逸却看的非常清楚,这一年,厚积薄发,他的修为已经进入了练气中期! 有传承的中期,和一个没有传承的准后期,前者灵识都不会使用,后者已经得到了系统的全面教学,他并不觉得田国涛会输。 “去吧。”他收回灵识:“就这么答复他们,你代表我出征。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我都会和你交流一个小时。” 田国涛深吸了一口气,激动,期待,和忐忑交织在一起,那可是高阶灵师啊!自己不过初阶……但是,心中这种期待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徐阳逸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你难道就不想试试,学以致用的滋味?” 田国涛目光一闪,深呼吸了好几秒,点了点头,悄然而去。 沉重的木门之后,徐阳逸收回了目光。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里面,金刚阵的符箓蔓延整个地窖。一道道金光将这里照耀得如同佛国,正中央,一颗拳头大小的极品灵石,又给这个佛国增添了七彩之色。 一年持续不断的吸取,极品灵石甚至变色都没变! “继续吧。”他带着一抹坚定的笑容合上双眼。 枯燥吗? 当然,但是,这就是他选择的路。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修士,远不是小说中那么好做。 收敛心神,他的灵识沉入气海,刹那之间,一片巨大的基台,在半空中悬浮着,发出如同皓月一般莹白色的光芒,无声地,却神圣地在他面前出现。 和之前不同……现在,这一片基台上,本来平平整整的玉石一般的基座,现在,中央已经有大约近千米凸起,仿佛沙滩上的城堡,正在堆砌它的外形。 “天道说过……筑基,这个‘基’就是眼前的基座,而筑基,外相,是灵气的精粹化,突破罡风的飞行,灵气的离体,从此完全脱离体术。而内在……就是在自己的基座上,建造出一片殿宇。越是夯实的筑基,筑基时间越长,历史上最长的筑基,记录是云鹤真人的五年。从搭建基台开始,到灵识所凝的殿宇完成。一共五年。” “筑基所代表的灵识殿宇,越豪华,越庞大,代表日后成就越高……” 意识渐渐陷入沉思,基台已经开始变化,这代表,他朝着筑基越来越近。他再不放过一丝时间,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对虚灵仙体的了解之中。 他全身布满了一种诡异的金色符箓,然而,在所有重大穴位上,全部都有一个莹白色的光点在闪烁。这些光点中,每一枚都散发出一条金色丝线,在他身后,组成一副朦胧的人像图,只是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外形。 近了……越来越近了…… 那种筑基的呼唤,一天比一天更响亮,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经脉中的灵气,质地越来越高,甚至形成了一种接近于液态的感觉。 灵气化液! “一旦全身灵气化液,便是筑基大成……”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慎重:“冲击筑基的日子……不算太远了……” …………………………………… 百祭城,一双枯瘦的手放下了电话。手的主人,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但是他浑身的精气神,却仿佛在男人最巅峰的三四十岁。 他身旁,站着两位男子,带着不同的面具,一位面具上,是一条蛇,一位,是一头猛虎。 这是一栋豪华的别墅,足足占地上千米,位于百祭城边缘连绵的群山之中,甚至这里的灵气,几乎要赶上徐阳逸用极品灵石造出来的a-31地区。 藏青色的长袍中伸出枯瘦的手,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数秒后,老者开口了。 “你口中的徐师,没有出战。” “他确实是高阶灵师?并且有一招不在国家储备的神通?” “千真万确!”他面前的男子,恭敬地抬起头来,尽管已经强压下心中的敬畏,此刻,仍然满头冷汗:“弟子肖佐恩敢发誓!他手中绝对有一招没有收录的神通!” “国师。”带着猛虎面具的男子轻声道:“不如让我……” 被称作国师的男子沉思了片刻,摇了摇手:“你们什么都不要做。” “我就不信他永远呆在里面……”他目光一闪:“只要是人,他就有出来的时候……” “而这个时间,我还等得起。” “国师。”带着蛇面具的男子沉声道:“他不过一个人而已,私藏神通,这是大罪!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愿意为您将他抓捕过来。” 国师笑了笑,出神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很久,才说:“你们……知道什么是阵法?” “阵法?”三个人齐齐出声,愕然地对视了一眼,一片茫然。 “不知道啊……”国师端起茶杯抬了抬,微笑道:“走吧,这个人,你们远不是对手。” “什么?”肖佐恩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能感觉到徐阳逸很强,强的可怕!但是……国师竟然说十二生肖的高阶灵师都不是对手? 那……那不是…… “别胡思乱想。”国师淡淡道:“这件事,当做绝密,永远烂在你们肚子里。” “是……”肖佐恩满心狐疑地站了起来:“那么……这次李家和水家的灵地战……” “照样进行。”国师眼中闪过一抹期待,挥了挥手,三人全部离开。 没人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一丝丝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极端的凝重。以一种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没有‘徐阳逸’的任何记录……没有在任何灵师分部登记注册……还有没见过的神通,超出想象的强……前段时间各国政府视为超级绝密的‘天外来客’……” “终于……有第二位‘大千世界’的修士降临了么……张宗师传说中,‘古老的道路’……是不是终于有机会开启了?” “我也很想看看,你们……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房间里沉默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枯瘦的双手猛然一挥,所有门窗全部“哐哐”关死。随后,他极其慎重地,从自己怀中拿出了一炷香。 香只剩寸许,缓缓点燃,就在香快要燃尽的时候,一股对国师来说宛若魔神一般的威压,轰然降临别墅! “啪啪啪!”所有门窗,齐齐乱响!窗帘烈烈翻飞!仿佛从老者所在的位置,掀起了一股狂风巨浪! 足足十秒,才平息下来。 “下界子民,叩问上界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