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十年(四) - 最强妖孽

第364章:十年(四)

国师满脸冷汗,咬牙死撑。他的衣袂,胡须都在往后乱飞。当风暴终于平息,他仿佛在生死之间走了一圈那样,深呼吸了几口,眼中带着极度的敬畏,同时带着更多的羡慕,死死盯着那根燃尽的香。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足足过了十分钟,一个苍老的声音才响起:“呈上。” “仙师。”老者此刻完全没有刚才镇定自若的模样,而是虔诚地跪在地上,磕了个头:“您说的没错,确实,有一位极其疑似上界仙师的修士,降临在了上陈国。如何处置,还请仙师示下。” “处置?”苍老的声音毫不掩饰地嗤笑了一声:“你们处置不了他……他处置你们还差不多……” “能到‘里面’的人,哪一个不是惊世妖孽?或者混世魔王?就凭你们也想处置对方?” 国师不敢抬头。 “多少年了……本座降临至此……已经多少年了……”沉默了数分钟,苍老的声音仿佛带上了一抹掩饰得极好的激动:“此界……莫名和‘里面’失去联系……有多少人还记得本座?” “拓跋真人……流火真人……清月真人……晚辈让你们失望了……现在……终于有回归‘里面’的机会……这位道友既然能来,就一定有回去的路!就算回不去……我等两者联手,机会也多出数分!” “此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能挣脱三位半步元婴真人的掌控,‘界锚’脱钩,‘星位’遗失……简直不可思议……” “真人?”国师目光一亮,小心地问道。 没有回答,意料之中。过了几分钟,声音笑了起来:“真人么……” “对于你们,那就是神话……” “是……”国师额头触地,恭敬地问:“那么……这位徐师?” “先看看。”声音平静了下来,淡然道:“本座并未感觉到筑基降临……若是练气……那便毫无作用。” “别去阻拦他,也别去骚扰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吧……” 又过了几分钟,国师这才抬起头来,对于对方这种夹杂着些许古文的现代文,他已经习以为常。 他复杂地看了一眼燃尽的香,拿起了手机:“崔师?是我,祖怀恩……” 开云历,783年,上陈国十大灵气企业,李家,水家,两大灵师为争夺老君山归属,划战场于老君山顶。一方,为名震上陈国的十二大高阶修士之一,子鼠。另一方,却是按照履历只是初级灵师的田国涛。 就在人人都认为这是一面倒的战斗之时,初级灵师田国涛,竟然以初期的评定,和十二高阶灵师之一的子鼠拼得不相上下!最终,两人双双无力再战,平手收场! 然而,这本来应该是震惊上陈国的一件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甚至当事人李家和水家,都仿佛忘记了这件事。一个月以后,水家不知道在谁的示意下,划出了这块地。 “嗡……”直升机再次降落a-31中心地带,田国涛满脸疲惫地走了出来。但是这种疲惫中,却带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热诚。 他静静地走到别墅之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足足十秒。 平手! 他,和一位高阶灵师! 他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子鼠面具下难以置信的眼睛,周围观众席上。李老爷子拄着拐杖,手都迸出了青筋,愕然看着自己。周围李家一个个不看好自己的人----实际上全场都没有看好他的人,此刻全部瞪圆了眼睛,大张着嘴,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水家的人,看着他,有的看着子鼠,他们不确定是不是对方放水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对方早已全力以赴! 还有……那位高高在上的祖国师! 他没有失态,但是眼中的神情,同样是震惊。 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他无法忘记,铭记在心。甚至他觉得,这才是灵师!真正的灵师! 比试之后,李老爷子亲自开出了双倍的价格邀请他回归。水家明里暗里表示愿意开更高的价格。甚至另外几家都伸出了橄榄枝。一份份他之前根本不敢奢望的合同放到他面前,他全部拒绝了。 因为他很清楚,是谁给了他这一切。 看徐阳逸每一次的表情,这些可能是并不是很高深的东西,或许对于对方只是基础常识。但就是这些基础常识,让他无比庆幸当初当机立断,做了对方的管家。 “徐师的灵气……又增强了啊……”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一点自满,深深看着面前的别墅。就算站在外面,现在他都可以感到,一道道如同浪潮的灵气扑面而来。几乎形成实质。 “我什么时候……能走到这一步……” 开云历,785年,李家灵师战,田国涛再次出手,而这一次,再次面对子鼠,拼斗四小时十五分,一招险胜。 同年,灵师公会对田国涛发来邀请函,邀请他再次审查资质,被拒。 事后,李家邀请他成为供奉,被拒。两个月后,a-31地区周围两万米内,被划分为李家属地。无偿供徐阳逸使用任意期限。 开云历788年,李家申请高一级资质,遭遇四家阻拦,田国涛以一敌四不落下风,三月后,李家成功晋升铂金开发商资质,自此,老巢北风城全部落入李家手中。 灵师公会再次发来邀请,被拒。一月后,灵师公会备案,田国涛自动升为高阶灵师,排序在十二生肖六人之前。 开云历789年,申猴、酉鸡、戌狗,三位高阶灵师联袂造访a-31地区。结果不得而知,三人回来之后,立刻选择闭关。 开云历791年……距离徐阳逸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整整九年。 田国涛的厚积薄发,他没有出一次面。但是,就算再笨的人,经过这么多年调查,也差不多查清楚了其中原因。 并且,他从来不掩饰,任何人问起,他都是异常诚恳地说:“我能有今天,得感谢徐师。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这一年,他已经被评为特级灵师一下第一人!号称最有希望冲击下一届二十年国师任期的灵师。但是,在年初的报名表上,并没有看到他的名字。 整整九年多,他的名气,根本掩盖不住。任何和灵气有关的行业,任何灵师,都知道他这个人,更知道他背后的人----那个一闭关就闭关九年多,一步没有出过门的疯子。 九年多,无一人能进入a-31地区,那里已经在灵师界传出了种种传闻。有人说,是一位隐世特级灵师居住,这才能将九年前已经境界下跌的田国涛调教出来。有人说,田国涛是得到了张宗师的真本,藏在别墅之中,根本没有什么特级灵师。 无人可进,田国涛无事绝不出现。那位曾经传扬地沸沸扬扬的徐师,在漫长的时间中,议论声终于小了一丝。但诡异的是,三位国师,仿佛约好了那样,从未踏进过a-31地区一步。 开云历792年……徐阳逸来到开云界的第十年。 整整十年。 田国涛安静地坐在别墅外的草地中,一如既往地收拾了一下草坪,斟上一杯茶。 太阳升起,落下。徐阳逸并没有出来。 他并不奇怪,就算是他,在两年前,已经没见过徐师。对方给他留下一篇功法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他记得非常清楚,那是790年的午夜十二点,他忽然得到召唤,而徐阳逸只是给了他三页纸,随后一句:“这三年内,用心观看。”就再也没有开过地下室的门。 这是他的第七百三十杯茶。两年多的每一天都没有间断。 “徐师……在做什么呢……”他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看着别墅。在草坪上泡茶,他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从那天之后,别墅中,一股完全不同于之前的灵气,越来越强!仿佛是积累了整整十年,终于找到了缺口一般,在整栋别墅中凝聚。 他无法靠近。 那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威压,虽然和他熟悉的徐师灵气差不多,但是,却有着天壤之别! 他修为越来越高,眼界也越来越高,他很清楚,这种灵气,就算三大国师,一起上都不是对手! 不……恐怕全大陆的国师,加起来都不行! 已经超越了一种界限,去到了难以想象的境界! 两年,每一天,气息越来越强。而这几天……甚至天上,乌云都弥漫不散。 “呼……”与此同时,地下室中,徐阳逸静静睁开了眼睛。 他的气质,和刚来到的时候有些改变了,变得更加沉静,孤寂。仿佛插在剑鞘里的利剑,不拔出来则已,一旦拔出,必定见血。 而他身体周围,一道道宛若实质的灵气,围绕在他身边。而此刻的他……是悬浮于半空! 不是借助计都罗睺剑!不是借助任何法器!而是实实在在地悬浮!超脱地心引力! 身体上,每一个大穴位都闪着耀眼的白光,金色符箓游走全身,心中,一股呼啸,比任何时候都猛烈! “是时候了……”他抬起眼,眼中划过一丝和年纪不符的沧桑,嘴角终于绽放出一个笑容:“就是这几天了……” “十年……计都罗睺剑和身体的呼应,虚灵仙体的大致熟悉,这就耗费了五年,随后……”他目光悠然抬起,看着四周的墙壁,微微一笑,伸出一指。 “天启……第一蚀!” “轰!”周围的墙壁,应声而倒!但是,上面每一块砖石,全部都浮空,如同他一样,脱离地心引力悬浮! 他控制了威力,这一式,他见过完整版,一旦全力用出,鬼车鸟停占星台!恐怕这里立刻会成为风暴的中心! 灵力的风暴!舆论的风暴!自然异象的中心! “蚀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