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筑基(二) - 最强妖孽

第366章:筑基(二)

“刷刷刷……”就在同时,徐阳逸打坐在半空中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震颤起来。 就在他相应筑基呼唤的时候,他的灵识,根本由不得他操控,倏然被拉倒了基台之上,而全身的灵气,不要钱一样猛冲入基台,同时,基台上所有地面,全部隆起!不到三秒,形成了一个足足百米高的不规则巨石! “刷拉拉……”徐阳逸眉头紧皱,他能感觉到,身体中的灵气仿佛……一把把刀,覆盖到了巨石之上,好像……要把他雕刻出一个形状来一样! 一道道灵气流转,一块块石块掉落,沙沙声响起。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并未动作。 “南华蝶母的残魂,有些许关于筑基的记忆。” “我以前学到的知识,同样有筑基这一道大关的内容。” “虽然,现在并没有人指导。没人护法。但是,这些内容早已存于我心中。护法,引流,指导……这些只是增加筑基的成功率而已。现在,我的情况根本不允许,那么……就只有我自己去闯这一关。” “心之所至,即我日后基台。筑基,坚持到这尊百米雕像,或者殿宇雕完,出现的是哪一位圣人,抑或圣人殿宇,道场……这便是一名修士日后的道。古籍有云:修行万法,大道千条。指的就是从古到今‘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十五天道……” 他看了巨石一眼:“看样子,我出现的,是雕像了。” 他的手,并没有用灵识去操控,而是缓缓抬了起来,随后,轻轻一挥,一道银白色的灵气弧形划出,海阔天空,羚羊挂角地削出一刀。 “刷……” 随着这一声,巨石悄然失落一角。 沉默。 他没有动,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刀。按照学校的知识,这一刀,被称为“问天,”一刀斩下,开天问道,代表自己从此踏出人仙之隔,开始追寻真正的修行! 而哪一道响应了自己,哪一道,就会自动带领修士完成接下来的筑基。 “不对……”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他疑惑地看着四周:“为什么……十五天道,和我没有一个共鸣?!” 没有一条道带领他接下去的路!一条都没动! “这不可能,从古至今,十五天道概括所有大道。若……无天道应我,我如何筑基?”他收回手,紧紧抿着嘴唇看着天空:“若我无法筑基,又为何要让我看到基台?” 深吸了一口气,收回目光,下一刀,他几乎是倾尽全力,一道白光闪耀,高达十余米的灵气刀光直冲巨石! “轰!”一声巨响,这一次,这块巨石哗哗摇动起来。就在同时,他灵识世界中,基台上方的苍茫云层,轰然发出一声巨响!随后,猛烈旋转起来! “这是……”徐阳逸瞳孔倏然一缩,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飞快地靠近! 并且,他根本无法拒绝! “这到底是什么?”他立刻感知靠近的东西,这个东西,速度很快,上一秒,远隔千万里,下一秒,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轰轰轰……”不到两秒,他头顶的云层,层层排开!随后……三道气势磅礴的虚影,轰然降临! 一尊,是道袍老者,青光漫天,背负长剑,手中一手持书,一手拿一张符。 灵一尊,横卧青牛,老态龙钟,白光贯空。 最后一尊,赫然是大日如来!金光铺天盖地! 三尊虚影,形成三方,而每一尊虚影正面,都有一个字正在缓缓转动。 “圣!”“度!”“缘!” “佛教的‘度,’道教的‘缘,’儒教的‘圣。’”徐阳逸目光一闪,他想起了一个非常古老的传说。 “曾经有教授说过,十五大道外,还有三大圣道,乃是佛道儒三大宗教的道……难道就是它?”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抬起手,指尖为刀,指向“圣”字。 没有丝毫反应。 度,还是没有反应。 缘……仍然没有反应!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彻底愣了:“十五天道不回应我,我心中隐藏最深的道和他们不合?三大圣道还是不回应我?我……心中所要的究竟是什么?” 他以为自己很了解自己,但是现在,却发现自己都无法找到心中所想。 “我要什么?”灵识海中,他盘腿下来,没有再动一刀,开始寻找自己心中真正所想。 “我的道……我的理念……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所有能感觉到的道,都在拒绝我?” “滴……滴……”他不知道,就在此刻,百祭城,三大国师全部睁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了过来。 “北风城灵气暴动?”“这么浓厚的灵气聚集……难道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过!开云界从没听说过灵气聚集到这种程度!” “丑牛。”祖怀恩目光闪烁,沉默着站了起来:“立刻给我接灵气监测部。” 电话接通了,十分钟后,祖怀恩紧紧抿着嘴唇,放下了电话。 半小时以前……北风城告急! 周围所有区县,灵气被一扫而空!全部汇聚向a-31地区! “是他……一定是他!上界修士!”他死死咬着牙,心中泛起浓烈的不甘! 这就是上界修士? 在他们所谓的“下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灵气暴动得如此明显!就连隔了一个直辖市的百祭城都能感受得到!这还是不是人! “叮铃铃……”就在此刻,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他刚拿起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祖师。” “牧师。” “国防部下令,让我们三人立刻前往a-31地区。并且,野战二师,三师,已经包围了北风城。” “什么?”祖怀恩深吸了一口气,好快的动作!想必……十年前明明出现了一次,却立刻消失无踪的天外来客,政府看似放松,实则是外松内紧!这才多久?有三十分钟没有?竟然已经将北风城守成一个牢笼! “明白了。”他深吸一口气:“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他看着天空,凝重开口:“‘上界’修士吗……” “我倒要看看,你十年不出关,到底有多厉害!” “兹!”就在百祭城三架专属直升机起飞之时,李婉雪已经一把摘下了墨镜,愕然地看着面前。 就在她面前,一排军人,全部穿着最先进的装备,完全接管了出入收费站! “姚叔?”她一眼看到了正中的男子,愕然道:“这是怎么了?” 和她平时笑颜以对的姚叔,此刻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行了个礼说道:“国防部令,从此刻开始,到异象结束,禁止北风城一切出入!” “姚叔,您开玩笑的吧?a-31地区可是李家产业!”李婉雪一把推向车门。 她没有推开。 就在她伸手碰到城门的瞬间,面前的军人洪流仿佛一只整齐的手臂,这个收费站的五十多人墙,还有后面的防爆警察,居然齐齐举起了枪!对准这个绝色美女! 一个个红色圆点在她身上乱闪,让李婉雪整个人都吓得呆在原地。 “抱歉。李小姐,请回。现在开始,军方全面接管北风城边防。副主席,三大国师马上就到。如果不听劝阻……”姚叔顿了顿:“上级命令:就地射杀。” 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婉雪呆滞地看着那道冲天光柱,里面肯定发生了大事!超级大事! 副主席……三大国师……她已经完全不敢想象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只有一个人。 田国涛! 此刻,他已经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额头上汗如雨下,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不是他不想站,而是根本没法站起来!现在,方圆千米之内,没有风,然而那些草皮,树木,却仿佛经历狂风!被一只无形的手抚动得此起彼伏! “不……这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他死死咬着牙,硬着头皮抬头。在他面前,徐阳逸闭着双眼,悬浮在半空。神态安详。 “太可怕了……这,这是怪物!这绝对不是人!” 从对方身体中爆发的灵压!从四面八方冲击来的灵气!将这里形成了一个海眼漩涡!不停地吸取!喷发!毫无节制! 狂猛的灵气肆虐四面八方,徐阳逸头顶的光柱凝聚不散!然而,他身处这里,却仿佛感觉,思维,身体,都在一点一点地被打开! 他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仿佛禁锢的枷锁脱下一般,心中狂跳,却想不通透,他只知道,一旦想通,自己必定受益良多! “徐师……这就是你说的机缘?” 外界方一日,脑中已千年。就在同时,灵识海中,徐阳逸睁开了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外界过去了多久,他只知道,这里,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或者一年。 “我为何要筑基?” “因为我要变强?” “不……是因为我强了,才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强了……才能去追寻真正的仇人,才能不让南州的事情再次发生。才能……”他抬起手,看着自己因为战斗太多已经满是伤疤,骨节粗大的手掌:“才能让人根本不敢动我,和我身边的人。” “师兄因我而死……子七因我假死……赵家,藏龙军团,刑天军团……南州一役,死了太多人……而这,只是为了他人的大义……” “丹霞宫底,小青,法海,两大绝代妖孽,只是动动心思,便掀起丹霞宫杀劫……千人进入,九人离开……” “世人如棋,世事如棋……修士要不为棋子,只有我为棋手。” “我要的……”他脸上的神色,没有筑基的紧张,反而是一种畅快:“是……超脱。” “是逍遥!”他微微一笑:“凌波微步嘘空去,惊涛骇浪拂袖莱。” “嗡嗡嗡!!”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头顶的云层,再一次开始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