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战筑基(一) - 最强妖孽

第368章:战筑基(一)

本座,徐阳逸。 这五个淡淡的字,说的非常轻巧,但是,说出来的那一刻,整个山谷都仿佛回荡着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如同潮水一般蜂拥冲来! “嗡……”辰龙正站在地面上,猛然之间,感觉空气都仿佛紧缩!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头就跪倒在了地上! “咚咚咚!”随着他的跪下,十二生肖,十二位高阶灵师,齐齐跪下!全部摁着自己的脑袋,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哼!”两声闷哼,从两位男子口中发出,他们并没有跪下,而是同样带着敬畏的目光看着徐阳逸。 “咦?”徐阳逸淡淡地扫了过去,一眼之下,两人身体全部抖了抖,却咬了咬牙,依然挺住了。 一位矮小的老者,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 “有趣。”徐阳逸微微一笑,他刚刚筑基,根基完全不稳,接下来,是一两年的巩固期。这,也代表他现在的筑基威压根本收敛不住,全场都是他的灵压。而这两人竟然挺了下来。 大约……这就是开云界的国师了吧…… 实力不强,骨气倒是有三分。 “本座刚刚进阶,境界尚需巩固。收敛不住身上的灵压,各位见笑了。”他微笑着说道,正要挥了挥手让对方离开,忽然,目光一冷。 他看到了田国涛,尽管对方尽力压抑自己的伤势。然而在他眼中,根本是一目了然。 “这便是筑基境界么……”他轻叹了一声。 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清晰,境界比自己低的----比如不远处两位老者,就算极力掩饰也无法掩饰掉一丝一毫。 身体中,灵气的运转毫无晦涩之感,如同江河奔流不息。而且…… 这些灵气,给他的感觉,再也没有那种和身体联系的紧密之感。而是自成方圆!也就是说,灵气根本不需要再附着于肉体!随时都可以放出! 最后……他闭上双眼,感觉了一下。 脑海中,出现了三样……非常有意思的东西。 不过,现在不是仔细观摩的时候。 “是谁伤了他。”他睁开眼,平静地开口。 牧国师心中猛然一跳,额头上的冷汗,不要钱一样滴了下来。 这人……是个怪物! 不需要动手了……周围那种如同实质一般的恐怖氛围,他非常清楚,对方如果想杀自己,不过翻手之间! “是谁伤了他?”就在此刻,徐阳逸的声音第二次响起。 现场,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任何人敢答话。 徐阳逸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扫过,每扫过一个人,那个人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嗯?”他的目光收回,轻轻发了个鼻音。牧国师终于咬了咬牙,声音嘶哑,仿佛赴死一般动了动腿,却根本没有走动一步:“是我……”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说:“还算敢作敢当。” “接本座一指。你可自行回去。” 话音刚落,他抬起自己的左手,食指上,一团漆黑的光芒,幽幽闪耀。 天启第一蚀! 他控制了很好的力量,并不打算杀了这个老头,更没问对方名字的打算。但是……伤了他的人,就不行! 自己的人都护不住的主子,要来何用?真当别人该为你殚精竭虑? 敢做,就得做好迎接自己怒火的准备。 “刷刷刷……”一道道诡异的黑光,飞快在徐阳逸指尖成型!同时,一阵无名的狂风,“刷”的一声,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扫射! “呼啦啦!”所有人的衣袂乱飞!崔国师猛然抬起头,死死抿着嘴唇看着徐阳逸的手指。 即便灵气降低,这一招,他也能感觉到完全不同于开云界,甚至超脱开云界力量体系的灵力! 这一指……弄不好会让牧国师起都起不来! “先生……不,阁下……您……”他颤声开口,徐阳逸随意地扫了他一眼,他立刻闭上了嘴。 牧国师神色无比难看,万万没想到……田国涛背后,竟然站着这种怪物! 这一指……纯粹是他咎由自取!并且,他没有一丝信心能挡得住! “请……阁下赐教……”他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牙缝里吐出,闭上了眼,全身灵气都调集到了顶峰。 一指,他却无法不全力对待! “徐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激动到发抖的声音响起。 田国涛半跪于地,他的脸色因为过度的激动红得不正常。他根本没有想到,徐阳逸竟然会帮他出头!而且仅仅一句话,就让全场鸦雀无声! 这一刻,他觉得两年的等待完全值得了。这可是国师,国师啊!上陈国仅仅三位的国师!在自己的师傅面前,竟然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他沉声说:“还请徐师……停手。” “哦?”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着指尖:“为何?” “这位是牧国师。”田国涛恭敬地说道:“这位是崔国师。” “他们都是国家顶尖战力,并且,牧国师,也没有对我出手太重,我们只是切磋而已……就算是我输了,我……也想自己去挑战牧国师。” 徐阳逸看了他三秒,微微一笑,手中光芒熄灭:“说得好。” “给你这个机会。” “散了吧。”他深呼吸了一口,按捺着现在就试炼筑基威力的心情,淡淡道:“三年内,不要接近这里。否则……” 他挥了挥手,现场,竟然没有一人反对。 强大到让现场所有人都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心理! “慢着。”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说住就住,说走就走。你真以为上陈国这么好欺负?置我们三位国师于什么地步?” 徐阳逸平静地转过头,看着说话的老者:“你是?” “祖怀恩。祖国师。”祖怀恩冷笑一声:“无故伤我弟子,没有一句解释。无故霸占a-31地区,至上陈国法律于不顾……不打算给个说法?” 徐阳逸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想占这里,可以……”祖怀恩诡异地舔了舔嘴唇:“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是吧……道友?” 道友二字,落入徐阳逸耳中,他猛然抬起头,脸色第一次郑重起来。 话音刚落,祖怀恩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灵气!竟然不比徐阳逸逊色半分! “轰隆隆!”数米红光从他身上爆射而出,一道道狂猛的灵气扫荡地面,他……居然凭空漂浮了起来!直视徐阳逸。 “真是没想到。”徐阳逸微微挑眉:“去哪里?” 这……是筑基灵气! 而且……是筑基中期! 祖怀恩一笑:“天上如何?” “好。” 话音刚落,两人化作两道流光!直冲云霄! “刷!刷!”两声,一青一红两道光芒刺破天际!而下方,所有人,全部都呆住了! “我的天……”午马喉结“咕咚”一声,不敢相信地看着天空:“飞,飞,飞,飞了?!” “这……是电影吗?”身边的亥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目光震撼中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火热:“这,这才是灵师?对……这才是灵师!” 更多的,是寂静。是被震撼到极致的寂静! 所有十二位高阶灵师,全部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活生生的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就这么飞走了! 牧国师同样出神地看着天空,心中,一股浓浓的羡慕,失落感,毒药一样迅速蔓延。 “怪物……这是怪物!” “徐师是……怎么祖怀恩……他……他竟然……也这么强?” “嗖”徐阳逸如同利箭一样冲破云霄,五百米……六百米……七百米……一千米! 放眼脚下,皆是蝼蚁。四周,已经片片若隐若现的云雾缭绕。如同行走仙境,漫步云端。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几乎让他仰天长啸。 这才是修士! 俯瞰苍茫大地,尽在一眼之间。这种感觉,非冲破云霄,凌空漫步的修士不可理解!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他忍不住勾起嘴角,轻轻一笑。千言万语,尽在一句之中。 “徐道友,颇有文采。至少本座是记不得这句话的。”祖怀恩站在他对面,抚掌大笑。 徐阳逸转过头来:“道友,你这是上了这位国师的身?” “借用罢了。”祖怀恩仰天长叹:“二十七年……” “本座进入开云界整整二十七年……终于听到了道友二字……终于可以不再完全说白话……道友可知,本座心中,比你更加激动?” 徐阳逸目光微闪。 也就是说……二十七年前,开云界,是有地球修士的么? “本座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徐阳逸笑了笑,轻轻展开五指:“不过,有没有资格占这里……” 祖怀恩的瞳孔,倏然尖锐起来!因为,徐阳逸已经抬起了手,手指尖上,五点紫色的火焰,寸许大小,迎风招摇! 火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五朵寸许大小的火焰,竟然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模糊!甚至就连他这里都感受到了恐怖的温度! “紫色……”他的目光,完全慎重了起来:“七千度以上……果然……能进入这里的,全都是妖孽级别的天才!” “不是道友你说了算。”徐阳逸信手一挥:“而是本座。” “轰!!!”刹那之间,五条紫色火龙,每一条都足足有二十米长!一米粗细!咆哮着冲向祖怀恩! 火龙飞射而出,即便徐阳逸心志坚定,此刻,也忍不住眼中一阵火热! 灵气离体! 根本不需要任何体术!灵气如臂使指!喷薄而出! 从此,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根本不在话下! 并且……这不是新的神通…… 这是……十方红莲! 从筑基之中得到的升华,万古丹经王当时就语焉不详,现在……他真正看到了……这些被记录到万历道藏中的东西,真正的力量! 可进化的神通! 他的双手,轻轻打出一个印诀,五条紫色火龙,刹那间如臂使指,形成一个牢固的炼狱!将祖怀恩牢牢困在其中! 火焰中,徐阳逸抬起头,舔了舔嘴唇:“接招吧……” “十方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