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战筑基(三) - 最强妖孽

第370章:战筑基(三)

“嘟嘟嘟!”“滴滴滴!”北风城中,此刻面对a-31地区的一边,彻底乱了套。 无数喇叭乱响,街边的咖啡馆中,每一个人包括咖啡师都站了出来,傻子一样看着天空。 “啪!”一位警察,见了鬼一般跳出车门,目瞪口呆地看着晶化山脉。紧接着,身后“轰”的一声,他的车被一辆卡车撞走,而卡车司机,同样伸出头,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睛,看着同一个方向。 这一刻,北风城北部,全部安静。 每一个人眼中,都带着震撼,不可思议,他们瞳孔里,倒映出一出永生难忘的超自然现象! 那些黑色的天空,形成一片片雾气,最后,成为一个黑雾的孔洞!而孔洞之中,一只足足几十米的黑色爪子,伸了下来!并且……仿佛……有什么更加可怕的东西,正在孔洞之中,发出此起彼伏的尖锐声音,缓缓下落! 而云层之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青色灵气铸造的基台,很大,足足有三四百米!北风城任何一个角度都看得到! “这……这是灵师……”距离最近的崔国师,身子都在颤抖:“这是灵师?这是神通?这是斗法?!!” 他的声音都嘶哑了,然而,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现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全都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在这下面,他们感受得更加清楚!这一招出现时,那种心脏瞬间停跳的恐怖感,还有……那种让人想逃,却根本迈不开腿的生死危机! “兹!!!”九声鸣叫,五秒后,黑色云洞完全崩溃!一只浑身缭绕黑色雾气的巨鸟,同样数百米大!从云洞中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轰然落下! 占星台!鬼车鸟! 天启第一蚀! 北风城,安静了。 只有枯燥的广播,在不停播放,响彻每一个角落。 “注意,请注意。因为发生不可预测的事故,所有居民立刻撤出北风城……” 十三中楼顶,所有学生愣住了,随后,不知道是哪位女生,声嘶力竭地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随后,她疯了一样,朝着楼下跑去! 这一声,惊醒了所有人!每一个人,全都尖叫着冲向楼下! “不是玩笑……这不是玩笑!!”“天啊!这是妖怪!吃人的妖怪!”“我的老天!这不是玩笑!政府玩真的!”“呜呜呜……北风城到底怎么了?这是什么东西啊!!”“妖怪!妖怪!快跑啊!” 尖叫声,哭泣声,响作一团,刚才还悠闲自得的楼顶,瞬间一团乱麻。 不仅仅是学校……当意识到广播中说的是真的之后,北风城,彻底乱了。 但是,此刻的马路上,一队队士兵,已经荷枪实弹地等待在了那里,引导所有人撤向城外。 这,便是力量没有约束的后果。 下界……第一次出现的筑基修士,足以让一座数百万人口的重镇,瞬间清空! 天空之上,事件的两位主角,根本没有自觉。祖怀恩已经满脸凝重,死死盯着天空中落下的鬼车鸟,巨大的黑影在空中盘旋。而他的对面,徐阳逸,只是这么静静地指着他,立于占星台中,看似平淡。他却能感觉……这一刻,身体周围百米,全部被一种诡异的杀机锁定!任何地方都是刀光剑影! 鬼车鸟停上占星台的一刻……这一招,就是发动的时候! “此招……什么名字?”祖怀恩极其凝重地开口,他背上,寒毛都竖了起来! “天启六蚀。”徐阳逸淡淡地开口:“道友,你只是一缕灵识降临,不是本座的对手。” 祖怀恩没有开口,徐阳逸也没有让鬼车鸟完全停上占星台,两人仿佛僵持,数秒后,祖怀恩抬起头:“天地异象的神通……非金丹期不可得。乃是天大机缘……本座只见过三次。道友气运不弱。” 不弱? 徐阳逸笑了笑。 或许吧……但是,若是他知道,天启六蚀来自哪里,那里有什么东西,多少人进去,多少人出来,他还能这么说? “认输吧。”他淡然开口:“仅凭一缕灵识,道友不是本座的对手。而且……若本座猜的没错,开云界,也仅仅剩下我等两位筑基了。” 这,也是两人谁都没有生死相搏的原因。 这,只是试探。掂掂对方的斤两。 祖怀恩深深地看了他数秒,忽然笑了:“道友,虽然这仅仅是本座的灵识,但是,你初入筑基,就这么有把握能战胜本座?” 徐阳逸也笑了:“试试?” “好。”祖怀恩舔了舔嘴唇,双手掐出一个诡异的法诀,顿时,他的身侧,方圆千米的空间,全部震荡起来! “此乃本座的杀招之一。”在如同波纹起伏的空间之中,祖怀恩凌波微步,沉声道:“本座取名为:天罚。” “嗡嗡嗡……”一把把剑……真正的利剑,从灵气孔洞中缓缓冒出,正对徐阳逸! 每一把剑,都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芒。每一把剑,都散发着极其浓郁的灵气,比刚才的红色剑雨更加密集!甚至在天空中拉出一道璀璨的光幕! “此式,本座曾在华夏修行界以一敌十,一个小时内斩杀十位低本座一个小境界的修士。”他目光有些怀念地看着从一片片蜂巢一样的灵气孔洞中蔓延出的利刃:“即便古松真人的万影天诛,恐怕威势也莫过于此。不过,开云界,还没人值得本座动用这招。” 他缓缓收回目光,看向徐阳逸:“道友若后悔,还来得及……你……你这是?!” 徐阳逸竟然卸去了全身的防备!甚至灵气护罩都不在!并且,手一挥,鬼车鸟,占星台,消失无踪。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小看本座?”祖怀恩眼中闪过一抹怒火,这个人很强,非常强!但是,再强都是初入筑基!自己筑基中期的大杀招,即便现在的状态,也绝非初入筑基的修士可以抗衡的! “竟然敢小觑本座……后悔去吧……”他心中一声冷笑,已经决定让徐阳逸明白差距所在,双手往前一抓,顿时,身后的无穷剑雨,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死亡的痕迹!“刷刷刷!”数千把剑,汇聚成一道绚烂的洪流!剑光耀眼,如同奔腾银河! 徐阳逸……竟然还是没有任何防御! “好胆!”祖怀恩心中一丝怒意更盛,对于自己的绝招不闪不避,他以为他是谁? 而且这是真正的没有防备,灵气都收缩回了体内! 但是,他根本没有发怒的时间了,因为,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他以为自己活在梦中。 “刷刷刷!”剑如雨下,刹那间逼近徐阳逸,但是,下一秒,让祖怀恩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间不容发之间,徐阳逸的身形……竟然模糊了起来!仿佛天空中的影子!那些剑……居然全部透体而过!没有一把刺中了对方! 剑落如雨,足足几十秒,飞剑才刺了个通透。当飞剑结束以后,徐阳逸居然如同雾一样,再次明朗了起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祖怀恩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修行如此之久,竟然有人能不用灵气,完全躲过他的绝技?! 不……不是躲过,而是……免疫?! 他能免疫灵器攻击!? 徐阳逸根本没有管他的震撼,而是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衣服都没有破一点。 “不错……虚灵仙体,仅仅是初成,就能让本座躲过大多数法器的攻击。那么……小成之后,又会有何等神通?” “道友。”他抬起头,看向目瞪口呆的祖怀恩:“这便是你的绝技?” 祖怀恩嘴巴张了张,见鬼一样看着徐阳逸。 说是? 这种……被别人免疫的东西,他不好意思说是。 说不是? 但是……这真的是啊……每一把都是极品法器!他等于行走的剑匣,收集这四千一百把法器,用了自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这也是他当年打出名气,以一敌十的不二法门! “受教了。”数秒后,他脸色终于完全郑重了起来,朝着徐阳逸拱了拱手:“敢问道友道号?” 徐阳逸没有答话,许久,轻声道:“狼毒。” “狼毒……”祖怀恩轻轻重复了一次:“本座记住了。” 沉默,一分钟后,祖怀恩沉声道:“道友心中,必定有诸多疑问。不过……你的疑问,本座大约知道。但是,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本座来道友道场,亦是心血来潮。在这个晚辈身上,本座只有五分钟时间。” 徐阳逸没有扭捏,直接问道:“怎么回去?这里是哪里?” “回去?”祖怀恩呵了一声:“若能回去,本座怎么可能留在这里?” “至于这里是哪里……这里,被称为‘里面,’有三尊半步元婴的老祖坐镇。每一界,都有它特有的‘界锚’‘星位,’地球凭借这两点定位界面中的小千世界。但是……这里,竟然在六十年前,挣脱了界锚和星位的定位。”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 三尊半步元婴! 这绝对不在地球上任何记录之内! 也就是说……华夏修行界,金丹老祖的数目,不是十位,不是十二位,而是……至少十五位! 加上坐镇修行法院的半步元婴天载真人,至少四位半步元婴! 这在地球上,都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不夸张地说,现在记录的,除了希腊,印度,麦加等屈指可数的国家,可以说没有任何国家的修行力量能超过华夏! “这几位真人的名号?” “拓跋真人,流火真人,清月真人。”祖怀恩笑道:“这个开云界……不简单,你有没有听说过‘最后的一万里?’” ¥¥¥¥¥¥¥¥¥¥¥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重要的是请说三次~~ 今天心情巨差……下午,背,膀胱经附近痛的不行,去按摩,按摩师说,坐太久了,让我少坐,我只能苦笑 有读者说更新慢,我又能怎么做?一张,思路顺,两个小时,不顺,半天经常,每天我要坚持写9k字,说实话,比上班累得多 不是身体累,而是脑子累,非常累,从来不打鼾的我,现在一睡着鼾声连连 写书三年多,我增肥了四十多斤,身体也不行了,然而,又无法离开电脑。 真心希望,各位有经济能力的读者,能看到老胖子这么努力的份上,来个订阅,写书不容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