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进化图谱(一) - 最强妖孽

第371章:进化图谱(一)

徐阳逸点了点头。 “一个没有金丹的下界,竟然能从三位半步元婴老祖手中逃脱……不,这并不是重点……”祖怀恩仿佛考虑了三秒,正要开口,忽然,身体轻轻震了震。 “时间已至。”他长叹了一声,随后,脸色极其凝重地开口了:“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徐阳逸皱眉,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开云界……”祖怀恩踏前一步,声音都在发颤:“没有一个活人!” “什么?”徐阳逸目光倏然闪亮,迅速扫过下方所有人群。 他敢肯定,这些绝对是活人!不可能是傀儡!更不可能是死人! “徐道友……”祖怀恩的身子再次一震,他的脸色有些惨白:“不要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在这里,永远都不要相信!” “相信我,这里的人……没有活人!没有一个活人!”他重复了两次:“这个开云界……有大问题!我怀疑,有大神通修士……” 他没有说完,因为他头顶,白光已经闪现,这是魂体双分的前兆。 他停住了嘴,急促地说道:“天葬节。” “天葬节?” “没错……两年后,十年一次的天葬节再次来临。切记……这个节日的来历,绝不普通!无论如何,决不可错过!本座在祖国师处……” 话音未落,他身体再次一震,这次,一道细细的灵光直冲天际而去。而他的身体,却一下掉了下来。 随后……一道符箓,飘到了徐阳逸面前,他扫了一眼,是一张传讯符。 伸手一招,让祖怀恩身体如同羽毛一样往下飘去,同时,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个开云界,肯定不简单。 能从三位半步元婴的老祖手中逃脱,怎么可能简单? 更别说……这里的修行始祖,名为“张光耀,”如果是巧合,也太巧了一些。 “算了,当务之急,刚刚筑基,稳固境界才是第一。” “地球……我是肯定要回去的。没有绝强的修为,我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他的目光扫过地上跪伏着,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各位灵师。手轻轻一扬,一片蓝色光幕,将别墅地下室,和外界划分为两个世界。 “一年半之内,不要进来。” 留下这句话,他身形慢慢消失在空中,而数秒之后,人已经出现在地下室。 他没有立刻巩固,而是默默打坐,足足几个小时,才将祖怀恩的话,从脑海中抛出出去。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 没有任何耽搁,他的灵识立刻涌进自己的身体。筑基,对于修士是质的飞跃,同时,太多的东西都会因为筑基而改变。比如…… 他的灵识,已经处在一片金光之中。金光漫无边际,但是……这一次的万古丹经王,和练气决然不同!! 它……一共点亮了三枚玉简! 每一枚头顶,都有一朵玄奥的红色火焰燃烧,将上面的字完全印出。而且……这三枚玉简,上面没有字,而是…… 树形图! 这,就是他的第一个改变----万古丹经王晋级! “你到底叫什么……”他有些出神地看着面前,如同十万大山的金光玉简:“活帝器?万古丹经王?或者……道藏?” 叫什么都不重要了,他深呼吸了好几口,目光如火地看向第一枚玉简。 “功法录。”名字异常简单,但是内容……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神摇曳。 上面,是一个巨大的树形图,而最底部,足足有十式神通!每一式,都模模糊糊,仿佛能看到影子,仔细去看,却根本看不清楚。然而……上面,有三朵小小的红色火焰,点燃了三个地方! 十方红莲! 丹鼎筑灵法! 震灵破! 在它们上方,代表着进化的树形图,十方红莲赫然对准十方炼狱!丹鼎筑灵法,已经点燃丹鼎本我心诀!而震灵破,同时点亮了万灵镇! 并且,在它们的再上方,三个灰色的字迹,同样出现,和其他完全看不清楚的模糊文字相比,这三式,虽然是灰色,代表没有“解锁。”他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十方业炎! 玉壶冰心! 神游百里! “这……应该是金丹期的神通!神通树形图的路径上,并没有说需要刻意修炼。”他强压下波动的心情。十方炼狱的威力,他已经见识过了。然而……祖怀恩根本不知道,十方炼狱,可以释放的火龙,根本不是五条。而是…… 整整十条! 何谓十方? 上天、下地、东、西、南、北、生门、死位、过去、未来! 逃无可逃,炎龙炼狱! 刚才,他只是用出了一半威力而已,还刻意减少了灵力。 他抿了抿嘴,看向更上方,金丹之上……乃是元婴。 但是,哪里的文字,同样是灰色,然而却模糊不定,他根本看不清楚。 “可惜。不能让本座一览为快。”他叹了口气:“真是难以想象……若我到了金丹,这几式神通,将会变得多强?不……这上面……有十招神通。我只解锁了三招。其他的……根本没有条件,那……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么……元婴呢?”心中因为期待而火热,他仔细看了一遍。十方炼狱,处于第二层,上面,还有好几层。 “不对!”他忽然眼前一亮,菩提子极速运转,呼吸都急促了一分:“如果说……十方炼狱,是筑基神通,所以,在第二层,那么……这幅树形图,不是告诉了我修行共有几个境界?!” 念头刚出现,便立刻在他脑海中生根。随后,他倒抽了一口气,因为……他记得清清楚楚,上面,绝非两个树形!而是……起码六七个以上! 筑基之后……还有至少六七个境界?! 从未听说! 他立刻看了过去,果然……在树形图边缘,对应十方炼狱这一栏的筑基两字之上,有着金丹两个小字,龙飞凤舞,不是如同其他文字那样仿佛生在玉简上,而是用毛笔写下! 他目光如火地看了上去,但是,上面,再次模糊。 “也就是说……只能看到高出自己一个境界的东西?”他搓着下巴想到。 他继续看了上去,但是,金丹之上的元婴境界,虽然他知道,但是却看不到,然而,元婴之上,却有些不一样? “墨不一样!”他稍微一看便发现了:“练气,筑基,金丹,元婴,是黑色墨。而这个……” 他死死盯着那两个根本看不清的字:“红色……等等……” 他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旁边。就在练气,筑基,金丹,以及看不清的元婴之旁,还有一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的小字。 “问道四境?” 脑海中,有些乱了。他继续往上看,却发现…… 一共……有着十个境界! “算了,我现在,才是筑基期,知道太多,反而为其所扰。”尽管心痒难耐,他却果断地移开了目光,看向了这片树形图之下。 下面,是第二个树形图,那是……九曜星落的树形图! 但是,和刚才的不同,九曜星落,中间一共只有三层。而最底层,第一行字,已经被火焰点亮。 “天启六蚀。”他满意地笑了笑,这几年,他修行地最多的,就是这一招。然而,让他更加遗憾的,是其他几招,他同样不知道名字,这上面,还是模糊。 “不过……就连天启六蚀都只是最底部一层……而最高层,赫然是九曜星落,中间这一层……又是什么呢?” “这种引起天地异象的神通都能进化……简直不敢想,它进化之后,又是何等声势。” 静静地看了许久,他移开目光。看万古丹经王太久,他感觉灵识微微有些发晕。 再次打坐,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筑基,带来的变化是全面的,并没有给他带来新的功法,却让以前的东西开始缓缓进化。功法录,是他的第一个收获。 不过……他的灵识进入脑海,这一次筑基,一共有三大变化!这,只是第一个。 “趁现在,正好看看第二个变化……” 他的目光,冷了下来。第二个变化……是他早就知道会有的。 闭上眼睛,一幅幅画面,在他脑海中飞快流过。但是,这些画面,带着一种令人无比炙热的感觉!仿佛只是从画面中,都能将人烧干! 并且,炙热之中,一种跨越时代,无比沧桑的感觉,浓浓透出,让他根本不敢分心半点! “刷拉拉……”脑海中的画面好似刻在他脑袋里,飞快地快进着,他看到了一座古城,看到了无数的古人,最后……画面,定格在一片苍翠的大山上! 山很大,然而,却经过人工开发,他仿佛回顾历史长河,看到不知道多少民夫,将一块块石料运往这里。不知道多少年后……十三座雄伟巍峨的殿宇,出现在群山之中! “明……十三陵!”他死死握了握拳头。灵识更加集中,紧接着……他脑海中,整个画面,轰然一声,“燃”了起来! 他看到了……看到一朵只有拇指尖大小的火焰,趴在一团仿佛活物的东西之中!那些东西好像是肉壁,好像是身体内部,牢牢封印住了这一团火! 就在这一瞬间,他全身的毛发,他的衣服,轰然燃起一朵朵小小的烈焰。他猛然睁开眼睛,灵气运转全身,十分钟后,浑身的烈焰,这才熄灭下去。 他凝重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皮肤无比干燥,竟然就在那一瞬间。仅仅是看着这一组画面,身体中真的燃起了一片火! “好强……”他深吸了一口气:“这还只是虚幻……并非真实,我看到的仅仅是万古丹经王自带的……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画面,就这样,都让我难以承受……它的本体,会强悍到什么地步?” 这不是别的……这是传说中,南明离火的所在! 先天四大灵炎! 也是他真正点燃万古丹经王的核心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