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进化图谱(二) - 最强妖孽

第372章:进化图谱(二)

“竟然是明十三陵……魏忠贤……你当初对我说的话,是不是早知道了我会修炼万古丹经王?那么……那两位帝王,又知不知道,我迟早要去一趟?” “轰!”就在此刻,他脑海中的图像,猛然间变得赤红! “刷拉……”画面到了这里,中断。 徐阳逸睁开眼睛,出神地看着天花板。 “又是明十三陵……活帝器最后的秘密,关于明光宗到底发现了什么,引来轩辕剑杀劫的秘密……还有南明离火……竟然全部都被明光宗带进了坟墓……” 他有些出神,若自己是凡人,怎么可能知道光华亮丽的表象之下,还隐藏着这么多东西? 修行界……简直瑰丽得让自己都为之神往。 就在此刻,他的左手,忽然发出一片黑光! 随后,那只活帝器化身的小剑,不受他操控地飞了出来,漆黑的小剑,剑身发出咔咔之声,数秒后,一个岁星神的图案,竟然在剑上形成。 “岁星神……”徐阳逸轻轻拿起,面沉如水:“南明离火……” “这中间,莫非有什么联系?” 沉思许久,他再次放下了这个问题。 同样的道理,一天不回到华夏,他一天没法考虑让万古丹经王完全启动。而且,他也感觉到了…… “现在的灵气……吸收几乎对我毫无作用。”他咬牙看向身体的丹田,那里,空空如也:“修为根本无法精进……不精进,我怎么达到金丹?不达到金丹,我又怎么回到华夏?现在的华夏,恐怕到处都是我的通缉令。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任何办法,接下来的一两年,筑基之时灵气灌顶,这些灵气还够他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两年之后呢? 祖怀恩身上那位灵师的话,对方至少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年,他绝不认为自己就有这么大的面子,一来就能回去。 “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许久,他才平静下有些焦灼的心情。灵识移开,看向了筑基之后的第三个变化。 这个变化,赫然又在万古丹经王上! 他再次闭上了眼睛,灵识中,“刷……”无穷金光闪耀,一页巨大的玉简,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他如同蚂蚁一般,站在玉简之前。 在那一页功法录旁边,三个散发着金光的大字,赫然在目! “山海经……”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热地看着三个闪亮的大字。 这三个大字,银钩铁画,气势非凡,仿佛活物一般,浮动在玉简之上。而在它左侧,是两页刻满图录的玉简!如同刚才的功法录一般! 树形图! 其中一页,是一株植物的树形图,这株植物,他太过熟悉。 狼毒! 整片玉简上,就是这一个图形! 然而,第二片……则是一个巨大的倒树形图!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分支,上面,顶端,则是一个巨大的蝴蝶阴影! 说是蝴蝶,都不恰当。这只蝴蝶的阴影……超越了徐阳逸所见的一切蝴蝶!甚至……他看到凤尾和龙角!翅膀,也如同火焰一般燃烧! 这个阴影……只看一眼,徐阳逸都感觉心神震荡。仿佛人忽然冲出了宇宙,看到了银河。 这片玉简上,是有字的,就在最上方,“万蝶之母,万蝶姿态”八个大字,无法让人不注意。 但是……在这个树形图的最低端,赫然是他气海中的茧! “这……是一幅南华蝶母的进化图!”他深呼吸了好几口,这,才是他无比重视这个茧的原因! 如果,他是想,如果,或许,可能,有一天,自己能让这枚茧,真正进化到南华蝶母那个层次…… 他不敢再想下去,和小青共称八大妖王的南华蝶母,居然有那么亿万分之一的可能,在自己气海中孵化出来,这种想法,想一下都让他全身颤栗。 “最重要的是……南华蝶母的树形图……上面,有字!” 每一个进化的支线上,都写着一行小字。他现在气海中的茧,对应的,是“青云之种,”而在这上面,一个灰色的名字,已经不在模糊。 “食梦。”他目光如火地抚摸过那个名字,在食梦下方,另有一行小字。很简单,也很直白。 灵石!上品!三千万!或吞噬一个金丹级梦魇。 三千万上品灵石! 金丹级梦魇! 看到这六个字的时候,徐阳逸差点就喷了出来。 自己的万古丹经王,不知道要多少灵石。他牢牢记得,上面写的是“一国养一人。”南明离火即便看着幻影都让他承受不住,对方焚烧的,可能是下品? 这样的火焰,在气海中燃烧一天,要烧干多少灵石? 然后……呵呵呵,南华蝶母的卵,第一次进阶,就要耗费三千万上品灵石!现在华夏灵石总行有没有这么多库存都是问题! “妈的……”他咬牙笑道,目光继续看了上去,而这个进阶……共分七次! 就算每次不递增,七次……两亿一千万上品灵石! 这简直就是一个华夏五年内都肉疼的天文数字! 然而……南华蝶母,八大妖王,可能不递增? 筑基之后,吸收灵气的振幅都会增加,一只数千年的,还可能存活于世的妖王,进阶就仅仅是三千万上品?小青宝库的九天玄女就至少数千万上品灵石!更别提这是南华蝶母幼虫!本体! 至于什么元婴级梦魇,看到金丹级三个字,他已经选择性无视了。 徐阳逸头痛地摁着太阳穴,这个钩子太大了,但是……他付不起。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车到山前必有路……”苦笑着重复了好几次,才将心头炙热的欲望压制下去。 他静静地打坐了数分钟,一道灵识飘了出去,在田国涛的脑海中回响了起来。 这是练气根本无法做到的。自己要说,对方就无法不听。 “田师,来一下。” 田国涛很快就过来了,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徐师。有什么吩咐。” 徐阳逸掏出一片早就输入自己灵识的玉简飞过去:“本座要巩固境界,一年半之内,同样不希望任何人打搅。三个月后,本座开始闭关。在这三个月内,我希望你能找到这上面的东西。” 这上面,他刻下的是关于万灵丹的内容。 无根九曲水在他身上,现在只缺配料,他也只是试试。毕竟,巩固境界不是准备筑基,自己修炼的是万古丹经王,没有比炼丹更好的选择了。 “是。” “另外,本座给你一道符箓,关键时刻可以叫本座出关。若没有用到,一年半以后,必须叫本座出关。” “明白了。” 徐阳逸深深看了他好几眼,点了点头:“去吧。” 田国涛离开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是活人? 无论怎么看……田国涛都是活人无疑,为什么祖怀恩会有那段话? “罢了,下次天葬节,本座就亲自去看一看……这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半月以后,田国涛带来的消息让徐阳逸精神一振,没想到,开云界竟然有所有配料! 这让本来打算闭关苦修的他喜出望外,立刻进入了修行之中。 冬去秋来,花谢花开。一年半,对比起十年并不长,当第一片秋叶落下的时候,a-31地区,这个一年半前,被政府划分为禁区的地方,一扇地窖的门,“喀拉拉”再次打开。 徐阳逸高大的身躯,轻轻闪现在地面,久违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忽然笑了。 “去。”他轻轻掐了个法诀,灵识瞬间暴涨,练气期,他的极限是三百米,而现在……他的极限,是一万米! 但是,并没有完,随着这个法诀掐下,他的灵识,再次猛增!足足扩大到了一万三千七百米! 丹鼎本我心诀! “简直难以想象,那些金丹真人的灵识,能笼罩多少?难怪……他们都是一个人坐镇一座城。想必,他们的灵识笼罩一个大城市,也差不多了。” 他的灵识,停顿到了距离这里三千米外。 在那里,有密密麻麻的军人岗哨,将a-31地区的腹心都围了起来。各种看似精密的仪器,全部对准他这里。 秋天的太阳晒得他有些发懒,随意地打了个响指,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到,虚空坐了下来,一抹戒指,一颗黑色的丹药,出现在他手中。 “万灵丹……”他的目光有些感慨,第一次听说,还是猫八二说出来的,但是现在,自己的那些朋友,不知安好? 他已经服食过万灵丹,这是一枚臣丹,足足提升了5%左右的灵识,否则,即便加上丹鼎本我心诀,也是一万三千米,不会有多出来的七百米。 他这里悠闲,外面的军队,已经如临大敌。监视器前,每一双眼睛,都死死盯着他。 根本没有管这些,大概晒了一个小时的太阳,徐阳逸淡淡道:“田师。” “你还在?” “徐师一天不赶我走,我一天就在。”田国涛的声音恭敬地从身后传来。 徐阳逸眯着眼睛看着太阳:“距离天葬节,还有多久?” “一个月,阁下。” “地点?” “百祭城,北海边。” 徐阳逸点了点头,随后,一指点向田国涛的额头。顿时,天道百解后续功法,全部涌入了田国涛脑海中。 “好好修炼。”他淡淡地说完,终于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骨骼咔咔作响。同时,眼中,那一抹慵懒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难以直视的锋锐! 十二年苦修,他有了百分之百在开云界站稳脚跟的实力,接下来的……就是去寻找回去的路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