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天葬(一) - 最强妖孽

第373章:天葬(一)

“刷……”天风猎猎。徐阳逸如同一只破风的苍鹰,数千米高的狂风吹得他衣袂猎猎作响,却根本无法阻挡他的去路。 “嗖!”穿云之箭,从地面上看去,甚至能看到云层被破开一条肉眼可见的通道。飞着飞着,他忽然微微一笑。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令人心旷神怡了。 在天上俯瞰苍生,这是他筑基以来,第一次长途飞行。速度甚至不比直升机慢多少。但是那种爽快感,却根本不是飞机可以比拟的! 大约四个小时,这是他筑基以来最酣畅淋漓的四个小时,他已经遥遥看到了北海的影子。 就在这时,他猛地停住了脚步,立刻看向自己的丹田之中! 动了…… 就在刚才,食梦的茧,竟然动了两下! 他灵识立刻内视了过去,好像是怕他没有看到,食梦再次轻微地晃了两下。 他能感觉到,里面透出一种亲昵的感觉,和以前庄周的神秘完全不同,然而……更重要的是,他能看到,一缕缕,灰黑色的气息,正在被食梦一点一点地吸取。虽然微小,却绝不间断! 仿佛……一个黑色的小宇宙,无穷无尽地吸取着什么东西。不过,身体外,却根本看不到它的来头。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仔细回忆着一切,这种情况,应该是他离开a-31地区之后发生的,仿佛……食梦开始复苏了一般。 摇了摇头,他正要朝前一步,忽然,食梦猛地晃了两晃! 灵识一阵模糊,徐阳逸万万没想到,仅仅是一个茧的食梦,竟然能让他灵识晃动。疑惑的是,对方……好像在阻止什么? “有趣。”徐阳逸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个茧:“你要告诉我什么?” 没有反应。 他收回目光,刚抬起腿,茧竟然再次晃动起来! 一股极其微弱,但是对他极其依赖的灵识传入他的脑海,没有语言,甚至只有语不成声的“呀呀”声。有些急促,仿佛有点焦急。 徐阳逸收回脚步,往后退了一步。茧没有任何动静。 皱了皱眉,他再次往前一步,食梦竟然同样地摇晃了起来! “让我不要往前?”他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食梦的茧,这就像一个和父亲撒娇的孩子一样,说不得话,只能用原始的动作来表达。 “是这个意思么?”他笑着伸出了手,平举,笑容却不达眼底,只是挂在嘴边。而神色,已经严肃了起来。 “若你是其他的东西提醒我,我或许还不会在意……” “但是,你的本体堪比小青前辈,是直觉?是经验?恭喜你,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十方炼狱。” “轰!!”三条赤红的火龙,从他三根指头上呼啸而出!猛然冲向前方!但!就在下一秒,仿佛遇到了什么无法越过的障壁,三条火龙在一片轰隆声中化为纷飞的火焰。星星点点洒落天空。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极其谨慎地,往前走了三步,就在手臂完全伸直的一刹那,他两道浓眉,全都扬了起来。 他的手,仿佛伸进了湖面,阵阵涟漪从他面前荡起,甚至……从空白的虚空中,映出了他的倒影! “这是……”镜子一般的虚空中,映照出他惊讶的神色:“护国法阵?” 他的脸上,笑容完全敛去,他谨慎地伸出手,灵气全面运转,轻轻抚摸到了面前的虚空上。 “啪啦啦!!”一阵蓝色电芒乱跳!他的神色,终于完全凝重起来。 就在他面前,一个灰色符箓呈现在指尖,紧接着……是十米……一百米……一千米! 不到十分钟,灰色符箓弥漫半空!形成一个足足数万米,若隐若现,却根本看不到头的巨大法阵! 他深吸一口气,收回了手:“古松真人曾告诉我,每一国,都有它的护国大阵。但是……” 他深深看了面前一眼根本看不到头的阵法:“这个下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古松真人说过之后,我特意去查过护国大阵的资料。但是都只有隐约提起,我升任舵主之后,才有一些了解。地球上,比如美国,加拿大等,是根本没有护国大阵的。因为他们没有宗教传承,更没有厉害的修士。只有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国,比如华夏,希腊,印度等,才有。” “否则,就是曾经出过金丹以上大修士的国都。梵蒂冈,罗马,瑞典等国家。没想到,一个下界的上陈国,竟然也有护国大阵。”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阵法,这个阵法显然没有完全,力量非常弱,范围也不大。但是,护国大阵厉害的,是它的“规则。” 这就像一个棋盘,或者是象棋,或者是围棋,或者是军旗,一旦进入这个棋盘的范畴,必须遵守它的规则,否则,会遭到难以想象的报复。越是古老的国家,越是大修士出现的国家,规则越凶狠,限制越完善。 他不动声色地在戒指上摸了摸,一只苍鹰傀儡呼啸出现,他信手一甩,苍鹰傀儡立刻冲进了前面的大阵。但是,下一秒,这只傀儡忽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地坠落了下来。 “禁空。”他眉头皱了起来,除非自身等阶超过护国大阵的雕刻者,否则只能遵循其中的规则。也就是说…… “雕刻法阵的人,实力在我之上。” 沉默了许久,他搓了搓发青的下巴:“有趣……开云界竟然还出过筑基以上的修士,浮云真人……此张光耀,莫非真的是你不成?” 他并没有动用祖怀恩给他的传讯符,才见面一次,不可能完全相信对方。而是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护国法阵边缘角落,面不改色地穿行而过。 符箓之壁只是微微颤抖。但是,他刚迈进去一步,整个人的所有毛孔,竟然舒服得全部舒展开。 灵气! 好浓郁的灵气! 甚至……超越了地球上一些市的地步!直逼二线省会! “难以置信。”他深吸了一口气,百祭城他不是没有来过,但是,上一次绝不可能有如此浓郁的灵气! 这些灵气,全部被护国法阵封在内部,外面根本感觉不出来! 百祭城中,现在可谓人来人往,十年一次的天葬节,让这里成为全国现在最火热的地方。不知道多少行人从徐阳逸身侧擦肩而过。因为他的不动,不少人都撞上了他的肩膀,再骂骂咧咧地走开。 他收回心神,掐了个隐身术,虽然不能飞行,但是大幅度的跳跃并不在管辖范围,几个跳跃之后,他已经负手站在了一栋三百米的高楼之上,闭上眼睛,灵识却倏然放开。瞬间笼罩周围万米。 但是,下一秒,他的眼睛猛然睁开! “这是怎么回事?”他目光急剧闪烁,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的灵识中,根本没有城市! 脚踏这座城市最高建筑,灵识中……映照出的却完全是另一个画面! 沉默数秒,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刷……”同样的情况,再次降临,他的眼中,出现了一片白色,和黑色交织的世界! 如同潮水……一片片黑色的灵气浪潮,不断冲击着天边的白色……不,不是天边。这里,没有天与地,只有黑和白。仿佛……一个双色的色彩空间。 没有人,没有城市,没有树……一切的一切,只有黑白。 “简直匪夷所思……”徐阳逸感慨地看着周围,灵识就是自己的另一双眼睛,能看到的和眼睛看到的本不该有任何变化。他从来没听说过,眼睛看到的和灵识完全是两码事的情况! 沉默片刻,他抬脚就朝着前方走去。 毫无阻碍地走了五分钟,他再次停下来了脚步,神色已经完全慎重了起来。 “这个开云界……恐怕问题已经不是‘大’能形容的了。” “这个楼顶,以我的速度,五分钟,足以走出几十米,我在楼顶,现在……应该跌下去才对。” “但是……现在我仍然如履平地。也就是说,灵识中的世界,和眼睛的世界,竟然是完全分开的!” “那么,哪个才是真正的开云界?祖怀恩说的这里没有活人,难道是这个意思?我的眼睛欺骗了我?” 他正打算睁开眼睛,忽然,整个人都停了下来,凝重地看向一个方向。 有声音…… 在这黑白色的,无边无际的世界之中,竟然……还有别的声音! “呼……”仿佛风起。 “呼……”仿佛云落。 声音,很轻,不仔细根本听不到。但是,随着这个声音,这片黑白的世界,竟然起起伏伏! 幅度非常之小,小的几不可觉。 徐阳逸没有开口,太诡异了……十年一度的天葬节,刚刚进入百祭城就遇到了如此诡异的场景。 他的灵识,悄悄地衍生了出去,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就在他觉得一无所获的时候,忽然,整个人都震了震! 有什么东西……在某一处,拉住了自己的灵识! 灵识世界,他的灵识世界,竟然被人不知不觉地侵入!并且抓住了他! “你……能看到我?” 就在他灵气运转全身的时候,一个欣喜若狂的声音忽然响起:“你能看到我?!你能看到我对不对!?” “没错……没错!我抓住你了!你就在这里!你一定能看到我!” “多少年了……呜呜呜……一百多年……终于有人能看到我了!终于有人能进入这片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