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金箍棒(五) - 最强妖孽

第380章:金箍棒(五)

“吱!!”几乎就在同时,骨猴猛然张开嘴,那股已经凝练到极致的白光,化为一条冲天光柱,猛然喷出! “哗啦啦!”地面上,光柱所过,全部崩溃!地表丝丝龟裂!一道深达一米的沟壑顷刻出现。沟壑两边,翻飞的数米高泥土,随着闪电一般的白光直冲而来! “吼!!”上百条火龙发出齐声嘶吼,紧接着,上天,下地,东南西北,十条火龙疯狂朝着中心吞噬,挤压,竟然围绕着骨猴形成了一个足足六十多米大小的紫色火球! 十条火龙,不分彼此!十龙神火罩! “刷!”紫色火焰之中,一道白光闪现,那道白色光束冲入天际!白光路径上,七个徐阳逸的影子,瞬间崩溃!紧接着,后方响起一片“当当当”的破碎之声!白光所过,周围的飞机,轮船,竟然凭空被切去一块!足有数米大小!切口光滑如镜! 十方炼狱并未崩溃,徐阳逸根本没有停顿,趁着此时,双手已经飞快掐诀, “嗡嗡嗡……”一片绿色光芒,从他全身笼罩,而他额头上,开始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符文,这个符文迅速蔓延,将他全身都笼罩在内。纹路透露出一种古老而神秘的气氛。同时,他的衣服,头发,全部无风自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他身体中爆开一样! 丹鼎本我心诀! “哗啦啦……”他周的地面全部龟裂,随后浮起,眼前的一切都在模糊,紧接着更加清晰,灵识在用一种恐怖的速度攀升。三秒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万灵镇。” “沙……”这一刻,风,停了。 海水,也没有了轰鸣。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刹那停止。下一秒,这个停顿,随着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被打破。 不是任何物件的咔擦声,是这一片空间响起的咔擦声!和咔擦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四面八方传来,哀嚎不觉的哀鸣! “呵……”“啊……”“滋……”清淡如鬼魅却萦绕耳旁的无声尖叫,从海底墓穴的各处响起,万灵镇,镇万灵!只要有灵,只要灵不散,全部都会受到影响! 但是,这个声音仅仅存在了0.1秒。就在人的思维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同时,一股绝强的灵力,从空中,如同一只方圆几十米的巨掌,猛然拍下! “哗啦啦!”巨掌之下,所有的一切,海草,泥土,珊瑚,纹丝不动,人却能感觉到,精神上有什么东西正对着自己而来! 仿佛一座大山!一片海潮! “轰!!!!”无声巨响,只响彻于灵识。紫色火球微微一颤,一个无形虚影从半空中硬生生盖落!竟然透过紫色火球,直击其中的骨猴! “吱吱!!!!”一声惊天咆哮,骨猴发出了一声极其痛苦的惨叫!紫色火龙,轰然膨胀! 就像一个皮球中放了一只猴子,顿时,六十米大,如同小太阳一样的紫色火球,东凸起一块,西凹进去一块。徐阳逸目光一凝,双手用尽全力一合! 手臂青筋暴起,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隆之声!紫色火球全部炸裂! 十龙神火炼骨猴! 但是,徐阳逸刚刚轻松了一丝的目光,却立刻凝重了起来。 这只猴子……竟然没事! 不……不仅没事,它现在悬浮于半空,抱着头痛苦地哀鸣,然而,身体外,却出现了一个金色光圈! “嗡,嘛,呢,呗,咪,吽……”一阵阵空灵而宏伟的梵唱,从金色光圈上冒出,徐阳逸瞳孔倏然收缩,身形一闪,计都罗睺剑双翼张开,眨眼之间,已经飞到了数十米外! “六字真言?”他难以置信得看着这只骨猴:“怎么可能?这明显是一只妖物……不,鬼物。怎么可能有佛家六字真言护体?!” 这绝非普通的灵气护罩! 这……已经算得上一种防御神通!无时无刻不在防御的神通! 就在同时……抱着头惨叫的骨猴周围,虚空,急速幻化,十几个金色的梵文再次出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它周围凝固,就要加持到他身上一般! “刺!”没有任何犹豫,徐阳逸全身黑光倏然冒起,那个看不到脸,声势却极其惊人的古人再次出现,万道黑光凝聚,成为铮亮的一点,朝着痛苦狂吼的骨猴一剑刺去! 唯一遗憾的,就是现在计都罗睺剑已经跟不上他的进程了。 威震南州之后,计都罗睺剑仍然是筑基初期,没有练气后期那种发出超越境界的一击的强势,很可能还需要再次锻造。不过现在没有大宗师的考究,一切都是妄想。 “叮!”再怎么神秘的一剑,境界不够仍然没用,毫无意外,六字真言的金色光圈发出一阵涟漪一般的轻颤,随后,那一点黑光消弭于无形。 “这是……”同时,骨猴周围,所有灵光,全部凝视,徐阳逸愕然发现,这……竟然是一套铠甲! “卡!”仿佛圣衣附体,一顶雉鸡尾紫金冠,闪烁着耀眼的金光,清脆地套到了骨猴头顶。 “当……当当当!”雨落繁星,声声脆响,不到五秒,所有的部件,护胸,护腿,靴子,全部都套在了对方身上。“吱!!!”一声惊天怒吼!四周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在微微发颤!仿佛魔神归来! “好强!”这一吼之力,徐阳逸竟然被吼退数步! “这不是它本身的力量!”他立刻就认识到了:“这妖怪越打越强……不到十分钟,竟然感觉力量还在我之上。这套盔甲……有问题。或许是某位高阶修士留下的东西。” “吱……”骨猴七窍中,已经没有惨绿色的光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金色的薄雾。看起来不仅已经没有诡异,反而更有一种神圣之感。 紫金冠,虎皮披风,白银甲,徐阳逸看了三秒,长叹一声:“这是在临摹孙大圣?” “但是,得其形而不得其意。如果你是孙大圣,一根指头都能碾死本座千百次。不过现在……”他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双手已经掐出一个古怪的发掘:“如果你仅止于此,还不是本座的对手。” 随着这个法诀掐下。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嘶鸣。 这一声,带着无边的死寂,带着极度的不祥,响彻这片海底。就连骨猴都感觉到了其中那种令人压抑的灵气,抬起头来,低沉地叫着,凝重地看着天空。 天空,很黑,却被下方斗法的各种光亮照亮。一具具黑色棺材悬浮于三角形水壁。然而,此刻,头顶上的三角形,看不到了。 开云界的黑,是没有星辰的黑。但是,现在笼罩他们头上的黑,是纯粹的黑,深邃的黑,吞噬一切!腐蚀一切的黑! “天启第一蚀……”徐阳逸伸出一根指头,一道道灵气从他头顶散发。这一式,代价是他二分之一的灵力。 “吱……”九声让人心神震动的叫声,仿佛地狱的催魂钟,在这片天空响起,紧接着,徐阳逸脚下,一个巨大的,全部由光芒组成的占星台,赫然出现! 无数光芒交织,映照出他头顶那绝不该属于筑基修士,方圆百米大小的九头鸟! 尽管比不上魏忠贤直接由张天师灌输的,数百米的天地异像,但是,这一指,已经让绝大多数筑基修士汗颜! “蚀骨!” 随着这轻轻的一声,鬼车鸟停占星台!一片如潮黑芒,从徐阳逸脚下的占星台中轰然爆发! “刷!”黑光如海啸!顷刻间吞没周围两百米! “卡卡卡……”周围所有残骸,全部发出一阵阵难以负重的声响,紧接着,轰然崩溃! 黑光刷过骨猴,五秒后,它身外的六字真言神通全部化作灵气!那些黑芒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迅速染黑了对方所有骨骸! “卡……”第一声,轻轻的脆响,从骨猴小腿上响起,随后……他全身闪耀着符文的骨骸,全部发出了一阵细密的卡卡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纹,顷刻间爬满对方全身! 但是,骨猴没有动,也没有急。接下来的一幕,让徐阳逸几乎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沙……”骨猴的动作,在铠甲上身之后,没有一丝诡异之感,充满了佛的宁静,智慧,神圣。他竟然……左手呈兰花状,从只有一个孔洞的耳朵中……拉出了一根细如钢针,散发着道道金光的东西! 这根针,迎风见长!最后,长成了一根足足两米长,刻满符箓的银色棍棒!挥舞之间,道道荧光闪耀,骨猴周围的地面,顿时全部崩溃! 徐阳逸愕然看着眼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用力握了握拳头,立刻清醒了过来。 “不对!” “绝不是那个东西!” “如果是他,按照孙大圣的等级,不需要出棒,光是灵压就能压死我!” “这……”他深吸了一口气:“是赝品!” “就和我当初的轩辕剑剑尖一样,是赝品!” “当初的剑尖,能被当时实力远超于我的纳兰流苏捏碎,我……并不是挡不住这一招!” 要拼命了…… 他眼中闪过一抹毫不犹豫的目光,对方拿出这个东西,显然也是它最后的招式。就算不是,徐阳逸也决定要拼命。 因为……对方越来越强!类似大圣的紫金甲,再加上现在拿出的东西……再过半小时,就算对方身上开始长肉了,他都不觉得奇怪! 左手一挥,极品灵石滑落掌中。他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灵力几乎被瞬间补满的感觉。目光凝重地说到:“熔神诀……” “天启一,二,三蚀。” “蚀骨,肉,血!” 十年之中,这是他选择的第一熔,天启六蚀,他只要天启一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