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金箍棒(六) - 最强妖孽

第381章:金箍棒(六)

随着这一声,从他脚下,蔓延出无边无际的寒冰!四周温度,急剧下降! 这一招,他用不出来,只需要两蚀,就会将他全身灵力一抽而空,要用出融合之后的无名一蚀,他必须借助外在灵力。 “刷……”天空中,鹅毛大雪纷纷落下,第二蚀……六月飘雪! 然而,他脚下的寒冰,却铸就起一个寒冰占星台!外面青冥鬼火缭绕。同时,占星台上,一只百米九头巨鸟冰雕,活灵活现! 一切,只过了不到三秒! 就在同时,骨猴拔下了身上一撮毛,轻轻一吹。 “沙沙沙……”一分二,二分三,三分无数!顷刻之间,在这座百米占星台对面,层层叠叠,足足有几百只骨猴,全部出现! “妈的……”徐阳逸眼中喷火:“真是个怪物……” 竟然还在变强! 随后,手轻轻点下:“天启……一蚀!” “呈!”这一次,没有光点,没有任何征兆。 只是……仿佛一只无形巨手,猛然压向骨猴!就连空间,都响起了不堪重负的“卡卡”声! 也就在同时,数百骨猴,齐齐扬起手中的银棒,猛然朝着徐阳逸砸来! “刷!”天空中,数百银色棍影,遮天蔽日!棍舞银蛇,搅动千堆雪! “卡!”整个画面,仿佛停止了,下一秒,一股绝强的吸力,从两兵相接的地方传来! 没有爆炸,没有灵气波动,而是……一个指尖大小的漩涡,在两人之间形成。 它颤抖着,仿佛在吞吐,仿佛在稳定,但是……其中隐藏着一股让徐阳逸心惊肉跳的恐怖灵力! “这是……”他心都停跳了一拍:“否极泰来!!” “我和它的招数,完全对等!当初我和师兄一招,古松真人亲自出手才抹平。而那时……我还是练气期。现在……我已经筑基,对方,同样筑基……这个否极泰来……” 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他毫不犹豫地掉头边走! 这是活体炸弹…… 这里没有金丹真人! 这是两位筑基修士的否极泰来! 骨猴也仿佛愣住了,它不多的灵识中,告诉它,这个东西很危险……非常危险……而且随时可能给它带来致命的危险。 它挠了挠头,困惑地走近看了看,仿佛不能理解,这个豆粒大小的漩涡,怎么能给他这种感觉。 “找死。”徐阳逸冷冷扫了一眼对方,捕风捉影再次启动,空中拉出无数残影,双翼张开,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最远处冲去! “哥哥……”赵子七在前方,他早就发现了动静,却不敢过去,只能在徐阳逸离开的路上等他。但是他没有说完,已经感觉一股不可阻挡的灵力将他一裹,接着就听到了徐阳逸的声音:“立刻躲到我灵识里去。” 赵子七立刻照做。 十秒钟,仿佛很快,仿佛很慢。 十秒钟后,徐阳逸身后,猛然响起一声冲天巨响! “轰隆隆!!!” 一片璀璨的光华炸开!一层层令人悚然的灵气冲击波,掀翻了这个恐怕从未有外人进入过的海底墓穴! 赤红的光芒在身后炸裂,一艘艘轮船,一架架飞机,残骸就像狂风中的纸片,瞬间掀飞,随后化为灰烬。就连天宇日号,上面的灵光齐齐一闪,随后,被熊熊冲击波吞没! 冲击波中,仿佛夹杂着一声若有若无的惨叫。 徐阳逸根本没有往后看,也完全没有时间往后看! 剧烈爆炸响起的同时,他只能猛然一扑扑倒地面上,随后……只感觉自己头顶几百级的台风刮过!就连空间都仿佛被撕裂! “这就是否极泰来?!”他咬着牙闭着眼,心中阵阵发凉:“当初,我和师兄真是好运气……” “轰……轰轰轰!”剧烈的爆炸足足持续了二十多秒,一件件残骸如同流星雨一样被带上半空,再被冲击波冲到地面,箭雨似地插在地面上,尾部都还微微颤抖。徐阳逸全身灵气护罩保护,这才避免被插成筛子。 二十秒后,冲击波终于平静了下来。徐阳逸汗湿重衣,谨慎地不敢起身。 空间,仿佛寂静了。骨猴那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再也消失无踪。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被炸的稀烂,烤的焦干的海底味,周围好似进入了古战场,碎裂的钢板,断裂的骨骸,折断的机翼,插满全场。 “子七,你还好?”徐阳逸在灵识中问道。 “还好……哥哥……那,那是什么?太可怕了……法器?” “是比法器更可怕的东西。”徐阳逸舒了口气,正要从趴着的地面上站起来,忽然……他眼角抽了抽。 不对…… 地面上,有一层白色的东西。 如烟,如雾,如云,如霭。 而这些东西……他非常熟悉。 这是凝聚到极致的灵气! 他猛然张开全身毛孔,用力一吸,顿时……一股让他差点舒服地呻吟出来的灵气,灌入他的体内。虽然万古丹经王没有火种启动,他根本无法储存,但是,那种“过了一遍”的感觉,仍然让久违浓厚灵气的他无比舒爽。 “比我用高阶聚灵阵还要浓!” 但是这怎么可能? 开云界怎么会存在这种地方?这种等级的灵气? 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仍然趴伏在地面上,如果有敌人,根本看不出他的生死。他却一只手握住极品灵石,一只手已经掐出了十方炼狱的法诀。而灵识,倏然散开! 然而,这一散开,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看不见! 在进入最后的一万里之前,开云界,天葬节,他进入的是黑白世界。但是现在……他没有进入黑白世界,身后,却什么都看不见! 一片浓雾! 并且……他的意识在提醒着他……疯狂地提醒他,离开这里!立刻离开这里!不要往后看! 这片浓雾里,有东西……有非常可怕的东西! 沉默,他收敛了灵识,一点一点地,沿着弥漫整个三角海底的灵气探寻。他并没有发现一丝生命迹象。甚至,他还看到了被炸的七零八落的骨猴。 他沉吟了数秒,手指微不可察地一弹,一道极其隐晦的灵气射了出去,随着“咚”的一声,一片树立的船板“哗啦啦”地倒了下来。 又静静等待了十分钟,徐阳逸终于站了起来,朝后面看去。 这一眼,让他目光都缩了缩。 他身后,整个三角形的海洞,从底部到头顶,已经堆满了极其浓郁的灵气! 数千米大小的海底,数万米高……气体也有质量,这些灵气……足足数十吨! “难以置信。”失神地看了数秒之后,他终于苦笑了一声。 天赐良机,但是自己却无法吸收! 没有火种的万古丹经王,一旦吸入,立刻就像水一样化掉了,入宝山而空手归,这种感觉让他太不爽了。 沉定心神,尽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窝心的事,他凝重地看着眼前的通天白雾。 “哥哥……”赵子七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咱们……要去吗?” 徐阳逸沉默了两秒,斩钉截铁地说:“必须去。” “这里,十年一开,通往地球的方法,我们并不知道。所以,任何一个机会都不能放过。” 话音未落,忽然,所有白雾齐齐旋转!朝着中央猛地靠了过去!仿佛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黑洞那样! 不到五分钟,数十吨的浓浓灵气,被全部吸光,但是……白雾之中的东西,让徐阳逸和赵子七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现在……绝不是在海底!更不是在墓穴! 而是……一个圆形的巨大广场! 这个广场,由条石组成,上面布满青苔,刻录着数不清的繁复文字,并非古文,而是象形文! 他们,正站在广场的边上。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广场……从他们前方半米处开始断裂,直到中央几十米的地方,才有一个仿佛海中孤岛的石台,古老而苍凉,布满青苔。大约一百米方圆。 “轰隆隆……”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屈指一弹,一片巨大的飞机残骸带着滚滚尘土滑了下去,下方,是一片迷蒙的黑雾,根本看不到底。 他仔细看着下方,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后,还是没有声音。正当他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忽然之间,八个血红的光点亮起! 没有等他反应,一张巨大的嘴,带着如同倾盆大雨一样的涎水,从下方狠狠咬上!一口就将飞机残骸吞到了口中! “咔擦!”一声清脆的钢板咬穿的声音。 就是这电光火石的一刹,徐阳逸大略看到了一些。 那不是一张嘴……那是几百张嘴!长在一个庞大的头颅上!那个头颅……只有嘴!和一些鲜红的舌头! 轰然跃起,轰然落下,溅起无数黑色云雾,仿佛大海中的巨鲸甩尾!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死死盯着下方,没有落地声,没有落水声,这个庞然大物,至少三百米大小!标准的筑基后期妖兽妖形!却仿佛长在虚空之中一样! 深吸一口气,他的目光,看向了对面。 悬崖的对面。 他们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个体育场,那么,中间那一块几十米的石台,就是体育场的中心,而他们的“看台席”和前方的“看台席”之间,出现了几百米的裂痕。所以,他现在只能仰望对面。 中心,如同海岛一样的石台上,有一样东西。 那是一根棍子。 一根……足足上万米长!却粗细如儿臂的棍子! 非金非玉,似铁非铁,没有一丝光芒,反而如同石雕,静静地插在石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