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金箍棒(八) - 最强妖孽

第383章:金箍棒(八)

“丹鼎本我心诀!万灵镇!十方炼狱!”黑暗之中,利齿如同匕首,紧接着,一声怒喝陡然响起,随后,黑暗中,爆发出一团璀璨的烟花! “吼!!”十条紫色火龙,肆虐巨兽口中!对于利齿临身,徐阳逸不管不顾,再不济……还有命悬一线,莲花转生。 他在赌。 赌一式神通,自动发动,化解他身陷险地的危机。 “当!”里面无数圈牙齿尽数合拢,就算是筑基初期,恐怕也得被咬出几百个大洞。但是,响起的,只是牙齿合拢的声音,根本没有牙齿入肉的声音,更没有惨叫! 十方炼狱肆虐之中,那些触手一样的舌头,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全数退开。而牙齿之中,徐阳逸的身体,化为虚幻,就在松开的同时,再次凝结! “赌对了!”他兴奋地仰天长啸。虚灵仙体发动!这只妖兽,和灵气无关,它的攻击,是“实质!”在有莲花转生和命悬一线的前提下,他放手豪赌虚灵仙体的发动,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刷!”他的双手,冒出两团一米大小的灵气光团。随即……脚下,一片片冰霜开始蔓延。 “本座没有多的时间和你浪费……”他嘴角浮现起一抹冷笑:“就让本座看看,你里面是不是和牙齿一样硬!” “天启……蚀血!” 外面,赵子七紧张地站在原地,死死盯着悬崖之中。 他知道自己不能过去,现在过去只是徒增对方的困扰而已。但是,他心中同样七上八下,黑雾隔绝了探测,这只妖兽境界不明。一口吞下徐阳逸之后,对方立刻扬起巨大的尾巴,落入悬崖之地,根本看不清! “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他乱的到处乱飞,忽然,他停了下来,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三角形海幕之中。 地面……仿佛颤了颤。 不等他反应过来,这一次,整个悬崖都仿佛抖了抖!随着,一声惊天怒吼咆哮其中! “吼!!!!” 下一秒……一个巨大的声音,伴随着漫天黑雾,骨骸,猛然从无底深渊中一跃而出! “老天……”赵子七倒抽了一口凉气,就算他见多识广,都从未见过这种生物! 它,仿佛蝌蚪。但是却比蝌蚪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足足上千米长!头部三百米,蝌蚪一样的形状,头顶有一道鱼鳍一样的东西,一直蔓延到尾巴。浑身都长满了大小不一的大嘴,一排排雪亮的利齿闪烁其间。全身布满黑色鳞片,嘴和嘴之间,不规则地布满了几百只大小不等的眼睛。 别说见,他听都没听说过这种生物! “这到底什么东西!!就是它盘踞在这根棍子底部?!不,这个深渊装不下它……我明白了!它就像蜈蚣一样,一圈圈盘旋在石柱之上!隐藏在黑雾之中!”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紧接着,自己就愣住了。 一个诡异的问题,相当不合时宜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么长的妖兽盘踞石柱之上……那么……这个石台……到底有多高?”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按捺下狂跳的心脏朝下面看去。 一片黑沉,仿佛通往冥界地狱,根本看你不到底! “吼!!!”一声痛苦的嘶鸣,打断了他的思维,目光所及之处,那条巨大的诡异妖兽,全身猛然一抽!甚至痛的一边跃起一边翻滚! 它身上,有些地方的血肉,肉眼可见地干瘪下去。只是,对于如此庞大的体积,算不上致命伤。 “轰!”半空翻滚中,它猛然张开嘴,十条火龙咆哮地冲了出来,带着一股血肉烧干的黑烟,同时,一道人影,飞射而出。 “哥哥!”赵子七看清楚之后,激动地喊了一声。 徐阳逸喘着气,几大杀招连续用处,耗费了他大部分灵力,左手抓着极品灵石,缓慢地吸收着。迷彩服破了好几处。对于赵子七的呼喊,他根本来不及看,右手一扬,那条弧形的灵气链陡然绷得笔直,他的身体朝着棍子急冲而去! “啪!”但是,刚刚冲出三十米,他的身体,就无法动弹了。 “妈的!”他目光如火地看着下方深渊,一条肉红色的舌头,闪电一样从深渊中伸出,准确缠住了他的左手。 “艹……”他狠狠骂了一句,掉头看着中央石台。心中无比焦虑! 快一秒到达,自己能吸收的就多一分!现在虽然有些零散的灵气团撞过来,但是……开云界有几个灵师?! 凡人灵气,就算是一生积累,没有成千上万,对他都是杯水车薪!他粗略估计,没有上百万的灵气,他根本无法冲击筑基中期! 现在……每一秒流失的就是几十万人的灵气!几分钟之内,这根棍子将吸收掉所有开云界十年尸体的灵气,根本没有自己的份! 下方……这只该死的妖兽不死不休,让他焦急却无可奈何。 筑基之后的第一次,他再次感觉自己神通不够。没有筑基期的杀招,他太需要一招类似练气期的计都罗睺剑那样的底牌了。 “刷……刷……刷刷刷!!”不等他想完,远处,一片黑雾暴起!随后,一条长满利嘴的舌头,从黑雾中一跃而上! 不止一条……而是数十条!上百条!刹那之间,石台周围,悬崖之中,一片猩红色的舌头,摇曳不止! “丝!!!”一声冲天咆哮,一根极细的舌头从黑雾中蔓延出来,它上面只有一张嘴,但是这张嘴,正对灵气链! 一旦灵气链破碎,徐阳逸将会跌入万丈深渊! 而他的右手被灵气链固定,左手被舌头固定,根本动弹不得! “哥哥!!!”赵子七大急之下,立刻冲了过来。 千钧一发,生死相交。徐阳逸没有慌乱,而是深呼吸了一口,眼中闪过一抹决绝。 “真是……熟悉的场景啊……” 随后,随着“咔擦”一声,他的左臂,齐根而断。 就在这一瞬间,单方面链接的灵气链再次绷紧,他的身体如同闪电,被这条灵气链生生“拉”了过去!准确消失在深渊之外! “咔哒!”同一时间,那条舌头咬在原地,发出一声脆响,随后,却停住了,仿佛在疑惑,这里的人呢? 同时,那条手臂,坠入无尽的黑暗,顿时,黑雾中波涛繁复,无穷的舌头让黑雾之海彻底沸腾!群蛇乱舞一样冲向手臂落地之处! “踏……”徐阳逸的脚步,准确落到棍子之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一秒钟,四个画面,电光火石,兔起鹘落。 下一秒,整片黑雾中,响起一声比之前更加愤怒,已经暴躁到极致的怒吼:“丝!!丝丝丝!!!” 被耍了! 壮士断腕,让这只妖兽兴奋没有维持到一秒,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可恶的蚂蚁耍了! 赵子七的脚步,也立刻顿住了。愕然看着徐阳逸,直到看到他的左臂,冒出团团白光之后,才擦了擦冷汗:“原来是这样……这,这是大宗师的杰作吧?” “轰隆隆……”徐阳逸冷眼看着周围,这一次,随着漫天黑雾冒起的,不仅仅是那几百米大小的头颅,更有数不尽,同样百米长的舌头! “丝丝丝!”刺耳的咆哮震天动地,妖兽已经陷入了狂怒之中,仅仅十几米的石台周围,是无穷的舌头,仿佛肉质森林!而此刻,这片森林在漫天黑潮中,狂舞不止! 他凝神看了三秒,这只妖兽,还是看不出等阶,但是……它仿佛对这根棍子极为忌惮,根本不敢越这十几米半步!只能在周围怒吼着,扬起黑雾的潮水,甚至围着石台打转,如同石台周围是一片黑海,海中巨兽围绕着孤岛转圈那样。 “毫无威慑力的泄愤。”徐阳逸冷笑了一声,随后,目光火热地看向棍子顶端。 是的……所有灵气,冲向的都是棍子上中部。他距离这里,还有四千多米! “刷!”他猛地抽出活帝器,身子顷刻下落,周围转圈的巨兽豁然抬起头,发出嘶嘶兴奋的鸣叫,数百根舌头狂舞不止。但是,下一秒,徐阳逸右手再一挥,活帝器带着灵气链,叮到了更高的地方!随后,弹射器一样,再次射了上去! “叮……刷……叮……刷……”重复的声响,没有了左手的计都罗睺剑,他的速度慢了很多,但是,却仍然在往上攀登。并且距离灵气汇聚的部分越来越近。 巨兽,也从开始的兴奋,几次之后,化作郁闷的怒吼,最后,直接变为了焦躁不安的狂叫! 孤身一人,攀登极细的万米长棍,周围黑雾漫天,巨兽嘶鸣。这幅场景,简直雄伟地让人迷醉。 “当!”徐阳逸满头大汗地咬着牙,没有左手,他无法吸取灵气,现在,他只能凭着体力和仅存的灵力往上,再往上。汗水已经湿透全身,两腿紧紧夹住棍子,再次射出了手中活帝器。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休息,忽然,整个天空,仿佛闪了一闪。 他愕然地抬头看去,却发现……周围的棺材,竟然已经少之又少!水幕之后,根本看不清还有多少! 而奔涌而来的灵气团,已经明显比之前少了许多! “快被它吸收完了!”他太阳穴乱跳,额头上布满青筋,如同最虔诚的登山者,再次朝上面冲去! “当……当……”枯燥的声音,响彻这片天地,几分钟后,徐阳逸终于爬到了几千米之上! 放眼看去,周围,一片海水之幕,幕布之后,上亿,数亿的苍白之火透过海水闪耀。下方,黑气萦绕,巨兽嗡鸣。头顶,三角形的天空猎猎在目。四周,是蜂拥而来的灵气团。 是的,灵气团,比之前,少了太多太多,但是……足够了……十秒仍有数万的灵气团,足够让他有冲击筑基中期的资本! “来吧……”他闭上眼睛,到了这里,终于放松了下来,所有毛孔全部张开。瞬间……本来涌向棍子的数万朵灵气之花,齐刷刷朝着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