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狮王争霸(三) - 最强妖孽

第38章:狮王争霸(三)

高野是一名高大的青年,并且非常壮。和楚昭南差不多高,同样大约一米九左右。光头,浑身的肌肉如同蛮牛一般隆起。铜铃大的眼睛,吃人一样看着楚昭南。 楚昭南根本没给他一个眼色,而是从裤子的绑腿上,随意地解下了一只枪。 一只小手枪,非常小,巴掌大,甚至看不清牌子,没有任何符文。 “呵呵……”高野的笑声嘶哑,声音就像生锈的刀一样,擂台上,他没有先动手,而是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看着楚昭南闲庭信步地填着子弹。 他只填了一颗子弹,一颗墨绿色的子弹。 “你是不是傻逼?”足足等了一分钟,楚昭南冷酷地朝着枪口吹了口气,高野才冷笑道:“热武器,基本打不中修士,打中了也死不了。天风市分校没教过你?” 楚昭南的目光掠过他,看向了台下的徐阳逸,忽然笑了。 “你的戏不错。” “不过,我这里也有一部,虽然时间长了些,不过胜在华丽。” 徐阳逸笑了笑。抱着胸靠在石壁上,没开口。 高野输了…… 楚昭南别着枪,他是知道的。不过对于修行世界还不了解的新丁,根本不清楚这把枪代表着什么。 但是,他虽然不知道,却能感觉得到,对方腰上那把枪,很危险……非常危险。 他的五感,已经被强化得比平常修士强大三分之一,每次灵识凝聚到那把枪上的时候,总能感觉眉心刺痛。 这是危险信号的表现。 当初飞机上的一脚,他就知道,楚昭南肉体上绝对不比他弱太多,境界也相仿,楚昭南拿出这把小枪的时候,他没有眉心刺痛的感觉,不过也觉得非常不舒服。 “既然这么有自信……”他吹了声口哨:“就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这句话,是唇语,楚昭南看到了。嘴角微微翘了翘。下一秒…… 不见了! 高野的目光陡然尖锐,徐阳逸的眼睛也亮了亮,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抖了抖! 刚才,徐阳逸还有影子,但是这次,是真正的不见!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灵识潮水涌出,不到0.3秒,他霍然抬头! 场中,所有练气中期,后期,筑基修士,尽皆抬头。二十米高的天空中,赫然出现了楚昭南的身影! “枪斗术……”楚昭南此刻,手中不知为何有两把枪,两把一模一样的银枪。他深吸一口气,目光陡然暴涨:“觅心!” “刷拉拉!”刹那之间,他浑身旋转成了一个陀螺!但是……在这旋转地只能看见迷彩服的草绿色旋风中,数十上百,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火舌!几乎是同一时间疯狂地喷涌着宣泄了出来! “哒哒哒!”手枪的嘶鸣声,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杀戮的交响曲!就在同时,影杀竟然站了起来,食指微微一弹。 “嗡!”一道巨大的绿色光幕,四方形,将擂台围在了最里面! “这是……”一位老者,略带惊讶地说道:“影杀前辈用灵力构筑的防护罩?他……” 他带着惊愕看了一眼楚昭南:“影杀前辈认为这个学员能伤到同届小辈?相距如此之远?” “枪斗术!”但同时,有太多的人已经认出来了,倒抽一口凉气,立刻将自家小辈保护在了自己的灵气之中! “曾祖父……怎么了?”一位少年疑惑地看着面前脸色慎重的曾祖父,也是他们宋家的老祖宗,莫名其妙地问。 “这是枪斗术。”老者神色凝重:“这是功法自带的秘术,少说市面上也要十几亿巨款!并且说不定有价无市!” “它看上去华丽,号称同阶之中必杀……先看比赛,这个姓楚的学员,在华夏政府里面后台恐怕想象不到的大啊……” 高野已经愣了。 不是说好的百解吗? 这是什么东西? 他看不清楚,但是能清楚地感觉到,无数的子弹,正朝着他全身奔袭而来!看似蜂蝶飞舞,实际上,每一颗最终的归宿都是他的心脏! “啊啊啊啊!”他猛然一声怒吼,浑身的肌肉暴涨,身上的迷彩服陡然爆裂,上半身所有血管如同龙蛇奔走,在他胸口汇聚成一副麒麟图! 舍身! 徐阳逸的目光这才凝重了一丝,能用出舍身的学员,绝不愧对他第一名的名头。 “龟负!”第二声怒吼,高野双臂交叉,身体前倾,舍身加龟负,面对的只是热武器,他不相信挡不下来! 即便挡不下来……他也再无任何后招可用! “啪啪啪!”无穷的火舌,在天空中喷出一道道璀璨的烟花,如同火焰的喷泉。就在所有子弹即将接触到高野的同时,他面前,忽然出现了成千上万个小小的涟漪。 如果有人仔细看去,那些涟漪里,全是一颗颗小巧无比的子弹。 与此同时,那四面灵力之墙上,和高野面前一样,同时泛起了数百万个涟漪! 那是数百万子弹同时轰击,同时到达的盛况! “呵……”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手也拿了出来。 强……果然很强! 功法,不是他们能接触到的。但是宝刀也要放在勇士手中。 楚昭南,显然就是那个勇士。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刚才一瞬间,杀意盈野!每一个波纹都是一道真正的杀意。如果不是影杀出手阻止,现在高野说不定已经死了! “嗡……”四面灵力墙壁,影杀挥了挥手,便化作白色灵气消散。但是,那些被灵气墙壁“卡”在半空的子弹,此刻,终于“叮铃东隆”地掉了下来。 声音清脆,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在楚昭南周围落下无数的子弹雨花! 只不过,这些雨花,是致命的雨花,还带着因为剧烈摩擦冒起的兹兹白烟。 完美谢幕。 高野鼻尖的一滴冷汗,落在地面上,天知道,最后一刻,他差点以为他死了。 无边的子弹……真正的枪林弹雨!就像数百万死神挥舞着镰刀,尖叫着朝他冲来! 舍身加龟负都挡不住? “天风市,楚昭南胜。”火云的声音响起,现场所有人,才从这华丽的杀戮盛宴中回过神来。 然而,下一秒,一股熟悉的,如同饼干被嚼碎的“咔咔咔”声,迅速弥漫了所有人的耳朵。 “不是吧……”一位老者愕然抬头。 “真的假的……”一位中年妇女,不安地挪了挪自己香奈儿的提包,瞠目结舌地看着忽然之间震动起来的石碑。 “这一次南通省……运气也太好了吧?先有那个姓徐的妖孽,现在竟然出现了第二个妖孽?”“又有人震碎了往届的石碑?”“老天……南通省分舵这下长脸了。连续两个妖孽啊!” “卡茨”的声音越来越响,紧接着,四座石碑轰然碎裂!十八座石碑猛烈摇晃! 没有人开口。 楚昭南,在石碑碎裂的灵光中,从高台上傲然地看着徐阳逸。 徐阳逸抬起头,好战的目光毫不退让地看着对方。 这是战书。 真正的战书! 他徐阳逸,引起了对方百分之百的战意! 他,在之前,三秒解决战斗。风格粗鲁,野蛮,不讲道理。 他,在之后,三十秒解决战斗,风格华丽,优雅,一尘不染。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无边子弹萧萧下,其中,两人眼里的战意,都攀升到了顶峰。 修行本是万人争渡,安于现状死路一条!只有最适合的对手,才能磨砺自己技术,意志,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这个道理,他们都懂。 这一刻,他们仿佛都看到了自己命定的对手。 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时间,同样的强力,同样的凶悍。 楚昭南抬起手,在喉咙上用力一划,舔了舔嘴唇。根本没看面如死灰的高野。 看到这一幕的学员,目光都转向了徐阳逸。因为……他们很清楚,强到和怪物一样的两个人,对手绝不会是自己! 楚昭南看的也绝不是自己。 怪物……就该和怪物竞争!和怪物相搏! “我等着你。”徐阳逸眉头都没动,仿佛现在正叮咚下子弹雨的现场,并不是楚昭南的背景一样。 对方可以隐藏的,可以靠百解的。但是,对方没有。而是堂堂正正拿出了自己的底牌,求战! 要战,那就满足你! 你要酣畅淋漓,拳头染血的战斗。我徐阳逸,同样期待能与自己比肩的高手! “你不担心?”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徐阳逸周围,那是一个女子,个子不高,不算很漂亮。 “为什么担心?”徐阳逸抬了抬眉反问。 “那可是我们都没见过的功法!这小子作弊!”女子恨恨地说:“我们一起去和筑基前辈上诉!这是犯规的!他作弊!私底下学习其他功法!” 徐阳逸从楚昭南身上收回目光,怜悯地扫了她一眼:“所以,你们只能当兔子。” “心中无剑,外部的剑再好,再亮,再利……”他掏出火机,悠然点上一根烟,惬意地抽了一口:“也只能是兔子。” 他不再搭理女子,目光放到了现场兴奋若狂的修行世家脸上。再看到了激动地站起来的多宝阁,羽林卫,csib。 应该接受这样的礼遇的,强者,从不需要什么虚伪的谦逊。他笑着弹了弹烟灰,心中,现在一个想法无比坚定。 这个人,只有我能把他揍下去! 除了自己,没人能对他产生一丝威胁! 他很确定,楚昭南的心里,也是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