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金箍棒(九) - 最强妖孽

第384章:金箍棒(九)

“啪啪啪!!”所有灵气花朵,全部冲向了徐阳逸,刹那之间将他湮没。 即便是筑基修士,这里的尸体灵气积累却根本不可以千万记!一界,十年,尽管全部是普通人,这些灵气都足以将他湮没。就算只是赶上点尾巴,对于他现在的情况,都如同雪中送炭! “哗啦啦……”熟悉的灵气流动的声音,在他体内重新响起。徐阳逸无声舒了口气,刚才,他还感觉自己丢掉了计都罗睺剑有点可惜,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却不翼而飞。 筑基之后到现在,他是真正的三年不识肉滋味。这一刻,灵气在血脉中鼓胀,喧嚣,重新填满他干涸的身体。 经脉中,灵气的厚重感在升腾。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气储存量,在稳步上升。不过,就在这时候,他皱起了眉头。 这些灵气……无法运转。 他仔细观察了几秒,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些白色的灵气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其中还有一丝黑色。而这些黑色,就是凡人的“杂质。”他们没有经过修炼,开云界的玥女氏人,他们的灵气累计,来自于灵气产业的量产化,这些并非天生地养的灵气,自然带有没有褪尽的杂质。 这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苦修十年左右,褪尽现在吸取进去的庞大灵气,照样可以逼近筑基中期。并且,比起就算是灭日的十五年中期,都要快了三分之一! “十年生聚……也不过十年生聚。”他微笑着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这场灵气的盛宴。 不知道过了多久,流星雨一般的灵气,终于停歇。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握了握拳头。 身体中,力量极为丰厚!已经非常非常逼近筑基中期!他甚至可以肯定,只需要将这些灵气化为己有,就是自己冲击中期的时候。 “最多十年。”他肯定地说。 他目光放了出去,看到外面,那只对自己怒“目”相视的巨兽,嗤笑了一声,这一声,却引起对方山崩海啸一般的怒吼! 无穷舌头乱舞之中,忽然,一声极其不熟悉的声音响起。 “修士……你……闯大祸了……” 徐阳逸豁然抬起头,是谁? 他的目光,看向四周,就在这时,一道漆黑的光束,轰然射向远处的赵子七! “住手!!”徐阳逸一声怒喝,这一道光,是从巨兽身上射出,射出之后,巨兽顿时停止了动作,仿佛被抽出了灵魂一般。 但是,他离的太远,刹那之间,那道光便笼罩了赵子七。不到三秒,一个光华凝聚的人形,缓缓出现。 看不清面貌,只是人的轮廓,然而,徐阳逸此刻,也能感觉到对方的愤怒。 “你若敢伤了他,本座必定将你挫骨扬灰。”徐阳逸从牙缝中飘出这句话。 “哥哥……我没事……”赵子七的声音在人形周围响起,人形冷哼一声,赵子七顿时再无声息。 “本座……名为刀圭。”人影怒视着徐阳逸:“道友可知,这是哪里?” 徐阳逸抬了抬眉,试探着说:“开云界?” “呵呵呵……开云界……”刀圭冷笑道:“仔细看看……你背后的东西,脚下的东西。” 徐阳逸认真地看了过去,刚才全力攀登,他还真没空看这根棍子和石台。 石台,是三角形的石台,每一个角上,都有一只石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少了一只,现在只有两只。 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在这根棍子插入的地方,有一个圆形入口。 它是封闭的,太极图案。棍子正好插入它的底部,将这个太极分开一个弧形的裂口,而弧形下方,则是一望无尽的黑暗,根本不知道有多深! 仿佛九幽冥狱……毫无底线。 “此乃何处?”徐阳逸踏了踏那个被分开的太极,它大约六七米大小,很显然是一扇门。 “呵呵……这便是你要下去的地方……”刀圭磨牙说到。 “本座为何要下去?” 刀圭冷哼一声:“看看这根棍子。” 徐阳逸收回目光,仔细地伸手感觉了一下。刚才那种情景,他根本无法仔细感受。 石头做的棍子,这是他第一反应。上面凹凸不平。他认真看了看,发现……这根棍子表面,竟然刻满了花纹。 他凝神看了下去,这……应该是棍子的中部,刻画的……依稀是一座大山。而大山下方,仿佛还有什么东西? 仔细看了下去,那个东西……全都是毛……好像……正在呼喊? 一秒,两秒……三秒后,他霍然回头,目光如电直视刀圭:“这是……五行山?孙大圣?” 刀圭“嘿”了一声,嗤笑道:“眼神不错。” 徐阳逸后退两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根棍子,没有立刻下评语,而是全神贯注地看着上面的图案。 他看到了……一行人踏出东土大唐,一路向西。 他看到了……一个个不同风情的国家,一个个样貌不同的大陆,一个个翻天覆地的修士,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九圣元灵,九头虫,金翅大鹏王,黄眉老祖,赛太岁,百眼魔君……这些震天动地的名字,全都在这一根棍棒上铭刻出来,仿佛……它足够有资格承载他们,并且……或者……可能……打杀过它们。甚至,镇压过它们! 他看到了火焰山,看到了无底洞,看到了朱紫国,宝来国,比丘国……最后,他的目光已经看不到了,闭上眼,灵识冒出,直冲顶部。 他终于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顶部,那里,冒着一团金光。 刀圭冷笑一声,挥了挥手,他知道,筑基初期的灵识绝对无法达到顶部。果然,徐阳逸眉头一皱,身体悬浮了起来。随后,化作冲天白光,直冲顶端。 “刷啦啦……”他速度很快,但是,越快,越感觉压力越来越大! 那些金光很小,很淡薄,不过…… 给他的感觉,那一点金光,已经不是金光,而是……须弥山!如来境! 越往上,威压越重!就是这一点,黑夜繁星,却让他在距离顶端三百米处,第一次停了下来。 金光,如海,不是规模,而是威压。仿佛他面对的是整个世界的海啸!甚至耳中都能听到一片片梵唱,组合成恐怖的漩涡。又好似巨山压顶,传说中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一般! “呵……”他失神地看着这根棍棒,心中已经掀起一片狂潮。 难道……这真的是那个东西? 如果真的是……那么,那些传说,那些小青都晦涩不祥的传说,是否是真的? 仙! 神! 小青不说,唯一一个有可能知道的凡人,明光宗朱常洛,带着这个永远的谜题走进了十三陵。 近二十年前,和魏忠贤的对话中,他就有这个猜测,也只有这个猜测,能解释历代帝王都无可放弃的东西。帝位和长生,绝无第三者。可惜,魏忠贤也不明就里。 如果没有,那么小青是什么?四世姜子牙是什么?狼毒是什么?眼前的……又算什么? 他早就对所谓的神话无比怀疑!尤其是见过小青之后! 收敛风起云涌的心情,他抿了抿嘴。目光往上移动,他能看到,再上去五十米,就没有雕刻了,而是……三排字。 咬着牙,他顶着莫大的压力,再次提起灵气,朝上方飞去,一步一片冷汗,到了最后几步,甚至骨头都在卡卡作响。 再也不能上去了……不过,三排竖着的字,已经能看清两排,还有四个大字,也能看到三个。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冥顽须悟空……”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到这里,他几乎可以定论,不说就是那个东西,起码……和这个传说,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的目光,看向了最后四个字。 “……海……神针?”他习惯性地念了出来,眼睛猛然一亮,失声道:“定海神针?!” 没错!金箍棒的本名根本不叫金箍棒!而是……定海神针! “看清楚了?”刀圭的声音响起:“你觉得,能被定海神针镇压的东西!能是什么?” 徐阳逸没有开口,飘落于地,死死盯着刀圭:“一句话。” “这根棍子……是不是金箍棒?” “是。”刀圭的话,让徐阳逸心头紧缩,但是下一句话,又让他狐疑不解:“也不是。” 徐阳逸没回答,仍然直视着他的眼睛:“我如何信你?” “如何信我?如何信我?”刀圭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一声:“刀圭……想想本座名字的来历吧,后!辈!” “哥哥……”徐阳逸还没来得及想,赵子七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充满了激动的战栗:“刀圭……刀圭!他又叫黄婆,土母!还有一个称呼……” “沙僧……沙悟净!” 徐阳逸愕然看着面前的人影。 沙僧? 金箍棒? 白蛇传之后……是西游记? “你……是沙悟净前辈?”他难以置信地问道。随后,看向四周的黑色深渊:“这莫非是……” “是流沙河。”刀圭连连冷笑:“或者说……流沙河的一滴水。而本座,是当年主人沙悟净随手刻下的一枚石雕,扔在了开云界。” “这也不是真正的定海神针……大圣何等境界,定海神针化身亿万,镇守十余个大千世界,这只不过是它其中一根而已。” “而就是这一根……镇压着一个无比可怕的东西!你,却打开了它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