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金箍棒(十一) - 最强妖孽

第386章:金箍棒(十一)

思绪万千,刀圭的话,对他的触动太大,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δ中文δ网.δ并且,要下去,必须和祖怀恩背后的人联手。 即便刀圭说的如何信誓旦旦,还是那句话,他信不过他。 “封印着什么,本座并不知情。你若是能开口,为何不早说?” 刀圭冷笑一声:“早说?你去而复返,大出本座意外,本座来得及?” 徐阳逸勉强接受了这个不算解释的解释,许久,点了点头,沉声道:“那么,十年后,本座给你答复。” “十年后?”刀圭不满:“太长。” “不长。”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到:“十年后,本座会带另一人来。并且,这十年,给双方做好准备。本座并不知道这下面有什么,道友不打算告诉本座?” “本座也不知。”刀圭沉声道:“我只知道,下面封印着什么,却根本不知道封印它的环境。” “封印着什么?”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徐阳逸深深地看了他很久,点了点头:“现在,从我弟弟身体里出来。” 白光电射而去,赵子七的雾状身体终于可以再次动弹,第一句话就是:“哥哥,你真的要去?” “不是要不要去。而是不能不去。”徐阳逸目光深沉地扫了一眼石台:“这家伙其他的话都可能是假的,唯有这里能通向地球,这一句话极大可能是真的。” “这十年,我也会调查别的地方,不过可能性非常小。若别的地方可能,祖怀恩背后的人早已离开。最终,还是要落在他身上。” “走。” 确定了想法,他将赵子七一卷,化作一道银线,直冲水面而去。 刀圭所化白光,射入巨兽身体,外壳上几百只眼睛,顿时再次红艳起来,若有深意地看了徐阳逸背影一眼,巨大的身体缓缓沉入黑色深渊。 “扑!”徐阳逸冲出水面,随着他的冲出,整个三角形的海面,海水重新填满,这里,再次成为无尽之海的一部分。 就在这时,赵子七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他的脑海:“哥哥,等一下!” “怎么?” “你……朝后看……这,这是什么东西?” 徐阳逸诧异地回过头,随即皱了皱眉。 他面前,什么都没有。 “子七……哥哥,等一下,我把我的眼睛借给你!” 话音未落,徐阳逸感觉到眼睛一阵清凉。闭上眼数秒,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瞳孔,已经变为一个太极。 天地都成为黑白两色,但是……在这双眼睛之下,他终于看到了……海面,填平了三角形海幕。但是,原三角形海幕的中央,却有一个东西射了出来。 那是一道灵光。 诡异的是,徐阳逸之前从未感受过这道灵光,眼睛也根本看不到!并且他敢肯定,就是刀圭都没有感受到! 它很细,却异常凝实,从海面上直通天际,进入茫茫云海之中。 “这是?”他微微挑了挑眉头,信手一挥,一道白色风刃出,直射灵光,灵光只是晃了晃,却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损毁。 “哥哥,没用的,它好像存在于一个难以理解的空间……嗯……就是和我们看到的世界分割开了……我还从未感觉到这种灵气……” 看了半天,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徐阳逸不准备搭理它,迅离去。 十年。他是有目的的。 刀圭很诡异,无论如何都察觉不到他的境界。不过应该是筑基期。而他现在,只是筑基初期。 但是,他已经吸饱了一肚子灵气,这十年,是他生聚的十年。能提高多少实力就提高多少实力,即便不能冲击中期,也要无限逼近中期。为他进入那个石台之门多一分把握。 同样,为了确定能拿到说不得,以及保证能够离开。他需要的,不是一个人的帮助,而是一个团队! 任何危险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还做什么筑基?老老实实当练气,在凡人面前装装逼不就完了? 至于这个团队要谁……他心中早有了决断。 “刷!”银色光芒直冲百祭城,百祭城中,不知道多少空袭警报,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警报,警报,不明飞行物靠近中。警报,警报……” 作战值班室,一位军官愣了愣,随后立刻跳了起来,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一只枯松的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稍安勿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是来找我的。” “祖国师?”军官愕然看着老者,但是更急了:“国师,就算是来找您的,但是,但是任何未经允许的飞机,绝对不允许飞进都上空啊!” “这并不是飞机。”祖怀恩是一个人过来的,甚至悠闲地端着茶杯,就算这里是军事要地,他也是来去自若,甚至每个看到他的人,即使再忙,也对他点头致敬。 “这是灵师。” “我知道这是灵师,能和您交往的,肯定是灵师,但是……” 他还没说完,祖怀恩再次打断了他:“我想你没有弄清楚。” “我是说,这是灵师,不是什么坐着飞机或者热气球还是其他的灵师。” “他,就是灵师。单纯的灵师。没有任何载体。” 这句话说完,让满屋子的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您……您,您是说……”三秒后,军官颤声道:“他,他……” “就是你想的那样。副总理让我告诉各位,不要有任何过激举动。并且,这件事如果对方没有在公众面前表明,就永远不要公诸于众。明白副总理的意思吗?” “是……是……” 祖怀恩一步三晃地走了出去。留下满屋子呆若木鸡的人。 会飞! 这两个字,鬼魅一样盘旋在所有人脑海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人难以置信地开口:“天哪……飞……竟然有灵师能飞!度还这么快!快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祖怀恩捧着的是一个空茶杯,并且,他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他快步回到屋外,几步就走上了楼顶。熟悉上陈国的人都知道,这栋楼,被称为驿马台,名字很普通,但是,却是整个上陈国国家政府,并且是最高级别的办公要地! 类似于华夏的中南/海,和美国的白宫! 他沉默地走向楼顶,此刻,通往楼顶的过道,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黑衣保镖,垂手站立两旁,看到他上来,全都点头示意。 “哗啦……”楼顶的大门被一位警卫打开,面前,是一片几十米的空地,而空地之上,几乎站满整个平台的警卫,全都围绕着中间的老者。 老者神色凝重,静静地看着天空,听到后面开门的声音,头也不回地问道:“祖国师……你怎么知道他会来?” 祖怀恩抿了抿嘴:“我……和他有过接触。” “那他会不会愿意担任上陈国的护国法师?”老者回过头来,目光如火,带着浓烈的期待:“他……已经越了现在的国师境界!我怀疑已经达到了当年张宗师的地步!一旦这位徐师愿意加入,上陈国……在许多国际资源的开上,立刻会占据绝对优势!”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天边已经若隐若现的黑点:“为此……我不惜亲自前来,半小时后,牧国师,崔国师,他们都会过来。” 祖国师嘴里苦,许久,轻叹了一声:“先生,不是我泼冷水……” “他不愿,是么?”老者神色不动:“我猜也是……是我,我也不愿……徐师已经越了这个大6的力量体系。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就算不愿,也不能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言下之意,祖怀恩一清二楚。 如果对方不开心,各国元一夜死绝,绝非不可能! 徐师的消息,被当做上陈国绝密!这也是他这次只能一个人来的原因,本来,按照徐阳逸如今的地位,威胁,就是上陈国主席来请都不为过。但是……如果徐阳逸心有杀意,一个他,还死得起,要再死了第二个,上陈国的政治方面,恐怕就麻烦了。 老者默默看了一眼祖怀恩,可能对方都不知道,现在,所有一把手,全都在地下五十米处办公,根本不敢进入办公楼。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有用没有,这位徐师……表现出的神通,实在太让人忧心了。 “刷……”徐阳逸没有一丝丝隐藏自己踪迹的心情,祖怀恩的灵气,在他眼中如同黑夜的月亮一样清晰,直奔对方而来。 近了……更近了……他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进入的是开云界几大国之一上陈国的国家枢纽,不过,即使他知道,也不会落下云端。最多隐身着进去,给上陈国保留一分施舍的尊严。 当靠近驿马台万米之时,他眉头微动:“有趣。” 竟然这么多人? 难道他不知道……一旦筑基,和练气天壤之别?普通人再多十倍,岂能拦得住他? 十方炼狱一出,这里恐怕真的会变成炼狱。 十分钟后,徐阳逸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倏然站在了天台之上,身处十余名黑衣人包围中,甚至不少人手都伸进了西装,他根本无动于衷。 “都放下!” 一个声音响起,竟然是祖怀恩。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祖怀恩,但是,没有一个人实行。 “都放下!!”祖怀恩咬牙大喝了一声:“我知道……你们的子弹都经过特殊加工!但是……这已经不是用热武器可以震慑的了!除非你们愿意调动导弹!副总理……你敢么?” “不敢。”老者异常沉稳,挥了挥手,所有保镖这才伸出了手。副总理淡淡道:“用导弹轰击百祭城,我就是千古罪人。” “徐师。”他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竟然主动伸出了手:“上陈国副总理,秦奠基,幸会。” 徐阳逸微微一笑,并没有高人一等地拒绝,而是同样握了握手:“幸会。” “正好,我这里有笔交易,我想你们应该非常乐意。秦先生,想不想听听?” 秦奠基目光一亮,笑的意味深长:“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