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交易与闭关(三) - 最强妖孽

第389章:交易与闭关(三)

徐阳逸离开了,对于秦奠基怎么想,他根本不在意,他正在缓步朝着楼下走去。他能感觉到,祖怀恩就在下方的一辆车里,一动不动,仿佛正在等着他。 一边走,他的思绪也翻涌起来。直到现在,他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他真的回到了地球,那么……很有可能,回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他,以及祖怀恩背后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 开云界怎么分配? “面,肯定要见,但是见面的时机,却值得斟酌。”他走到楼下,一辆车稳稳地停在他的面前,祖怀恩亲自走了出来,完全不顾周围其他人的目光,替他打开了车门,满头冷汗,根本不敢看他,躬身道:“上界仙师……您请。” 徐阳逸淡淡地应了一声,坐到了车里。只不过,这一幕,驿马台前不知道多少人跌破眼球。 “那是……祖国师?”一位方面大耳的中年男子,正从驿马台大厦走出来,身边三四个人向他汇报工作,却忽然停住了脚步,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替人开门?” 这完全不可能! “没错……”他身边的助理也愣住了,呆若木鸡地看着那辆车扬长而去:“首长……我,我也以为我看错了……这,这可是国师啊……” 不管其他人的议论,徐阳逸已经坐到了后座上,闭目养神起来,而祖怀恩亲自开车。但是,他的精力完全没有放在路上,而是过几秒就从后视镜看一样徐阳逸。 握住方向盘的手,汗湿得有些难受。他感觉背后坐了一座火山,炙烤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祖师。”就在过一个弯道,开往郊外的时候,徐阳逸忽然轻轻出声。极轻的声音,祖怀恩的生理反应怎么逃得过筑基修士的眼睛?徐阳逸不想吓到对方,没想到,这句话直接让车打了一个滑。 “徐师!”祖怀恩情不自禁地喘着气,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大得吓人,立刻低声道:“有何吩咐?” 徐阳逸莞尔一笑,这态度,和地球上的练气修士第一次看到筑基前辈,还真差不了多少。他微笑道:“无事。你不必担心。本座不会对你做什么。好好开车。不去见那位先生,去北风城国道。” “是……”祖怀恩喉结颤了颤,您是不担心……但是背后坐了一只老虎,谁能不担心!都知道老虎吃饱了,但是老虎还是吃人的啊! “本座不是老虎,也不会吃你。” “徐师!”祖怀恩差点叫了出来:“您,您……” “本座也不会读心术。你好好开,本座有话要问你。”徐阳逸笑着摇头,打开了车窗:“那个人,到这里多久了?你怎么认识他的?” 祖怀恩擦了一把冰冷的汗珠,尽量平静地说到:“他来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是他主动找到了我,我的别墅就在野外,本来在征召管家,他过来了,也选上了……但是……但是……” 他仿佛回忆起了,浑身都抖了抖,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后怕:“那天晚上……他,他来到了我房间……一招,不,一招都算不上,仅仅指了我一下,我,我就动弹不得!” “他告诉了我很多,我这才知道,开云界原来只是地球的小千世界之一!开云界之外,还大有天地!” 他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他对于开云界,简直就像魔神一样!如果他想,对于整个开云界都是一场灾难!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这么做,或许……他是觉得开云界他看不上吧……” 他看了一眼徐阳逸的脸色,立刻补充:“放心!徐师,我决没有将这些话告诉任何一个人!我敢用身家性命发誓!” “你觉得,他强,还是本座强?”徐阳逸似笑非笑地问道。 祖怀恩顿了顿,随即闪烁其词地说:“我不知道……我,我从没见过徐师……” 徐阳逸目光微闪,对方没有正面回答,是不敢,怕忤逆自己,不过,这种态度已经说明了问题。 筑基中期和筑基初期的威压,还是有些区别的。 “好。”徐阳逸跳过这个话题:“等会儿,帮我做一件事。” “徐师请吩咐……” “找上你们的所有高阶灵师,我们要去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如果成了,我会送这些人一部功法,如果你们机缘巧合,有可能达到本座的境界。” “吱!!!”汽车在公路上直接拐了个弯,祖怀恩从后视镜中惊愕不定地看着徐阳逸,心都在乱跳! 一部功法! 绝非张氏吐纳法!或许张氏吐纳法也能修行到这个层次,然而这百多年,从未有过!对方的功法,却是眼前的两个活生生的例子! “徐师……”他声音都发颤了,想说什么,说出来的话,却让他自己都愣了愣:“您……介不介意……我们加入?” 一愣之下,他却立刻定下了这个心思。 功法啊……徐师的境界啊!自己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是自己多年的夙愿! 徐阳逸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们?” “国师!”祖怀恩狠狠吞了口唾沫:“我,和……另外一位朋友!都是国师!” “随你。”徐阳逸不置可否,却若有深意地说:“但是我话说在前面,这一次,是用命去换机缘,若能活着回来,一切好说,若自己没有这么大的命,还是量力而行的好。” “你有十年时间考虑,告诉其他人,我现在没空见他们,十年后,我会听他们的答复。想去的人……” 他目光闪了闪,一瓶丹药飞出:“吃下这个,抓紧修炼。本座到时候没空管他们。” 祖怀恩疑惑地打开瓶子,刚打开,目光倏然亮了起来,随后猛地盖上盖子! 他能感觉到,里面那些黑沉沉的药丸,蕴含着多么强大的灵力! “告诉他们,拿了本座的订金,就得安心给本座办事。否则……”徐阳逸目光一寒:“本座保证,天涯海角,他活不下去。” 祖怀恩心中一颤,连忙点头。 车继续启动了起来,祖怀恩看似在开车,心中已经百折千回。 很可能……徐师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最后的一万里!开云界,也只有这里没有被揭开迷雾! 就连徐师的境界都说用命去换,他们一旦进入……或许就是探路的小白鼠。 然而……小白鼠只要有1%的几率活下来……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荣登徐师这样的通天境界?! 是不是……也能像当年张宗师那样飞升,去到上界? 还好……还有十年,他还可以好好地考虑一下。 “最后,带一句话给那位先生。”徐阳逸目光眯了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本座已经找到了回去的路,不需要他了……” “阁下?”祖怀恩吃惊得开口:“那位先生说……您,您一定会去找他的……” “那他预料错了。”徐阳逸冷笑着收回目光,坐回位置上:“我说……去北风城。” 如果没有找到回去的路,他可能真会去找对方。但是……他现在想谋夺开云界,那么,就得在两人中分清主次。 下一个天葬节之前,他起码要有和对方真身对抗的实力! 如果……真的回到了地球,他也要有对方反水的情况下,能确实杀掉对方的底牌。 “天启后三蚀……”他闭上了眼睛:“本座这次收获的数十万灵力,恐怕远超你计划之外吧……” a-31地区,再次封闭了起来。 徐阳逸再一次进入了这里,田国涛仍然在这里等他。徐阳逸看了他一眼,丢出一分玉简:“十年后,和本座走一趟。” “如果不想去,就不用去。这就是你的薪酬。去了,可是会送命的。” 田国涛什么都没说,收好玉简就鞠躬离开了。 上陈国政府的动作很快,甚至没有一周,三天内,所有物品,在a-31地区之外堆积如山。 地下大厅中,极品灵石的金刚阵浮浮沉沉,而徐阳逸面前,一个已经无比熟悉的鼎炉,再次出现。 提升实力……这是这次闭关最紧要的目标! 刀圭的邀请,神秘的大门,开云界的利益,全部缠绕其中,这一切,都必须以他的实力做后盾! 若没有实力……或许……回到地球的那一刻,便是一起回来的那位筑基中期对自己动手的时候! “刷!”他的灵识,再次沉浸进脑海之中,万古丹经王的一片金光,顿时浮现。 他获得的丹方并不多,或者说,以前没有怎么看重。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就算万古丹经王的炼丹积累灵气,他也只是挑中其中两份曾经五味宗师和知语宗师“孝敬”给“丹道大师”的几份,贴合筑基的丹药,难度颇大。 “但是……现在不同……”他在记忆中搜索着:“能让孙大圣一根铁棍镇压的东西,绝非小可,刀圭亦不能完全相信。祖怀恩背后的人更不能,本座要入太极之下的通道,只能信任自身实力。” “本座……”他深吸了一口气:“现在需要的,是能迅速提高战斗力的东西……甚至……一些歪门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