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爆气丹,阴阳泉 - 最强妖孽

第390章:爆气丹,阴阳泉

仔细地搜索了记忆,他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 四个小时之后,他皱起了眉头,不过随即,他的目光,落到了另一片记忆上。 斑驳,杂乱,仿佛一个垃圾堆,但是,这个垃圾堆中,却有着沧海遗珠,他好几种辨别的方法,都是从这上面找到的。 在他灵识的雾色世界中,漂浮着一个金色的珠子,这是……南华蝶母的一丝记忆! “别让本座失望……”他的灵识深入了进去,刚一进入,猛然感觉头一阵眩晕。 南华蝶母……不知道活了多久,更可穿梭于无数梦境。她的一丝记忆,对于其他人来说,简直就是在脑海里硬塞进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东西,即便徐阳逸都承受不住。 调息了几十分钟,他终于缓了过来,开始游弋于南华蝶母那些根本不能衔接起来的记忆碎片。 一周以后,他神色慎重地坐在修炼室中。有些为难地回忆着两段记忆。 还真有! 具体是从谁的记忆中摘取而来,徐阳逸已经不想去追究了,他只记得,这些记忆充满了血腥,绝非正道中人。 “爆气丹,阴阳泉。”他咀嚼着两个单方,爆气丹,能瞬间提升自己一个小境界,三十分钟,代价却是两个小时之内,全身毫无灵力,任人宰割。 阴阳泉,名字看似和丹无关,却确确实实和丹有关! 丹煞! 就和丹灵一样,炼丹可能出现福利,同样,也可能出现致命的危机。 万古丹经王上也有提过,但是却一笔带过“丹煞者,丹之煞气,越高级的丹药,配搭越多,凝练其精华之物,五行合一,是为丹成。然,废弃之物,经神火炼化,或可结成丹煞。若炼丹师发现不识之物,决不可轻易触碰。违者恐有性命之忧。” 洋洋洒洒的万古丹经王,关于丹煞,就这么一句。 而阴阳泉,正是丹煞中的一种!根据南华蝶母的记忆来看,还是让对方“有些印象”的一种! “能让南华蝶母这等存在有些印象……对我来说,就不是‘有些’这么简单。”徐阳逸沉吟半晌:“但是,它的副作用同样强大,一旦使用,必须以血为引,毒素伤及双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典型的邪门歪道。” “不过,我有莲花转生和命悬一线,即便是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使用丹煞,应该也保得住一命。然而,日后能不能去除?” 犹豫了很久,他终于还是决定凝练丹煞。 西游记……可是远比白蛇传规格更高,更可怕的神话,而且,刀圭所言是真的话,这些神话中人,全都是真的! 那么……被孙大圣封印在一个小千世界的东西又是什么? 他无法不凝重对待! “材料,开云界都有,但是两者的凝练方法都相当古怪,罢了……也是对自己的提升。” 打定主意,灵气运转全身,顿时,体内那些还没有完全炼化的灵气,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轰!”一朵紫色火焰,在丹炉中燃起,没有其他火焰的情况下,十方炼狱是个居家旅行的好技能。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一年后,徐阳逸几乎满脸黑灰地坐在丹炉前,脸上,却带着舒心的笑容。 “终于摸清楚它的添加时段和火力了……爆气丹成功……就在数月之内!” 就在此刻,角落里,一只纸鹤飞了出来,田国涛的声音响起:“徐师,祖国师的电话,一位自称是您要找的人,拨通了李家的电话,指明找您,请问?” 徐阳逸愣了愣,从刚刚摸清爆气丹运行程序的喜悦中抽离出来,若有所思地搓着下吧。 来了么……比自己预想的还晚,真够沉得住气。 听到自己找到了回去的路,他以为对方会立刻冲过来核对,但是,并没有。 “他很清楚,一旦回到地球,开云界,就是彼此最大的秘密……而上一次接触,他已经明白,他无法彻底斩杀本座。不!”徐阳逸目光一闪,一些事情在这里忽然豁然开朗:“从上一次接触开始,他便有了这个心,与其说他是心血来潮,不如说……”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方……想试试我的底!” “如果本座稍微孱弱,那么,一旦我们果真回到了地球,就是对方图穷匕见的时候!在发现他无法控制本座之后,立刻转为拉拢……” 他沉吟着站了起来:“想和本座一起开发开云界?却想占据主导地位?本座还在疑惑,他为何当时不借祖怀恩的嘴大略告诉本座一下,他到底有什么计划。原来如此……他当时……就存了在日后杀了本座的心!” “现在,听到本座找到了通道,终于慌了。”徐阳逸伸出手,冷笑着抚摸着面前的极品灵石:“财法侣地,修行四宝,果然财帛动人心。田国涛。” “我在。” “不见。就说本座正在闭死关,不见任何客人。下次再看到这个号码,一律拒接。” “是。” 百祭城郊外,祖怀恩的别墅中,他的手摁上了电话。 随后,他转过头去,在他对面,没有一个人,一杯茶,却悬浮于空中。 “他拒绝了?”茶杯“叮当”一声放在桌上,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 “是。”祖怀恩立刻跪了下来,低头无比恭敬地回答。 “壳……壳……”敲击木桌的闷响,从祖怀恩面前响起,悠扬而富有节奏。过了五秒,才听到一声冷笑:“拒绝地如此果断……他莫非真的找到了回去的路?” “祖国师,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祖国师此刻满头冷汗地五体投地,声音都在颤抖:“徐师……只说了……十年后,去一个地方,并没说去哪里……” “当然。”声音笑了笑:“他当然能料到,你会告诉本座。又如何会对你详细说明?” 沉默了数秒,声音再次开口:“走吧,本座要静一静。这家伙……真是油滑地紧……境界不如本座,一身功法却非常怪异,神通威力也大得吓人,还真是颇为棘手。” 祖怀恩满头冷汗地离开。不知道过了多久,茶杯再次飘飞,一道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徐阳逸是么……虽然本座没听过你的名字。不过……能进入这里的,哪一个不是人杰……你是,本座亦是!若你真的以为能避开本座,那便太天真了……” “这个开云界……若本座永困于此便罢,一旦出去,便是数之不尽的聚宝盆。你想甩开本座单开?胃口太大,小心撑死自己。” “看样子,你也明白了上次本座为何要试探你……但是,那又如何?筑基初期而已……开云界这微薄的灵气,本座几十年都不得寸进,再给你十年,你就算明白了,又能如何?看来,本座有必要好好提醒提醒道友……” “当!”茶杯猛然化作碎片,无数的水滴缓缓飞出,凝聚在四周,年迈的声音已经充满杀气:“弱肉强食,此乃修行界的本质!” 话音刚落,无数的水滴如同子弹!“噼里啪啦”四面疯狂扫射!顷刻之间,整座大厅,化作一片废墟。无数漆黑的弹孔布满其上,一道道腥臭的青烟从弹孔中冒出。随着一声冷哼,整栋造价不菲的别墅,轰然倒塌! 时间如箭,岁月如梭。转眼之间,半年已经过去。 地窖之中,徐阳逸身体悬浮,他身体仿佛透明,一道道青色中夹杂着灰白色的灵气,在他经脉中不停流动。而他面前,丹炉熊熊燃烧。一颗血红色的胶状物,正在其中浮浮沉沉。 他的手几乎已经形成幻影,一点一点地操作着火候。而那颗胶状物,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更加朝着圆润的方向迈进。在胶状物中心,一点黑色,如同闪光一般明灭不定。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动,又过了一天,忽然,胶状物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徐阳逸霍然睁开眼睛,正要撤手,却犹豫了一下,随后猛地一握,紫色炉火轰然暴涨!下一秒,一片耀眼的红光从丹炉中爆射而出! “艹!”徐阳逸咬牙怒骂一声,紧接着,全身白色光罩放出,将潮水一般的红光拦在了外面。随后立刻看向炉鼎,红色胶状物,已经化作一滩黑灰。 “明明就要凝丹,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他叹了口气,这半年,爆气丹在上个月就看似可以完成,然而却始终差了一步。 “算了,时不我待。没有明师指点,本座就自己去撞这个南墙!” 哼了一声,手一挥,黑灰消失不见,他再次进入了苦修。 冬去春来,花谢花开,转眼间,一年过去。 修炼室中,徐阳逸姿势一动不动。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经脉中的灵气,已经完全转化为了青色。 “轰!”面前,紫色火龙冲天而起,他仿佛实验了无数次的科学家,轻轻一招手,一颗血红,中间带着一条黑线,仿佛猫眼一般的丹药,飞到了储物戒中。 “难归难。” “但是,这两年,本座全身的灵气,终于划去杂质。万古丹经王,炼丹即修行,多少炼丹师知道这部功法,会彻底疯狂?” 爆气丹,早就在第二年春季练成,不过,他并没有停止。而是更加熟悉这枚丹药。一粒接一粒地炼制,到了现在,大半年之后,他已经完全掌握了炼制方法,并且借由炼丹的修行,灵气中无数的杂质,终于完全被炼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