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灵潮(一) - 最强妖孽

第391章:灵潮(一)

手一招,一片红雾如霞,出现在他面前,一共数百粒爆气丹。不过,他还觉得不够! 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危险,孙大圣镇压的……沙僧派出的石雕守护,这种阵仗,刀圭说得再信誓旦旦,他也心有余悸,不把准备做足,他绝不会踏足太极裂缝之中! “二百五十粒……若能寻到十位灵师,加上本座和祖怀恩,本座的道友……每人二十粒不到。不够……还不够!” 继续! 这一继续,修行室大门三年未开。 “沙……”第五年,夏,田国涛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他的境界,已经是练气大圆满!但是,从徐师进入这里的第一年起,他每天,无论多忙,都会抽空在这里打扫。尽管这里的别墅已经被徐阳逸筑基炸地片甲不留。 除了修行室上方,现在,旁边已经布满蛛网,甚至蘑菇都长出来不少,周围的野草将通往下方,用铁索加固的合金盖子都掩盖住了。徐阳逸仍然没有出来。 他放下扫帚,看了看日历,距离徐师出关,算上他之前进去的两年,只剩下五年不到的时间。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五年中,有一束光,冲破了开云界,从三角海域中蔓延出来,即便是刀圭都没有感觉到。 它飘荡在天地,仿佛轻盈,然而……却一如既往!如同流星一般,速度之快,根本无法忽视! “刷!”光束在黑沉的空间中,拉出一条雪白的影子,没有任何犹豫,从不偏离,直冲一个地方。仿佛被磁铁吸引的磁石。 终于……五年的飞行,它的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光华。 距离这里不知道多远。无穷星辰之下,一座巍峨的大殿,足足有十分之一个华夏那么大!正在空间中缓缓漂浮。 它是一片殿宇群,然而,它建筑的地方,赫然是一根断掉的树枝! 树枝已经斑驳不堪,但是……却并没有死!反而长出无数绿叶!每一片,都仿佛一片巨山大小!根本看不清具体长度! 殿宇雕梁画栋,不时有一道道极细的流光从四面八方飞入殿宇。那是一只只各式各样的载人法器。大的,有数百米大小,小的,也有几十米大小。 它们很大,然而在这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殿宇面前,比针尖大不了多少。 “东方,青龙,房日兔方向,锋火界和截冰界的战争再次升级。截冰界请求上界介入。本月第四次申请。”一位神色庄重的女子推了推眼镜,伸手抓过一枚飞过的玉简,熟练地抓起其中一片,塞入面前的机括鸟中,顿时,鸟张开嘴,自动读出如同u盘的玉简中的信息。 “这是哪里找的配音?能不能换一个了?”女子不耐烦地揉了揉眉头,拔出玉简往空中一扔,顿时,一只竹子编制的蜻蜓稳稳飞过,带着玉简飞到归类的地方。 “南方,朱雀,张月鹿方向,北辰界界主之子申请入学华夏天道……” 这是一间庞大无比的房间,占地足足几百万平方米,从透明的玻璃上,能看到外面一个个悬浮的世界。 有圆形的,有方形的,更有不规则形状的,从这里都能看到一些轮廓。偶尔能看到各个世界之间,一道道流光闪烁。那是各地通商的载人飞行法器。但是,更多的流光,却蜂拥到这片巨大的宫殿之外。稳稳停在“阿房宫”三个足足几百米的浮空大字外,若无人召唤,根本没人随意往里走一步。 谁都知道,这里不仅仅是上界华夏的里世界枢纽,更清楚……这个枢纽中,有三个他们根本惹不起的老怪物! 从华夏降临到这里开始,这三尊老怪物就存在了,几百年……从未更换过一个人! 清月,拓跋,流火! 他们的名字,足以威慑华夏下界所有修行位面! 这,就是华夏凡人永远不知道的,国家的真正底蕴! 这,也是华夏被称作五千年文明古国的最后底牌!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在中央三栋最高的殿宇之中,一双沉静如湖的目光,缓缓睁开。 她的目光,仿佛透过上百里,甚至更远。许久,所有停留在阿房宫的修士,齐齐一震! “刷……”天空中,无数灵光聚集到一起,不到三秒,形成一只如同白玉的手,那只手轻轻一抓,远处,一点流光如同闪电一般飞来!稳稳被它纳入掌中。随后,“哗啦”一声,玉手烟消云散。 “这,这是清月真人的‘掌天地!’”有人激动地喊道:“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清月真人出手!说真的,我都怀疑她老人家还在不在这里!” “怎么可能不在!这里,可是地球和各大小千世界的联络中心!任何交易都在这里进行!要不然哪里用的了这么大一座宫殿!”“是啊!这种地方,三位真人怎么可能离开?”“不过……能看到一次金丹出手,也是值了啊!”“金丹?清月老祖来的时候就是半步元婴!这么多年,有一百年了吧!恐怕……嘿嘿……” 外面的议论声,丝毫没有传入那栋最高的殿宇。玉手轻轻托起一个光团,放到了自己面前。 “辛苦你了。”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随着她的开口,这个如同道观一样的房间,数千盏火烛齐齐闪了闪:“不远千里而来……不知道是哪座要塞的信标。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她轻轻捏散了信标,闭上眼睛,仿佛在聆听什么,三秒后,霍然睁开了眼睛! “开云界……界锚……这是……” 一个她已经快遗忘的名字,立刻浮现在脑海中。 “sss级危险区,开云界。”沉吟许久,她的脸色,一片冷然:“本真人还以为永远找不到你了……幸好……香兰。” “弟子在。”她面前,本是空旷的空地,随后无数粉色花瓣凭空出现,朝着中央涌动,不到五秒就凝聚为一个女人形体。 “申请本真人的名额,启动三尊杀戮兵器。”她微微沉吟了一下:“让‘星’去。” 香兰愣住了。 “师祖,杀戮兵器……那,那是能覆灭一个小千世界的存在啊……让它去一个小世界,您……是打算让开云界消失么?” “不。”女子淡淡地说到:“只是本真人知道……开云界,进去多少人,就会有多少人死在里面。那个地方……诡异异常。你记不记得……六十三年前,师祖我因伤闭关了三年?” 香兰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 “是。”女子的声音非常清淡:“开云界,绝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让星去,沿着信标的回路过去,这条回路一天之内便会消失。如果‘星’都无法将开云界的界锚和星位带回来,其他任何人,包括本真人去,也于事无补。”她目光一闪:“那……可是能匹敌金丹级的……华夏政府最后的杀手锏之一……” “卡卡卡……”三个小时之后,没有任何人看到,阿房宫底部,一层层符箓亮起,万道毫光闪现,一束足足有数千米的灵气喷泉,轰然从底部冲出!灵气泉中,有四道枷锁,在打开的万米通道中若隐若现。 每一道,都足足有数米粗细,几千米长,如果有修行中人在此,一定会惊呼出声,这是修行界难得一见的镇魔金!sss级天才地宝!如今,只用来锁门? “哗啦……”灵气海浪翻涌,紧接着,锁链崩溃,那扇刻画着鼠的玄金铁门,分作四面打开,然而,接下来,还是一道大门!还是数千吨的镇魔金铁索! “卡卡卡……”开门,就开了接近一个小时,当最后的亥猪之门打开,内径已经小到了十米。而这十米之中,有一具通体金色的棺材! “沙……”随着固定棺材四个角的法宝轰然松动,这具感受不到一丝灵气的棺材,如同星辰坠落一般,从大门中坠入位面空间,随后……化作一道迅捷无比的白光,疾冲信标来时的方向。 这一切,无人可知,徐阳逸更不得而知。开云界,仍然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风吹雨打,地下室的锁链上,早已锈迹斑斑。田国涛仍然在静静地扫着地,但是,他和八年前,已经完全不同。 他老了很多,面庞上爬满皱纹,头发也已经完全苍白,穿的衣服洗的很干净,但是看得出来,已经非常旧。他拿着扫帚,静静地打扫着长满青草的地面,衣袋中的收音机,正响着刺耳的声音,播放着声嘶力竭的新闻。 “上陈国政府,主席和总理,再次邀请,所有有为的灵师,全部加入这场天灾的对抗中。同志们,灵气的减少,最初,就出现在最靠近无尽之海的上陈国和明峪国,一年以来,极速恶化!各位的朋友,有多少已经成为了毫无思绪的灵瘾患者?我再次邀请,诚恳地邀请,所有灵师,都加入到和这场恐怖的大灾难的博弈中……” 他仰天长叹,关上了收音机。 还有多久……会蔓延到这里? 六年前,第一起灵瘾暴动的案件发生……谁能想到,短短六年,开云界一千多年的文化底蕴,竟然就被破灭得一干二净?多少城市成为死城? 他抬起头,看向天边,那是百祭城的方向,而在百祭城靠近海边的地方,一片紫色的云层,正缓缓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