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灵潮(二) - 最强妖孽

第392章:灵潮(二)

田国涛出神地看着,就算耳边忽然响起一个轻轻的“咔擦”声,都闻所未闻。 灵气行业,带来的不仅仅是长寿,更有让人闻之色变的灵瘾。 吸灵上瘾……灵气会让人产生依赖,并且会让开云界的人产生一种根本无法祛除的抗灵性,当抗灵性达到一种界限,便必须服用更上级的灵气产品。而当一家人终于无法购买灵气产品的同时,几十年的灵瘾忽然爆发,将会成为真正为了灵气疯狂的瘾君子。 从未想到……有一天,这个循环会崩溃。 “咔擦……”当第二声响起的时候,田国涛猛然一怔,随后带着一抹狂喜,九分敬重,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恭迎徐师出关!!”他激动地纳头便拜。就在他面前,那片八年没有打开的大门,上面的铁链从刚才轻微的“卡卡”抖动,已经开始疯狂作响! “轰隆隆!!!”三秒后,一阵巨响,所有铁链化为齑粉,一道足足百米高的青色灵气,直冲天际! 灵气中央,一个人盘膝打坐。即便只是人影,田国涛也看得出来,这就是徐师!八年不见的徐师! 但是……他仔细感觉了一下,浑身都抖了抖。 好强…… 如果说,八年前的徐师,可谓锋芒毕露,观之如同出鞘利剑。那么现在,这把剑就插进了剑鞘,但是里面打磨地更加雪亮!只是稍微感觉,就仿佛面对高山,让他全身都忍不住发寒! 徐阳逸盘坐空中,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还是没有进阶中期。 灵气是足够了,但是……这个世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规则!” 明明可以进阶,然而无论如何都不行!就仿佛冥冥中有个人“拒绝”了他进阶的“申请。” 不管他怎么调动自身灵气冲击中期的屏障。别说屏障了,就连体障都感觉不到。 他收敛心神,目光再次内视,经脉中,一条条淡青色的灵气涨的他全身都有种鼓胀感。它们急于宣泄,急于打通天人交感。他已经来到了筑基初期的最顶峰。 “整整八年……”他轻声感慨了一声,随后,目光移向储物戒,里面的东西,足以让其他修士为之眼红不已! 爆气丹三百粒,丹煞十枚! 另外……天启后两蚀修行完毕。不过,令他疑惑的是,名字明明是“天启六蚀,”他却只能看到五蚀。并且,美中不足的,是熔神诀现在顶多容纳三式,根本无法将天启六蚀五式合一。 他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赵子七仍然在睡觉。他从闭关的第五年开始,进入沉睡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没有叫醒对方。 “嗯?”收回目光,他的眉头轻轻一皱,有些疑惑地看着四周。 不对劲…… 这八年,发生了什么?周围的灵气,一片死寂。他放眼看去,依稀能看到远处的北风城,同样……一丝灯光都没有。 “这是……”他的目光,看向了天上,四面八方,本来应该是蓝白色的天空,此刻,一片让人压抑的黑色云层,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层层包围一个地方,而那里,仿佛是百祭城所在。 黑色云层很厚重,如同浓墨,一点点仿佛星辰的绿光,在云层中闪烁,围的百祭城只剩下城区的一片蓝天,显得无比诡异。 他落下地面,田国涛立刻恭敬地走了过来:“徐师,恭喜灵力大进。” “嗯。”徐阳逸随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天上是什么?” “徐师……”田国涛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沉痛:“出大事了……” 他没有多话,而是直接打开了手机,调出一组画面,递了过去。 徐阳逸接过来一看,神色也慎重起来。 这是一段视频。大约十分钟。 视频上,无尽之海的尽头,忽然裂开一个三角形的模样,随后,从里面飘出了一朵黑色的云。 “开云-18号卫星景象:开云历1826年,这一年,被称为‘死神历。’”一个稳重的男声带着沉痛的声音旁白道:“我们无法得知,如何会发生这种灾难。就在1826年2月13日,无法接近的无尽之海,忽然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海幕裂口。日后被称为‘死神镰刀’的黑云,飘出了第一股。” 画面变动,那片黑云不大,恐怕只有几十米,但是……天空被它侵入之后,仿佛清水中滴进了一滴墨,开始迅速变黑! 寂灭的黑色,透露着不祥的惨绿,这片黑云仿佛一个死神,开始缓缓朝着最近的城市飘去。 而这个地方……赫然正是徐阳逸第一次进入之处! “明峪国,成为第一个死神镰刀的受害者……”画面在变,出现一个建筑风格和百祭城迥异的城市,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1826年5月29日,开云界所有人都应该记住的日子。第一把死神镰刀,出现在明峪国西部重镇月台市上空。”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画面,让他都感觉有些触目惊心。 黑云迅速笼罩全城,随后……所有人都如同发狂一般!抓着自己的脖子,声嘶力竭地惨叫!马路上无数车祸发生!甚至不少人疯狂地袭击着身边的人! 他们身上……一道道白色灵气升腾而起,随后融入黑云之中。随着一个城市几百万人灵气的融入,黑云越来越大!广袤无边! “6月7日,月台城成为禁区,任何有生命的物体几乎全部死绝。明峪国下达紧急撤离命令,月台市周围三省十八市,一共三千一百万人,全部前往首都吴刚市。” “6月21日,全界首脑集会,此时,死神镰刀已经从开始的八十九米,迅速扩散到了三千一百二十平方米。所过之处,一片荒芜。”旁白更加沉痛:“或者,说是一片荒芜也不恰当,这里面……还留存着一些东西,我们曾经的朋友……家人……” 画面再换,徐阳逸的目光,已经无比凝重。 上面……这些城市里,无数的人疯狂地尖叫着,毫无反应地朝着旁边的一切活物死物攻击。并且一个个如同瘾君子一样干瘪无比。但是……让他凝重的根本不是这个!而是这些人的疯狂,只是短暂。用不了几分钟,他们全身都会涌出丝一样的灵气!把他们整体包裹!形成一个个或是在地上,或是悬挂于屋顶的茧! 这等诡异的变化,即便是地球的修行史都从未发生过! 他沉吟着将手机丢给田国涛,随后,整个人如同一道利箭一般,冲上天空。 这一次,他直接冲到了千米之上!并且,朝着黑云越来越靠拢! “这可是本座日后的聚宝盆……怎么容许你来染指?”他冷笑着停在黑云下方,手指一挥,顿时,十条火龙咆哮而出! “轰!!”天空中,炸出一片紫色的火海,然而,火海之后,黑云根本没有消散一丝! 极目远眺,远处本该一清二楚,但是,此刻却仿佛蒙上了一层纱,根本看不清。一片混沌的黑色,遮掩一切。 他停住了再次动手的想法,沉吟数秒,闭上眼睛,灵识轰然放出! “刷!”灵识如潮,但是,他再一次进入了诡异的黑白世界! 几乎就在进去的一刹那,他立刻感觉到了另一股灵识,正是上次在这里喊住他的东西。 “你来了……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那个声音兴奋地尖叫起来:“开云界,只有你能感觉到我!你别走!听我说!我没有任何恶意!” 徐阳逸没有走,冷声道:“给你一分钟,如果没有说服本座的理由,本座再不会进来。” “带我下去!带我下去!!”声音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尖叫:“下到下面……我能感觉到……它醒了……它快醒了!带我下去!否则就来不及了!整个开云界都会被它一口一口吃个干净!!求你了!!” 醒了! 平淡无奇的两个字,却让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 刀圭曾对他说:下面的东西,醒不醒,是两种生物。 他误打误撞,吸收了本该镇压这个东西的,为它的封印提供了灵气,这些黑云,难道就是它? “下面?哪下面?”他不动声色,压住波动的心情问道。 “你下去过!你去过那里!!我知道的!我能感觉到!开云界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声音颤声道:“你去了那里……你知道的……你知道下面封印着不得了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不知道!”声音颤抖起来:“我只知道……它很可怕……非常可怕……但是……睡着的时候,很弱……非常弱,不过,只要它醒来,整个开云界,就不会存在了!只有我!只有我能封印它!” 徐阳逸冷冷看着四周:“本座为何要信你?” “你只能信我!”声音仿佛镇定了下来:“我是这一界的界灵……只有我才能重新镇压住它……你听……听到了什么?” 徐阳逸仔细听了片刻,一个极轻的,仿佛敲在心尖上的声音,无限循环,极有规律地,悄然响彻这片黑白世界。 “呼……”“呼……” 风起云落,润物无声。 “轰!”他脑海里猛然一炸,倒抽了一口凉气。 第一次进来,他就听到了这个声音,但是,他没猜到这是什么。不过……把刀圭和界灵的话一对照,他有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 “这是……睡眠的呼吸声……”他愕然看着四周:“响彻整个开云界的呼吸声……” “本座……现在在那个东西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