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狮王争霸(四) - 最强妖孽

第39章:狮王争霸(四)

两场比试,让全场所有修行世家,气氛高涨,接下来的比试,更是让所有人兴奋不已。 两个小时之后,七强敲定。因为南通省的人数是奇数,所以抽签了一位其他市的第二名。 只是,这七强,人人心中明镜也似。 天风市,渔阳市,兆雪市,昭平市,通江市,乾州市,水络市。 徐阳逸,楚昭南,渔阳市,天风市双雄争霸,难辨胜负,并列为第一梯队! 其他……全部都是第二梯队! 这两人,太突出了……突出到其他人根本难以忽视! 虽然兆雪市,通江市的第一名,同样碎裂了两座石碑,让七座石碑动摇。但是,和徐阳逸,楚昭南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往年,他们照样能引起其他人震惊。但是今年…… 珠玉在前,不过狗尾续貂而已。 下午,七进四,徐阳逸被抽签为少打一场轮空。楚昭南同样的招数,同样三十秒斩落对手。 “这小子……”场边的徐阳逸抽了口烟,若有所思地想到:“看样子,决赛之前,他不准备动用更多手段了。” 他很清楚,对方腰上那把枪,从头到尾都没动用过。 那,才是对方真正的杀手锏。 真正的杀招,必须留给真正的,值得的对手。 四进二,徐阳逸十秒解决对手。比起对罗三丰的一脚,这一次,他用了三脚。楚昭南仍然是三十秒,仍然是华丽得难以直视的枪弹雨花。 不同风格的两人,实力相近的两人,共同会师决赛! “一个小时之后,进行排位赛决赛。”火云在四进二的比赛之后,终于站了起来,手指轻轻一弹,两只注射器,骤然出现在徐阳逸和楚昭南手中。 “此物名曰金灵液。注射之后,气海匮乏一个小时之内必定复原。对于练气修士,已经够了。” 徐阳逸将注射器熟练地注射进了小臂,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感觉顺着经脉布满全身。 气海中,一丝一缕的灵气从经脉中蔓延出来, 玩味地看着注射器,心中一种古怪的感觉浮现上来。 古修的炼丹术,到现在是完全被废弃了。或者说,随着时间的流失,那些古老的手法已经遗失在了历史的长河。如果不是现代的修士同样聪明,选择了用注射器,胶囊来包含浓缩过后的提纯丹液。炼丹这个古老的职业早就不复存在。 只不过,炼丹不是西药,再好的胶囊和注射器,都止不住药性的流失,无非是多少罢了。 他和楚昭南几乎是同一时间注射完了药剂,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 棋逢对手的战意,毫不掩饰,如冬夜中的星辰,如夏日中的炙炎。 什么都没说,两人转头回到了自己的石屋。 现在什么都没必要再说了,这场狮王争霸,他们打败了自己所有的对手,站到了对方面前。 “首长。”就在同时,高台上,楚天一身边,他的特别助理低声道:“查清楚了,徐阳逸每次比赛完毕,抓住对方问的那句话是:是不是你。” 楚天一正在闭目养神的眼睛,缓缓睁开,目光极其复杂地扫过徐阳逸。声音不动地问道:“你确定?” “万分确定!”助理立刻躬身道。 楚天一再次闭上了眼,助理立刻识趣地离开。 谁都没发现,他眼皮底下的眼珠,轻轻颤动不已。 他都完全没想到……这姓徐的资质居然这么高! 让一个练气修士丢掉第一名没什么,以他副部长的身份,没人会多说什么。 但是,如果这个练气修士是一枚筑基种子!这就完全不同了! 火云和影杀的态度,他看在眼中,他很清楚,这两人动心了……绝对动心了! 这个筑基种子,还会被两位筑基修士庇护!即便筑基期发现不了神仙醉这等奇物,然而万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被发现了呢? 万一……这小子以后进军筑基了呢? 一丝悔意,缓缓爬上他的心底。 一个小时,过得非常快。当徐阳逸和楚昭南走上擂台的时候,时间仿佛在此定格。 头顶上,硕大的天下独步四个大字赫赫在目,他们周围,上万修士家族水泄不通,上万米的巨型擂台上,只有他们两人。 仿佛无声的风从场上吹过,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他们身上。 第一名的交战,打上四五个小时的都有。但是,这一届出现了这两个怪物,竟然在一个多小时内全部结束!这还加上了休息的时间! 然而,现场所有人,并没有因为这一届时间短而降低热情!羊的搏斗再好看,也不过是踹踹蹄子顶顶角,他们要看的,是真正的狮王争霸!真正的高手过招! “老三。”此刻,看台上,一位穿着文士长衫的老者,幽幽摇着一把折扇,说出的话却斩钉截铁:“咱们那片焦尾桑阳木,你看能折算多少上品灵石?” 他的胸口上,一片树叶徽章,其中一个“赵”字熠熠生辉。 这片木林是丰邑赵家的一大财源,但是此刻,他毫不犹豫地拿了出来! “五十块没有问题!”这个询问,赵家七十人团队,无一反驳。被叫做老三的,是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此刻慎重地微微鞠躬:“如果比不上三大势力的聘礼。老夫还有一把上品法器,愿陪家主赌这一把。” “别人担心三大势力,但我们丰邑蒙家不怕。”另一边,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沉声道:“清算固定资产,准备折现,修行如逆水行舟,家族不发展,只能固步自封!” 她目光一寒:“有的东西可以让,有的东西……不能让!” “登……”在现场无数低声交谈中,徐阳逸的军靴从整齐的青石条上走过,看着百米外那个身影。此刻,他们如同行走在沙漠,攀岩在绝壁,心中一股炙热的火浪,让他紧了紧拳头上的绷带。 “沙……沙……”不徐不疾的脚步声,朝着对面的人走去。如同雨夜刀客,闲庭信步,赵客胡缨,吴钩雪明。 人未至,擂台上一股无声的战意,已经如同烈火调油,无声燃烧。 “你终于来了。”楚昭南的声音有些嘶哑,为了这一刻,他准备了太久太久。 天下独步,只能有一人独步! 那个人,必须是他! “我来了。”徐阳逸点了点头,认真看着对方:“你是一个值得我出全力的对手。” 火云,影杀,此刻,端坐高台,眼神,却从未从他们身上移开过。 “时间到……”影杀略带嘶哑的嗓音,响彻全场,柔和,平静,充满威压。 他的一只手,高高抬起,看向所有人。 这一瞬间,万众皆寂。 无风,却仿佛听见了呼吸之声。 无雨,却好似感受到手中冷汗。 中期,后期的修士,目光灼热。初期的修士,心中期待如同疾射出去的弯弓。 “南通省,魁首之争……” 火云苍茫的声音在场内响起。幽幽回荡。 “嘘……”看台上,丁香深吸了一口气,嘴唇都微微抿紧,太久了……太久没有这么期待练气初期修士的战斗了。这两个初期……全都属于那种怪胎!越级反杀绝不困难的怪胎! 怪胎和怪胎的交手,超人和超人的博弈,谁才是最后的天下独步,她不知道,也不想猜,但是……刚才,她已经紧急联系了csib南通省分部,得到的答案是…… 必须拿下! “渔阳市,徐阳逸,对,天风市,楚昭南。” 身边,芙蓉脸色同样慎重。最开始,只是知道对方杀掉了癫狂症,这才有了飞机上抢人的事件。和丁香一样,她也绝对没想到,自己要抢的人,绝对是上上之资! 即便不如灭日,也不遑多让! 羽林卫……太需要这样的人才了……不!这样的人才哪里不需要?没看到那些修真家族,无论大小,明知道这两个人三大势力志在必得,也同样绿了眼睛吗? “开始!” 随着这句话,天……开了。 天下独步四个大字,此刻,放出了蒙蒙白光,仿佛千万灵气的帷帐,从天空悠然蔓下。 如烟如雾,如雾如尘。那一道道迷蒙的白光,穿过半遮半掩的白雾,折射出令人心折的瑰丽。 寒野凝朝雾,霜天散夕霞。 丝丝缕缕,形成四道完全隔绝声音,外界的白色屏障,树立擂台四周。 “此乃金丹真人留下的术法,可挡筑基大圆满修士三击。” 就在这句话响起的同时,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带着呼啸的疾风,如同两辆全速开动的列车,猛然朝着对方撞去! 看台上贵宾席的楚天一,眼睛眯了起来。旁边的方檀生,抓紧了扶手。 没有人喧哗,没有人惊呼,没有人呼喊助威,他们只看到了两道毫不退避的身影!朝着对手电射而去! 没有退让,没有规避,这是真正硬碰硬的实力比拼! “啪!”两人的拳头,和之前不同,这一次,全部包裹上了白色的灵力,猛然轰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