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地狱之口(一) - 最强妖孽

第394章:地狱之口(一)

徐阳逸冷冷看着对方:“开云界大变在即,道友竟然还有心情为开云界的分配杀的你死我活,真是好闲心。” 对方想干什么,大家都清楚得很。他知道徐阳逸已经清楚了他的想法,干脆撕破脸皮,用实际的行动来告诉徐阳逸,这里,是他说了算!即便一起走出小千世界,开云界这个聚宝盆的分配,也容不得徐阳逸置喙! “现在还不戮力同心,等死么?”徐阳逸冷笑着踏前一步:“看看这周围,现在还不走,等着被这该死的东西吃个干干净净?” 无月一句话都没说,许久,才咬牙道:“人算不如天算……道友竟然能在开云界修行,实在大出本座意料之外。” “本座只问一句话。”他同样踏前一步,死死盯着徐阳逸的眼睛:“回去的路,道友真的找到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玩味地看着对方。无月沉吟数秒,抬头道:“本座……有一秘术,用人精血,暂时送出此界星位。然,此术必须两位筑基修士方能推行。并且……” 他没有说下去,徐阳逸也懂了。 对方……根本不甘心送出开云界这种聚宝盆! 星位送出,送给谁? 一旦“里面”的任何一位老祖亲临,这块地方,立刻会彻底易主!这不是荒芜贫瘠,还没有文明的小千世界,而是有十几亿人,科技文化都发展的相当不错的聚宝盆! 谁能甘心? 谁会愿意? “该你了。”无月舔了舔嘴唇,冷声道。 “出去的路,便在最后一万里中。但是,却有莫大危险。”徐阳逸并不避讳,坦然到:“道友想去便去,若不想去,本座绝不可能和你共同开启星位。” 话不用多说,点到即止。双方目光如同刀剑一般在空中接触,谁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欲望。 只要能活着出去…… 即便只有10%的几率,他们都愿意赌一赌! “甚妙……”无月咬牙切齿地笑道:“正好……本座也将那一式神通……忘光了呢……” “其他的事,日后再议。” 没有别的废话,两人对视一眼,直冲驿马台! 天空中,两道银线,周围风浪滚滚,直指政治中枢,而驿马台周围,此刻已经完全荷枪实弹!无数的枪支对准空中! 两人丝毫没有理会,风驰电掣地冲了过去,迎接他们的,是一片刺耳的枪声。 “啪啪啪!”枪声如雨,但是,随着无月的一声“滚!!”所有人全部倒飞出去!而他们的子弹,根本进入不了两人十米之内! “咚!”两人如同炮弹,直接冲到顶层,在一栋已经严防死守的门口停了下来。 无数的黑衣保镖,虽然脸色无比紧张,然而却异常坚定地站在门口,数十把枪,齐齐对准两人。 “一群杂碎……”无月从牙缝中飘出一声冷笑,五指金光闪现。 风刃术,即便是最低等的神通,在筑基修士手中使用出来,也足以让这里尸横遍野! 就在他即将出手的时候,徐阳逸终于拉住了他。 “何苦?”徐阳逸往前一步:“通报主席,总理,告诉他们徐师来访,并且……本座知道死神之镰的真面目。” 没有人动。 “多费唇舌。”无月再次冷笑一声,就在他第二次挥出的时候,屋子里,终于响起了一声沉稳至极的声音:“请两位大师进来。” 无月冷哼一声,随即大门无风自开,他一步冲了进去,屋子里,顿时人影纷飞,数秒后,他已经在一群趴到在墙角的灵师中,大马金刀地坐到了沙发上。 徐阳逸则是缓缓走了进去,微微一扫,屋子里,至少站了二十个灵师,全都是高阶。 中央,上陈国主席,总理,负着双手,虽为一介凡人,却气度不凡地看着两人。 无喜,无怒,或者他们很清楚,发怒或喜悦,都无法掩盖两位灵师在重重阻碍之下,不到三分钟冲破层层防线,挑衅地站到他们面前的事实。 “多余的话不必多说。”徐阳逸随意地摆了摆手:“他的行为和本座无关。本座只是告诉各位,本座知道,如何消退这层黑云。” 一句话,现场,所有人,包括正在摁着肚子吐血的灵师,全部猛然抬起了头来!死死盯着徐阳逸,就算不怒自威的主席,总理,也忍不住胸口急剧起伏了数下! 面子很重要,但是亡国之灾就在眼前!一切都可以放下来! 没有任何人想到,灵瘾爆发如此剧烈!没有任何人知道,黑潮究竟从何而来,现在,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对比起这个……刚才闯进主席府,完全不重要! “请!”没有任何犹豫,上陈国的主席余方塑,一位六十岁左右,却满头黑发的男子,亲自上前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国一把手,下驾至此,全场任何人,包括总理,都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上陈国国务院会议室,十位国家一把手,全数到场,主席,总理主持会议。没有废话,直接挑明了徐阳逸的意图。 三十分钟后,每一个人,脸色各不相同。 久经官场,波澜不兴,然而,徐阳逸的话,让他们感觉根本不可思议! 地球……最顶层的修士! 在他们这里,封印了一尊无比恐怖的妖魔! 而现在……这个令人汗毛倒竖的裂口……打开了! 脸色苍白的,不是他们,而是无月! 这个所谓的“地球最顶层修士,”名字根本没有瞒他。 孙大圣!孙悟空!斗战胜佛! 竟然是对方封印的妖怪! 是谁? 他的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死死握在一起,九头虫?九圣元灵?青牛精? 他简直不敢想下去! “道友……”他眼睛都有些泛红了,开云界……西游记,这两个东西,如同毒蛇一样噬咬着他的心脏,他被这个来头完全打懵了! 但是,不到一秒,一股恐怖的灵气倏然从他身上爆发!金黄色的灵气直接掀翻了在场所有东西,所有人!就连主席,总理,和其他人,也完全敢怒不敢言! 他忽然明白了徐阳逸这一句话其中的深意! “是不是真的!!!”这一次,他的眼睛彻底红了,声音都嘶哑了,竟然一把抓住了徐阳逸的衣领,表情微微扭曲:“狼毒道友……你发誓……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其他人,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默然坐了下去,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眼前的人愿意,现场一个人都活不下去! “是。”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拍掉对方的手:“发誓?凭什么?” “就算本座的师尊古松真人,亦不会让本座发誓。你以为你是谁?” “你叛出师门了。”无月仰天冷笑,声音如同夜枭,桀桀不止:“否则,以古松真人之尊,怎么可能护不住你?不过……这不重要……这不重要!哈哈哈哈!” “轰!!!”他疯了一般,头顶一道金色灵气直冲天花板!天花板“轰隆隆”一声,全部倒塌。他如同痴狂地站在一堆泥沙之中,疯狂地大笑:“仙……有仙!!此界……有仙!!!” “百年后的一捧黄土,宿命的轮回,如今……竟然有望……竟然有望啊!!!” “地球……本座……必须回去!不……”他猛地回过头,胸口急剧起伏地盯着徐阳逸:“这一次,本座去定了!”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他早就知道,这句话会对修行界造成多大的震动。不过,现在无月的状态,甚至比他想的还激动! 这不单单是通往地球的道路…… 这更是……求索修行界数千年来的未解之谜! 仙神何在! 朝闻道,夕可死也! “让上陈国的所有高阶灵师,国师,全部跟着本座走。”徐阳逸站了起来,不容置疑地扫过上陈国所有一把手。对方的目光,谨慎地和他接触。 副总理,副主席,政协,纪委……每一个人,他扫视一圈之后,沉声道:“准备一下,立刻出发。” “徐师。”总理沉声开口:“我们也算有一面之缘,我知道你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但是,我还是想知道,这些灵师……他们的生还几率如何?” 主席没有开口,总理这句话问得好。如果这些灵师死绝了,上陈国在国际上还有什么影响力? “你们好像搞错了一件事……”狂笑声中,无月低下头,看兔子一样看着所有人:“现在,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跟着我们走,否则……本座就在这里送你们上路!” 神仙可期!还管他什么满手血腥! 如果满手血腥就能与天同寿,他不介意杀光全世界的人! 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本座会留下一件法器,可用十次,斩杀他国国师,不在话下。” “可是……” “没有可是。”徐阳逸终于站了起来,微微一笑:“诸位……是不是看本座太好说话了?” “莫非……真以为本座不敢杀了你们?”他的目光如刀,再也不想按捺下去:“服从,或者……灭国。” “轰!”话音刚落,他左手轻轻一挥,一条紫色火龙咆哮而出!将驿马台国家总理府,打出一个方圆十米的大洞!无数黑烟缭绕。 所有人,都从座位上呆若木鸡地看着那个可以看到黑色天空的大洞。心中,终于了解了。 他们一直以为两人是一人唱红脸,一人唱黑脸,用政府的想法去思索修士。还以为这种简单的黑白手法有的谈。但是,这次他们大错特错! 没得谈! 必须去! 如果不去,现在就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