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地狱之口(二) - 最强妖孽

第395章:地狱之口(二)

“高阶灵师丑牛,前来报道。” “高阶灵师寅虎,前来报道。”“高阶灵师卯兔,前来报道。”“高阶灵师辰龙,前来报道。”“高阶灵师未羊,前来报道。”“高阶灵师余方洛。”“高阶灵师李湛春。” 一个个名字,在徐阳逸和无月面前响起。除开留在上陈国国度护卫的三位灵师,十二生肖,以及五位没有记录在案的灵师,此刻,齐齐肃容地站在两人面前。 一行十七人,这就是他们的团队! 不……不止十七人,就在十七位高阶灵师报告完之后,高阶灵师的人群全部分开。随后……四位仪态不凡的中老年男子,走了过来。 祖怀恩居首,走到两人座前,竟然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沉声道:“上陈国国师,祖怀恩前来报备,悉听仙师调遣。” 周围所有人,目光都闪了闪,随后,黯然却又炙热如火地收回了目光。 这里,是驿马台的主会议厅。三百多平的巨大会议室,圆形实木会议桌,从各地收集来的贡茶。按道理,以他们在上陈国的身份,此刻,应该是坐在柔软的座位上品着茶,任由其他人鞍前马后。 但是,没有。 这里,只有首座的两人,徐阳逸和无月。其他人,只能站着。没有坐下的资格。 “上陈国国师,崔旭东前来报备。”崔旭东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脸上显然有一丝不情愿。往日,哪一次不是他意气风发?前呼后拥?而现在……却在一个年轻人,一个同龄人面前低声下气! 无月嘿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徐阳逸却轻轻摇了摇头。 崔旭东退了下去,剩下两人,都走了上来。和崔旭东一样,他们脸上尽管掩藏得极好,仍然能看出一丝不甘心。 “牧羊,牧国师,前来报备。”牧羊鞠了一躬之后,神情冷淡地走到了一旁。随后剩下那位国师,也是如此:“明峪国国师,邵宇峰。” 所有人都入列了,徐阳逸淡淡开口:“首先,我必须声明一件事。” “在这里,没有什么国师,高阶灵师,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听从本座和无月道友的安排。” 崔旭东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徐师,久仰大名,这可是法制社会,难道你不打算听听国务院的意见?” 徐阳逸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过去:“你有意见?” “有一些小小的……” 话音未落,他身体周围,猛然掀起一阵剧烈的狂风!狂风之后,他所处范围之内,所有地板,桌椅,仿佛被利刃刮过!全部翻了起来!而处于最中央的他,竟然没有伤到一丝一毫! “那就憋着。”徐阳逸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后,目光中带着一抹寒冰:“法制社会?” “在这里,本座两人便是法。”他目光如刀,一个个看过众人:“本座不是在请求你们,而是在命令你们。谁给你可以商量的错觉?” 收回目光,徐阳逸轻轻抚动茶杯:“现在,谁还有意见。” 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颤了颤,这股如同实质的杀意,太冷了,他们毫不怀疑,他们只要敢说一声有,下一秒,立刻人头落地! 无月面无表情,这太正常了,筑基修士对于练气修士,威压这是基本态度。这还是日后可能要和开云界进行位面通商,否则哪有这些传承都没有的下界修士发话的余地? 可以说,徐阳逸现在才算真正进入筑基修士的角色。 就连脑海中的赵子七,都没有出口,在他看来,哥哥这两句话说的太正常不过了,如果在地球上,一巴掌将不服气的人扇到闭关几年,谁敢多嘴?就算他们背后的家族都会权益,因此惹怒一个筑基前辈值不值得。现在……一个区区练气,传承都没有,神通更没有,竟然敢在筑基修士面前叽叽歪歪,这是找死? 凭什么?哪来的资格?真以为他像徐阳逸那样,手握丹道? 崔旭东咬了咬牙,正要开口,忽然,整个地面,忽然猛烈震了震! “轰轰轰!”剧烈的轰鸣声响彻大楼,数位国师,和高阶灵师,一声惊呼,几乎跌倒在地。而徐阳逸和无月对视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凝重,随即身影一闪,齐齐消失在房间内。 “徐师!!无月大师!!!”就在他们刚离开三十秒,门猛然被推开,咚的一声,总理的秘书已经满头大汗地冲了进来。 “两位大师呢?!”他焦急无比地看了一眼屋内,却发现所有陈设都歪了,桌面上,数位高阶灵师,正心有余悸地站起来。 “蒙助理,发生了什么事?”牧羊强压心中的不安,沉声问道。 蒙助理咬了咬牙,一步冲到窗户面前,“沙”一声拉开了窗帘,刹那间,屋子里所有人都愣了。 “这是……”过了足足十秒,崔国师才颤抖地走到了窗户前,用抖的不像样的手指抚摸着玻璃窗,声音都不知道飘到了哪个国度:“世界末日么……” 百祭城,所有街道,广场,地下室,已经全部都是帐篷。没有汽车,整个上陈国能过来的人,都躲在这个最后的庇护所。楼顶……停车场……一个个帐篷触目惊心。而就在此刻,不知道多少人因为刚才的剧烈震动,走出了帐篷之外。 “我的老天……”一位青年正在帐篷中看书,地面的忽然震动之后,所有照明设备,全数熄灭。他只愣了一秒,随后立刻扔掉书,一个箭步冲了出来,紧接着,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 “呵……”他前方,一位老者脸色苍白,呆呆地看着前方,随后,毫无知觉地双手合十。 还有和他们更多的人,没有一人例外,全部都呆若木鸡地看着外面天崩地裂一般的场景。 百祭城是海城,此刻……就在海港的方向,极远的地方,地平线上……一片通天巨浪卷来! 黑云蔽日之下,这片巨浪,起码近万米高!仿佛抽空了整片海水!而且……这不是海啸……巨浪所过之处,开云界,陆地的地面,竟然开始倒转!而且……所有倒转的陆地,全部被一种诡异的力量,分解为一个又一个的灵光点!纷纷被卷入巨浪之中! “刷……”一片山脉如同卷饼一般被卷起,随即,化为漫天光点,一片城市被卷动,同样没有任何声息地化为灰烬。仿佛有无数的人……上千万,甚至上亿的人,从被卷高的建筑中,蚂蚁一样跌落下来,同样,化为灵光消失! 沉默,没有一个人发得出声音。只有一张张惊恐莫名的脸,一双双睁大的眼睛。还有一颗颗因为极度恐惧而几乎停跳的心脏。 只在电影上出现的世界末日,如今,真正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呵……”天空之上,无月倒抽了一口凉气:“何等威势……远超好莱坞的2012……这是……这一界真正地在毁灭!” “通天妖孽……一妖灭一界……孙大圣……这是封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仅仅是苏醒,就造成了这般阵势?!” 徐阳逸没有开口,目光如火地看着天边的海潮,它很慢,但绝不停歇。仿佛坚定不移的巨人,所过之处,开云界的一切都归于死寂的虚空! 然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忽然响起一个颤抖的声音。 “快……快……它快醒了……我能感觉到……它已经要醒了……最多,最多还有七天……” 界灵! 徐阳逸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它……还没有醒?” “还没有……”界灵的声音颤抖不已:“但是快了,非常快了……我甚至能感到,它的意识已经开始触碰这个世界!”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没有一句废话,化作一道流光,直冲驿马台。 “刷!”他的身形,再次出现在房中。然而,这一次,没有一个人惊诧,所有人,都在窗户边,愣愣地看着外面的一切。 无月的身形,紧接着出现,看着所有人,轻咳了一声。 没人反应。 他运上灵气,一声冷哼,所有人这才浑身一抖,反应了过来。然而,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无助的绝望。 “完了……完了!!”一位灵师,忽然尖叫起来:“世界毁灭了!!一切都完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啊!跑……我们都得跑!还等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谁也别想拦我!” “刷!”话音未落,血溅五步,他整个人被一道青色流光拦腰截断,横尸当场。血液溅得到处都是。 赤红的鲜血,终于让所有人都冷静了一些。徐阳逸五指间青光跳动:“生死一线,竟然还敢自乱军心,留你不得。” 无月根本没有阻止对方,实际上,刚才他的手指尖,也跳动起了一抹白色。只不过徐阳逸出手更快而已。 徐阳逸的目光刀子一样扫过所有人,每一个和他触碰的人,都移开了眼睛,崔国师,牧国师,和邵国师,更是不敢和对方碰上。 杀鸡儆猴,鲜血已经让他们无形接受了自己的处境。 徐阳逸收回目光,冷哼了一声,淡淡道:“楼顶。” 随即,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所有人愣了愣,随即立刻走了出去。无月沉吟了数秒,也跟了上去。 二十分钟后,驿马台楼顶,这一栋足足几千米的环形大厦,加上徐阳逸,无月,一共二十三人,已经整装待发。 正中央,一只大约三十米的飞行法器,呈云雀状,匍匐楼顶。 徐阳逸站在云雀头顶,目光深邃地看着地平线,黑云之下,一片碧蓝色的银线连天接地,无数白光闪烁,没有大海的宁静,只有死亡的喧嚣。真可谓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