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地狱之口(三) - 最强妖孽

第396章:地狱之口(三)

二十分钟之后,云雀一声清鸣冲向半空,在空中留下一道金色灵光。 驿马台,所有上陈国的一把手,全都凝重地看着这道流光。 “你说……”主席凝视着外面,沉声道:“他们能成功吗?” 总理一声苦笑:“不知道……但是,这是我们最大希望……甚至是开云界的希望!开云界最强的两个人,带着上陈国所有灵师,如果他们失败……” 他闭上眼,仰天长叹:“那么……一切都完了。” “开云界……再也无法找出这么强的两个人来!万劫不复!” 没有人开口,心理的沉重压力,巨石一样压在他们心头。只能用目光送别这一行人。 徐阳逸和无月,站在云雀头部。其他人全部进入了云雀腹中。而在他们面前,是一望无尽的黑暗。 视线,只能透出数千米,之外,一切都看不清楚,永归于寂灭的混沌。 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冰冷,死寂起来,黑云之下,越往里走,连最后一丝光亮都消失。云雀化作一道金芒,在天地间无穷黑幕下拉出一条璀璨的金线。二十分钟后,已经冲出上陈国海域,前方,天地一色,深邃无边,仿佛……在前往地狱的最深处。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云雀停了下来。 无法不停,因为……就在他们前方,一片漆黑的雾,封锁整个海面! “呼……”随着这轻轻的一声,放眼看去,黑云遮山,惊涛压城。茫茫看不到边际的黑雾,居然轻轻往里缩了缩! “滋……”又是一声悠长的呼吸声,这片弥漫整个开云界边缘的黑雾,齐齐往外一放。如同……随着一个人的心脏脉搏而跳动,随着呼吸而鼓胀! “简直让本座难以置信……”无月深吸了一口气,黑雾之中,仿佛潜藏无数妖兽,万般凶险,他踏前一步,道道妖风将他衣袂吹得乱飞不已,沉声道:“数年不见……开云界……已经被吞噬到如此地步……” 徐阳逸也是沉默不语地看着眼前的景色,不,没有景色,而是极致的黑!无边的黑!让人心颤的黑! “道友。”无月转过头看向他:“开始吧。” 徐阳逸愣了愣:“开始?” 无月目光倏然一跳,深吸了一口气:“道友……你没有遇到‘规则?’” “规则?” “这便是‘规则!’”无月只感觉头皮发麻,手指直指前面几十万里,根本看不到头的黑雾,声音都提了起来:“本座在开云界几十年,道友莫非以为本座没有侦查过天葬节?然而,到了这里,再也无法寸进一步!” 他死死盯着徐阳逸的眼睛,对方眼中的一抹疑惑,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心跳加速了几分:“你……就这样直接进去了?” 徐阳逸没有回答,脚下用力一踏,顿时,云雀法器再度提速!直冲前面无边的黑雾! “你疯了!?!”无月失声惊呼:“这是找死!” “那又如何!”徐阳逸猛然互过头,直视对方,双目如电:“前有黑雾,后有巨浪,停下去是什么后果!你不清楚?” “不闯,死路一条!闯过去,还有一条生路!”他收回目光,心也不自觉地狂跳起来,紧盯着面前死神的黑幕,咬牙道:“本座上次进得去,这次……它即便不让本座进去,本座也必须进去!” “刷!!”云雀在天空中拖出一条灿烂的金线,随着“轰”的一声,全部投入无边黑潮! 没有任何人看到,就连徐阳逸自己都没感觉,就在他进入黑雾的时候,储物戒中,那枚得自南华蝶母的六边棱形闪了闪。 “嗡……”黑雾翻滚,仿佛一只黑色巨兽,吃下了一只甜点,刹那之间,连金色的尾光都消失不见。 “啪啪啪!”云雀剧烈震动,如同飞机穿越暴风雨的洋面。徐阳逸的眼睛不曾合上,无月同样如此。两人的灵气全部运转到了极致。这片黑雾,虽然没有半点灵力,却给他们一种无比危险之感! 十分钟……二十分钟……足足三十分钟!迎面而来,带着死亡气息的暴风,将他们衣袂须发吹得猎猎翻飞。三十分钟后,无月老眼忽然一亮,深吸一口气,咬牙道:“看……看!看前面!!” 黑暗中的孤灯,一片朦胧金光,在前方亮起。光芒射来,周围的黑雾云层一般涌动,仿佛他们行走在巨人之中。 前面有什么? 没有人知道,徐阳逸身侧,已经紫色火龙翻飞,而无月手中,托着一尊小巧的玉佛,一点极其犀利的绿光,跳动在玉佛之上。 近了……更近了……就在徐阳逸已经能模糊看出里面一点影子的时候,忽然,赵子七一声惊呼在徐阳逸脑海中响起:“哥哥!这些黑雾里有东西!!” “小心!!”没有任何犹豫,狂风之中,徐阳逸爆喝出声。与此同时,神经已经绷到极致的无月毫不犹豫的双手一掐,玉佛头顶,白光一闪,顿时,在他们头顶上划出一道上百米的剑光! “佛剑,问心!”他的须发倒竖!剑光之下,竟然幻化出无数菩提,花朵,随着剑光挥洒而开,纯白色的光幕,第一次刺破了黑暗。 “锵!!”空中爆发出一声铮鸣之声,紧接着,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物,那一道剑光,倏然化作数百白色灵剑,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射出! “刷刷刷!”纯白的剑芒刺破黑暗,这片无边黑潮,终于露出了它的一丝端倪。徐阳逸的目光敏锐地看到,其中一片金光闪烁,他几乎没有半点迟疑,十方炼狱咆哮而出! “吼!!!”紫色火龙咆哮天际,紫白双色争奇斗艳,终于……撕扯开了他们附近四五百米的无底深渊! 就在黑暗被驱散的同时,徐阳逸,无月,下一式杀招正准备出手的时候,两个人,全都呆住了。 确实有东西…… 而且……绝非人能够想象到的东西! 那是……一尊千米高的雕像! 袒胸露乳,光头,身披袈裟,眼睛微眯,面带笑容,胸前一串佛珠。手托一只布袋。就在看到这尊雕像的同时,无月惊得双手一抖,玉佛当一声掉到了云雀之上! “这是……这是……”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尊雕塑,声音都在颤抖:“因揭陀尊者……这是因揭陀尊者!!” 徐阳逸也看得出神,他想象过,黑云之后,可能是一尊巨妖,可能是其他的东西,但是绝对没想到,是佛教金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色佛像! 那么……他强压下狂跳的心脏,目光看向远处一点金光。 随即,双手一挥,十方炼狱十条并做一条,猛冲向前方! “刷刷刷!!”流光过隙,转瞬即逝,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无月,全部看清楚了…… 前方,黑雾之中,稍纵即逝的,十八道闪光。 那是……十八尊千米雕像!如同巨兽一般沉默地矗立在黑雾中!而他们,正行走在两排雕像的中间! 无月,已经完全呆在了原地,三秒后,猛然看着徐阳逸:“道友!上次来!有没有这些东西!你告诉我!有没有!” “没有。”徐阳逸此刻也感觉头皮发麻,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为什么上次一点都没看到? 无月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时,眼中已经闪过一抹惊惧:“这是……十八罗汉像!” “本座筑基,走的是佛门之道。绝不会看错……罗汉果位,上边是菩萨果位,接下来就是佛!罗汉,位列佛教顺数第三等阶!” “能让十八罗汉像镇压的妖孽……还有孙大圣的金箍棒……十八位罗汉,起码是接近菩萨果位的怪物!!”他死死握着拳头,此刻终于失态,双手在胸前捏紧颤抖:“我们……真的是在回地球?而不是……给对方当晚餐?” 没有人理睬他,云雀直冲向前,很快通过了因揭陀尊者,但是,没有任何人看到…… 黑雾之中,因揭陀尊者,布袋罗汉,拿本是雕塑的眼睛,眼珠竟然动了动,随后,机械地移动过来,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这只穿行在十八罗汉金身像之中的渺小云雀。 “卡……卡……”随着云雀的穿梭,所有罗汉的眼睛,全都转了过来,居高临下,淡漠无方。亮光划过的最后一刻,从开头的因揭陀尊者眼中,竟然滴下了两行血泪。 佛陀泣血! 十八座佛陀,无一例外,而此刻,云雀已经冲到了光亮之前!徐阳逸和无月,完全看清楚了那是什么! 那……是徐阳逸曾经下去过的海洞。 而此刻海洞之中,一根通天彻地的棍子,正在散发出万丈金光!所有的黑气,全部萦绕其上,随着金箍棒分身的一丝一毫转动,带出从天空和四面八方垂下,蔓延的无边黑色丝线! 金箍棒,已经完全褪去了它表面的石皮,通体金光!穿透层层黑雾!仿佛……在召唤着闯入遗址的勇士! “快了……快了……”界灵颤抖的声音,就在徐阳逸耳边响起:“它……就快出来了……它已经让封印显化出完全形态,那个东西……正在和封印比拼……一旦封印崩溃,它将立刻吞噬掉这个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