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法界(一) - 最强妖孽

第397章:法界(一)

不用他说,所有人都看得出,这里,必定是开云界异变的中心。 无穷黑雾,遮天蔽日,这根金箍棒,仿佛搅动咖啡的中心,无穷黑色雾气如丝如缕地萦绕其上,缓缓旋转着,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色漏斗。漏的是天,接的是地。 在下方,徐阳逸敏锐地感觉了不对,中央石台仍然没有变化,但是……它周围的黑雾,已经宛若沸腾!并且,刀圭的身影,也不曾出现。 “刷……”云雀稳稳停在了石台之上,当其他人从云雀中走出来时,几乎全部都呆若木鸡。 “这是什么地方?”牧羊愕然看着周围,这里同样感觉不到灵气,但是……那种极度不祥的气氛,却仿佛一只无形巨手,死死抓住他的心脏,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崔旭东和邵宇峰,两人全身的灵力都攀升到了极致,周围一片黑暗,那是阳光都无法射入的阴暗,最纯粹的黑,最窒息的黑。如果不是中央那一根金光四射的棍子,这个地方……足以让一切幽闭症患者发疯! “呼……吸……”那单调而沉闷的呼吸声,透过无穷黑雾,从地底传来,黑雾随着这一声,轻轻鼓荡。仿佛……他们四面八方都有人,正在黑雾中,以他们根本看不到的角度,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们。 四位国师如此,十几位高阶灵师,更不用说了,脸色都有些苍白,但是,仍然强压着心中震撼站在原地。 “这里,便是最后的一万里,你们从未来过之处。”徐阳逸沉吟地看着已经天地色变的基台,那个太极之门,此刻全部打开!下方,幽深无比,如同地狱裂口。 “这里是最后的一万里?!”牧羊愣了愣,随后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相信……开云界探索了这么久的地方,我们竟然真的能够来到这里!”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环顾四周,刀圭不见了,无论他的本体还是灵识,完全感受不到。 他可能先下去了,但是,按照双方的约定,他必定会给自己留下信息。莫非他真的如此托大,以为孙大圣留下的东西,他自己可以搞定? 忽然,目光亮了亮。 一份玉简,被工工整整地放在数米宽大的太极裂口之旁,他信手一招,玉简飘然而来,放在额头上轻轻一触,一行数百字,立刻从玉简中飞出,弥漫半空。 “道友,本座先行一步,此妖已经提前开始苏醒。刻不容缓。” “此地……为大圣遗址,即便是他老人家隔空投物,投的也仅仅是一丝化身,然而,对我等筑基修士,也是凶险异常。若下方之物睁开了哪怕一丝眼睛,我等亦只有死路一条。速!速!道友,本座在下方等你!” “太极门之下,共分两层,第一层为阳,第二层为阴,本座已在内部刻下本座行走之路。切记跟上。” “本座?”无月眯着眼睛,看向徐阳逸:“我要一个解释。” “没有解释。”徐阳逸平静地说:“本座从未说过,此界就我等二人筑基。” 其他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目光骤然火热! 也就是说……起码有三个,和徐师一样强的人! 徐阳逸沉吟地看着那一行字,随后,看了无月一眼,正好也迎上了无月的目光,两人都从对方眼中品出了一样的意思。 “狼毒道友。”无月若有所思地率先开口:“这位道友,姓甚名谁,可不可信?” “刀圭。”徐阳逸平静地回答:“本座信不过。” 他的目光,扫向飘散的字迹,沉吟道:“特别是这一段话出来之后。” 其他人面面相觑,有人带路还不好?但是徐阳逸和无月都知道,没这么简单! 他们没有闯过秘境的经历,根本不知道……这一句带路,带的可能是生路,更有可能是死路! 尤其是在对方不知根脚的情况下! “‘本座已在内部刻下本座行走之路?’嘿……这是要咱们几十号人按照他的规划走?方便把咱们一网打尽?或者……是真心实意?”无月冷笑开口:“开始就给我等造成一个既定印象,此人,居心叵测。即便他带的是正确的路,目的也绝非如此简单。” 徐阳逸脑海中豁然一亮! 他想起来刀圭说的一句话:这下面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既然不知道,凭什么带路?莫非在下面的东西觉醒在即的时候,他走过一条路,还能有闲心回来给他们刻上标志不成? 换位思考,他做不到。必定是风驰电掣地冲向目的地。 “小心……”他若有深意地朝所有人笑了笑:“这下面,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复杂。” 随后,他掏出二十多个瓶子,手一挥,飘到众人手中:“保命的东西,不到生死危机,切莫服用。服用之后,很长时间都无力再战,只能任人宰割。” 无月眼睛一亮:“想不到道友还随身带着丹液?本座可是多年未……” 他的话没有说完。 打开盖子的同时,他就完全愣住了。 不是丹液! 而是……一颗颗黑沉沉的……丹药!! “丹药!?丹道?!”他的目光,瞬间赤红,见了鬼一眼看着徐阳逸:“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丹道已经失传百多年!你从何处得到?!” 徐阳逸哼了一声:“本座亲自炼制。” 一句话,将无月所有话都堵在了胸口。 亲自炼制?! 丹道继承人?!终于出山了?! “我明白了……”许久,无月才目光一闪:“本座大约能猜到,为何你会逃到小千世界了……” 然而,他的心中绝非面部如此平静,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也不为过! 此人……能炼丹? 那么,即便自己活着出去,即便自己占尽优势,也绝不能动他!尤其,要和对方打好良好的关系! 作为一名地球修士,他太清楚那些丹液大师的地位了,说是超凡都不为过!一位丹液大师,背后站着的可能是一尊,或者好几尊金丹真人!甚至一国政府! 狼毒现在显然晋入丹道不久,他的丹药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无法冲击盘踞华夏几百年的丹液市场。然而……以后呢? 一位丹道继承人,他丝毫不怀疑对方有冲击金丹的资格! 心中想法,急剧转化。他已经一句话不说,用无言的行动交出了自己的指挥权。无声地后退了一步。 徐阳逸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无月的身上。表明自己的身份,虽然是不得已,但是,也是一石二鸟。 现在,根本不是顾忌这些东西的时候,多一分走出去的几率,也必须尝试。 自己和对方,都奈何不了对手。那么,就让对方投鼠忌器,清楚地知道,他动不得自己! 两人同床异梦地思付良久,无月才貌似沉稳地说到:“走?” 咨询的口吻。 徐阳逸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每一个人,脸色都无比凝重。 “活着出来吧。”他淡淡说道:“尽量。” 说完,他信手一挥,除了他和无月,所有人都感觉身体里面什么东西动了动,随即,一束青色的火焰一般的灵气,便从身体中跳了出来,呈一字型排列在面前。 “人死灯灭。”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谁先来?” 所有灵师,齐齐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犹豫,有忐忑,有热血沸腾,最终,化为一股说不出的坚决。 “我先。”邵宇峰咬牙踏出了一步,钉子一样站在数米大的太极门口,下面的妖风,将他胡须衣袂吹动地猎猎作响。 徐阳逸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死了,可没人给你收尸。” “我当然知道。”邵宇峰感慨地看了一眼四周:“然而……这是开云界……这是我们的家乡!” “徐师,这位大师,这可能是我们唯一有办法中止这一切的契机……既然已经来了,还有什么理由不下?” 说完,他深深看着漆黑的风眼,狠狠咬了咬牙:“我去了。” “刷!”他抓住金箍棒,毫不犹豫地朝下方滑去。 十分钟,二十分钟……足足四十分钟后,徐阳逸和无月,目光一亮。 邵宇峰的灵气,不动了,但是还活着,而且也不是朝下方,而是平行移动。 他已经到达了底部。 所有人,目光都凝视着属于邵宇峰的灵气。又过了半个小时,对方的灵气依然燃烧。徐阳逸深呼吸一口,灵气灌满全身,化作一道流光,直射完全打开的太极门之中。 “刷!”两旁风声猎猎,下方一片黑暗。一股阴冷之感,如同跗骨之蛆,瞬间缠绕到了他的身上。 他没有任何犹豫,灵气护罩倏然张开,成为无底深渊中的一只白色灵箭,直冲底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早就过了二十分钟,然而……下方仍然漆黑一片! “不对劲!”界灵的声音在耳边忽然响起:“我们……走到了岔路上?” “这条通道笔直向下,怎么会有岔路?本座在路上没有遇到一点阻拦。”徐阳逸肯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