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法界(二) - 最强妖孽

第398章:法界(二)

“我也说不清……”界灵那根毛乱晃:“但是……我肯定我们走进了岔路!这个地方……我从未来过,但是却感觉非常熟悉……好像……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介入,让我们无形中被分到了另一片空间。”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灵识全部放出,继续往下飞去。 又过了三十分钟,他终于确定,事情,很可能如同界灵说的那样! 邵宇峰练气后期,不能飞行,攀沿金箍棒滑下去,也只用了四十分钟。然而……现在他恐怕飞了一个小时,就连底都没看到! 古怪,太过古怪! “有意思……”他目光闪动,速度不减反增,层层黑雾被他披风破浪一般划过:“这是下马威么?” “还是……下面的老妖怪,感觉到了我们前来,而它还没有苏醒,只能这样分开我们?” “是我一个人被隔离开,还是所有人都如此?” 没有继续想下去,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他终于看到,下方出现了一点白光。 “十方炼狱。”双手一掐法诀,十条火龙咆哮而出!将周围完全照亮! 这一照亮,他目光闪过,倒抽了一口凉气! 尸体…… 通道周围,全部都是尸体! “这是……”他霍然抬头看向上方,漫长的通道有了亮光,整个通道,都璀璨了起来。 在他头顶,紫色的火焰,照耀上碧色的玉雕,从头顶到下方,全部都是数之不尽的尸体! 玥女氏的尸体! 他……从一开始就是伴随着这些尸体落下,从一开始就有无数死去的眼睛,默默看着他的飞行。 即便他是修士,心头也猛地跳了一下。 “亿人坑么……”他转过头,死死盯着下方:“本座倒要看看,是什么妖怪在这里搅动风云……你……比起丹霞宫之下的万水妖王,死亡谷中的碧霄妖王,又相差几何?” 双手一掐诀,舍身,捕风捉影,同时用出。他的身形,在黑色的通道中留下一串残影,朝着下面的白光之处全力冲去。 黑雾弥漫,吞噬他身后留在空中的残影。 十分钟后,白光越来越亮,随着“踏”的一声,他终于落到了地面上。 “轰!”没有任何犹豫,十方炼狱咆哮四射!将他周围燃做一片紫色海洋。灵气护罩瞬间提升到最大,他严阵以待地站在中央又过了十分钟,这才熄灭了十方炼狱,抬头看向周围。 这是一个洞穴。 足足有百米平方,站立几十个人不成问题。洞穴的四壁,无数刀剑斧凿的痕迹充斥其上。而当他的目光往下看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周围……并不空旷。 足足十几尊佛像,有的缺了一只手,有的半身消失,端坐周围。就是最普通的石刻佛像,矗立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身上布满斑驳的痕迹、他此刻,正站在十几尊十几米高的佛像中央。 然而……它们,没有头。 它们的头,从脖子以上,被整齐地斩掉。其他地方的破损,都残缺不齐,唯独佛头,整整齐齐如同刀削! 一尊尊无头佛像,在这个孤寂的洞穴中,享受着春秋寒暑。 “咦?”赵子七的声音忽然从他脑海中响起:“哥哥,这尊佛像,有点不一样呢。” “寻常的佛像,必定是莲花座。莲花,这种花朵在佛教和道教中都具有莫高的含义。但是……” 徐阳逸仔细一看,也发现了不对。 这尊佛像,脚下并非莲花座,而是……一种类似基台的宝鼎。他从未见过这种风格的佛像。 “不……不仅是基座。”赵子七已提醒,他发现了更多不对的地方。 “这尊佛像,雕刻的风格,和华夏,印度,都完全不同。”他的手轻轻拂过佛像:“它……更加写实,完全不同华夏印度的那种朦胧,宝相庄严的写意风。”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将这个看似微小的疑点记在心里。经过丹霞宫一役,他已经养成习惯。很多看似不起眼的疑点,最后就是贯通全盘的利器。 他一尊尊地看了过去,忽然,就在看到第七尊的时候,他的目光陡然闪了闪。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这些佛像,每一尊都有接近二十米。然而……这一尊,对方的指缝中,有鲜血流下! 他立刻冲了上去,刚要飞行,猛地全身一震。被死死压在地上。 “禁空禁制……”他沉吟了数秒,手中一道灵光射出,将佛像的手齐齐斩下。而随着佛手“哗啦啦”巨响落下,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咕咚”一声滚到了地上。 “呵……”“我的天……”赵子七和界灵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发出。 那是一颗人头。 人头上,还带着面具,是一条龙的形状。 十二高阶灵师中的辰龙,毙命于此! “这怎么可能?!”赵子七吓得叫了出来:“他怎么可能比我们先到?这里没有一个人,是谁杀了他?” 谁杀了他? 这个问题,让徐阳逸的神经立刻绷紧,灵气护罩再度浓郁了一分。随后,他一个隐晦的眼色,界灵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他的左肩。 而他的目光,开始扫视整个洞穴。 地面上,满是灰尘,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进来。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缝隙,也是如此。 “此处禁空,若辰龙走过,必定有脚印……”他深吸了一口气:“他是从半空中被斩杀的。” “被谁斩杀?”赵子七毛骨悚然地问道。 徐阳逸的目光,无比谨慎地看着所有无头佛:“或许,可以问问它们?” 十几尊无头佛,布满灰尘,确确实实是死物。身体和地面相连,根本不可能动。 “它们……这不可能吧?” “没有不可能。”徐阳逸活动了一下左手,刀圭早就将他的左手还给了他:“当任何不可能都被排除之后,剩下那个不可能,就是可能。” 他微微张嘴,一把寸许长剑从他嘴中飞出,迎风见长,一秒后,一把三尺黑剑,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这是……”赵子七眨了眨眼,兴奋地说到:“法宝?法宝胚胎?哥哥这是你的法宝胚胎?” 徐阳逸微微一笑,屈指一弹,黑色长剑发出一声龙吟之声,嗡鸣不绝,回荡在石室之中。 “本来,我的左手用着计都罗睺剑,它肯定有升级图纸。但是现在却不可能。而这把剑……”他迎风挽了一个剑花,一道道如同实质的黑色灵气萦绕其上:“更适合用来做我的法宝胚胎。” “如今,我已经温养了近十年,也是时候让它见见血了。”他笑了笑:“我曾用过一把关刀,名为偃月。虽然现在已经不堪大用,不过,在它身上,本座知道神通可以用法器承载,想来……” 他手指轻轻一抹活帝器,活帝器如同通灵一般,兴奋地轻轻一抖,他笑道:“法宝承载的威力,更有不同。” 就在此刻,两人几乎同时转过头去,齐齐看向一个地方,徐阳逸脸上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找到了!” 随后,他身形化作一道青霞,电射而去! 绝不是和赵子七在这里废话! 就在看到辰龙尸体的同时,他就让界灵去寻找那些他根本“看”不到的角落,而通过灵识告诉赵子七,和他演一场戏。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东西,那么,他两就得吸引对方全部的注意力! 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一只傀儡,如果目标真的是他们,胡乱出手只会让徐阳逸有所戒备。但是……这个藏在暗中的东西,绝对没有想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傀儡!而是真正的活物! “沙……”活帝器嗡鸣阵阵,徐阳逸目光如电,十方炼狱已经完全注入活帝器,然而……让他惊讶的是,活帝器并未如同偃月那样,直接化为黑炎。 “刷……”一片紫光闪耀,活帝器黑色剑身上……映照出一条紫色火龙印记!虽然无火,但是扬起之时,周围的空气都为之模糊! 对方……是躲在佛像身后! “啪!”拦在徐阳逸面前的佛像,刹那间粉碎!并非如同普通的剑那样一剑两断,而是轰然爆碎!仿佛被无形火龙咬中! 就在同时,佛像之中,一道灰色光芒亮起,伴随着一声尖叫,灰色光芒瞬间片片碎裂。 “这是……”无数的灰色碎片,在徐阳逸面前飞舞不止。仔细一看,这根本不是灰色碎片,而是…… 一只只灰色的蝴蝶! 它们震动着翅膀,萦绕着,就是不离开。而就在同时,徐阳逸气海中的青云之种,猛地动了两动。 徐阳逸下来之后,并没有时间看它,现在一眼之下,眉头却深深锁了起来。 淡青色的青云之种,此刻……弥漫一丝丝黑色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将青云之种都染做一片黑色。而对方对这些蝴蝶,却透露着一种极强的吞噬欲望! “蝴蝶……”徐阳逸沉吟着看着面前围绕着他,大约方圆十米的数万只蝴蝶:“莫非……此处,还和南华蝶母有关系?” 就在这时,他气海中的青云之种,再次动了动,仿佛在催促着他一般。 徐阳逸没有反应,将灵识从气海中抽离出来,然而,抽离出来的同时,他全身灵气轰然爆发!活帝器之上,紫色火龙若隐若现。 变了…… 就在他睁眼闭眼的一刹那,周围变了…… 没有什么石室,也没看什么无头佛……而是……一间油灯昏暗的木屋,一位老者,背对着他,正在吃着什么。 “咔擦……咔擦……”声音非常清脆,就在他看到对方的时候,对方好像也感觉到了他们,身子停住了动作。 这怎么可能?! 眨眼之间,天地都为之变化!这比乾坤大挪移还要科幻! 灵气变了,环境变了,人也变了!不……这是属于“造物”和“灭物,”这是神仙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