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法界(三) - 最强妖孽

第399章:法界(三)

老者停下了咀嚼,豆大的灯光之下,他周围蔓延着一种恐怖的黑暗,然而……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位蹲着的老者,周围血流满布。 “沙……”随着无声的声响,老者回过了头来,然而对方的面容,却让徐阳逸的目光深邃了起来。 他……没有脸! 脸上,只有一张贯穿整个脸的大嘴!而他的嘴里,正咀嚼着一只人手白骨! “卡巴……卡巴……”骨头被嚼碎的声音,毛骨悚然地在死寂的房间中响起。怪物仿佛是“看”到了徐阳逸,张开足足有一张脸大的嘴,四肢趴在地上,猛然对徐阳逸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 “普通的妖物而已,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徐阳逸冷笑了一声,对方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灵气。虽然速度远超正常人的一倍以上,但是对于筑基修士,简直慢的如同乌龟爬。 “啪!”妖物毫无意外地撞到了灵气罩上,直接被弹出数米,一声闷响,重重砸在墙上,木屋都颤了颤,但是下一秒,这只不知名的妖物咆哮着,再次冲了上来! 这一次,迎接它的,是一把黑色长剑。 徐阳逸手中帝器轰然亮起,隔着十余米远,信手一斩。然而,帝器并没有如同偃月那样带起漫天黑烟,而是……爆发出一道紫色闪电! “刷!”电闪游龙!黑色长剑上的紫色火龙印记倏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璀璨无比的电芒! “哗啦啦!”天雷正法!雷电所过,空气中竟然凭空燃起一条紫色火焰之路,白驹过隙,稍纵即逝,前一秒还在徐阳逸面前,下一秒,已经没入了怪物的身体! 怪物猛然停住了,就像电影被摁下了定格。紧接着,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老者疯狂咆哮!从他的巨嘴,耳朵中,甚至全身毛孔中,一束束恐怖的紫焰席卷而出!刹那之间,将他燃烧成一个火人! “吼!!吼!!!”怪物的巨嘴中,发出一阵阵让人汗毛倒竖的声音,双手疯狂地在身上拍打,仿佛想拍熄那些火焰,然而,十方炼狱……不将目标焚烧干净,决不罢休! 汹涌的火焰如跗骨之蛆,直接蒸发对方身上所有液体,“哗……”仅仅二十秒,如同一根火葬的交响乐指挥棒,那堆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的黑灰色焦炭,在原地矗立了不到一秒,随即,轰然倒塌! 一层层炽热的灰烬飞扬中,徐阳逸紧紧握着手中的帝器,手指轻轻在上面拂过。看都没有看面前的焦炭一眼。 “借用法宝承载的神通,和法器的承载,竟然有如此大的区别!”他的目光闪过一丝炽热:“昔日偃月,威势看似浩大,然而总感觉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凶则凶矣,却不能将对方一击毙命。而帝器的承载……恐怕筑基修士一不小心都要吃大亏!” “这便是法器和法宝的差别?那么……若是灵宝呢?或者……其他法诀呢?比如,天启六蚀?” “它们会不会发挥出更强的威能?天启六蚀那种范围无差别杀伤,若能如同十方炼狱一般凝结为一点,那威力……” 他没有想下去,随手一挥,黑剑吟哦作响:“筑基后期,可以使用法宝,然而,这个法宝胚胎,是从一筑基便开始温养。本来……计都罗睺剑采用补天石,是绝好的法宝胚胎,又连于我本体,可惜……并无筑基之后的图纸,听说,温养法宝也有独特的神通,我都不知道……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用灵气冲刷,这才让它和我有了一丝共鸣。” 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头:“开云界,就算再富,也绝不可久留。长此以往,我就算废在这里了。” “见识过九重天,再呆在凡人界,又有什么意味?” 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动了动,刚才……那一堆黑灰,仿佛轻轻抖了抖。 这不可能……筑基修士,哪怕随手一击,都足以让凡人挫骨扬灰,更别说他用上了帝器。 但是,仿佛为了证明他的疑惑,那一堆黑灰下方,如同有一株幼苗拱起来一样,随着一阵仿佛磨牙般的“沙沙”声……整个黑灰堆,竟然开始往上缓缓拱起! “不是吧……”赵子七瞠目结舌地看着灰堆。那些焦炭齐齐朝中央凝聚,如同那一片空间都在震颤!不到三秒,一只斑驳不堪,白灰交加的骨手,颤巍巍地从里面伸了出来,随后……猛地拍在了地上! “刷!”周围的尘土齐齐飞扬,整栋阁楼,被拍的猛然一震!一圈若有若无,淡泊至极的灵气,形成一道稍纵即逝的灵气圈,倏然出现,更迅速地消失! “这是!!”赵子七惊得猛然从徐阳逸灵识中飞了出来,灵体透露着强烈的不敢相信:“灵气?!” 徐阳逸目光动了动,脸上终于闪过一抹凝重。 这确实是灵气。 微弱之极,放在平时,根本不会引起他的注意,但是放在现在,却相当值得玩味。 他们进来的时候,这个怪物,身上没有一丝灵气! 也就是说,它是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然而……被帝器凝练的十方炼狱炼成灰烬之后,不但没有死去,反而一步登天,直接跨过了凡人和修士的天堑! “这,这怎么可能?”赵子七难以置信地惊呼:“从没有过这种生物!也从没有过这种功法!就算这是秘境,任何秘境也要依托天地的法则!哪怕是他死去可以修行,成为贵修,那也是上百年的时间!哪有这种在眼皮底下,刹那间成为妖怪的东西!也没有风水宝穴!就在这个破阁楼里突破天人界限!” “有趣……”徐阳逸目光一闪,这一次,十方炼狱没有凝练剑上,而是帝器直接划出!半空中一道黑沉的弧线,直冲正在继续往上堆积的骨头堆。 “本座便看看,再灭你一次。你还死不死?” “刷!”剑光如黑色匹练,所过之处,空气都仿佛抖了抖。紧接着,那只骨手轰然碎裂为碎片。 练气期,筑基期,天壤之别。 “轰!”漫天黑灰的骨骸,散落地面,滴溜溜打转。但是……不到五分钟,所有骨骸,再次齐齐震动! “不会吧……”如果说刚才的是震撼,现在,赵子七已经找不出任何语言了。通幽瞳早已运转,按道理,这是属于他的范畴,然而,太极双瞳之中,不见幽冥!只有一团诡异的黑色,在他面前浮动! “哥哥……这个东西,太诡异了……它不是鬼,也不是灵,它……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我这是第一次遇到通幽瞳无法识别死亡之物的现象……”他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那一堆堆骨片,现在已经凌空旋转,形成一片骨骸的旋风,颤声说道。 “刷啦啦……”无穷骨骸碎片,在他们面前形成一道高达屋顶的旋风,一丝丝冰寒的黑色灵气缭绕其上,而旋风之中,地面上的骨骸堆中,发出了一阵细碎的声音。 那是……一个人的头发。 他……正在从骨骸中缓缓冒出,一块块碎裂的骨骸,随着对方头顶的冒出缓缓分向四周。 黑发,如缎,而就在它的黑发出现的瞬间,一股比之前强大了一倍有余的灵气,悄无声息地蔓延出来。 练气中期! 就这么短短的十几秒,它几乎走完了资质不佳的修士的一生! “曲径通幽……”赵子七的灵体震动起来,双眼太极瞳孔倏然转动,正要出手,徐阳逸却抬起了手,制止了他。 “你的灵气储存不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你的底牌。”他舔了舔嘴唇,目露寒芒:“本座倒要看看,你还能活几次。” 他没有动手,而是等待着,那个躯体完全组成,从骨骸中一步迈出。 那是……一个没有皮的人。 一切器官,暴露在肉眼之下,如果是在凡人世界,晚上出去不知道会吓死多少人。而现在,迎接它的,只是一双冰冷的眼睛,以及一根如剑一般的手指。 手指,正对怪物。徐阳逸冷冷道:“天启,蚀肉,蚀骨!” “轰!”一道狂猛的灵气,从他身体中猛然爆发!一种来自于数百年前的威压,如同洪荒猛兽一般君临木屋! “卡卡卡!”一阵刺耳的响声,从怪物身旁响起,它的四周,空气被完全禁锢,形成一个看不见的牢笼! 他的脚下,一圈白色光芒迅速扩散开,从他站立之处,涟漪一般波动,如同踩踏湖面。然而,湖面之下,一个占星台的模样,正若隐若现。 鬼车鸟停占星台! “刷!”白光极快地掠过整间十余米大的木屋,就在白光扩散到木屋边缘的时候,倏然消失! “嗡嗡嗡……”一阵灵气波动的声音,衣袂飞扬的徐阳逸,竟然一点点地平息下来!并且……他脚下的涟漪,正在缓缓消散! 鬼车鸟的叫声,越去越远,占星台,消失无踪。无往不利的天启六蚀,竟然硬生生地被打散在这栋平淡无奇的木屋之中! 推书啦!推书啦!! 扁舟散发的《极品花少》,书号581510 海晏河清,盛世太平。天地有道,自在人心。在这个讲王法、讲道理的时代,唐安泪眼婆娑,颤抖着,显得十分无助……姑娘,请自重……姑娘,我是正经人姑娘,咱们讲道理好吗,不要动手动脚的 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