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法界(四) - 最强妖孽

第400章:法界(四)

仿佛感觉到了危险的消失,怪物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胸口鼓胀,疯狂地对着徐阳逸咆哮“吼!!!!” 练气中期……木屋中的凳椅起飞,徐阳逸根本没有看一眼,淡淡道:“安静点。中ω文网┡. ” “刷!”那些椅子凳子,在飞到徐阳逸面前,立刻诡异地停在了半空。 而他的目光,正无比谨慎地打量着四周。 “这是……规则?”数秒后,他咬牙喃喃道:“这间普通的木屋……竟然有规则存在?” 规则是什么? 就是秩序,就是游戏准则。 裁判说不,你就不行!除非你凌驾于裁判之上! 就像练气之后才能筑基,这便是地球的大规则,规则有大有小,早就被修行界研究地七七八八,即便他在天道接触不到高深的规则知识,但是作为“游戏准则,”基本的东西,天道必须告知所有修士。 道心大誓,违背之后万劫临身,这是规则。打通天地之桥,凝液成丹,这也是规则。这间小木屋不被打破,隔绝一切异象,这……还是规则! “不过,以你的境界,即便有规则保护,你也活不下去。”他收回目光,镇定心神。天启两蚀被驱散,然而,驱散的只是异象,那些漆黑的灵气,杀戮的灵气,已经从木屋外飞快地凝聚到了徐阳逸面前,形成一个不断蠕动的黑色灵气圆球,一道道令人心颤的深蓝色电芒,不时闪耀其间。 他屈指一弹,被具现化的黑色灵球轰然射出!随着一声凄惨的咆哮,血肉怪人全身血,肉,骨,同时萎缩!不到五秒,已经缩成婴儿一般大小! 血肉骨全面粉碎……天启六蚀,是从根本上灭杀对方的**!并且……是范围攻击,避无可避!五蚀全中之下,绝不可能有一丝活路! “死,死了?”赵子七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婴儿”:“哥哥,他死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五分钟过去了,赵子七舒了口气。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两人都死死盯着面前那一具黑灰色的,只有小脸盆大小的怪物尸体。 “看样子,是真的死了……”半小时以后,赵子七拟人化地擦了擦不存在的汗。但是,话音刚落,他们面前的婴儿……竟然诡异地慢慢膨胀起来! 度非常慢,时间格外长!仿佛在积蓄什么,又仿佛天启六蚀给它造成的伤害太大。但是,一旦开始,就再也不停止。 一道道血红的血脉,在干瘪如婴儿的尸体上蔓延,同时,对方全身,都长出了毛,外皮……竟然是开始朝着真人转化! “好妖孽……”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这一次,没有一丝留手,身体周围十道紫色火龙一声长啸,随后猛然冲入了他的体内。 “卡卡卡!”帝器之上,十龙图案迅凝聚,他毫不犹豫地对着这个不知名的东西,全力刺出! 十条闪电,将面前的空气全部点燃,然而……随着一声凄惨至极的惨叫……“吼”的一声,那个干瘪的尸体,被猛冲到墙上,却并未崩溃! “哥哥?”赵子七愣了愣:“你……留手了?” “没有。”徐阳逸收回了剑,他能感觉到,刚才重创了对方。却无法杀死对方! “你……仔细感受一下。”他的衣袂已经被无形狂风吹得猎猎作响,肃容看向四周:“我们,这次可真的遇到了不得的东西了……” 赵子七感受了不到一秒,立刻缩回了徐阳逸的灵识。再不敢说一句话。 木屋……在震动! 如果说,之前还是骨骸带起的灵气,那么这一次,就是自它自身! 一道道漆黑如墨的灵气,每一道都有手指粗,几乎形成实质,而且……这些灵气…… 筑基! 筑基初期! 一口气连升一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 不到一个小时,这只怪物……走完了地球上仅仅不到两万人才能走完的履历! “刷!”尸体整个都开始膨胀了起来,浑身都在蠕动,就在徐阳逸面前数米,长出了头,露出了一片片如玉的肌肤,丰满挺巧的胸脯,圆润的臀部,以及,一张让徐阳逸熟悉地不能在熟悉的……女人面孔! “纳兰流苏?!”这一次,不仅是赵子七,就是徐阳逸自己,都惊呼了出来! 这一瞬间,他心中生出了一种极其荒唐的想法。 他们到底是不是在真实的世界? 这里到底是哪里? 纳兰流苏绝不可能活下去,自己亲手将她送进地狱,如今,却鲜活地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是如此诡异的方式! 地点不对,境界也不对!面带巨口的男子死去数次之后,出现的却是本该练气大圆满,顶多半步筑基的纳兰流苏! “刷刷刷……”无形的风压,将纳兰流苏头吹得如同一扇纸扇,她并非赤身**,上半身仍然是纳兰流苏,下半身,却已经开始妖化一只金色的蜘蛛! 怎么办? 杀不杀? 徐阳逸一时之间,也犹豫了。他不是怕对方,而是……如果这一次再斩杀对方,接下来,出现的又会是什么? 筑基中期?甚至……筑基后期? “这他妈到底什么鬼地方!”他长剑平举,极其凝重地面对对方:“出也出不去……进也进不来,却出现了这种鬼东西!” 话音未落,下一秒,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他眼前花了一下。下一秒,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围。 周围的木屋,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而现在出现的,是一座巨大的石佛!大约两千米高大!而徐阳逸,纳兰流苏,正在对方手掌之上! “呵……”赵子七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我誓……我刚才眼睛都没闭……这,怎么就……” 没有任何感觉…… 没有任何异常。 刹那之间,偷天换日!仿佛一组完整的影片中,忽然被剪去了一段,进入下一个场景!如果不是百米外的纳兰嫣然仍在复苏之中,他们甚至要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举目望去,艳阳高照,他们赫然现,石佛周围,是无数巨山,山中黑雾飘荡,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 这一切,清晰无比,也诡异无比。 “如梦似幻。”徐阳逸感慨地看着周围,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 气海中,青云之种再次震动,他甚至能感觉到……茧中一个旺盛的生命,急于脱壳而出。只不过,它需要的灵力还远远不够。 他内视了一遍,一丝一缕的黑色雾气,从开始进来的时候便缠绕在茧之上,到了现在,仍然在继续吸收,而他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并且……禁空禁制也消失了! 但是,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观察了。一股凶悍之极,也熟悉无比的灵气,从徐阳逸前方海潮一般冲来! 纳兰流苏,终于动了。轻轻迈出了一只腿,然而,全身的灵气,全部红外线一样锁定了徐阳逸。 “筑基初期……而且不是一般的筑基初期……”徐阳逸眼中,一抹战意一闪而逝。 这个曾经杀死过自己的女人,虽然最后是自己胜利。但是,他同样想真正地打败对方,打败这个借尸还魂的绝强修士! 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同境界,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的修士。 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古修。 “子七。”他沉声道:“下面不是你能插手的。你趁现在,将这尊佛像好好打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出去的地方。” 赵子七点了点头,纳兰流苏对他的印象同样深刻。一言不地飘走了。 “上次,本座是一刀将你两断。”赵子七走后,徐阳逸长剑平举,直指纳兰流苏:“这一次,本座会彻底让你下地狱。”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挑衅,纳兰流苏一语不,丰满的胸部急剧鼓起,对着他一声咆哮。 “吼!!!!” 宛如野兽,根本不像女人。随后,她身形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直扑徐阳逸! “刷刷刷……”前扑过程中,一根根漆黑中夹杂着鲜红的倒刺,从她全身迅长出,顶端雪白中夹杂着一丝丝殷红的倒钩,仿佛不把徐阳逸撕成碎片,决不罢休。 徐阳逸冷哼一声,身体正要腾空而起,却忽然停住了。 当年,自己和对方,就是这样硬碰硬。 没有筑基的不染纤尘,而是真正的**相搏,威势远不如筑基,却比筑基更凶险。他只停了不到半秒,下一刻,一声怒喝,并没有采取筑基修士的战法,而是如同练气修士一般,直冲而上! 当年如何败的,今天就如何打回来! “杀!”低沉的字眼,从他牙缝中飘出,长剑扬起,毫不退缩地刺过去! “轰!!!”两边,都在石佛手上,带起数米高的沙尘,随着他们的冲击,石佛手上被带出两道半米深的沟壑!一声巨响,双方时隔二十年,再次碰撞到一起! “卡卡卡……”雪白中带着殷红的倒钩就在徐阳逸眼前,纳兰流苏那丝毫未变的面容尽在咫尺,然而,那足足八只骨质倒钩,全部钉在了一把竖封的黑剑之上! “轰!”一片金青色的灵潮,从两人交接处爆!一撞之下,两人竟然不退半步! 不分轩轾! 徐阳逸仰天大笑,随后,剑上一道紫芒闪过,就在漫天火焰即将燃起的同时,纳兰流苏纤细而巨大的身体,仿佛蝴蝶一般飘走。下一秒,她周围的佛手燃烧起二三十米高的紫色火柱!十条火龙盘旋升空! “是不是很惊讶?”一剑之下,徐阳逸只感觉心胸顿开。当年自己冒着身负重伤的危险,也不能对对方怎么样,而现在,对方却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恩仇只向马上取! “那么……再尝尝本座这一招!”他凌空一个倒翻,手中长剑扬起一片雪白的光幕:“断龙台!!” “刷!”半月形的光幕随着剑光挥洒吞吐而出,和练气期完全不一样,这一次……足足蔓延三十米长! 剑光与孤鹜齐飞,明月共长天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