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法界(五) - 最强妖孽

第401章:法界(五)

面前如果有一只小军队,那就是全部都被腰斩的下场! “嗖!”月牙贴地而飞,所过之处,层层石块翻起!纳兰流苏金色的竖瞳一凝,双手急掐法诀,蜘蛛形的身体人立而起,硕大的下半身不停鼓胀,就在断龙台逼近她十米时,一片金色的蛛丝之海,倏然散出! “哒……哒……”这张巨大无比的网,足足有数百米之大,巧妙地利用石佛五指,搭建起一张巨大的悬空蛛网,断龙台冲入其中,一阵剧烈的乱颤,蛛网倏然拉紧,如同弓弦! “嗡嗡嗡……”纳兰流苏的目光极度尖锐,她完全想不到,这个昔日的手下败将,竟然强悍至此!三日不见,对方早非吴下阿蒙! “绷……”一声轻响,如同弦断,断龙台的白光,渐渐化为一点点灵光消散。而就在这时,纳兰流苏陡然抬起头,她头顶,已经出现了一片黑影。 “舍身,飞星……”徐阳逸现在用天道那些简单的法诀,根本不需要掐诀,心念电转之间,身体已经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道残影,双翼展开,如同魔神降临! 他的双手,两团一米大小的紫色火球,紧紧裹在他的手上。眼中闪过一抹杀意,随后,流星一般落下! “第五十……”往日自己熟悉的种种,点滴浮现,他竟然忽然感觉,自己更适合这种战法,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筑基潇洒,不适合他这个下里巴人。 这样……拳拳到肉,血肉相博的战斗,才是他真正的挚爱! “是啊……本座便是本座,何须去追求别人怎么做!那是他们的道,不是本座的道!” “本座要的……是逍遥,是自在!是不拘一格!是任我行!这才有大圣之道降临!本座又凭什么要去模仿那些修士!莫不是大圣当日棍棒迎敌,没有筑基的潇洒,便不是高阶修士?” “他们是他们,本座是本作!我是徐阳逸,而不是筑基修士!” 万万没想到,久违的动手,用上了久违的神通,竟然让他心胸豁然开阔,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油然而生。若不是此刻形势不允许,他甚至想仰天长啸,再静静打坐。 “虎咆!!” “轰!!”他双手,两团紫色灵光,猛然发出两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随后……两只白虎,足足三米多长,虎随拳走,人未至,拳风先至!地面上,立刻裂开横七竖八的,如同刀剑砍过的裂痕! 他没有听到,自己灵识中,发出的“咔”一声,极为轻微的声响。 “蛛灵盾!!蛛母蛊缚!!”纳兰流苏丝毫不敢大意!眼前这个人,很强……非常强!一旦大意,死的就是她自己! “当!”她背后长出的八根骨节倒钩,如同蝎子的尾勾一样,顿时合拢在面前!并且,诡异地,如同七巧板一样严丝合缝!这些缝隙,形成了一道道诡异的纹路,一束束金色灵气,行走在纹路之中。说时迟那时快,不到半秒,她面前一股金色灵气冲天而起!虚构成一面足足二三十米!上刻一只蜘蛛的巨大盾牌! 而就在同时,她周围的丝线,如同海浪起伏!随后,天罗地网一样,从四周席卷而回!要将徐阳逸绞杀中央! 这便是筑基修士的斗法,战场太大,很难伤及自身。然而,徐阳逸根本不退! 灵气捕捉对方,神通歼灭对手,这是筑基修士的“标准战术,”但是,这让他打的不爽!打的不够沸腾! 管他妈的准则!他只要意随心走! “轰!”金青色的光芒,如潮闪起!整个佛手都在卡卡作响,纳兰流苏看清楚了……她的盾牌完美防御住对方,然而,她的束缚,却很可能连对方影子的尾巴都抓不住! 不过,她并不惊讶,她身上在古修年代。从徐阳逸身上,她已经看到了一种失传很久的修士的影子。 体修。 体术。 万古丹经王开篇名义就说过,烘炉熔炼自身,它本身修到最后,便是真正的体术。然而,现在徐阳逸体内烘炉不曾点燃,自然无从修炼。不过,他如今的气势,心态,已经暗合经意。 “卡卡卡……”四周的石佛手指,作为蛛网的根基,化解这一次冲击,再次被拉紧。然而纳兰流苏放眼看去,徐阳逸的身体在蛛网中如同穿花蝴蝶,她的大网根本捕捉不到对方! 这便是纳兰家的弱点,他们的战术是“大势,”一加一绝对不等于二,甚至等于四五,一点一点将人逼近死角。典型的捕猎者作战方法,虽然时间稍长,却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任何家族都有它独特的作战方式。 然而,一对一上面,同等境界,同等水平,纳兰家就处于劣势!即便她曾是圣女也一样! 不能这样打下去! 这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这一点。第一次,徐阳逸还没有升空,她身形一闪,已经飞上了半空。 “怎么?怕了?”徐阳逸在下方冷笑着用手捏着脖子:“当初将我脖子拧断,那时候你怎么不怕?” 纳兰流苏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身后的八只倒钩,和她的两只手,一起,掐出了一个巨大的手印。 “蛛母乐章……”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迅速泛起了一层漆黑,眼瞳一闪,已经化作鲜红。 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身体猛然往下沉了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气……从半空中的纳兰流苏身上疯狂散开!她此刻……已经完全脱离了人,而是变成一只以天地为巢穴的蜘蛛! 只是一刹那,四面八方,全部涌起恐怖的危机感! “万蛊潮生!!!”随着纳兰流苏一声厉喝,徐阳逸面前,空间“咔”的一声,竟然裂出了一丝黑沉沉的裂缝! “空间裂缝?!”徐阳逸目光一凛,立刻向旁边飞去,然而,这一丝裂缝,如影随行!跗骨之蛆一样疯狂蔓延!眨眼间,方圆七八十米,形成了一片恐怖的,密如蛛网的黑沉沉空间裂缝! “轰!!”不到三秒,他头顶的空间,如同被打碎的玻璃一样,齐齐破裂!无穷刀子一般的灵气,倾泻而下! 然而,并没有空间裂缝。 “假象!”他目光一闪,十条火龙喷射而出!将所有灵气焚烧殆尽。 “不对……这明显是她的压箱底的神通之一,不可能如此简单。”无边刀光萧萧下,他足足应付了四五秒,才终于得空,霍然抬头看向空中。 这一眼,他就明白这是什么了。 战场扩大! 他头顶上,再没有青天白云,而是……一片巨大无比的蜘蛛网! 这片淡金色的蜘蛛网,散发着令人心颤的灵气,倒挂在数千米的佛像各个棱角之间,将他的头顶化作一片恐怖的蛛巢,足足蔓延上千米!囊括整尊佛像!而在蜘蛛网中,一只足足一百多米大,青黑色,斑斓满布,全身布满黑色刚毛,腹部长满了眼睛的巨型蜘蛛,正趴在网的中央。 “现妖形了……”他狠狠舔了舔嘴唇。这便是妖修的强悍,人形,妖化,妖形,对方的三个等阶。一个比一个强,而妖形显化,是对方力量的巅峰!代表着对方要真正的决一雌雄! 他没有害怕,反而心中豪气冲天! 二十年前,自己连对方人形都走不过。现在,交手几个回合,对方就知道,不显妖形,今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可惜……本座的妖形不在这里。听说,比你这个暗搓搓的东西要牛逼得多。”徐阳逸哈哈大笑,酣畅淋漓。而笑声刚开始,却戛然而止。 “卡……卡……”一阵轻微的破裂声,在他脑海中悄然响起。他刚刚深入灵识,却看到了……万古丹经王,在打开的一页中,一行金色大字,开始闪耀! 代表已经学会的火焰,正在缓缓点燃,而这些字的形体,并未完全清晰,不过,最多十分钟,这些字必定完全出现。 “没有提醒我学会新神通……”局势紧急,他只是大略地扫了扫,归类在神通一页:“但是……却自行激发?” 想法未落,外界,一阵剧烈的震荡传来。他立刻抽出灵识,全力迎敌。 纳兰流苏,终于动了。 八只脚其中的一只,轻轻勾了勾。徐阳逸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发现整张蛛网如同琴弦共鸣,甚至传出了一阵鼓乐之声。每一根丝线都轻微弹跳着,根本分不清她的灵力到底传导到哪一方。 下一秒,他身体猛然往下一沉! “咔……喀喀喀!!!”一沉沉闷的巨响,石佛手掌和手腕的连接部分,冒出滚滚尘烟,连带着他一起,轰然坠落! 那是……紧绷的丝线,生生勒断了石佛手掌! 而就在同时,纳兰流苏的另一只脚,再度一弹,就在徐阳逸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束蛛丝,在半秒内凝聚成一道尖锐的长枪,直指半空中的徐阳逸! 不,不止一道……占据了制高点和地利的纳兰流苏,八只脚如同弹奏钢琴。蛛网上,凝聚出无穷金枪! “蛛母乐章……刃乱华!!” 随着这一声尖锐的嘶鸣,徐阳逸头顶,顷刻出现一片金色的寒芒!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