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法界(六) - 最强妖孽

第402章:法界(六)

“刷刷刷!”无穷金枪,夹杂着死亡的灵气,倏然刺下! 纳兰流苏眼中闪过一抹冰寒。往下?只能被她进一步压缩作战空间,一旦压缩到极致,蜘蛛布局完成,蛛网将人逼入死角,就是她杀招发动的时候。 往上? 更不可能!这些蛛丝凝聚的金枪,腐蚀力极强,杀伤力更是不同凡响!她还从未见过同阶修士敢迎枪而上! 徐阳逸看不到,纳兰流苏背后,一个诡异的蜘蛛图腾,正在缓缓出现,八只脚似松实紧地勾住蛛网,无论他逃向何处,纳兰流苏的打击,立如影随形。 不过,下一秒,纳兰流苏猛地一愣:“这是?!” 徐阳逸不闪不避站在原地! “刷啦啦!”他身旁,一根蛛丝之矛划过身侧,须发被吹得猎猎作响,紧接着,石佛身上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金枪如同刀切豆腐,将石佛插的千疮百孔! 然而,就在一根金枪即将刺入徐阳逸身体的瞬间,他的身体猛的轻轻一晃,仿佛分成数个影子,随后缥缈地消失在空气中。那根金枪,竟然碰都没有碰到对方,径直落了下去! 如果只是一根,纳兰流苏不会震惊,但现在,任何可能对徐阳逸造成伤害的蛛丝之枪,全部是这样!对方仿佛成为了空气,只留下一个表象,无论怎样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刷刷刷!”无穷金枪从徐阳逸身上划过,他如同暴风雨中的扁舟,屹立不倒。足足三分钟,所有金枪落尽,他下方的石佛腿部,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然而,他自己,却仍然完好无损! “虚灵仙体,果然不凡。”他深吸了一口气,境界相同之下,他就知道,这些实质性的蛛丝,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不过如此。”仰天大笑之下,他身体陡然一花,化为一道青闪电,直冲而上! 纳兰流苏退了一步,第一次退了一步,不是害怕,而是无比凝重。 她感觉到了……对方冲上来的身形中,蕴含着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这股灵力,让她都无比警惕! 青光之中,徐阳逸一根手指,已经变得赤红! 上面,无穷的杀气,怨气,死气,煞气,层层萦绕,一道道诡异的符文缠绕其上。仿佛死神的镰刀,直指纳兰流苏。 “天启……第五蚀。” 他目光如火,脸却古井无波,一指轻轻点出,忽然之间,世界,静了。 风,消失了。云,也停了。只剩下两人砰砰的心跳之声。仿佛世界在这一瞬间,遗漏了这一秒。 “这到底是什么神通?!”纳兰流苏愕然看着自己构筑的天地,一瞬间,她感觉到了一种生死危机之感。然而,周围的空间却丝毫没有示警! 这些蛛丝,远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介于纳兰家的风格,这些蛛丝……可攻可守!攻,寸寸将对方逼入死角。守,方圆千米,便是她的绝对领域。其中不要说对方的动向,就连对方隐藏的一招灵力,也根本逃不过她的眼睛。 然而……此刻,蛛网毫无动静。她的直觉却告诉她,快逃……快逃!否则,自己必定身负重伤! “在哪里?!”时间几乎停滞的一秒,她的思维却疯狂发散,几乎只是零点零几秒的忧郁,她猛然一指戳向自己眉心,随后,一道碧绿光芒喷射而出。照亮四方天际! “这是……”时间过得看似很慢,实际上,仅仅在一秒之内,她终于看清了所有。同时,心中的惊惧,也无以复加! 她周围……已经围绕起了一道道金符箓! 这些符箓,非常细小,但是……上面那种神圣威严之感,死死囚禁住了她活动的任何地方。并且……这些符箓铺天盖地!方圆百米之内,被团团困死! 囚妖! “喀喀喀……”她的牙齿都打起颤来,不是因为符箓……她猛然抬头看向天空,随后,瞳孔都几乎涣散! 那股压迫地她骨节都几乎散架的庞大灵压,来自于空中。而在她的妖瞳之下,她终于看到了……天空中,自己头顶,那个难以置信的东西! 一把剑。 一把金巨剑! 全部由纯金的,皇帝之金灵气构成。 上面,纤毫可辨,鸟兽鱼虫的图案雕琢其上。煌煌帝威,仿佛跨越华夏上下五千年!那种令人几乎惶恐地纳头便拜的灵压,让她全身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卡……”无声秒针,走过第三秒,世界,仿佛记起来了被遗忘的时间。 “斩!!!”徐阳逸一声怒喝,天空中,万道金芒闪现,随后,那把悬空巨剑,对准纳兰流苏的头顶百汇,轰然落下! “蛛母圣典!!”纳兰流苏倒抽了一口凉气,生死危机之下,根本顾不得一丝隐藏,浑身灵气如潮爆发!震得整个蛛网都瑟瑟发抖。 “五毒噬魂!!” “轰!!!!”一片黑灵气,从她七窍中直冲天际,然而,在金光压抑之下,微弱地根本不能忽视! “轰隆隆!!!”巨大的石佛中央,一团恐怖的蘑菇云,轰然炸裂! 筑基修士的神通极限,除非极个别的能超越百米,其他全都在百米之内,然而……天启大爆炸,在筑基期,便升起了一团方圆三百米的巨大火红云层! “轰!”第一层冲击波炸开,就算始作俑者徐阳逸,就被震得倒飞数百米!而周围的石佛百米巨手,在这一层冲击波中,轰然化为碎片!层层飞溅。 “轰!!”第二层冲击波,在第一层之上炸开,将第三层代表死亡和爆炸的蘑菇云头推向数百米高的高空。代表鲜血的殷红,代表死亡的黑,将下方染做一片地狱之! “轰隆!!!”第三层冲击波,五秒后,达到天启大爆炸的顶峰!震耳欲聋的声响中,远超第一次无数倍的风压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徐阳逸只感觉一把重锤击中胸口,闷哼一声,随后,又感觉一只巨手推了自己一把。狂风远超海啸!龙卷!直接让他眼睛都睁不开!断线风筝一样,再退几百米! 同时……身体中的灵力,只剩下能够保持飞行的不到一成! “刷刷刷……”不知道过了多少秒,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已经一片残桓。 巨大的石佛,从胸部以上,全部不翼而飞!碎成一块一块的碎片,从下方的黑雾中偶尔露出一角。就连剩下的部分,也是破破烂烂。 天空,地面,有三百米的区域,都是红的,并且,其中微微震颤。仿佛警告所有人不得入内。 至于纳兰流苏,他根本看不到一丝影子了。 “这便是天启大爆炸的威力?”他叹为观止地看着眼前。但是,不等他惊叹,他却皱眉看向自己的身体。 身体……在恢复? 灵气……在莫名其妙地继续减少,但是……因为冲击波受的一点暗伤,却肉眼可见地被修复。 “这是……”他疑惑地内视过去,却看到一朵绿的雾,在飞快地修复着自己的身体。所过之处,简直像倒带一样,迅速地恢复到以前。 看了数秒,他脑海中豁然一亮,想起了一个二十年前得到的,却一直没什么作用,他都快忘记了的东西。 灵寄生。 当时,他获得的灵寄生很虚弱,但是现在,他可以感觉到,已经不比转生傀儡体内的那团差!甚至犹有过之! “莫非……它也能随着修为的精进而生长?寄生在我的体内?二十年中,我没有受过一次伤,它的作用如果是修复,自然无法发挥,倒是忘了这个东西。” 将这一点牢牢记在心里,这个优势,看起来不大,但是却和他相当契合! 他,可是炼丹师! 灵寄生需要灵气供应,他有比别人多得多的东西,比丹液高档数倍的东西来迅速填充。虽然在开云界条件不允许,很多灵植都找不到,但是,只要一出去,这个优势就会被无限扩大! “并且……我确实更适合走体修的路子。”他沉吟着看着自己的手:“转生傀儡有多强大,我深有体会,现在,体内有了灵寄生,只要找到合适的火焰点燃烘炉,练就自身,体修……需要用到的灵力并不太多。才是我最坚固的后盾。” “而这些灵力,可以作为灵寄生的修补储备。并且,还有丹药为我补充灵力……” “不,不是纯粹的体修。”刚才的战斗,他也若有所悟:“什么适合我,我就用什么,不必拘泥一格。任何人的战斗方式,就是他的痕迹,我没必要去学别人,更不需要拘束于某种思想。体修也罢,灵气神通也罢,黑猫白猫,抓住老鼠才是好猫。” 这一场战斗,对于他的融会贯通,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二十年闭关,他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难缠的对手。更别说将自己的所得融入实战,虽然理论上已经做到了融会贯通。不过终归要在实战中再证实。 他沉吟片刻,就在这时,他眼前忽然一花,整个场景,再次无声转化! “还没有结束?”他愕然看着四周,这一次,他终于回到了最初的洞之内。但是,就在整个洞的中央,一团漆黑的气流漩涡,正在疯狂萦绕! 一个……足足十米大小的黑洞,正在眼前缓缓形成,并且……其中,一股强悍之极的灵气,正在缓缓形成! 卡……卡……地面上,一块块小石子四处飞溅。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那个漩涡。 还有……还没结束! 这一次……是筑基中期!甚至比他还高一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