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伟业制药(一) - 最强妖孽

第4章:伟业制药(一)

他站了起来,推门往外走。郑局立刻追出来追问道:“小徐……小徐!这件案子呢!这件案子怎么办!他,他们怎么会找到我?当,当年我上任的时候没听说有这种先例!” 他现在极为不想徐阳逸离开,想起刚才的场景,他就心有余悸。 看不见的死神,横贯成百上千米……从这个城市某一个地方冲上他的防弹玻璃,将一切都化为粉碎! 徐阳逸眯了眯眼,没有回答对方。 这是灯塔效应……而且,这只妖不知道是信心膨胀还是疯了,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灯塔,就是它照亮了人,人也看到了它。他来到市政府的那一刻,他和对方,就彼此成为了另一方的灯塔。两天后,对方终于忍不住先动了手。 “这案子我接手了,其他任何人不准插手。”他步速稳定地朝前走去,没有回答,反而不容置疑地说道。郑局在他后面跟着,完全不像上司对下属的样子,反而仔细聆听,不停点头。 徐阳逸忽然停下了脚步,深深看着对方:“包括你。” “可以!”郑局立刻答应了下来,心都放下去一大半。 为了压下这些东西,政府做了多少努力?那些金钱精力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每一件群众问“为什么”的新闻身后……太多太多藏着一些不能说,不可说的秘密。 “第二,组织一个绝对可靠的火力队伍。三天内,准备行动。” “没问题。” “第三,关于这个案子的人员调度权,其他人决不能插手。” “这个……”郑局沉吟了,这等于剥了他公安局局长一把手对于这件特大案件的所有权利。而且是明摆着告诉他,我要夺你的权利,还是要他自己亲口答应! “有问题?”徐阳逸转头看着他。 “不……没有问题!”轻飘飘的话语,却让郑局心头一寒,咬了咬牙立刻回答:“这件案子……我不插手!警察系统,武警系统随你调动!如果还需要部队系统……我去协调!” 如非必要,他绝对不愿意亲自去见识一下m档案中,那些真正的monster是什么样的。 沉默,只剩下皮鞋敲击在地面上清脆的“壳壳”声,一路无话,走到了公安局门口,徐阳逸转头抬了抬眉,含蓄地说:“郑局,还有事?” 郑局长一直跟在他身后。 “没,没事!”郑局长老脸一红,他满心以为对方还有什么要求。这孩子怎么回事?没事儿了不知道说一声吗? 徐阳逸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一步。”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在他们身后:“郑局,等一下!等一下!” 陈副队小跑着追了过来,徐阳逸皱了皱眉,抬腿要走。陈副队已经喊了出来:“徐队,也麻烦等一下!” “老陈。”面对陈副队,郑局总算心情舒缓了很多。刚才和徐阳逸的对话,他不自觉就把自己放在了低位,根本不管对方是一个二十出头,按照年龄还应该读大学的年轻人。 那种压力,无形的压力,让他非常拘束,直到现在,才回复了一市保安之长的威严。 “有事?”他的眼角不动声色地扫过徐阳逸,立刻补道:“有什么事,先通知徐队,由他上报。你只要全力配合他就好。” 陈副队刚停下来,听到这句话差点把唾沫都呛到了鼻子里! 开他妈的什么玩笑! 随便丢个空降兵下来!就让老子配合他!?下面还是个连环杀人案!配个你妈个x! 怎么配合?如何配合?这小屁孩一脸稚嫩见没见过现场?不把全刑侦组配合到下面去? “郑局,就是关于下个案子的!”暴怒,容易让人丧失理智。怒火攻心的陈副队根本不看徐阳逸,更没看到郑局眼中玩味的目光,咬牙道:“我也算是局子里的老人了不是?老郑!咱们当时是从一个学校出来的!这案子,怎么接?谁做主?你到底给个说法行不行!” 眼看到手的组长位置没了,他没郑局的手段,同样年龄,他熬白了头才看到组长的曙光,还没等幻想,忽然杀下来个空降兵! 如何不气?如何不恼? 刑侦组谁都能忍得下这口气,他忍不下! 徐阳逸嘴角微翘,这句话与其是说给郑局听的,不如说是敲山震虎。你要下来镀金,行,没问题,但是总不能让老子白干吧?功劳要分大小吧?你镀金过段时间走了,还不是老子接你位子!你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屁孩懂什么办案?让你做主这个案子找得着凶手才见了活鬼! 特大连环杀人案啊……听说省里都重视,这种机会,你一个三无人员空降下来,咱们的肉得分一分吧? 郑局眉头顿时紧锁。 发什么疯!瞎抽什么风! 天道的人是市里请过来的!嘴都不拉紧就上来添乱!还嫌自己不够乱?! 几句话就像几棍闷棍,打的郑局长晕头转向,意味深长地拉着陈副队的手,勉强笑道:“老陈……咱们都是老熟人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卧槽尼玛! 陈副队差点没张口就骂出来,他脾气本就火爆。听到这句话牙齿都气的发紧。 今儿这是怎么了?吹的什么鸟风? 和自己熟悉多年的郑局一句话不对一句话!这是在提醒自己……对方后台大? 哪个王八蛋的私生子! 美妙的误会,就这么产生了。郑局有的事情根本不敢说,陈副队这个二愣子只知道自己的位置没了,现在还要听一个小屁孩的调遣? 不说结果是怎么样,这句话郑局就在提醒他了! 这让他干了几十年的老人如何忍得下去! “老郑,你啥意思?”憋着一股气,陈副队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咬着牙道:“怎么?这么多年你还信不过我?前年的银行抢劫谁办的?上前年两个流窜杀人犯谁抓的?怎么?来个空降兵就让他主事?你逗我?!他会办案?!” “我不会。”没想到,话音刚落,徐阳逸淡笑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悠闲地好像刚喝完一杯下午茶。 这句话,更气的陈副队眼睛都有些泛白。 不会……你就该哪呆哪呆着去! “听到了不!”陈副队深吸了一口气:“郑局!抱歉,我急了点,但是这案子,省里都关注!你信他还是信我!” 郑局眉目低垂,心中已经将对方骂了个半死! 陈副队的办案能力他相信,但是这案子,他能办?他敢办? 自己让他去就是害了他! 这案子……呵呵,还真不能信你! 然而…… 说不得…… 每个市里的m档案,以及涉及m档案的所有人员,透露出去,他根本不敢想后果如何。 “郑局,你倒给句话啊!” “给句话?可以。”郑局冷冰冰地笑了笑,行啊,听不出弦外之音,活该别人空投你!随后,看着陈副队,一字一句地说:“我,再,说,一,次。” “这个特大案件,徐队全权负责!老陈,你按照他说的做!否则别怪我不顾老相识的面子!” 说完,他拂袖就走。 陈副队整个人都愣了愣。 他完全没想过郑局这么不顾大局!更没想过对方直接驳斥了他! 这真的是那个自己的老相识郑局? “好……好!”陈副队瞪了他背影半天,转头就走:“爱谁做谁做!老子不干了!” 郑局根本没有理他的威胁,扬长而去。 陈副队路过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的徐阳逸身边,用眼刀将对方凌迟了整整一千遍。 空降兵不说了……居然后台大到让一市的公安局长替他说话!大到让自己听这个小屁孩的调遣?! 这是中央的官三代?能摆平一个市的舆论? 老子在公安局干了几十年,听这种嘴上无、毛的刚毕业人士调遣? 嘴唇嘟囔了一句什么,擦身而过。徐阳逸嘴角微翘。 别以为他没听清楚…… “谁他妈的私生子?跑来这里镀金,镀金的规矩都不知道!瞎糊弄个球!” 徐阳逸悠然坐上了自己的四个圈,忽然笑了。 “我是不懂办案……”他打开一瓶饮料,随意地笑道:“但是……我拳头足够大……” 朝车顶喷出一口青蓝色的烟雾,云烟雾缭下他闭上了眼睛:“看样子,还是得找一些‘土著’问问了……希望他们配合吧……” 在他的眼睛里,世界的构成远比普通人更加多元。他能看到太多太多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同样,那些东西,照样能感应到他。 就像黑夜中的灯塔,旅人看见了灯塔,灯塔也照亮了旅人。 “smellingthefragranceofblood,ifindrequiemhall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arun-downscene,thespecterofdebaucherysinging,一片破败景象,幽灵放、荡歌唱……”徐阳逸打开了车上的音响设备,震撼人心的鼓点密集响起,他笑了笑:“忏魂曲啊……” 三大禁曲之一……还真是搭配自己风格。 随着幽灵般飘荡的忏魂曲,一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栋大楼门口。 这栋大楼很普通,非常普通,如果忽视它头顶的那只巨大的蛤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