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狮王争霸(五) - 最强妖孽

第40章:狮王争霸(五)

徐阳逸没有说一句话,他全身的肌肉,在这一瞬间,全部活络了起来! 血管中,血液在温暖地流动。胸腔中,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扭腰,收腹,拳头上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力气!轰然而出! “咚!”近在咫尺的两人,拳头死死顶在一起,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跳动的火焰。 这一刻,外物,已经不存在。 这一刻,只有彼此,才是自己眼中跳动的唯一身影。 一股如同海潮般的力量,从徐阳逸拳头上传递过来,那是楚昭南的拳力,他立刻认识到,自己比对方更强! 轻轻咬牙,浑身的肌肉调整到最佳状态,二话不说,左拳猛然打出。 没有花俏,没有技巧,只有纯粹的力量对拼! 楚昭南的速度同样不慢,就在徐阳逸左拳打出的同时,他的左拳,同时击出! 两拳在半空中还没有对上,徐阳逸变拳为指,五指抓向对方咽喉。楚昭南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反应,食指关节突出,打向他的太阳穴。 在即将接触到对方的同一秒,两人心有灵犀地同时回手,全部挡在自己的要害之上。 身体,几乎是本能地动了。徐阳逸的左腿,那条踢飞了十几位第一名的左腿,带着一股劲风,在地上“哗啦啦”带起一地碎石,猛然踢向对方!速度之快,竟然带起了丝丝破空之声! 就在同一时间,楚昭南手臂回防,右腿弯弓,膝盖猛/撞向徐阳逸的腰侧。 “啪!啪啪啪!”两道身影,在灵气壁隔绝之中,追风逐月,只有练气中期以上才能看清楚他们的动作。练气初期,和那些家族团队的普通人,全都瞪圆了眼睛,只看到两道你来我往的身影,和接连不断的闷响。 丝丝的声音,响起在两人周围,每一拳,每一腿,两人就像约好了那样,不动用一分灵力,纯粹的,最原始的肉体相搏。拳拳到肉的声音不绝于耳,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半步! “咕嘟……”一位练气初期修士,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快……太快了!快到同为初期的他根本看不清! 这就是天道培养出来的怪物? 这就是一省魁首应该具备的实力? 不远处,一位刚踏入修行长路的少年,大张着嘴,圆睁双眼,他早就看不清了,只能看到无数仿佛是手或者腿的残影在两人中来回。 “这,这还是练气初期?” “咚”随着一声响,两道身影终于分开。 徐阳逸翘起大拇指,擦去嘴边的血痕。 刚才,他一共中了三腿,十拳,但是,对方绝对更不好过! 楚昭南正在喘息,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他知道自己打中了对方多少,更知道对方打中了自己多少。 七腿,二十五拳! 现在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 “你很强……”徐阳逸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伸出手勾了勾:“动枪。” “否则你还不够我打。” 怪物! 楚昭南狠狠咬了咬牙,他的身体已经足够自傲,没想到,这里遇到了一个人形怪物! 回想起刚才那种暴龙一样的力度,他确信,之前有人传消息,这人杀死过癫狂症,绝非虚假! 他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癫狂症! 紧紧闭上眼睛,徐阳逸没有动,楚昭南也没有动。过了足足十几秒,他才睁开双眼。 平静,带着冰冷而炙热的战意。 他的手,第一次抚上了腰间那把枪。 “哒……”清脆的扣子崩开声,极轻,但是却仿佛响彻每个人的耳旁。 随着这一声,一声轻轻的掌声,同样的,极轻,却极清晰地响起在擂台。 来自影杀。 这一声,仿佛提醒了所有人。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上万声! “啪啪啪!”掌声响彻全场! “厉害!太厉害!刚才我完全没看清!”一位初期的少年,脸色激动地几乎都要滴血,声嘶力竭地大喊道:“他们太厉害了!” 还没喊完,立刻被身边的长辈捂住了嘴。带着无比赞许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这,才是真正该去争锋的修士……” “自古英雄出少年……”一位练气中期的修士,心悦诚服地鼓着掌。就连他自己,要战胜这两位初期,都不敢说完胜。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一位练气后期,丝毫不吝自己的掌声,连连摇头感慨。 “啪啪啪……”连绵不绝的掌声,汇聚成一道声浪的洪流,蔓延整个天下独步。 但是,台上的人,却丝毫没有因为这样而心有旁骛。 楚昭南整个人身体前倾,如同捕食的猛兽,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伸到腰侧的手,缓缓拿出了那把枪,那把从未出现过的枪。 这把枪,大约有一尺长,和平常枪械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上面一道道蓝色符文,让人感觉到死亡的波动。 徐阳逸没有开口,但是身体每一根头发,每一块肌肉都到了高度警戒的状态。 来了……那种让自己眉心发痛的威胁感,又来了。 仿佛在自己眉心画下一个十字,成为死亡的标地。 双拳紧握,放在眼前,目光如鹰,感受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我有三颗子弹。”楚昭南的声音,在茫茫掌声的海潮中,清晰地响起:“躲过这三发,你就赢了。” 看台上的楚天一,左手已经抚摸上了右手的戒指。 那里面,有一滴神仙醉的浓缩剂。 只要他按下戒指里的按钮,这滴浓缩剂,足以让对方倒地不起。 但是,他不希望这样。如果楚昭南能够获胜,他没必要用这种手段。 不过,如果不能…… 他的脸色,古井无波。 擂台上,鼓掌声已经小了下去,数位家主伸手制止了家族的人鼓掌。他们不希望任何人影响到这场龙争虎斗。 谁都看的出来,刚才的只是试探,接下来,才是动真格的时候。 楚昭南深深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毫不犹豫地用手在枪托上一拉,一道血痕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上,那把妖异的枪,仿佛瞬间得到了能量,一股让练气初期修士为之心悸的灵压,瞬间布满全场! 徐阳逸的神色,这一瞬间无比郑重。 “第一发。”楚昭南嘴里轻轻说了这一句,“噌!”整个人完全不见! 原地,只剩一阵烟尘,徐阳逸全身的感官都放大到了极致。被小盒子强化之后五感,即刻捕捉到了对方的去处! 半空! 绝对的制高点! 初期修士是跳不了这么高的,楚昭南现在距离地面起码五十米!这是枪斗术自带的体术技能! 同一时间,一阵诡异的声音,在全场响起! “沙……沙……” 没有风,却响起了草原上茫茫草地被风拂过的沙沙声! “这是……神通?!”一位学员,愕然地惊呼出声,难以置信地看着半空! 所谓神通,百解也是神通,却是公认的神通之中最简单的一种,不到前二十解,根本没什么杀伤力。起码对于练气后期修士而言。 真正的神通,不仅仅像路边货的百解一样,能使人产生异变,更能使一片小天地都为之带动! 比如……楚昭南现在这样! “但是神通不是中期以后才能学习的吗?”浑身缠着绷带的高野,震惊地看着此刻如同君临的楚昭南,嘴唇都在发抖:“他不过初期而已!前几天冲关的都不是他!” “那你觉得这两个怪物谁比中期差了?”罗三丰死死抿着嘴唇,极为不甘心地回头说道:“中期学习,不过是达到了中期的标准才能学习!虽然我很不想承认……” 他眼中带着火热的羡慕,看向擂台,咬牙道:“这两人……对上普通中期,别人不是他们的对手!” 神通,古代叫做……法术。 “沙……沙……”草原的声音渐渐响彻全场,徐阳逸一点都没有动,只是鹰隼一样看着半空中的身影。 从刚才,千丝万缕古怪的灵气,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样附着在了他的身上,仿佛他行走在苍茫的草原,腰身一下,尽皆是长草。 不变,应万变,他必须知道,楚昭南的杀手锏是什么。 半空中,楚昭南无比郑重地双手握住枪,深吸了一口气:“林暗草惊风……” “刷!”地底的擂台,徐阳逸周围,狂风四起! 草原上,大风到了……他的迷彩服被吹得猎猎作响,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看到了……他的瞳孔中,看清楚了天空的情况。 楚昭南双手颤抖,迷彩服的袖子全部崩裂,显露出他满是肌肉的双臂,此刻,一道道血管鼓起,他的脸色,非常苍白,仿佛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但是,那个小小的,对着自己黑洞,却给了他极端的压力! “咚……咚……”他的心脏,加速跳动了起来,那是面对着巨大的压力身体的自然反应,血管中的血液,都在沸腾。 “在叫我逃吗?”他的眼睛,划过一道寒芒。五感加强后,修士对于这种未知的威胁,更加敏锐,但是,此刻,他硬生生压制住了狂跳的心脏,沸腾的思维,脚下像生根了一样站在原地! 他要硬拼这一招! “将军夜引弓……”楚昭南嘶哑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徐阳逸听明白了,这是曾经的古诗塞下曲,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在极度危险,强制镇定的情况下,还能挤出这一丝诡异的宁静。